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梅”是一家高档会所,位于本市的中心区,装修全部采用中式古典风格,是不少富人休闲娱乐、聚会约餐的场所。

  晚七点。

  池越穿了身裙装,外面套一件大衣,在一月的冷风里瑟瑟发抖。看着眼前装修雅致大气的建筑,掏出手机给马姐打了个电话。

  “马姐,我已经到楼下了。”

  马姐听她已经到达“三月梅”,克制不住地冷笑了声,让她直接来春风阁。

  是的没错,经过昨晚的心理斗争,池越还是决定来三月梅了。

  不就是一场饭局吗?虽然可能会被揩油,但只要对方不太过份,自己忍一忍就过去了。

  然后再随机应变一下,应该不会怎样吧?

  毕竟她现在的处境,丢了于导那个资源才是最要命的!

  池越给自己做好心理建设,哆哆嗦嗦地进了大堂,走到前台问:“你好,请问‘春风阁’在哪一层?”

  前台见多识广,目睹过不少小明星和秃头大佬出入本会所,看池越全身上下没有一件名牌,以为她也是想要抱大腿的十八线女艺人,心里就有些看不起。

  这些小明星,就凭着自己好看!要是没了这张脸,她们能为社会贡献什么?

  想到这儿,前台心里平衡了些,抬起头高傲道:“三楼B室。”

  池越对她道了谢,匆匆赶去电梯,上了三楼。

  马姐已经等在门口,见她过来,挑起唇角莫测一笑:“在这边,进来吧。”

  推门进去,里面烟雾缭绕,几个大腹便便的大佬坐在沙发上抽着雪茄,几个年轻漂亮的同期女艺人跟他们连连调笑。

  马姐带池越过去,先介绍了她的名字,又介绍了各位大佬的身份,池越一一跟他们握手。(首发、域名(请记住_三<三^小》说(网)W、ω、ω@.x、彡、彡、x`¥s@.c、o-м文)字<更¥新/速¥度最&駃=0

  一个镶着金牙的大佬一把握住池越的手,小眼睛眯着:“池越是吧?很眼熟,之前好像在电视上见过,就那什么……什么大挑战!扯女鬼衣服那个。不错,真人果然漂亮!”

  池越笑道:“是的,那个就是我,谢谢金总夸奖。”

  她使劲儿抽了抽手,没抽出来。

  金总顺势把她拉到旁边的位置坐下,池越刚坐稳,一口烟就迎面扑来,呛得她咳嗽了几声。

  旁边几个大佬笑道:“老金你克制点,别把人家小姑娘吓到了。”

  “哈哈哈哈!”

  马姐赶紧控场,坐下跟他们应酬几句,又抽了个空,在池越耳边小声警告:“只要你听话,好好过完这场饭局,我保你能进于导剧组!”

  池越没理她,只笑着接过一杯酒。

  没多久,菜陆陆续续地上了,众人又移到饭桌前。

  “三月梅”的菜色属江南风味,每道菜都做得精致讲究,为得就是一个“雅”字。

  但这一顿饭,却吃得烟酒不断。

  池越全程都保持着警惕,酒不敢喝多,还要提心搭上来的咸猪手,所幸同期艺人也有几个漂亮的,又肯放得开,大佬的目光大多放她们身上。马姐更是八面玲珑,把他们哄得大笑不止。

  快酒足饭饱时,那金总突然眯着眼提议:“你们有谁愿意跳个舞助兴?我看看……对!就你,小越,你来一段!”

  莫名被cue的池越懵了下,“我?”

  “对,你来跳段舞,要那种劲爆点的!我想想……就欧美那种,边跳边脱的,叫什么……”

  有人大笑:“老金,你说的是脱衣舞吧?”

  “对,就是脱衣舞!也不让你真脱,演个样子就行,权当给大家助兴!”

  池越睁大了眼,脸一下子涨得通红,抬头看去,看到马姐对她使眼色,用口型道:“快去!”

  池越抿了抿嘴,手指紧紧抓住衣角,抓得指节泛白。她从小到大,虽然出身不好,但一直接受正统思想教育,骨子里是有些传统观念的。

  让她演戏可以,她能放开去做,可让她跳脱衣舞不行,她做不到。

  更何况,跳舞只是为了取悦这些满目Y邪的男人。

  马姐不耐烦了,走过来拉她,小声道:“让你跳就跳,磨蹭什么?又不是真脱,助个兴而已,快去!”x33小说首发 https://www.x33xs.com https://m.33xs.com

  池越摇头:“我不跳。”

  马姐声音一下提高:“池越,你现在还敢拒绝?资源是不想要了吗?”

  池越抬头,坚定地看着她,一字一句道:“我说,我不跳。我根本不会跳舞,如果实在要跳,要不马姐您来?”

  马姐气得额头青筋鼓起,“池越!”

  已经有大佬等得不耐烦了,“怎么回事啊?到底跳不跳?”

  “扫兴!”

