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张熟悉的温婉秀丽的面容,独有的东方韵味。长长的黑发披散下来,衬得皮肤更白,嘴唇更红。

  一身简雅的黑色礼服,V领蝴蝶袖,贴身剪裁,衬出玲珑的身段,裙摆褶皱垂落,行走间如行云流畅。

  她的礼服不是现场最华丽的,甚至连普通的坠饰都没有,却吸引了绝大多数人的目光。

  在或惊艳或欣赏或不屑的眼神中,她落落大方,不受任何牵制地走来。

  齐木则微微愣了一下。

  韩兰兰察觉出他的态度,笑了下,顺手端起另一杯红酒,凑上前,“越越姐,你终于来了,我都等了好久了。”

  池越接过酒杯,“让你久等啦,路上堵车,费了点时间。”

  韩兰兰点头,朝她眨了眨眼,“姐,你今天的造型真是美呆了!你不知道,有人的眼睛都看直了。”

  说着有意无意地瞥了眼齐木则。

  池越早就注意到齐木则了,但他一个人站在那儿,仿佛发光一样,只看一眼,自己莫名就心脏不适应。

  害怕和他对视,所以眼神一直努力地不往那边瞟。

  池越很淡定地回:“别瞎说,眼睛怎么可能是直的,而且……”

  打量了下韩兰兰,“兰兰,美呆的人应该是你吧?”

  韩兰兰已不是当年的小女孩,正处于成熟的蜕变期。她五官立体,气质甜美,又有高挑身材加持,把简单的红裙穿出一股强大气场。

  被这么一夸,韩兰兰顿时骄傲地抬起了头,可还没等她开口,就触到齐木则冷冰冰的眼神。

  韩兰兰:“……”

  越越姐不理你怪我咯?

  齐木则收回眼神,视线放到池越身上,冷不丁开口:“池越。”

  池越心头一跳,不得不抬头和他对视,“齐……齐老师,好久不见,你也来参加酒会啦?”

  齐木则点头,“嗯。”

  眼神一下子变得温柔起来,映着灯光,如一潭深水,“好久不见,你今晚很漂亮。”

  池越的脸就这么红了。

  韩兰兰:“……”

  好双标啊这个人!

  另一边,从池越进门的那一刻,人群中的韩殊伦就注意到了她。

  现在看到池越和自己的妹妹、老友相谈甚欢,韩殊伦借口离开,从人群中脱身。

  他径直来到三人后面,很和蔼地开口:“池越,你来了?”

  三人这才回头,看到他,池越回:“是的韩总,感谢你的邀请。”

  韩殊伦笑,“别那么快感谢,我邀请你来其实另有目的。”

  池越愣了一下。

  韩兰兰大跌眼镜,险些没拿稳酒杯。

  什么?另有目的?什么目的?x33小说首发 https://www.x33xs.com https://m.33xs.com

  难道……自己的老哥终于开窍了?要动手和木则哥哥抢女人了?

  齐木则不知想到了哪一层,表情淡下来。

  韩殊伦毫无压力,“有些事我觉得有必要和你讲清楚,但这里不太方便,这样吧,你随我过来。”

  气氛顿时变得诡异。

  池越有些为难,但转念一想,自己和韩总毫无私情,自从上次被告知“欠债还钱关系”后就再也没见过面,这次他找自己,莫非是关于还债的事?

  或者是和工作有关的事?

  算了,毕竟是自己老板,还是过去吧。

  五分钟后。

  二楼走廊间。

  韩殊伦理了下袖扣,抬头,一幅皮笑肉不笑的样子,“说吧,你到底有什么目的?”

  怀着无比严肃正经心思跟过来的池越:“??”

  “韩总,我不是很懂你的意思?”

  韩殊伦冷笑一声,“到现在还不肯承认吗?”

  “?”

  承认什么?

  “非要我亲口揭穿你吗?”

  池越深吸了口气,“那就请您全部揭穿出来吧,我真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

  韩殊伦一幅“那我就不客气了”的表情,“池越,你千方百计接近齐木则,又接近兰兰,到底是有什么目的,想必你自己心里最清楚了吧?”

  刚开始,池越出现在自己眼中的时候,韩殊伦是完全不在意的,直到后来,他开始频繁听到关于池越的消息。

  本来这些消息大多来源于自己老友那边,他还没太在意,直到后来,自己的妹妹竟然也被牵扯进去了?

  韩殊伦终于意识到不对劲,开始彻查池越的背景。

  查出来并不难,只用了一天时间,池越从小到大的信息就被送到了他的面前。

  一行一行的看完后,韩殊伦深觉不妙。

  孤儿出身,普通大学毕业,进娱乐圈三年。

  这么一个毫无背景的女孩,竟然在三年内成功和一家娱乐公司解约、认识内娱超一线顶流、勾引到海鲸的千金小姐??

  这说得通吗?

  说她毫无目的,谁信?!

  韩殊伦一路走来,历经千难万险,见识过的女人多了去了,尤其是外表无害实则心机深沉毒辣的女人,而这些女人,多是出身不好,或者没什么背景的。

  可现在,就有这么一个女人,潜伏在自己妹妹和老友身边。令人头疼的是,这两人还被这个女人迷得团团转!

