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灵界小修 > 第一百二十四章 冲气以为和(二)

第一百二十四章 冲气以为和(二)

 热门推荐:
  左应皓这话当真是不讲半点情面,左忘怒火中烧,却不能发作,唯有念头急转,苦思反击之语。

  他心道:左应皓一贯是擅长耍嘴皮子,万不可顺了他话头。

  有了!

  “你甘愿自比禽兽之流,莫要带上本座!”

  左应皓:“和光殿主何必急着分辩,我又没说阁下。所谓豕、鸦,乃是代指穷弱散修之流,岂可与殿主之尊相提并论?”

  两人就这么在冲和殿斗嘴,多少有些损自己的颜面。

  雷应劫有点看不下去了,觉得这般下去实是有些不成体统。堂堂金丹之尊,怎么能与凡俗市井之徒一般?

  可是看其他殿主、阁主,似乎并不觉得左家两人有什么不妥,没打起来便已是足够敬畏宗门律令了。

  雷应劫从踏入修仙一途开始,关隘疑难皆有齐臻指点,修炼所需亦有家族供给。一路结丹顺风顺水,也不需时时与人争权争利,他如何能懂得普通人抢饭吃的心情。

  争杀斗法,雷应劫多有经历,但修炼一途不只有与人搏命,结丹之后,许多事情便要由他自己去感受,去历练,齐臻不可能永远面面俱到的护持他修炼。

  “二位且停一停,老夫有话讲。”

  说话之人是丹阁阁主,“律殿既已拟好新规,那我等还是先看看,看完你俩再吵也是不怕迟的。”

  雷应劫自是提前准备了玉简,当即分发于诸位。

  丹阁阁主看着身形笨拙,胖手却是一点不慢,轻巧地自空中接过玉简,以神识探入其中。

  ……

  六殿诸阁,神色各异,与此同时,南城中一间客栈内,张崇正在房间内运功疗伤。

  楚家世袭王爵,容南郡是其封地。王府立于南城,故而在市井之中,此城又有“楚王城”之名。

  张崇盘坐床榻之上,小腹前悬着一颗晶莹剔透的珠子,珠子里头隐约有一团火苗闪烁。

  此火珠乃是魏茵所炼,可拔除张崇丹田内的寒气,只是炼制仓促,不大好用。

  忽而,张崇睁目,捏起火珠一看,珠子内的火光又减弱了些。

  “料想在此珠失效之前,拔除寒气当是没有问题”,他收起火珠,一摸肚皮,果然烫手。

  “就不能炼得仔细些?拔个寒气,油都要烤出来了。”

  原来火珠炼的仓促,使用起来总是会溢散火力,张崇的肉身耐不住烤,丹田也不能被火珠照射太久,免得寒气未去,又添新伤。

  起身打开房门,有小二迎上来听候吩咐,张崇给了银两,叫他去柜上结账,自己则要继续往都城去。

  容南郡虽广,却无灵脉,故而修士极其稀少,最多是有些贪恋红尘富贵的炼气杂修。

  张崇回想象猿行事,猜测他应当是在前往都城的途中,没准还是骑马缓行。

  来到城西,忽见一马车经过,车上挂着醒目的幡子,上有名号,曰:“万里行”。

  象猿化身出游,对于法力是分外吝惜,几乎不怎么动用。张崇心念一动,散开神识,在城西搜寻起来。

  须臾,一家车马行便被张崇寻到。仰首是其招牌,“万里车马铺”,左右门柱上挂着对联。

  “道义为骥天地鉴,持信作鞭万里行”。

  此处虽路段不佳,地方却是不小。张崇走进去,一旁的老门房喊住他,道:“小兄弟是来雇车,还是取物?”

  张崇微微散出些灵力,那老门房虽是肉眼凡胎,不辨仙凡,却也能感受到一股莫名的压力。他不由小心起来,遂不敢有其它心思。

  张崇:“老人家,这城里可还有别的车马铺吗?”

  “那自是有的,小兄弟不是本地人吧。楚王城是本郡首府,不光是郡内的车马铺,其它郡的大些的车马铺都是在城里有分号的。不过论起实力,本行也是不输他人,小兄弟若要雇车,这城里也找不着比本行更公道的。”

  “我欲往玉京城一行,还请老丈安排一架马车,银子不是问题。”

  一听是往玉京城,门房微微一愣,下意识道:“又是去都城的。”

  “怎么?近来有许多人去玉京城么?”

