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我在仙侠世界做甲方 > 5、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

5、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

 热门推荐:
  “嗷~”

  身高两米八的魔兽仰天惨叫,颓然跪倒。许砚踩在魔兽肩膀,恍若死神降临。

  魔兽跪了……

  五百年来新月道场年年进贡的魔兽就这样跪了。

  鲁丘平、蔚琳、苏晴全都瞪大眼睛,感觉像做梦一样难以置信。

  魔兽真的可以被打败吗?

  人族真的可以对抗魔界吗?

  焦土大陆无数贱民,内心深处都曾经思考过这样的问题。虽然他们常常幻想,但从来不敢行动。当事实摆在眼前,却也免不了慌张。

  “赶快杀它取出魂晶!”许砚爆吼。

  闻言,宗师鲁丘平及蔚琳心有戚戚没敢动弹,唯独苏晴呼啸而起,手中长剑直逼魔兽胸膛。

  “不可以杀它!”蔚琳高声阻止。

  “哎,事到如今杀与不杀都已酿成大祸。”鲁丘平哀叹。

  魔兽双眼布满血丝,瞳孔中苏晴的影子越变越大。它何尝不想反抗,何尝不想将肩膀上蝼蚁般的许砚甩下来。然而,此刻它什么也办不到。

  “唰~”

  寒光一闪,长剑笔直刺入魔兽左边胸膛。紧跟着苏晴手腕翻转,片片剑花将魔兽胸膛切割得支离破碎。

  “逆贼!无耻!竟敢谋害你们的主子!都给我听好了,我死以后,焦土大陆必将一片血海万劫不复。”魔兽用出最后的力气,恶狠狠道。

  “以后归以后,可惜不归你。”许砚单掌在魔兽脖颈上一按,将它头颅按低。(首发@(域名请记住_三<三^小》说(网)W、ω、ω@.x、彡、彡、x`¥s!.c、o-м文)字<更¥新/速¥度最&駃=0

  此刻魔兽仍旧双膝跪地,再加脑袋低垂,看上去就像正在向谁忏悔。然而面前的那几个人,除了苏晴坦然接受之外,其余都默默闪开。

  或许他们打心里觉得,今天应该忏悔的并非魔兽而是人类。

  “唰~”

  苏晴长剑轻挑,将赤红色魂晶挑出胸膛。赤橙黄绿青蓝紫,不同颜色代表着从低到高不同魔兽等级,连云山这只,属于最低那一等。

  “想办法维持魂晶跳动。”许砚沉声道。

  苏晴点头,正欲催动体内灵源,忽然察觉几道寒光朝自己逼来。苏晴急忙穿花绕柳般朝许砚闪去,却发现同样有几道寒光正逼向许砚。

  “为何敌我不分自相残杀?”许砚怒喝。

  “不许动!”蔚琳口气比许砚更甚。

  “连云山魔兽已死,还想把我们弄成祭品献给其他魔兽吗?”许砚瞪眉。

  “你这混蛋,将整个新月道场置于不义之地,还凭什么跟新月道场谈条件?”蔚琳呼啦啦甩出手中那记长鞭。

  “哈!”许砚冷笑,“堂堂宗师,颠倒黑白指鹿为马,居然连何为义何为不义都搞不清楚。”χ33小説更新最快 手機端:んττρs:/м.χ33χs.cΘм/ヽ。

  “今日魔兽被你们斩杀,明日魔界必将大军压境踏平焦土大陆。五百年啊,新月道场所有努力都在今日付诸东流。新月道场的名声与前途,都被你毁了。”

  蔚琳面颊颤抖,强忍满腔怒火。

  “五百年,新月道场献祭了多少童男童女,就这,还敢自称名门正派?”

  许砚手指捏得咔咔作响,“刚才你叫我不要动,回过来我劝你们别动。再这样刀光剑影,魔兽已灭的消息就会传入魔界了。”

  这句话隐藏意思呼之欲出,但正在气头上的蔚琳根本没有听明白。她暴跳如雷地甩起长鞭,却被鲁丘平从旁拦住。尔后,鲁丘平问许砚:

  “听你的口气,好像有什么办法阻止消息传播?”

  许砚郑重其事地颔首:“首先我们在场每个人守口如瓶,其次保证魂晶……”

  “切!别以为你跟我们是一条船上的,你做的恶就是你的恶,休想绑架我们!”蔚琳没等许砚讲完,便讥讽道。

  “我呸,才不稀罕跟新月道场同流合污。”许砚嘟囔,接着道,“那只死掉的魔兽亲口说过,倘若保持魂晶跳动,魔界圣墙就会留下它仍然存活的记录。”

  哦?

  听见此言鲁丘平、蔚琳及弟子们纷纷傻眼。魔界圣墙这玩意,大家都有听说,但圣墙连接魂晶并记录信息,这方面倒闻所未闻了。

  难道,连云山魔兽驻扎焦土大陆前,体内魂晶有过比较特殊的处理吗?它经年累月的沉睡也跟特殊处理有关?

  真相无法判断,目前情况下唯有按许砚说的去做。但见鲁丘平从苏晴手里接过魔兽魂晶,然后催动灵源使出新月道场法术,顷刻拳头般大小的魂晶跳动起来。

  “砰砰砰~”

  节奏感很强且有条不紊,仿佛仍然在魔兽体内运转一样。

  “这样即可吗?”鲁丘平企盼地看着许砚。

  “对。”许砚旋即回答。

  他晓得以宗师鲁丘平的修为,保证魂晶长期正常跳动大抵没啥难度。接下来只需掩埋魔兽修缮庙宇,再让鲁丘平等人若无其事返回,便可做到瞒天过海。

  然而另一位宗师蔚琳仍然怒气冲冲,她很不满鲁丘平刚才放低姿态垂询许砚的模样,用力咽下一口口水,蔚琳板着面孔道:

  “俗话说纸包不住火,今日犯下的错终会昭告天下。连云山这只魔兽,仅为级别最低的小喽啰,倘若魔界大军入侵,我们都等着给它陪葬吧。”

  孬种!

  许砚正面硬怼:“新月道场被魔界小喽啰吓破胆,还谈什么守护焦土大陆?”

  “说得倒是很轻松,你能怎样?”蔚琳恨不得掐死许砚。

  “统一人族,击溃魔界。”许砚字字铿锵。

  啊……

  大家瞬间都愣住了。紧跟着,新月道场宗师及弟子纷纷冷笑,唯独只有苏晴,悄悄在背后搭着许砚肩膀,以示鼓励。

  “上一个像你这样吹牛的弟子,坟头草已经三尺高。”蔚琳嘲讽。

  “任何梦想,最初听上去都是在吹牛。”许砚不卑不亢。

  “切,你那资质,跟猪差不多。区区一个末席弟子,都不配使用道场的仙丹。”蔚琳竟然不顾宗师的身份,撒起泼来。

  “那些狗皮膏药全都留给你们自己吧。”许砚说完径直离开。他要告别此处,不再与新月道场产生任何瓜葛。

  “哼哼,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蔚琳撇嘴。忽然脸上表情凝固,因为,她看到苏晴正从自己身旁穿过。

  ——天才少女苏晴就这样跟随许砚走了。

  或多或少,新月道场的宗师及弟子感觉到了失落。他们如木偶般站在原地,没有阻拦也没有挽留。

  与此同时许砚身前浮起字幕:

  【宿主威望值+100总值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