池越万万没想到,韩兰兰说要回国,落地的第一站竟然是横店。

  更没想到的是,这丫头居然还自己打车到了影城。

  影视城门口。

  池越接过行李,忍不住埋怨,“怎么也不提前说一声,那么突然就来了,我都没有准备……你之前不是还说要在北京落地吗?”

  韩兰兰扒拉下墨镜,笑嘻嘻地看着她,“越越姐,我来都来了,就不要抱怨了嘛,虽然你戴着口罩,但我还是看出来了……你在偷笑!”

  池越:“……”

  好吧被发现了。

  依旧不动声色,“你不先回北京,韩总他没意见?”

  韩兰兰挥了挥手,“跟我哥打过招呼了,虽然不是我打的……不过没关系!他有意见也没用。”

  说完,她张开双臂,给了池越一个大大的拥抱,头在池越肩膀上蹭了两下,撒娇道:“姐,我好想你啊,你想我吗?”

  这么长时间没见,说不想是假的。池越努力压抑住上扬的嘴角,任由她抱着,镇定地撸了把她的脑袋,“好了,这么大人了还撒娇……吃饭了吗?饿不饿?”

  “还没吃。”

  韩兰兰砸了砸嘴,突然说:“姐,你好像真的长胖了。”

  池越:“……啥意思?”

  那么明显吗!

  “所以……”韩兰兰眼睛一眯,“木则哥哥说的是真的?”

  他说什么了?

  我长胖了?

  怎么可以乱说!

  池越不可思议地瞪大了眼。

  两个养眼的人站在路中间,难免招人注意,不少路人的视线频频飘过来。虽然韩兰兰面生,但长得够漂亮,浑身上下还散发着一股有钱人的气息,池越戴着口罩,但姣好的身姿是掩不住的。

  很容易就让人觉得,是不是哪两个来拍戏的小明星。

  韩兰兰害怕池越被认出来,赶紧催促她,“好啦好啦,我们回去再说,姐你吃饭了吗?”

  两人进了影视城,回片场的路上,韩兰兰盯着池越,时刻在她身上搜索疑似“坠入爱河”的证据

  前几天,齐木则跟韩兰兰打电话,说:“让你来横店其实还有一件事……我觉得你应该也想知道。”

  她问“什么事”,齐木则回:“先不说,等你见到越越就明白了。”

  越越?

  韩兰兰捕捉到关键词,“木则哥哥,你跟越越姐之间……好像挺熟的哈?”

  “嗯,刚见过面,她最近胖了些。”

  “你也在横店?!”

  还刚见过面?

  胖?

  幸福胖?

  “是的。我在想,要不要再多待几天。”

  “……”

  停顿了几秒,齐木则的声音又响起,“怎么不说话了?你怕了?”

  韩兰兰“哈哈”一阵长笑,“怕?我怕什么?”

  挂了电话后,她赶紧退了首都机场那张票,改飞横店。

  池越表面不动声色,还乐呵呵地提着行李箱,韩兰兰观察半天,发现她除了身段跟之前的单薄相比更好看了些,皮肤更好了些之外,好像没啥可疑的迹象。

  韩兰兰干咳一声,试探着问,“越越姐,你最近和木则哥哥有联系吗?”

  池越顿了一下,偏头看她一眼,“你问这个干嘛?”

  “我听说……木则哥哥前两天好像来过横店……”

  “哦,这个啊,他确实来过,”池越努力使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正常,甚至带点不在意,“但是第二天就走了,怎么了吗?”

  韩兰兰立马松了一大口气,“没怎么……幸好幸好,幸好他不在。”

  然后握住拳头,小声嘀咕了句:“可恶……竟然骗我……”

  池越见她表情不对,“嘶”了一声,发出疑问,“兰兰,我记得你以前对齐老师很是尊敬,还向我安利过他,怎么现在的态度截然相反了呢?”

  韩兰兰先摇头,再叹气:“身为一个妹妹,对哥哥有崇拜之情是很正常的,更何况,木则哥哥的魅力应该没几个女孩能抵挡吧?”

  这话倒是不假。

  池越勉强点头。

  “但是呢,他竟然是我亲哥的情敌!抢我未来嫂子就算了,还占据了优势?这让我非常不爽!”