  韩殊伦左思右想,坐立难安,最后决定还是亲自出马,消灭这个隐患。

  所以才有了今天这一幕。

  “现在,你可以承认了吧。”

  大概猜到真相的池越:“……”x33小说更新最快 电脑端:https://www.x33xs.com/ x33小说更新最快 手机端:https:/m.x33xs.com/

  韩总,看不出来,您老的脑补能力还挺强啊。

  见池越低着头久久不讲话,仿若心虚,韩殊伦觉得自己猜中了,直接拿出撒手锏,“这样吧,我们各退一步。你的欠款我一笔勾销,你再开个价,多少钱愿意离开他们,我来支付。”

  池越摇摇头。

  韩殊伦眉头一跳,“你是觉得你想要的价钱我付不起?”

  摇头。

  冷笑,“池越,你最好知足,如果惹怒了我,你一分钱都拿不到,以后也别想在圈内混!”

  池越终于抬头,复杂地看向他,“韩总,你这样,真的很像反派欸……”

  还是那种“拿着支票离开我儿子”的贵妇即视感。

  “……”

  有吗?

  韩殊伦:“不要扯开话题,说吧,要多少?”

  池越做了两下深呼吸,尽量使自己看起来真诚,“是这样的,韩总,您说我是抱着目的接近兰兰和齐老师的,但是,我都利用他们做什么了呢?”

  “……”

  “当然,不可否认他们帮了我很多,但那都是出于朋友间的好意,如果他们有需要我的地方,我也会毫不犹豫的帮忙。”

  “……”

  “我觉得,我们之间可能有些误解。在海鲸的这段时间,公司确实做到了承诺,用心培养我,我个人非常感激,也自信对每一份工作都有认真对待。并且,公司有我重要的朋友,我不想离开。”

  “……”

  “当然,我知道说那么多,您不一定会信。所以,请给我机会,我会证明自己并不是因为利用才接近兰兰和齐老师的。”

  “……”

  韩殊伦问:“你想怎么证明呢?”

  池越认真想了想,给了一个不花哨却又很俗的答案:“时间会证明一切。”

  时间是长久的,虽然缓慢,却最有效。

  看着眼前这个年轻女子仰着脸,抿着嘴,素来柔和的眼神里满是坚定,韩殊伦沉默了会儿,点头。

  “好,我给你机会。但,如果期间被我发现你耍花招,我会立刻封杀你。”

  …………

  回到大厅后,因有重要宾客到场,韩殊伦和齐木则都过去应酬了。

  他们一走,韩兰兰迫不及待地问:“越越姐,你和我哥聊了些什么啊?”

  池越见她一幅期待的样子,虽然不忍心,但还是说:“很遗憾,我们只谈了些工作和以后的规划问题,其他一概没讲。”

  韩兰兰亮晶晶的眸光一下子暗下来,但还是不死心,“真的吗?我看我哥最近对你挺上心的啊……”

  “……”

  是上心,不过是“提防之心”的那个“心”!

  池越温柔一笑,转开话题:“兰兰,我们认识这么长时间,说实话,真的很感谢你能够陪我这么久。”

  韩兰兰没有准备,被这么一煽情,有些不适应,“干……干嘛?突然煽情是要做什么?”

  池越笑着伸手,想摸下她的头。

  她长得高,摸不到,于是讪讪地放下了。

  为掩饰尴尬,顺手拿起桌上最显眼的那杯鸡尾酒,“没啥,感慨一下而已,来,为我们的友谊干杯!”

  韩兰兰一下睁大了眼,“等……”

  池越一饮而尽。

  于是韩兰兰亲眼目睹,池越把全场酒精浓度最高的一杯调和鸡尾酒饮下了肚,还一滴不剩。

  韩兰兰:[呐喊.jpg]

  天啦噜!号称“一杯”的新品鸡尾酒被越越姐喝了!这可是全场唯一一杯用来展览而不是饮用的酒啊!

  喝了真的会“一杯就倒”的啊!

  池越见她花容失色,疑惑,“怎么了?兰兰你……”

  话音未落,突然从胃部窜起一阵暖意,延展到四肢,大脑霎时变得晕乎乎的。

  “咦?兰兰……你什么时候学会分身术了?”

  韩兰兰:“……”

  好的,已经醉了。

  池越两颊酡红,软绵绵地靠在桌子上,怕她倒地,韩兰兰赶紧扶住她。

  真是大意了!自己没能拦住她,这杯鸡尾酒,就连酒品好的成年男性饮下也会当场醉倒,更何况是身娇体弱酒品一般的越越姐呢!

  自己还要管理现场,走不开,这里又不是家里,没有什么能信任的人,总不能丢越越姐一人到楼上休息吧!

  韩兰兰扶着池越,急得心如火燎。

  突然间,一道身影闪进视线,她眼眸一亮,赶忙招手,“木则哥哥,快过来!”

  齐木则刚结束应酬,走回这边,听到韩兰兰的声音,几步跨过来。

  到了跟前,一眼就看出池越的异样,他皱起眉,“池越怎么了?”

  “越越姐不小心喝了‘一杯’,就那个新品鸡尾酒,现在已经醉了。”

  韩兰兰把池越撑起来,送到他手上,“我怕酒店不安全,木则哥哥,能不能麻烦你把她送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