33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我在仙侠世界做甲方 > 62、进京说明情况

62、进京说明情况

 热门推荐:
  夜黑,新平郡大门紧闭。许砚扯开嗓子喊了喊,守城卫兵一边开门一边问:“追上耀夜逆贼吗?”

  “没看到。”许砚情绪低落地摇摇头,“其他人回来没?”

  守城卫兵忧心忡忡:“大部分还在外边追捕,倘若这次真让耀夜逆贼跑掉,恐怕整个新平郡的差人都要被连累,至少得扣几个月的粮饷。”

  “哎,防不胜防。”许砚长叹一声。

  他从守城卫兵的话语中,听出了责备与哀怨。不过,许砚能理解他的想法。站在卫兵角度,肯定更希望许砚坚持追捕,而非回到新平郡。

  所以许砚道出一句防不胜防,希望守城卫兵能够理解大家的苦衷。

  “哒哒哒~”

  枣红马小跑起来,它今天疾驰很长的距离,实在也比较累了。

  虽然现在还没到宵禁时间,但道路上几乎没人,空空荡荡,老百姓全都躲进自己家中。

  薛银河案一波三折,反复折腾,到了这份上,谁都不想莫名其妙受牵连。

  周围异常安静,安静得让人心生恐慌。许砚知道薛银河被劫走的秘密,并且在返程途中还诛杀了胡凯。

  尽管用现代法律术语来说,许砚杀胡凯叫正当防卫,可是在焦土大陆新平郡,不存在这个概念,假设事情败露的话,许砚八成会遭牢狱之灾。

  所以许砚发慌实属正常。

  “哒哒哒~”

  枣红马继续前进,许砚谨小慎微地伏在马背。终于到了自家出租屋,许砚将马栓在门外树桩,进屋时发现,苏晴眉头紧皱坐立难安。

  “事情办得怎样呢?”见到许砚,苏晴急问。

  “搞定,一切都在向好发展,甚至比预期中要更好一点。”许砚实话实说。

  “难道有惊喜?”苏晴登时眉飞色舞。

  “对!”许砚微笑点头,“最强反抗力量耀夜组织,其战力和背景超乎想象,他们前赴后继,焦土大陆的未来,更加充满希望。”

  ……

  两天后。

  所有追赶薛银河的官差都返回新平郡,结果不用说,肯定是毫无收获。除了,在某条羊肠小道,发现死去的胡凯。

  胡凯并非官差却自愿帮忙追捕耀夜逆贼,按理应该重赏加厚葬。只不过当前特殊环境下,没有人操心这件事情。当然,以后可能也没有。

  新平郡府衙。

  每个人今天都在岗,但极少响起说话的声音,就连走动也很少,整个府衙死气沉沉,给人一种极度阴郁的压迫感。

  耀夜劫法场案件,到现在基本弄清楚来龙去脉,过程是这样:

  薛银河被逮捕投入地牢后,有大臣向未央国皇帝上奏,说明相关情况。皇帝深入思考后,决定将薛银河押送泰川,当面提审。

  于是写了道圣旨,命令老太监即刻启程前往新平郡。与老太监共同前往的,还有一队御林军。

  怎料那老太监早就与耀夜勾结,他泄露消息,通知耀夜成员埋伏必经之路。

  “锵!”

  当老太监和御林军路过时,耀夜成员如猛兽般奔袭冲出,他们击溃御林军,剥下他们的衣服,并且用事先准备的麻绳五花大绑,将他们丢进某个山洞。(首发@(域名请记住_三<三^小》说(网)W、ω、ω@.x、彡、彡、x`¥s!.c、o-м文)字<更¥新/速¥度最&駃=0

  接着耀夜成员换上御林军装束,装模作样来到新平郡。老太监赶在行刑之前大喊刀下留人,并且宣读圣旨。

  由于事发及其突然,且耀夜成员准备充分,当时谁都没有察觉破绽。唯有眼睁睁看着薛银河被同伙带走,等到耀夜露出马脚,想追却也晚了。

  ——以上,即为各方认同的事情经过。

  虽然许砚知道些内幕,但肯定要烂在肚子里,他和大家一样,认同上述说法。

  “梆梆~”

  这时外边响起清脆敲门声,紧跟着某个衙役小声道:“许师爷,汪大人请你去他的办公房。”

  “我马上过去。”许砚一边答应一边开门。

  他猜不出汪欣为何要找自己,短短路程走得心神不宁。所幸去了太守办公房,发现董杰也在,于是悬着的心放下来。

  太守汪欣状态很萎靡,身为新平郡最高长官,他肯定是劫法场案第一责任人。当前他不仅担忧自己的政治前途,还担忧自己的人身安全。

  早知如此,当初还不如不搞什么封城,不将薛银河那个逆贼抓起来。x33小说更新最快 手机端:https:/m.x33xs.com/

  “许师爷到了啊。”董杰抿口茶。和汪欣相比,董杰状态无疑要好得多,毕竟他提前知晓某些隐藏内幕,劫法场的事情虽然出乎意料,但也不用过于惊惶。

  “两位大人找属下有何吩咐?”许砚客气地问。

  汪欣挺挺腰杆,稳定情绪后认真道:

  “耀夜逆贼劫法场的消息传开,当今圣上压力很大很是恼火,他准备亲自问询督办这起案件。你、我,董大人得去一趟泰川,详细说明案件整个过程。”

  闻言,许砚略显忐忑地问:“皇帝要见汪大人董大人合情合理,可为什么要带上我这个无足轻重的小小师爷呢?”

  “因为封城那天,是你亲手逮捕薛银河。所以我们三个,近期启程赴京。”董杰的话给许砚吃了颗定心丸。

  “属下明白。”许砚慢动作点头。

  刚才他还误以为,自己夜探地牢与薛银河见面;还有独自追击羊肠小道的事,引来了某些怀疑。

  “无论过去如何,本次案件咱们皆属同一根绳子上的蚱蜢……”汪欣沉声道,“所以我们回去后都想一想,如何避重就轻,如何相互掩盖某些失误。”

  “明白。”董杰附和。

  “总之能不讲的就不要讲出来,记住,言多必失。”汪欣脸上表情很严肃。作为官差老油条,能混到这个位置肯定懂分寸。

  “好。”许砚颔首。他晓得自己和汪欣、董杰在一条船上,假设自己这个环节出现某些问题,汪欣董杰必然受到极大的牵连。

  “反正赴京以后谨言慎行。”这时董杰慢条斯理地补充:“耀夜在新平郡大摇大摆劫了法场,皇帝面子上肯定也过不去,说不定,还会惊动联邦太皇府。”

  哎!

  汪欣忽然叹口气:“太皇府素来瞧不起未央国,前任太皇曾经还想废掉未央国皇室。咱们几个提前将案件要素串一串,就别再弄出什么幺蛾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