  以至于回忆起的对他的童年阴影盖过了崇拜之情。

  “打住,”池越伸出尔康手,“先声明一下,我和你亲哥只有最正宗的上下级关系,其他感情一概没有,不要乱点鸳鸯谱啊我跟你讲。”

  韩兰兰“嘁”了一声,“竟把我未来嫂子迷得如此七荤八素,我等下就把他在我通讯录里的备注改掉!”

  池越想起某个夜晚,那个备注为“哥”却召唤来齐木则的神秘号码,忍不住好奇,“改成什么?”

  “就……改成木则哥哥吧。”

  池越:“……”

  有什么区别吗?

  …………

  两人抵达片场后,方妍已经捧着三盒盒饭引颈相望许久了。

  池越料想韩兰兰没吃午饭,特意托她多拿一份。因为剧组总有工作人员忙,把午饭时间推迟,所以有存货,场工很痛快地多给了一份饭。

  也不用担心饭不够,剧组有合作餐馆,只要一个电话,就能再送饭来。

  三人坐下。

  盒子打开,里面只是简单的鸡腿饭,韩兰兰却露出了感激涕零的神色。她擦了擦眼角,“终于能吃到中餐了,天天三明治汉堡沙拉的日子终于到头了呜呜呜……”

  韩兰兰之前常出现在池越的口中和手机视频里,又鲜少在海鲸露面,所以没人知道她和韩殊伦的关系。

  方妍以前只闻其名,现在一见,原来是这么个活泼漂亮的小姑娘,对她的好感倍升,闻言看她的眼神里尽是心疼,“国外吃不到中餐吗?”

  韩兰兰委屈,“吃是能吃到,但课业忙,也不能一直出去吃……”

  她家风崇尚“磨练意志与心性”,所以外出留学,别说什么豪华别墅游泳池,佣人管家私家车了,就连个普通的外租公寓都没有!

  除了每月必到账的零花钱,她没感受到来自亲哥和亲爹的极致宠爱。

  所以,一个真·富家千金,不露声色地潜伏在校园里,和伙伴一起住宿、上课、社团活动,中午讨论吃什么,课余讨论去哪儿搞社会调研。

  食堂不是没有中餐,但大多是包子馒头类的速食,米饭干巴巴的没有亲切感。偶尔去同学家聚餐想露一手,结果自己的手艺差不说,油烟直接把烟雾警报刺激响了,邻居吓得报了警,消防车来的时候,还付了那个胖子警官一笔不菲的出警费。x33小说首发 https://www.x33xs.com https://m.33xs.com (首发、域名(请记住_三<三^小》说(网)W、ω、ω@.x、彡、彡、x`¥s@.c、o-м文)字<更¥新/速¥度最&駃=0

  回首往事,韩兰兰欲哭无泪,誓要把一腔悲愤发泄到眼前这份盒饭上。

  池越摘下口罩,“乖,我把鸡腿给你,多吃点。”

  韩兰兰抬头,刚想撒娇卖萌,忽然瞅到她的脸,一下子顿住了。眉头渐渐纠到一起,她问:“越越姐,你的脸怎么了?”x33小说更新最快 电脑端:https://www.x33xs.com/

  池越脸上的伤痕掉了痂,浅浅一道,却因伤痕的位置卸了妆,长长一条横在脸上,格外突兀。

  池越倒不怕她看见,刚想说一句“没事工伤”,方妍就忍不住先开了口,“还不是那个林娇!是她用马鞭抽的。”

  韩兰兰皱眉,“林娇?她也在?是她做的?”

  “对啊,还说什么不小心,我看她就是故意的!要不是越越姐闪得快,这一鞭可就不止现在这样了。”

  话音未落,韩兰兰忽地起身,左右张望一番,抬步朝一个方向走去。

  池越愣了一下,“兰兰,你要去哪儿?”

  林娇对着盒饭一顿左拣右挑,最后放下筷子,指使助理,“这菜让人一点胃口都没有,你去给我买瓶酸奶!”

  助理低着头,答应一声,刚要起身,忽然被人按住肩膀。对方力气大,她起不来。

  林娇玩着手机,感到助理没动静,吼道:“你是死人吗!没听到我说什么?”

  “她不是死人,我看你是想找死。”

  一道冷冷的声音。

  林娇猛地抬头,想看是哪个嚣张的人敢骂自己,却在看到对方的脸时,愣了一下。很眼熟的人,她回想了一下,诧异,“韩兰兰?”

