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金龟婿 > 第1085章 河边
  陆羽超乎常人的强悍,自然是其中一个因素。

  试问,哪个女孩不爱英雄。

  但这不是前提。

  司马雯雯没有忘记,在北海猎兽之时,陆羽救下她的那一刻。

  她就狠狠地楞了一下。

  是的,她愣住了。

  不知是出于什么原因,总感觉自己和陆羽认识了好久,而且这种感觉,随着时间过去越趋强烈。

  虽说她是阴阳圣教的弟子,从小到大接受着与外界截然不同的男女观念,但是这种毫无来由的感觉,使得她无所适从。

  或许这就是缘分?

  她不知道,这也让她更为沉默。

  这一个多月以来,她都在暗暗地打量陆羽,试图弄明白,她心中别样感觉的由来。

  她越是观察,就越是糊涂,也就更是矜持,含蓄。

  谁曾想到,陆羽在今晚突然就主动起来。

  篝火的余烬,照映在陆羽依旧警戒的脸上,司马雯雯自感脸颊滚烫得更厉害。

  她发出一声微弱的娇嗔,将脑袋埋入了陆羽的胸膛。

  对此,陆羽愣了愣。

  他不是感觉不到不对劲,但他没想太多。

  此时他满脑子的心思,都在警戒着,哈驽达赤是不是还在暗处观察。

  “你要是困了,可以睡一会儿。”他传音道。

  随着火炭散发的光辉更暗,二人也被夜色笼罩。

  ......

  第二日。

  陆羽叫醒了还在釀睡的司马雯雯。

  稍作整理一番,两人就施展御气之术再度前行。x33小说首发 https://www.x33xs.com https://m.33xs.com

  目的地,也快到了。

  他决定去往某个市集,就像他在西域修行界中心腹地一样。

  只要活~佛现身传教,那么接下来的情况,理应是差不多的。

  或许在这个地方,用朝圣这个词汇,不太合适。

  上一次,是一大群人,汇聚一团,倾听活~佛传教布道,这估计也是另一种方式的朝圣。

  但只要那个曾经对他下手的活~佛现身,那么一切都就好说了。

  然后,大概摸清活~佛居住的地点,回去,最后等的就是雷清元与他汇合。

  又是飞驰了半日,两人终是飞落在一处市集。

  这个市集,与之前那个市集差不多,得知要暂时留宿,司马雯雯便带着陆羽,轻车熟路地租赁了一个帐篷。

  陆羽坐不住,在帐篷内呆了一阵以后,决定出去走走。

  他要探听一下,活~佛的下一次传教布道是什么时候。x33小说更新最快 电脑端:https://www.x33xs.com/

  于是,两人就在这市集闲逛起来。

  前行一段路,见着一个酒馆,陆羽便带着司马雯雯走入进去。

  毕竟,唯有在这种地方,才能更轻易地探听到想要知道的信息。

  此时陆羽和司马雯雯,不管是外貌,还是身上的气息,皆与西域修行者无异,自然是不担心暴露。

  而两人的到来,也并未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或许是到了饭点,酒馆之内,已有三五成群的酒客,高谈阔论。

  这些修行者的自身境界,由筑基到第五步不等,却是相处融洽。

  当然,这也仅限于西域修行界。

  他们之间的话题,也是围绕着西域而展开。

  可是在半个时辰以后,陆羽终是察觉到了不对劲,他们谈论的话题,并未涉及到活~佛。

  陆羽皱起了眉,深感不解。

  这时,司马雯雯似是看出了陆羽心中的疑惑,传音道,“陆兄,如果你想探听活~佛的消息,现在怕是还不到时候。”

  “......为什么?”

  陆羽望向司马雯雯,脸上的神情更是透着浓浓不解。

  在此之前,在陆羽遇上小喇~嘛的那个市集,那里的修行者,对于活~佛的话题并不敏感。

  而在这个地方,仿似人人都刻意避开这个话题一般。

  “陆兄,据我所知,换做平常之时,关于活~佛的话题,在西域修行界,是明令禁止的。”

  “但是在活~佛前来传教布道的前数日,情况却又有所不同......”

  司马雯雯耐心解释,倏地留意到陆羽的视线,她的双颊又是泛起了红晕,低下了头。

  “哦,原来是这样。”陆羽终于明白过来。

  也就是说,现在还不是活~佛前来传教布道的日子。

  这就怪不得了。

  想罢,他又皱起了眉,“这下难办了,活~佛会在什么时候传教布道?”

  他所顾及的问题是,万一这传教布道,需要个一年半载才有一次,那么他必然是等不起的。

  哪怕是三五个月一次,彼时雷清元估计早就来了。

  而以雷清元的个性,料想不会在这个地方,与他一同等上那么长的时间。

  “不急,如果我猜的没错,应该是一月一次。”司马雯雯答道。(首发@(域名请记住_三<三^小》说(网)W、ω、ω@.x、彡、彡、x`¥s!.c、o-м文)字<更¥新/速¥度最&駃=0

  “是吗?如果是这样......”陆羽在楞了一下之后,便是咧嘴一笑,“那么所有的问题都解决了。”

  不得不说,司马雯雯给他带来了一个好消息。

  仅仅是一个月,他能等得起。

  然而在下一刻,陆羽的笑容就凝固了。

  ......

  ————

  ......

  东极。

  东极修行界。

  这里没有四季之分,长年都被白雪所覆盖。

  人烟稀少,尤为荒凉。

  在这,修炼资源也是相当稀少,因此,修行者不多。

  东极修行界,至南边界,却错错落落地遍布着大小不一的村落。

  这,算是东极的世俗界了。

  由于地处南疆边界,这相对温暖,与东极的干冷不同,这里的气温,是钻入骨髓的湿冷。

  再往东去走,只会越来越冷,也越加苍凉。

  曾有不少修行者冒险深入,反馈回来的答案,无一不令人失望。

  那是一片极为严寒,异兽都不多上一头的荒芜之地。

  ......

  这座村落,在一条蜿蜒的河流旁边,大概有二十余户人家。

  河边,有两道身影。

  蹲在河边洗洁衣物的,是一个面目慈祥的中年妇女。

  中年妇女身后,站着一个头顶棕色皮袄大帽,身着黑色皮袄大衣,脚踏一双与身材比例严重不符的,皮袄大靴的......少女。

  这身穿着,在厚重之余,又略显滑稽。

  似是家里的大人,生怕她冷着了似的。

  中年妇女面带和熙微笑,搓洗着一件贴身衣物,而她身旁,则是还有好几件衣物等着洗净。

  很容易就令人忽略了,她手背上的两只冻疮。

  少女在沉默地看了一阵以后,不耐地拨了拨自己的平刘海。

  “廖淑玲,我劝你的动作再利索点,时间不早了,你外出的丈夫还等着你做饭。”

  少女的声音,清澈却淡漠。

  不过她在说话之时,视线落在了中年妇女手背的冻疮上。

  “快要好了。”

  中年妇女并不为少女的无礼,而有所恼怒,她手上的动作,也加快了不少。

  少女对此不置可否,略带不满瞥了中年妇女一眼,掀皮袄大衣,从内里取下一只赤色的酒葫芦。

  拔开酒塞,头一仰便灌了一口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