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我在仙侠世界做甲方 > 39、不起眼的英雄

39、不起眼的英雄

 热门推荐:
  清晨太阳仿佛充满朝气,一蹦一蹦从天边露出脸来。邢凤杰走到户外,高举双手享受着日光浴。χ33小説更新最快 手機端:んττρs:/м.χ33χs.cΘм/ヽ。

  他用尽力气贪婪地大口大口呼吸,他将身体各个部位展开到极致,他迎着朝霞微微闭上眼睛,他要让每一个细胞重获新生。

  半个小时后许砚睡醒,两人吃了些野果当早餐,接着赶路。

  中午抵达某城,许砚找家饭馆,点了满桌好酒好肉,招待三年没开荤的朋友。

  趁邢凤杰在饭馆大饱口福,许砚快速去往城内最繁华的商业街。他卖掉那枚极品绿松石,将城内药店中所有的冬虫夏草、人参当归、龙涎香等等一扫而空。

  然后租了台马车,以免路上耽搁时间。

  ……

  头顶太阳落下又升起,重复两次,便远远看到新平郡的轮廓。许砚骑枣红马,邢凤杰坐在车厢中,哒哒哒哒。

  忽然,邢凤杰掀起布帘大喊:“停!停!”

  “YU~”

  车夫连忙拽紧缰绳,马车刚刚停稳,邢凤杰便匆忙跳下,惊慌失措地道:“你赶快回去吧,这台车我不租了。”

  “大约还剩四里就到新平郡城门,确定不租呢?”车夫手搭凉棚举目远眺。

  “说了不租就不租。”邢凤杰赌气般嗔言。

  “行吧,但大老远跑一趟,车费可不能少。”车夫面无表情。

  “尾款我现在付给你吧。”许砚拍了拍枣红马,后者默契地踱到车夫旁边。

  许砚腰包鼓胀,掏出吉贝结掉尾款。待到车夫驾着马车跑远,许砚扭头问:“怎么?害怕回到新平郡呢?”

  “让你见笑。”

  邢凤杰倒没隐瞒,“刚才迷迷糊糊做了个梦,梦见进城门时就被守城卫兵从车厢拽下,然后一刀砍断了脖子。临死前,我扭头最后所见,就是租来的马车。”

  呃……

  许砚微微颔首:“设身处地,换成任何人同样会紧张。但你必须克制情绪,露出破绽的话就有可能被守城卫兵察觉。”

  邢凤杰原地三百六十度转圈:“我现在的模样,确定别人认不出来?”

  “确定,别小看化妆师。”许砚旋即道,“何况你自己也说,血花谷待三年,就算不化妆也无人再识形容枯槁面黄肌瘦的邢凤杰。”(首发@(域名请记住_三<三^小》说(网)W、ω、ω@.x、彡、彡、x`¥s!.c、o-м文)字<更¥新/速¥度最&駃=0

  “说是那么说……”邢凤杰仍然害怕得紧。

  “总之别随意抛头露面,避免前往自己过去经常出现的地方。咱们快走吧,有些事情,越想越怕,别想就行了。”许砚双腿轻轻一夹,枣红马朝前迈开脚步。

  “听你的。”

  邢凤杰用力咬紧嘴唇,此刻心中百感交集。

  ……

  新平郡如往日那般热闹繁华,守城卫兵心不在焉看着进进出出的人群。许砚与邢凤杰装作陌生,一前一后进入城中。

  接着许砚纵马归家,邢凤杰则步行前往。

  “我回来了!”推开房门,许砚高呼。

  “好啊!”正在院子中修炼的苏晴立马收起长剑,狂奔冲向厅堂。

  她穿着干练衣服,更显玲珑有致的身段。出于激动,白嫩脸上泛起红晕,额头流淌几滴汗珠,格外惹人疼爱。

  “想我没有?”许砚一把抱住她。

  “嗯。”苏晴娇俏低头。

  许砚拿手掌轻轻抹去苏晴额头上的汗水:“有没有什么事情发生?”

  “没有呀。”苏晴很快回答。

  或许在别人看来,胡辰天以2000积分为诱惑,挥舞锄头想挖墙角是件大事,然而苏晴眼中,根本就未曾瞧起他。讲白了,没当一回事。

  “不过我这边有些状况。”许砚忽然压低声音。

  “啊!啥状况?”苏晴紧张急问。

  “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先听哪个?”许砚轻挑眉头。

  苏晴巧笑嫣然:“当然先听好消息,跟你学的。”

  许砚故作深沉地道:“关于焦土大陆瘟疫,大抵厘清来龙去脉。”

  “太好了!”苏晴挥起粉拳,轻轻捶在许砚胸口,“就晓得你可以办到。”

  接着短暂沉默。

  许砚提醒:“剩下一个坏消息。”

  苏晴咧嘴俏皮地笑:“还是学你的,对坏消息不感兴趣,不要听。”

  许砚皱眉:“但这个坏消息仍然得说出来。因为,虽然大抵厘清来龙去脉,但需要案例来进行辅证。最直观办法,就是做一次人体实验。”

  这……

  苏晴愣住了。她如此聪明,当然明白人体实验代表着什么。顿了顿,苏晴问:“有没有安全保障?不,就算有保障,也……”

  许砚点头:“风险非常大,弄不好性命就交代了。所以,此人定为英雄。”

  英雄!

  的确为顶天立地、以天下苍生为己任的英雄。尽管,他表面孱弱,但内心所爆发之能量,绝非常人可比。

  “他应该来了。”许砚转身拉开房门,恰好邢凤杰站在外边。

  ……

  邢凤杰身子骨弱,沿途车马劳顿需要休息。趁他走进客房睡觉,许砚向苏晴道出缘由,苏晴十分坦然,无论如何,支持许砚的决定。

  接着两人分散,许砚去新平郡衙门复命,苏晴则前往千岁庵。邢凤杰归城,目前最要紧的就是找到妹妹邢红霞,能与她见面,方才心安。

  衙门平静,但隐隐透着有种压迫感。说不出是什么,但感觉有事情会发生。许砚揉了揉两边太阳穴,稳住心神。

  董杰翻了翻许砚从六丰郡带回来的回函,抬头缓缓说道:“出差辛苦,今日放假半天。”

  “谢谢通判大人。”许砚双手作揖,“另有一事,这趟陪同属下出差的枣红马,属下想按市场价购买以作私用。”

  “问题不大,但现阶段府衙内马匹好像不太足够。”

  董杰低头想了想,“或者干脆这样,先别说买的事情,反正枣红马优先供你使用。待到补充更多马匹之后,再按市场价卖给你。”

  “行啊!”

  许砚立刻答应。

  府衙出来,许砚在城内租了一台马车。然后回家叫醒邢凤杰,两人同乘马车,去往邢红霞所在的千岁庵。

  苏晴已经提前在那里踩点,兄妹两人见个面,在想象中并非难事。

  但,总有些事情偏偏在意料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