  韩兰兰收回手,示意助理离开。小助理似乎明白了什么,犹豫一下,还是走了。

  韩兰兰面无表情地盯着林娇,“劳烦你还记得我了。”

  她身型高挑,林娇不得不抬起头,“你怎么会在这儿?”

  这个韩兰兰,不是之前S6女团的吗?和公司解约后就没消息了,怎么突然出现在这儿?

  再一看后面急匆匆跟来的池越,她了然,“哦……来看望池越啊?”

  韩兰兰冷笑一声,“是啊,要不是今天看到越越姐,我还不知道有人会那么嚣张,害得人家差点毁容,自己却一点事都没有。”

  林娇明白她来找她是为什么了。但区区一个韩兰兰,一个连出道都没有过的素人,她还不放在眼里。

  林娇抱臂,扬起一个笑,“你在说什么呢?我不是很懂。”

  “我说什么你自己心里没数吗?”

  “该不会是为了池越脸上的伤吧?”

  林娇低头扣了扣指甲,笑容更开了些,“那你可错怪我了,伤确实是我弄的,但我不是故意的,这件事目睹的人多,大家都能给我作证。而且我已经道过歉了,事情已经翻篇,现在池越的伤都快好了,你犯不着再来找我算账吧?”

  韩兰兰盯着她,见她一幅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也笑了,“你说的对,我还真就是来找你算账的。”

  看到池越脸上那道伤的时候,韩兰兰就明白为什么齐木则坚持要她来横店了。

  原来越越姐在剧组被人欺负了。

  但偏偏,没有谁能光明正大地为她出头。

  不过这些人中,可没包括她韩兰兰。

  韩兰兰不再跟林娇废话,两步跨到她面前,一巴掌狠狠扇了过去。

  “啪!”一声后,林娇不敢置信地捂住了脸。

  而剧组人员,都被这声响吸引了注意力。

  林娇懵了一下,怒火“腾”得窜了起来,眼睛狠狠瞪过去,“你敢打我?!你凭什么!”

  说着也高高扬起巴掌。

  韩兰兰轻而易举地接住她的手,一巴掌又狠狠扇过去,“啪!”一声,林娇另一边脸立马肿了起来。

  林娇不敢置信地偏过头,脸上火辣辣得疼。周围已经聚集了不少人,能听到大家的窃窃私语,她又怒又羞,感到自己的脸全丢光了。

  奈何手被韩兰兰扯住,也不知道她力气怎么那么大,自己根本挣脱不开!

  有人不明所以,见一个不认识的高个女孩欺负剧组演员,虽然这女孩很漂亮,但毕竟不认识,所以忍不住上前劝,“妹子,你怎么能打人呢?这是我们剧组的演员,请你不要随便动粗!”

  林娇见有人帮自己,立马委屈地掉了眼泪,看起来梨花带雨的,不少人都心软了。

  韩兰兰一个眼风扫过去,“谁敢过来我打谁!”

  那几个要上前帮忙的大男人立马停住脚步,迟疑了。

  不知是不是错觉,他们好像感受到了……杀气?

  韩兰兰回过头,看林娇一幅哭得没出息的样子,冷笑一声,又一巴掌挥了过去。

  “啪!”

  “啪!”

  池越和方妍站在外围。

  饶是方妍讨厌林娇,看她无法反抗,哭着被扇巴掌,两颊都肿了,有些于心不忍。

  “越越姐,我们不上前拦一下吗?”

  池越脸上的表情淡淡的,“不用,我相信兰兰有分寸。”

  此时的棚子里,孟导正在跟人讨论镜头。

  突然,有人急慌慌地冲进来,指手画脚地说了一通。孟导一听有外来人员大闹剧组,还公然殴打本组演员?这还得了!撒下手头工作就要冲出去。

  副导先一步从外面冲过来,拦住了他,“孟导先别去!被打的是林娇!”

  孟导刹住脚步,“怎么回事?”

  “是……是这样的,”副导擦了擦额头的汗,“刚才海鲸的杨森发来一条消息,你还是先看看,再决定要不要出去吧?”

  孟导接过手机一看,只见那条信息写着:[今天有人将莅临贵剧组探班,因对方身份是韩总亲属,韩总亲自交代:还请贵剧组好好招待我妹妹。]

  孟导:“……”

  算了,自己还是别出去趟浑水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