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我在仙侠世界做甲方 > 34、脑海中装满线索

34、脑海中装满线索

 热门推荐:
  许砚沉声道:“那么,就做给这些混蛋看看,你真的可以让冤案真相大白,也真的可以消灭焦土大陆的瘟疫。”

  “凭啥?”邢凤杰用执拗的口气问。但呆滞眼神中,已经泛起希望。

  “如果没把握,像我这样一个不相干的陌生人,又怎么会主动闯入血花谷,找到万念俱灰正在自杀的人呢?”许砚嗔道。

  “你不是我,不要质疑我的选择。”邢凤杰火冒三丈,差点跳起来。

  他气得牙齿都在发颤,然而许砚偏偏抿嘴偷笑。看许砚这模样,邢凤杰更加怒火攻心,正准备挥舞拳头赶客走,却忽然明白对方的用意。

  ——就是如此,激发邢凤杰潜藏的血性吗?

  于是拳头在空中停滞,邢凤杰嘴角连续抽动几下,接着像个傻子般笑起来。

  什么情况……

  引路的孩童感觉仿佛看了一场戏。这场戏只有许砚和邢凤杰两个演员,却演得非常逼真,情节跌宕起伏,格外质朴感人。

  孩童懵懵懂懂,内心波澜壮阔。看来骏马现身果然是吉兆,而血花谷里也早就藏龙卧虎,说不定罹患瘟疫的自己真的还有救!

  许砚轻拍孩童肩膀:“今天谢谢你,我向你承诺,假设事情取得进展,定会想方设法,帮你度过鬼门关。”

  “我知道了,但是在那之前,我必须保守秘密,对吧。”孩童微笑。

  “对!”许砚点点头,示意孩童先回去。

  孩童也不含糊,立刻转身走出邢凤杰的破屋。他全程都在笑,发自内心的笑,他愈加坚信昨夜的天降吉兆,也坚信许砚就是救世主。

  这个救世主,绝非其他瘟疫患者,嘲弄时说出来的风凉话!

  ……

  破烂屋子面积很小,除了泥土和杂草铺成的床以外,再无第二件家具。许砚一屁股塌在床上,迅速切入主题:“焦土大陆瘟疫,你怎么看?”

  邢凤杰仍然心存戒备:“你又怎么看?”

  许砚回答:“来血花谷之前,我研究过新平郡府衙藏书阁所有瘟疫相关典籍,心中大致有个推断。虽然不同的人看资料会有不同的理解,但我感觉……”

  “瘟疫可能没那么简单。”邢凤杰抢先道。

  “对,至少焦土大陆瘟疫无法在人与人之间传播。刚开始这纯属一种推测,可你在血花谷待了三年,如果会感染的话,早就已经感染上了。”许砚回应。

  “照你这样说人证物证都是我。”邢凤杰讪笑,“所以我也始终想不明白,这究竟为怎样一回事。”χ33小説更新最快 手機端:んττρs:/м.χ33χs.cΘм/ヽ。

  嘿嘿~

  许砚不晓得邢凤杰是在套自己的话,还是真的没想明白。可既然到了这一步,隐瞒与试探都已经多余。

  他透过木条窗户看了一眼,接着压低声音:“或许只有一种可能性,通过某种与生活息息相关的东西进行传播,那东西贱民用得多贵族用得少。”

  “所以贵族很少患病。而且能够通过控制那种东西,达到每五年规模化流行一次的目的。照你刚才分析的话,瘟疫并非瘟疫,更确切来说,应该叫——”

  邢凤杰说到这里时故意有个长长的停顿。

  许砚点点头,鼓励邢凤杰讲出来。而邢凤杰也不管了,一字一句地道:“恐怕仙灵与魔界降下的并非瘟疫,却为某种毒药。”

  “中毒者百日内必会身亡且死状极惨的毒药。”许砚补充。

  “可恶!”邢凤杰咬着嘴唇。

  “柴米油盐酱醋茶,究竟什么东西,引起大规模中毒,使得从表面看,更像瘟疫在人群散播?如果我没猜错,你应该有过调查。”许砚单刀直入。

  他希望邢凤杰尽快透露自己掌握的信息,而邢凤杰也不再藏着掖着,缓缓道:“我在血花谷,常常消沉偶尔振作,每当振作,的确有过探求真相的努力。”

  “找到什么线索吗?”许砚急忙追问。

  “线索很繁杂,最开始我用石头雕刻在干枯树木,但没多久便被别人毁掉。后来我全都记在脑海里边,有些小细节,现在可能已经忘了。”邢凤杰实话道。

  许砚鼓励:“我们要找的肯定是某种共性,小细节之类无需过于在意。”

  邢凤杰点了点头:“三年来,流放血花谷的瘟疫患者一茬又一茬,我不厌其烦地询问,发现这些人并没有相同爱好,生活轨迹也不同。”

  “然后呢?肯定存在某种共性。”许砚期待着。x33小说更新最快 电脑端:https://www.x33xs.com/

  “大家都要喝水吃饭,应该算共性吧。”邢凤杰皱了皱眉头。

  “别开玩笑。”许砚一脸严肃,“但喝水吃饭等方面,如果存在与统治者相关的部分,值得特别注意。”

  邢凤杰听了单手扶着额头,陷入沉思之中。他脑海里的确装着不少东西,需要认真理一理。片刻,邢凤杰缓缓道:“首当其冲肯定为盐,官盐。”

  古代盐属于重要战略物资,在这平行世界亦如此。许砚一边推测一边探讨:“盐归官方掌控,也可以介入流通渠道,区别分配给权贵与贱民的食盐。”

  “不。”邢凤杰自我否定,“去年有一个瘟疫患者,为来自大山脚下的猎人,他平素从来不吃盐。”

  “这就排除了用盐搞名堂的可能性。别急,用心再想想,肯定还有其他。”许砚平和道。

  “总不至于是水吧。但水资源,如何做到区分贱民与权贵?”邢凤杰讷讷。

  “猪肉、稻谷、玉米……或者田鼠……”许砚帮邢凤杰拓宽思路。

  “焦土大陆很多贱民吃田鼠,但某些贵族也会吃,小部分贱民又很少捕到,所以应该排除。哎,曾经我做过详细统计,当初坚持记下来就好。”

  邢凤杰有些自责地道。

  “我相信你,记在脑海中也一样。”许砚给他加油。

  “以前正因我喜欢问东问西,让他们产生我能治疗瘟疫的错觉。所以后来当他们发现我无能为力,就恨不得把我剁碎。不瞒你说,最近我躲起来不问了。”

  邢凤杰自嘲。

  “理解,给人希望却绝望,我理解病患的感受。但你无需灰心,当初你搜集的信息,现在必有用处。”许砚继续鼓舞。

  话音刚落,邢凤杰猛地一拍大腿:“想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