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我在仙侠世界做甲方 > 32、血花谷最后的希望

32、血花谷最后的希望

 热门推荐:
  “哗~”

  老头张开的嘴巴像根水管,潺潺鲜血从水管中涌出,直至将老头彻底掏空。

  清冷夜色中,老头仿若泄气的皮球,身体渐渐瘪了下去。那殷红鲜血,落在平整草坪上面啪啪作响。随着鲜血渗入泥土,艳丽血花又得到滋养。

  恐怖……

  所有人不约而同向后退却。

  眼前画面如此诡谲,许砚不寒而栗。忽然周遭几个瘟疫患者哭出声来,因为他们晓得,临到最后自己也将是这样一副惨状。

  “啪嗒!”

  不知过去多久,老头终于将体内血液悉数吐出。他只剩一具干涸躯壳,仿若枯死的树木那样颓然栽倒。

  太可怕了……

  接下来足足五分钟时间里,先来的后到的瘟疫患者都没有说话,只是间或能听到断断续续的啜泣声,老头刚才那遭遇,他们感同身受。

  “哇!”

  有个女人突然精神崩溃。原本她走过来寻找骏马,可现在虽然见到枣红马,却又转过身,朝无边无际的黑暗跑去。

  她彻底崩溃了,实际上血花谷很多人时时刻刻处于崩溃边缘。

  ……

  暴毙的老头倒在血泊中。之前与他共行的孩童,蹲下来折断周围几朵血花。然后孩童将血花铺在老头放空的躯壳,接着双手合十念叨起什么。

  刹那,周围所有瘟疫患者同样双手合十,同样呢喃跟孩童一样的符咒言语。

  看上去他们正在进行某种仪式,祈祷亡灵超度的那种仪式。许砚虽然不懂,却也默默低垂脑袋,也算对死去老头的尊重。

  “愿你来生平平安安,长在一个富贵人家。”孩童缓缓放下手臂,仪式结束。

  超度完死亡老头,大家注意力又集中在枣红马那儿。或许因为老头身死,他们想要宰掉枣红马打牙祭的念头愈加强烈。

  “见者有份,我们悄悄包围,扑过去逮住它。”

  “看着好大好厚一坨肉,叫人垂涎欲滴。”

  “真乃天赐美食矣。”

  “对,它的确从天而降忽然闪现在血花谷。”

  “不可能吧!你亲眼看到的?”

  “新来那人亲眼看到。”

  议论中,所有目光转而投向许砚。许砚正愁该如何说服这帮人放过枣红马,这下机会出现定要好好把握。

  他再一次描绘起枣红马现身之场景,同时夸张地讲到:“我刚从甬道落地,头顶月亮突然刺下一道白光,紧跟着发现这匹骏马,浑身泛着金灿灿光芒。”

  “啊……”最初的孩童张大嘴,眼神里边充满向往。

  “你确定自己没看错?”某个中年男人问。

  “非常确定,当时我还吓了一大跳,但骏马身披祥瑞之光,我就不再害怕。”许砚绘声绘色地编织谎言。

  讲完,那些吵着要吃马肉的瘟疫患者陷入沉思。如今他们穷途末路,倘若真有天降骏马这种吉兆,说不定,末路成坦途,将来还有希望?

  “为什么我没看到月亮刺下白光?”某个妇人高声质疑。x33小说更新最快 电脑端:https://www.x33xs.com/

  “你没看到,人家看到,这不是很正常吗?”另外一个中年男人针锋相对。

  显然,血花谷的瘟疫患者已经分成两派。一派要在死亡前最后享受一次美味;另一派却护着枣红马,保留心底最后的那份幻想。

  许砚见状趁机提出个方案:“反正此马身处血花谷之中,大家都晓得,血花谷只能进不能出,所以干脆等几天再下决定,倒看此马是否真乃血花谷的救星。”x33小说更新最快 手机端:https:/m.x33xs.com/

  哦?

  聚拢的瘟疫患者再次陷入沉思,必须得说,许砚这个方案恰到好处。

  “我赞成。”孩童脱口而出。

  “但谁能保证这个新来的家伙不会偷偷吃独食呢?”妇人持怀疑态度。

  她这话可谓正中下怀。许砚即刻道:“倘若谁敢偷偷背着大伙处死这匹神马,那么大伙就一人抡一脚踢死他。因为偷偷处死神马,就是断绝我们最后的希望。”

  闻言,中年男人若有所思地点头:“你讲的好像有点道理,如果今夜天降骏马拯救我们大家,数日内定可看到某些成效;如果没有成效再杀掉它也不迟。”

  “数日究竟为几日呢?咱们总不能无限期地等下去,无限期看着这匹马在血花谷吃草吧。”妇人吃了哑巴亏,当前也唯有认可许砚提出的方案。

  “至少观察一个礼拜。”孩童脱口而出。

  荒谬!

  他的话顿时引来阵阵反对声音。最后还是中年男提议两日为限,总算勉强化解了这次危机。

  ——就让枣红马在血花谷徜徉两天吧,总之看当前情况,这些瘟疫患者应该不会杀它了。

  许砚抿抿嘴唇,忽然问:“你们有谁认识一个叫邢凤杰的年轻人?”

  邢凤杰?

  月光下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是满脸茫然。茫然过后,大家纷纷散开,从哪里来回哪里去。

  关于枣红马的小插曲,也算告一段落了。

  “喂!喂!”许砚见没人搭理,急忙提高音量:“邢凤杰,来自新平郡的患者,难道谁都不曾认识他,或者听说过他吗?”

  “在血花谷这种地方,姓名之类的根本不重要。”中年男人缓缓摇着脑袋。

  许砚皱眉,正思考该如何处理时,最初的孩童用稚嫩童音道:“那个邢凤杰,什么时候来的血花谷?”

  “应该在三年之前吧。”许砚旋即回答。

  哈哈!

  话音刚落,四散开来的瘟疫患者纷纷大笑。妇人更阴恻恻地说:“三年前?你怕是不明白自己还能活多久。想找三年前流放血花谷之人,去翻尸体吧。”

  她的话虽然不中听却也没啥问题,许砚低头,不再说些什么。

  周围慢慢沉寂,许砚今日赶路很是疲惫,因此找了个相对干净的地方躺下,很快进入梦乡。

  他好像做了很多的梦,梦见焦土大陆无数贱民感染瘟疫,大限到来的那天,贱民们纷纷像之前死去的老头那样,鲜血如泉涌。

  ……

  许砚睡醒时,天边已经晨曦微露。周围是绵延的绿草,掺和着鲜艳的血花。忽然他看到昨夜那个孩童,三步并作两步地跑来说:

  “邢凤杰,我可能知道他在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