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我在仙侠世界做甲方 > 46、第X次审讯

46、第X次审讯

 热门推荐:
  “唰~”

  办公房里四名师爷,全都腾身站起。大家无一例外,关注着那个文弱书生。

  梁文清没说错,此刻送来四份誊写的卷宗,分别放在四名师爷的办公桌。不用争不用抢,每个人都有权利及义务,对文弱书生的案件进行分析。

  ——类似这种重大案件,就不能简简单单在卷宗上打个勾,随便应付了。

  紧张……

  虽然那文弱书生与自己素不相识,但许砚两侧太阳穴突突直跳。翻开卷宗,许砚将会看到什么呢?

  是那种大义凛然的视死如归,还是恨铁不成钢的破口大骂?抑或捱不住审讯,将耀夜的秘密和盘托出?

  嗡嗡嗡~

  许砚脑海塞进一团乱麻,聒噪的鸣响萦绕耳畔。他抬手连番拍打额头,制止无边无际的瞎猜与幻想。

  定了定神,许砚挺直腰板,翻开文弱书生的审讯卷宗。

  ……

  案犯薛银河,男,二十二岁,北陵国宝芩郡人氏,龙历1835年5月4日晚,未央国新平郡被捕。

  情报显示,薛银河乃耀夜组织成员,为组织重要参谋人员,或许掌握机密。

  5月4日凌晨三点五十分,第一次审讯。

  问:薛银河,你来新平郡做什么?

  答:路过此处而已。

  问:同行是否还有其他人?

  答:没有。

  问:再仔细想想,真的没有其他耀夜组织成员吗?

  答:没有。一人做事一人当,我自己倒霉,不带其他人。

  问:谁也不会无缘无故去某个地方。老实交代吧,你在新平郡约了什么人,只要说出此人名字,就能让你少受一些痛苦。

  答:我喜欢随遇而安,还真是无缘无故来的新平郡。

  ——因案犯薛银河态度傲慢,上老虎凳、搓衣板、泼冰水等惩罚。

  5月4日凌晨五点十五分,第二次审讯。

  问:痛不痛?觉得痛可以喊出来。

  答:也就给我挠痒痒,比这厉害十倍百倍的爷都见过。

  问:听说你乃耀夜组织骨干,现在耀夜有多少人?

  答:不记得了。

  问:年纪轻轻记性这么差,我不信。或者这样,给你纸和笔,想起谁写下谁。

  答:我只记得连阡陌,其他那些一概不知。

  问:连阡陌如今在什么地方?x33小说首发 www.x33xs.com m.x33xs.com

  答:他啊,可是出了名的神龙见首不见尾,今日在北陵国,明日在未央国。

  问:能不能说个准确地点?

  答:能。连阡陌,恰恰在你背后,随时可以给你一刀。

  问:死到临头还敢胡扯?

  答:生活在焦土大陆如此辛苦,不胡扯几下,日子可怎么熬。

  ——因嫌犯薛银河嘴硬,上倒吊、鞭挞、蹲猪笼等惩罚。

  5月4日早上七点四十分,第三次审讯。

  问:你乃耀夜组织骨干参谋人员,接下来耀夜准备做些什么?

  答:我不知道,我就是一个打酱油的。

  问:打酱油的不会被砍头,但你肯定会掉脑袋,明白吧?

  答:明白。被你们抓住那一刻,我就做好赴死准备。

  问:既然说到抓捕,当时你躲藏的那户人家,应该跟你很熟吧。

  答:完全无关,不要伤及平民百姓。还有昨夜你们一次性抓了很多平民百姓,现在太阳早就已经出来,该放他们回家吃早餐。

  问:难道昨夜抓了你的同党,你害怕同党招供,所以急着叫我们放入?

  答:呸,思想龌龊,焦土大陆就是因为你这样的官差太多,所以生灵涂炭!

  ——因嫌犯薛银河口吐芬芳,上十字签、金鸡独立、砸下身惩罚。

  5月4日上午九点八分,第四次审讯。

  ……

  许砚手抖。

  这个平行宇宙,有着将审讯过程记录的惯例。通过事实记录,能够抽丝剥茧。

  身为新平郡府衙的师爷,许砚不仅要详细阅读重大案件的审讯卷宗,还要经常性地做一些批注,提出自己的见解,以及卷宗里可能蕴含的线索、破绽。

  哎!

  拿着桌案上的毛笔,许砚不晓得写什么好。事实上,到现在他一个字都没写。

  抬起眼睛,许砚看到梁文清和其他两位师爷聚精会神,特别认真地进行查阅。对他们来说这是立功的好机会,假若从卷宗里发现某个突破口,就能击溃薛银河。

  悲哀!

  许砚差点豁出去,在卷宗封面写下悲哀两个字。

  无法想象,狱中薛银河受过多少折磨。看上去他身子骨比较弱,即便有修为,也应该跟许砚这一星天元不相上下,肯定捱不住严刑拷打。

  但愿他能熬过来。

  许砚回头将卷宗翻到第一页,稳定情绪,提出某些比较肤浅的见解。总之,他不可能深入挖掘,让捕快们找到对付薛银河的方法。

  ——虽然无论什么方法,或许都是徒劳。

  下午两点,负责传递卷宗的工作人员走进师爷办公房,将薛银河的卷宗收走。许砚等师爷写在卷宗内的建议,将成为接下来审讯之重要参考方向。

  “倒看他能撑到几时。”梁文清不屑地撇撇嘴。

  “或许,本次案件将成为持久战。”师爷殷广进捋着胡子道。他乃资深师爷,已经快到退休年纪,蓄起来的山羊胡都变成花白颜色。x33小说首发 https://www.x33xs.com https://m.33xs.com

  “殷师爷提出何种建议,说来参考参考?”第四位师爷屈亚笑问。他长着方脸鹰钩鼻子,人到中年却依然有些浮躁。

  “按规矩现在不能说,更何况我的建议估计比不上许师爷。再怎么讲,薛银河那个耀夜逆贼,可是许师爷亲自逮到的。”殷广进将包袱丢给了许砚。

  “我的建议都写在卷宗里,其他没什么好讲。”许砚随口接茬。总不能明言,其实他心底更想建议,将薛银河给放了。

  然而说者无心听者有意,许砚心猿意马丢出来的话,传入梁文清、屈亚、殷广进耳中却像摆谱。他们三个都认为,许砚飘了,因为逮住薛银河所以他飘了。

  但,唯独许砚晓得,自己不仅没有飘,反而感觉很内疚。如果重来一次,许砚绝不会踏进那个漆黑的院落,也绝不会逮捕薛银河,将他投入监牢。

  这件事情,真是作孽!

  许砚咬了咬牙齿,在心中长吁短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