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店停车场,一辆低调的黑色阿斯顿马丁DB9车内。

  池越把伞放进伞筒,抬手拢了拢头发。因外面雨大,身上不少处被淋湿了,头发也被雨水打湿不少,从额头处一直滴水下来。

  幸好车里开着暖气,不至于太冷。

  齐木则见状,递过一张手帕,“头发湿了,擦一下。”

  池越转头,说了声“谢谢”,接过手帕,刚要擦,齐木则忽地眉头一皱,“别动!”

  池越不明所以,一下停住动作,“怎……怎么了?”

  齐木则皱着眉,伸出手,轻轻捏住她的下巴,让她面对他,而后手指上移,触到她右脸上的伤痕。

  轻轻一碰,他眸色一凛,“这是怎么回事?”

  池越脸上的鞭痕已经开始结痂了,所以看起来格外显眼。x33小说首发 https://www.x33xs.com https://m.33xs.com

  她这时才想起来自己还顶着一道伤的事,下意识捂住了右脸,“没……没啥!就是前几天拍摄时不小心被马鞭抽了一下。去过医院了,医生说不会留疤,孟导也让我先休息养伤,很快就会好了!”

  齐木则没有说话,眉头也没展开,只是盯着她。

  池越心虚地低下头,“真的,只是工伤……”

  半晌,她才听到齐木则轻轻叹了声,“怎么这么不小心……”

  说着,他把她捂脸的手拿下来,又拿起她手中的帕子,抚上她的脸,先把那道伤痕周围的雨水擦干,又把她被淋湿的头发擦干。

  动作很轻柔,修长的手指在眼前晃来晃去。池越稍一抬眼,就看到他专注的眼睛,稍一低头,又看到他修长的脖颈,和那凸起的喉结。

  他穿的休闲,黑色圆领卫衣,一大片锁骨若隐若现,身上还有股好闻的香味。

  池越莫名咽了下口水,脸“腾”一下红了。

  齐木则皱眉,“脸怎么这么红?是不是着凉了?”

  说着还用手背试了试她额头的温度。

  池越感到自己的耳尖都烫到不行,一把把他的手推开,“停!我自己来!自己来!”

  说完抽过手帕,一下盖到自己脸上,左擦擦右擦擦,手微微抖着。害怕气氛尴尬,她忙问:“齐老师,你怎么会在横店?”

  齐木则静了两秒,反问她:“为什么要用手帕盖着脸?不难受吗?”

  眼睛被盖着看不见,池越感觉到他要伸手摘手帕,害怕自己的窘态又要暴露,连忙伸手阻拦,“别动!这……这是因为帕子太香了,我想多闻一下这个味道,才盖脸上的!”

  说完后,好像哪里不太对?

  不对!这手帕上的味道,不就是齐木则身上的味道吗?

  OhShit!看自己到底说了些什么虎狼之词!

  池越恨不能咬舌自尽。

  偏偏齐木则愣了一下,突然低笑出声,“嗯,既然你喜欢,多闻一下也没关系。”

  池越:“……”

  好的,自己可以不用露脸了[手动拜拜]。

  齐木则笑后,总算放过她,解答了刚才的疑问:“我本来在邻市有个活动,结束后要去上海,没想到因天气原因,高速封路一天,所以只能暂时停在横店。想着你在这儿拍戏,就顺便过来看看。最近怎么样?”

  池越:“我……我我我很好!睡得好吃得好,最近工作暂停,休息也很充足。倒是你……你你你工作忙!要注意身体。”

  齐木则仔细打量她一下,点点头,“嗯,确实休息得不错,长胖了点儿。”

  池越好不容易降温的脸又一红,心虚地开口:“哪有……我吃得又不多……好吧,可能是最近没有运动……”

  脸上的雨水早擦干,暖气一烘,湿答答的头发和衣角也都干得差不多了。感觉体温恢复正常,池越一把把脸上的手帕拿下来,转头问:“对了齐老师,你今晚……”

  后面半截话,硬生生卡在喉咙里。

  池越睁大了眼,和近在咫尺一张俊脸大眼瞪小眼,两人鼻尖的距离不过一厘米。

  眼睛眨了又眨,轻柔的呼吸落到脸上。

  静了几秒,齐木则的眼一弯,又往前凑了一步,池越的心脏“砰砰”跳个不停,一紧张,直接闭上了眼睛。

  然而齐木则偏过头,伸过手,手指在音响上轻轻一按,车里顿时响起了音乐声,“抱歉,我只是想放个音乐,吓到你了。”

  池越这才睁眼,猛一松气,感觉自己的力气似乎用去了一半。

  幸好,只是放音乐,幸好,刚才他没看到她闭眼。

  齐木则重新坐好,“你刚才要问我什么?”

  池越回神,“哦……对!我想问你今晚在哪里休息?”

