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我在仙侠世界做甲方 > 17、从三灾之瘟疫开始

17、从三灾之瘟疫开始

 热门推荐:
  这小子……

  忘了府内严禁下人乱吼乱叫的规矩吗?胡凯冲上去,准备执行家法。谁料胡辰天在背后断喝:“放肆!好消息就应该大声说出来!”

  闻言,家丁吓成死灰的脸立马恢复血色,他谄媚跑到胡辰天身旁:“老板,现在将极品绿松石取回来?继续藏在当铺仓库还是换个地方?”

  胡辰天摇头,既庆幸又酸涩。沉默半分钟,胡辰天仰面缓缓道:“今生今世不想再看见那枚绿松石,你们拿个漂亮盒子兜着它,找机会还给许砚吧。”

  ……

  夜幕降临的时候,许砚回到出租屋。恰好苏晴正将饭菜端上桌,色香味俱全。此外桌子中央还添了个小酒壶,乳白颜色壶身细长。

  许砚凑近,用鼻子轻轻闻了闻,接着给自己倒杯酒又给苏晴倒一杯。

  “到底有什么好消息,大声说出来嘛。”苏晴柔声道。今早许砚叮嘱她买酒,因此整个白天苏晴都充满期待。

  “不!”许砚板着脸。

  “没有好消息?”苏晴两道柳眉缓缓拧紧,“那你还说吃晚餐时喝两杯庆祝。”

  许砚慢节奏地端起酒杯:“想歪啦。我的意思是,不就几个普通好消息,无需少见多怪地大声宣传,我偷偷小声告诉你就行。”

  “嘻嘻~”苏晴听了抿嘴笑道:“原来还有几个好消息,说吧,洗耳恭听。”

  “首先第一个好消息,新平郡通判董杰引荐,我已成为府衙里的师爷,今后就是光荣的打工人。”许砚边说边与苏晴碰杯。χ33小説更新最快 手機端:んττρs:/м.χ33χs.cΘм/ヽ。

  “好!”苏晴心中欢喜一饮而尽。

  说起来这还是苏晴大美女头一回喝酒,浓烈的味道,刺激喉咙、舌头与鼻腔。缓了缓,苏晴红着面颊道:

  “府衙人才济济,你得赶快提高自身修为。可惜连云山带来的千年人参、冬虫夏草、何首乌、灵芝等等马上用完,今天的大补汤已经是最后一碗。”

  咳咳咳~

  话音刚落许砚猛咳几声,然后摊开左手手腕,右手轻轻在左手手腕处一抹,瞬间左手手腕处浮起数字——20。

  “你忽然有积分呢?积分怎么来的?”苏晴瞪着眼睛兴奋道。

  “咱俩一样。”许砚挑眉。

  “纵阶!难道你又吃了一株问心蓝,涨了三年修为?”苏晴半开玩笑地道。

  许砚伸出右手食指来回摇:“这什么话,我就不能凭天赋和努力,逆袭吗?”

  “有点难。”苏晴捂着嘴巴轻笑,“来来来,咱们喝酒,为好消息干杯。”

  “干!”许砚仰起脖子,一骨碌将米酒吞进肚里。

  关于修炼的问题,许砚认真想过好几回。既然先天资质比较差的话,就唯有靠后天来弥补。

  勤学苦练是一个关键要素,然后还得用各种灵丹妙药来堆,就像考试作弊那样将自身修为给堆上去。

  想到这,许砚再次打开系统地图。

  【宿主还想寻找宝贝吗?】

  系统直白发问。

  “嗯,发现什么好东西全部标出来。”许砚在脑海中道。

  【然而并无你想要的那些。】

  系统迅速回应。

  很明显,新平郡绝非连云山那样的大自然宝库,没啥能够提升修为的东西。尽管药店里边有部分人参、何首乌等名贵药材,但不值得许砚大动干戈。

  而其余什么夜明珠翡翠黄金之类财物,暂且未在考虑范围。

  吃完晚餐,微醺的许砚喝下连云山最后一碗参汤,接着开启例行修炼。刚刚纵阶一星天元的许砚向苏晴发起挑战,不过最终挑战失败。x33小说更新最快 手机端:https:/m.x33xs.com/

  ……

  翌日,许砚和清晨阳光一道跨过府衙大门。在通判董杰安排下,新师爷许砚与诸位同僚见面,人数比较多,许砚并未将他们全部熟记。

  太守汪欣是个约莫五十岁的男人,圆脸,粗眉,体型富态一脸官相。见到许砚只是漫不经心瞟了眼,却没有任何言语。

  看来,因为许砚是通判董杰亲自招来的师爷,所以太守汪欣自然站到对立面,往后他不把许砚当眼中钉就算好了。

  与汪欣不同,捕头尹云彪对许砚可就相当热情,许砚偷偷朝他竖起大拇指,尹云彪则朝许砚颔首微笑,那样子仿佛在说:

  昨天我立功找出极品绿松石,连破当铺失窃及幽冥叼走百姓两起案件,其中至少一半功劳,得归于英俊潇洒的许师爷。

  “新平郡共多少捕快?”许砚扭头问董杰。

  “我们这里有六十九个捕快,周边下辖的两个县分别还有十几个,加起来共有上百人。”董杰沉声道。

  新平郡乃未央国排名第三的大城市,百人规模也在意料中。由于通判偏文职,因此大半捕快隶属汪欣阵营,譬如总捕头袁戈,就是汪欣得意门生。

  可以说,同僚首次见面氛围有点糟糕,但许砚没管这些,他的心思,早就飞到府衙里的藏书阁。

  依据未央国传统规矩,府衙藏书阁不仅收纳当地案件卷宗,还有其他书籍,有点像图书馆,只是通常为官方所用,未曾向民间开放。

  许砚身为师爷,具备随时查阅的权限,他在琳琅满目的书架前穿行,看到很多涉及焦土大陆三灾的资料。

  但是,明显还缺了一种东西。

  原地吸口气,许砚在脑海中发问:“系统,藏书阁内可有与积分相关的记载?如果有请在地图中标注。”

  【无。】

  系统回答言简意赅。

  许砚又问:“所有地火、瘟疫、幽冥三灾资料,哪些具备参考价值?”

  【问题过于深奥,且牵涉重大机密,无法判断无从回答。】

  这次系统的话多了起来,然而并没卵用。

  许砚耸耸肩,随意从书架上抽取几本关于瘟疫的资料。用穿越前术语来讲,瘟疫即为病毒蔓延传播,或许用前世经验,能帮焦土大陆贱民消除这个灾难。

  那么就从三灾之瘟疫开始,逐步解决问题。

  捧着书,许砚来到桌子前坐下。翻开线装封面,首先映入眼帘就是一幅画,画面白骨森森让人触目惊心。

  还没有坐稳,旁边就有声音嘲讽道:“许师爷,你闲着可以翻翻案件卷宗嘛,为什么要操心没意义的事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