  “小马,你们公司的新人不行啊。”

  马姐急了,忙转身对他们道歉。池越趁机站起来,朝他们鞠了一躬:“对不起,因为我不是科班出身,所以不会跳舞,让大家扫兴了,真的很抱歉。”

  大佬们的脸顿时黑了。

  可她这番道歉说得可谓真诚,一时让人挑不出什么毛病,且碍于身份,他们也不好太明目张胆地强迫人,最后只得挥挥手,示意作罢。

  池越又鞠了一躬:“抱歉,我想去个洗手间,失陪了。”

  马姐见她竟然这么不识好歹,这时候还敢提要求!狠狠剜了她一眼。

  池越当作没看到,转身出去了。

  洗手间内。

  池越看着镜子里自己略施淡妆的小脸,眼眶慢慢红了。头发和大衣上都是烟味,熏得她胃里不适。

  刚才自己拒绝了跳舞的要求,得罪了那些大佬,马姐肯定记恨,跟于导的合作十有八九要黄。

  明明说好忍耐就行,为什么最后还是没忍住?

  可她真的做不到啊,出卖色相这种事,她做不到。

  一阵无力感突然袭来,重生至今的所有负面情绪都在此刻涌出,池越捂住了脸,眼泪止不住地落下。

  想要认真地走一条路,真的好难。

  可人生不就如此吗?就算再努力地扬起笑脸,也会被现实一巴掌拍回去。

  渐渐地,池越做出了一个决定。

  再抬头时,眼神已然坚定。她掏出纸巾把眼泪擦干,重新补上妆,踩着高跟鞋离开洗手间。

  踏出门口,忽然和一人迎面撞在一起,池越一个趔趄,往后倒去,却被那人拉住胳膊一拽,直接扑到了对方胸膛里。

  很好闻的清冽香味,味道有些熟悉。她愣住了,直到听见那胸口处清晰有力的心跳,才惊起身:

  “对……对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对方原本淡漠的表情,在看到她惊慌失措的小脸时,不自觉地有了变化,“没关系。”

  池越听这人声音怪耳熟,抬头一看,直接就愣住了:“齐木则?!”

  怎么回事?他怎么会在这儿?

  齐木则虽然不笑,但唇角的弧度柔和,“嗯,我在这儿谈合作。你呢,怎么也在这儿?”

  他注意到池越一身米白色裙装,搭卡其色修身大衣,衬得身段玲珑,头发微微卷在肩头,还穿了双白色高跟鞋。

  前世的时候,齐木则见过池越不少次,都是在群星云集的场合,池越每次都是盛装打扮,动辄十厘米的细高跟。

  只是那时的她,像一个没有生气的布偶,会刻意避开他,自己一人坐在位置上,周围没有讲得上话的人。不过,两人还是会因同框闹得绯闻满天飞。

  从舞台摔下重生后,他再见到池越,她却一幅唯恐对他避之不及的样子,似乎不再受人控制,整个人的状态都变得轻松自在,为数不多的几次见面,她都是一身朴素的日常装。

  这样一身正装的样子,他没见过。

  齐木则注意到池越的眼眶红红的,妆容似乎也有修补的痕迹,只一瞬间,他就想明白了什么。

  “你……不是自愿来的?”

  池越怔了下,摇头:“公司饭局而已,哪有什么自不自愿的。齐老师,撞到你很抱歉,但我真不是故意的,饭局还没结束,我还要回去,那……再见。”x33小说首发 www.x33xs.com m.x33xs.com

  说完,她绕开他,就要离去。

  “等等。”

  齐木则忽然拉住她。

  池越诧异地回头,目光落在拉住她手腕的那双修长的手上。

  齐木则松开手,“没什么,因为你一直都很照顾兰兰,所以兰兰出国前跟我打过招呼,让我关照下你。如果有什么困难,你……可以跟我说。”

  前世她被公司打压,被迫和他捆绑炒作绯闻,其实他的团队都调查得一清二楚。今生她的改变实在太大,他的眼光才会不自觉落在她身上。

  同时也想看看,这个女孩凭借一己之力,能达到什么高度。

  但是,如果一只鸟还未出笼就被折断翅膀,是不会再看到它翱翔的身姿。

  所以,他可以在适当的时候,给她提供一些帮助。

  池越诧异的心情久久不散。想起自己前世和齐木则的纠葛,再看他现在真诚的眼神,一时之间,心情复杂。

  但她没多说什么,只简单道谢后就离开了。

  饭局散后,公司保姆车把参加饭局的艺人送回宿舍。

  池越临下车时,突然被马姐一把拉住,她回头,看到马姐终于忍耐不住爆发的脸。

  “池越!你tmd装什么清高?以为自己是女神吗?圣母白莲?让你跳舞你就跳,搁那儿装什么装呢?我告诉你,这次投资要是谈崩了,我肯定把你雪藏!”

  池越面无表情地听她痛骂,听完后,微微弯起唇角,扬起一个温和的笑容:

  “不用了,马姐,我刚好有件事要告诉你。”

  “你还想说什么?!”

  “我要跟美娱解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