  “阿夏已经订好酒店,离高速近,明天道路解封,一早就要出发。”

  “这样啊……”

  池越有些失落,但随即,她注意到车里放的音乐是《FreeBird》。

  齐木则笑了,“知道你喜欢这首歌,放给你听。”

  池越的心又被击了一下,但没再说话。

  车里播放的这首是齐木则和江小楼的合唱版,现在也只有这版的音源。

  两人安静地听完整首歌,池越还没回味过来,下意识说:“这首歌真的好好听……”

  齐木则看向她,她又说:“虽然大家都说这首歌是唱给恋人的,但我觉得不是……”

  齐木则意外地挑了下眉,“哦?怎么说?”

  《FreeBird》火爆全网后,因‘自由鸟’在歌词中的身份神秘,许多人都会以为这是首情歌,所以‘FreeBird’才成了告白金句。

  池越思索了一下,回想起自己爱上这首歌的那天,那个孤寂的舞台,还有舞台上那个孤寂的人,才道:

  “其实‘自由鸟’可以代表任何人,爱人、亲人、朋友……等等,但我始终觉得,这是一首献给自己的歌。”

  齐木则愣了一下。

  随后笑了,“你是第一个跟我这样解读的人。”

  在前世,他听过不少人对‘自由鸟’的赞美和解读,但更多的是,猜测代表‘自由鸟’的神秘恋人是谁。

  鲜有人知道,这不过是他献给自己的一首歌罢了。

  …………

  从车上下来后,池越撑着伞,跟齐木则告别,“我先回去了,你路上小心。”

  齐木则点头,“好,现在雨小了些,你赶紧上楼吧。”

  两人挥手,池越转身。目睹她走进酒店,齐木则才沉下笑容,点开手机,拨了一个电话。

  随着“嘟嘟”两声,电话接通,韩兰兰字正腔圆地声音响起,“你好,木则哥哥,请问现在打电话有何吩咐?”

  “不用那么紧张,不是找你算账的。”

  韩兰兰这才松了口气,但依旧不敢造次,“吓死我了……那,您突然打电话是为什么呢?”

  “嗯,问一下你回国是几号的飞机,在哪个机场落地?”

  “哦,这个啊,我已经定好机票了,首都机场落地,大概后天就能飞了。有啥问题吗?”

  “有。想让你退票,改飞横店。”

  “啊?”韩兰兰疑惑,“为什么?”

  “你越越姐现在在横店拍戏,不想过来看望一下她吗?”

  “看是肯定要看望的,不过我哥也下了命令,说让我一下飞机立马回家,我很难办啊……”

  齐木则的手指敲了两下驾驶盘,淡淡开口:“你哥那边我来打招呼。让你来横店其实还有一件事……”

  “什么事?”

  …………

  黑色阿斯顿马丁终于发动,离开酒店。

  朦胧的细雨中,谁都没注意到,随着池越走进电梯,一直跟在她身后的人从柱子后面出来,此时正狐疑地注视阿斯顿马丁离开。

  虽然因为下雨,看不清驾驶座的人是谁,但林娇手抖着捂住嘴巴,眸中是掩饰不住的兴奋。

  她只是来楼下喝个下午茶,没想到就碰到池越着急忙慌地跑出来。本来是没什么的,但她鲜少见池越这幅莽撞的样子,一时好奇,就偷偷跟了过去。

  更没想到,池越竟然去了酒店停车场那里,还上了一辆豪车!在车上待了整整三十多分钟才下来!

  林娇兴奋得牙齿都在打颤。

  池越这个死白莲,整天一副清高的样子,原来背地里也抱金大腿!

  刚才那辆阿斯顿马丁起码四百多万,她林娇找的金主身价过亿,还只开着两百多万的玛莎拉帝,这么看来,池越这个金大腿还挺粗!

  想不到啊想不到,只是喝个下午茶,她竟抓到池越那么大一个把柄!

  只可惜自己手机没电关机,没能拍下来!

  不过没关系。

  林娇冷静下来,整理一下衣袖,扬起一个大大的笑容。

  只要有破绽,就不怕扒不出来。接下来只要自己买通几个狗仔,把池越盯严一点,就不怕拍不到!(首发、域名(请记住_三<三^小》说(网)W、ω、ω@.x、彡、彡、x`¥s@.c、o-м文)字<更¥新/速¥度最&駃=0

  到时候,池越就能身败名裂了!

  三天后。

  横店的天气终于转好,有升温迹象,剧组也开始复工了。

  池越养了一个星期,脸上的伤本来就不重,结的痂一掉,只剩浅浅一道粉痕,眼看好得差不多了,也按时回剧组复工。

  但害怕留疤,所以药还要坚持涂,妆也不敢化太厚,只要一下戏,立马卸妆,上场时再补上。虽然麻烦,但艺人的脸着实重要,只能这样折腾。

  拍完一上午戏,到了午饭时间,外面难得出太阳,池越搬了个凳子,坐太阳底下晒暖。

  晒得正舒服,手机响了,她拿起一看,是韩兰兰的电话。

  “喂?兰兰哪。”

  “姐!快来迎接我!我飞回来啦!”

x33小说更新最快 手机端:https:/m.x33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