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我在仙侠世界做甲方 > 43、不敢下注

43、不敢下注

 热门推荐:
  我靠!

  许砚额头青筋一梗,怒气冲冲循声看去。来者竟是无极道场二星天元胡凯,胡辰天家中豢养的头号打手。x33小说更新最快 手机端:https:/m.x33xs.com/

  “你……”许砚以衙门差人的口吻居高临下道,“你不按规定好好待在屋里,跑外边瞎晃荡干什么?赶快回去吧,否则就将你逮起来投入监牢。”

  “笑话!”胡凯目露凶光,“今夜获汪太守亲传口信,命我帮助众差人查案,难道许师爷嫌弃我胡某能力不够,帮不上忙吗?”

  言毕胡凯捋捋袖子,一幅随时准备干架的模样。

  太守汪欣……

  胡凯搬出这么大的挡箭牌,许砚和其他人自然不能再说些什么。许砚晓得,汪欣与胡辰天交情不浅,从胡辰天那边抽调资源,也在情理中。

  “刚才我们查过这间屋子了。”王征想要糊弄糊弄,缓和紧张气氛。

  “没错,王捕头已查过。但我接到线报,白天有奇怪的人进了这扇房门。”胡凯嚣张从许砚和王征身旁走过,看上去志在必得。x33小说首发 www.x33xs.com m.x33xs.com

  听见这句话,带班捕头王征瞬间变脸。原本他想卖许砚一个面子,毕竟许砚看上去可能会有某些背景;但现在,王征暴脾气上来了。

  “胡统领,不能开玩笑啊。”王征压着嗓子道。

  “线报千真万确,本人敢做担保。”胡凯用力拍打胸膛。

  “切,你拿什么做担保?”许砚怒喝。当前情况,也唯有虚张声势。

  “许师爷急呢?”胡凯气势汹汹,“干脆王捕头做个见证,咱们俩当场打赌,倘若进屋后找到耀夜逆贼,你敢拿什么来做赌注?”

  “项上人头!”许砚不假思索。

  这……

  胡凯瞬间懵了。

  刚才逞口舌之快放狠话,没料到许砚竟直接以人头做赌。怎么样,跟还不跟?胡凯迟疑,不拿人头做赌似乎配不上许砚的筹码。

  “你怕了吗?”许砚逼问。他不慌,因为胡凯打赌说的是找到耀夜逆贼如何,但显然邢凤杰兄妹绝非耀夜成员。

  “怕才怪!我堂堂二星天元如何会怕!”胡凯狗急跳墙,单掌直接拍门。

  区区贱民强闯差人宅邸?某个感同身受的捕快跨步准备阻止,但王征横臂,挡住了他。

  “砰砰砰砰!”

  胡凯加快拍门节奏,不一会门打开,苏晴面带愠色。

  “你?”苏晴很是诧异。

  “美女别怪我,太守大人有令,今夜必须挨家挨户仔细搜查。”胡凯说着,凶神恶煞走进了出租屋。

  随后,许砚、王征和另几个捕快也跟上。

  出租屋为两层木质结构,一层有客厅和三间房屋,后边有个小院落,第二层则是整块板楼。

  屋子里点着煤油灯,几个捕快手持火把,将周围照得透亮。

  客厅正中摆放一面餐桌,靠墙的地方有个竹床,竹床边是放杂物的柜子,简简家具尽收眼底。

  “仔细去里边看看。”王征表情严肃。

  首先他想立功,揪出进入新平郡的耀夜成员;其次他害怕担责,万一许砚家中真藏着耀夜成员却没找到,那他可就背上玩忽职守的罪名。

  第一间房仔细寻过,第二间房寻过,轮到第三间房的时候,苏晴忽然道:“我住的地方,臭男人不可随意踏入。”

  “我偏要进去。”胡凯隐约察觉到什么,拔腿便闯。

  “前些日子菜场耍流氓还不算,今夜硬要到我房间耍流氓吗?”苏晴怒问。

  “什么!他前些日子在菜场对你耍流氓!这种事,我怎么不知道?”许砚顿时急了。

  天……

  苏晴乃许砚未婚妻,胡凯竟然对她耍流氓!这问题可就严重了。王征和另几个捕快砸了咂嘴,看着双方剑拨弩张。

  “前些日子你到六丰郡公干,他和另几人在菜场截住我。号称有2000积分,以脱离贱民身份为诱惑,要我跟着他主子。”苏晴实话实话。

  按道理,这破事本不想讲出来,但今夜情况特殊,爆猛料就能转移注意力,降低邢凤杰兄妹被发现的风险。

  “混蛋!”许砚凶残眼神狠狠逼向胡凯,此刻真正生气了。

  “胡统领啊,这可是你不对啦。”性格暴躁的王征也有些动怒。

  “王捕头千万别乱想,一码归一码,我在菜场堵她,跟今夜闯入她的房间,没有任何关联。”胡凯匆忙解释。然而很明显,这样解释不仅苍白,还越描越黑。

  “无耻小人用心险恶!”许砚火上浇油。

  “我……”此刻胡凯被众人蔑视,自知理亏,就连讲话都变得困难。

  “许兄弟与我去房间搜查,你们去院子和二楼看看。”王征选了个折中方案。

  “好吧。”许砚唯有表示赞同。

  苏晴房间有个柜子,柜子旁边有个梳妆台,柜子和梳妆台似乎放了好多东西,王征略显随意地到处瞄一眼,很快走出来。

  显然,刚才争吵的插曲起到作用,王征已经偏向许砚这边。

  十分钟后,胡凯与另两个捕快同时回来,只听两个捕快一前一后道:

  “院子里面没有。”

  “二楼也未发现可疑人员。”

  王征点了点头,单手指向胡凯:“你的线报从哪来的?”

  胡凯嘴唇连连颤抖:“明明家丁亲眼看见,有奇怪之人跟许砚回家。”

  “家丁?前些日子菜场堵我未婚妻的家丁吗?”许砚怒怼。

  “……”胡凯没有回答,也不知如何回答。

  “这里冇问题,再去其余地方搜。”王征大手一挥,命令撤队。

  许砚走在队伍最末,出去时他与苏晴眼神交流,虽然不知邢凤杰兄妹如何躲过今夜搜寻,但苏晴眼神笃定,许砚很是心安。

  街道吵吵嚷嚷,归于王征这组的另外几支搜查小队,正从附近人家出来。

  不消说,他们也没找到什么。

  而胡凯自知没趣,准备另换一个小队。

  突然,许砚拦住胡凯,凶道:“还记得进门前的那个赌约吗?”

  “什么意思?”

  胡凯用更凶的语气反问。他当然记得赌约,两人打赌究竟能不能从许砚家中找出耀夜组织成员。至于赌注嘛,许砚出的可是项上人头。

  结果,是胡凯赌输。

  许砚听了冷笑:“仅仅提醒你一下,胡统领,你脖子上那颗脑袋,归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