  “那倒不是。贵客有所不知,都城遥远,普通人一辈子也不见得出容南郡一次,更别提去都城了。一般只有达官贵人,商贾,还有一些江湖人士会去。他们都是有车有马的,不会来车马铺雇车。我们一般也不接这么远的生意,平时一年也遇不着一个想去都城的客人,但这个月,贵客却是第二个了。莫不是有什么特殊原因?”

  “没有什么原因”,张崇赏了他小半两碎银子,问:“倒是你说的那个去玉京城的人,可否说说他的长相?”x33小说更新最快 手机端:https:/m.x33xs.com/

  老门房收了银子,心情大好,当即尽力回想,描述到:“依老朽的印象,那人似乎是个行走江湖的侠女,出手阔绰,甚是年轻,至于长相嘛……就普通了。”

  不是象猿,张崇略感失望。

  “都城太远,城里的车马铺一般都是不接这个生意的,也是她出手实在大方,我儿子这才接了下来。”

  “既然如此,那我这笔生意……”

  老门房道:“不瞒贵客,我们万里铺的伙计里边,就我和我徒弟俩人走过都城。老朽年迈,早已不接活了,如今只能看个门,打发日子而已。”

  张崇:“多谢老丈了,在下告辞。”

  “贵客慢走啊。”

  出得城门,一眼望去是良田万顷,不见边际。晴天白云,一派气机升腾、天高地阔好气象。

  张崇呼吸一口,立时神清气爽。

  “如此风光,确实当得起东涯粮仓之称。”

  他心念一动,脚下清风托起,运起轻身术便沿官道行去。

  晃眼过得四天,张崇走出容南郡地界。他虽未御器飞行,但轻身术加持之下,赶路的速度也是不慢。

  容南郡地势平坦,官道也是修得不错,出郡之后要翻过几座山,才能抵达青羽郡。

  于凡人而言,山路颇为难行,好在山中妖兽有平海宗弟子定期清理,倒不虞有葬身之险。

  张崇一入山中,发觉此间灵气略多,不似容南郡那般稀薄近无。

  他心思一动,料想宗内长老们也该商量出个结果了,便决定寻个隐蔽之处,进入秘境空间里头看看有无魏茵留书,顺便拔除丹田寒气。

  再往前走,山路多有垮塌,像是许久未曾养护。

  张崇运起腾云驾雾术,离了道路,沿山而下,眼观四方,寻找合适之所。

  “救……”

  耳边传来呼救之声,张崇循声过去,见迷林之中,一架马车翻倒在地,马儿躺在地上,受车辕所缚,难以站起。

  车下有一汉子,双腿被车轱辘所压,浑身血痕。x33小说首发 https://www.x33xs.com https://m.33xs.com

  他伤势不轻,呼救之声也是无力,恍惚间似见人来,立时强打精神,睁大眼睛看去。

  汉子先是见得白云一朵,再往上看,见云上站着一人,瞅着自己。

  仙人!

  “仙人!小人真是祖坟冒青烟嘞,能遇着大仙,还请仙人救小人一命,大恩大德,大恩大……哎呦……”

  张崇见他还想挣扎起身,分明是想磕头模样,却因腿伤吃痛,不由失笑。

  灵目术扫遍他全身上下,确是凡人一个无疑。

  他散去云气,轻飘飘落在汉子脚边,略运真元,一使力便将马车抬起。

  车轴已坏,难堪使用,幡子却还牢牢插在车厢上。

  “万里行,你是万里行的车夫?”

  “仙人真是料事如神,小人正是万里行的伙计,此番是拉着客人往玉京城去,哪晓得这界山不晓得啥时候生了窝土匪。若非仙人大慈大悲,小人便再见不着我那老父了。”

  这倒是巧了。

  救人一命,不过顺手施为。张崇将他带上官道,给了粒气血丹便打算离开。

  那汉子不晓得丹药神奇,只知自己双腿已废,这条道上平常也少有行人,这可如何是好?

  他心中急呼,“好仙人,您倒是救人就到底,送佛送到西啊!放我在这里等死算怎么一回事?”

  “那人站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