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无敌炼丹大师 > 第54章 特殊的活
  精血蓝色目前只有封潇潇一个人是纯正的蓝色,却没想到柳媚儿再遇到了亲人以后,被一些事情所激怒了,也现出了蓝色的眸子。

  “媚儿,媚儿,对不起,对不起,你应一下我好吗?你千万不要睡着了。”周腾龙好像感觉到了柳媚儿的不一般,马上急的大叫起来。

  他道歉她能听到吗?他真的后悔自己当初没有选择站在她这一边。刚才看到师父无情伤她的那一掌时,他恨不得受伤的是他自己。

  “让开。”封潇潇风风火火的终于追上了他们,一见面就赶周腾龙让开。

  周腾龙知道她不会害柳媚儿,自然是让开了。

  “去帮我打点水来。”封潇潇看到他抱着柳媚儿来到了河边,就知道他的心里也是清楚她的身体的,不然也不会这么聪明的抱她来到这里。33小说更新最快 电脑端:https://www.33xs.com/

  “她现在需要的是温水,你抱她来这里有什么用?”封潇潇有些生气的看着周腾龙,接过他递过来的水就往柳媚儿的嘴边送去。

  同时这颗药需要嘴对嘴的才能喂进去啊,可是封潇潇从来没有做过这样事情,只有迟凡喂她药,她还从来没有喂过谁药呢。

  眼下要怎么办才行呢?

  “你拿着药做什么,快点喂给她吃啊?”周腾龙看出了封潇潇的迟疑,以为她是不想喂药给柳媚儿吃,有些干着急。

  “你爱她吗?”封潇潇用自己的天女玄体保护住了柳媚儿,让她可以不要这么难受,她好快速的问出一些自己想要的答案来,用这样方式来解她。

  迟凡很会喂封潇潇吃药,可是封潇潇现在一点也不愿意让迟凡去喂媚儿吃药,说她自私也好,说她无情好罢,反正她就是不愿意看着迟凡喂药给除了她以外的人。

  “封潇潇,你难道没有看到媚儿现在很难受吗?为什么还要问这些无聊的问题。”周腾龙其实是在害怕,不知道要怎么回答,于是提高了分贝,对着封潇潇大声的吼起来。

  不管发生什么样事情,封潇潇都不会让媚儿出事的,自然这个时候她懂得自己在做什么。

  迟凡很快也赶来了,听到了他们的对话,有些开心封潇潇对他的在意。

  看来她不是没有想到他,只是不愿意让出他来做这些事情。原本他在她的心里也不是不重要的,那么刚才他想要与她说的重要事情,等事情平静以后还是可以继续的。

  不然他真的会以为在她的心里,什么事情都来的比他要重要。

  “你到底在做什么啊?”封潇潇看着周腾龙那有些害羞的脸孔,看的眼睛一眨也不眨,惹得周腾龙生气的再次大吼起来。

  “她问你什么你直接答不就是了吗?是在心虚还是在害怕,她做的每一件事情都是为了媚儿,你只要清楚这一点就行了。”迟凡实在看不下去周腾龙对封潇潇的大吼大叫,马上走上前来护短。

  “我再问你一次,你爱她吗?”封潇潇的声音并不大,听上去很平静,却是无形的给人一种窒息的感觉,她这是在逼着他做选择。

  “爱。”周腾龙也知道自己这一次不能再说违心的话了,点点头很认真的回答。

  “既然爱她,那我请你为她做件事,你应该会乐意吧?”封潇潇满脸的泪水,这也许是柳媚儿一直期待的一个字吧,可惜她现在晕倒了根本就听不见。

  如果她能听到他的话,一定会很开心吧?

  “你说。”周腾龙没有想过到了这种时候,封潇潇还和他这么客气,心里有些不爽,但是又不得不承认自己到底是一个外人。33小说首发 www.33xs.com m.33xs.com

  如果他可以一早认清自己的心,也许她们大家也不会对他这样的戒备了。

  “你把药含在嘴里,然后将药融化慢慢的喂进媚儿的嘴里。”迟凡从封潇潇的手里拿过药递给周腾龙,教着他用药的过程及方法。

  “如果你不爱她的话,就请你别帮这个忙。”封潇潇对这样的事情特别的保守,她不希望自己的妹妹被不爱的男人沾污。

  “姐,你放心吧,我以后会好好待她的。”周腾龙此时哪里还有空和封潇潇做那些多余的保证,直接改了称呼。(首发、域名(请记住_三<三^小》说(网)W、ω、ω@.彡、彡、x`¥s@.c、o-м文)字<更¥新/速¥度最&駃=0

  这一声姐,唤的封潇潇的心都软了。

  她从来没有过兄弟姐妹,突然之间多了一个亲妹妹出来,现在又多了一个妹夫,真的很开心很开心,同时也为看到妹妹幸福而高兴。

  “那就快点吧。”封潇潇脸上的泪花越来越多了。

  这好像是迟凡第一次见到她哭泣吧,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心里有着说不出来的惆怅。

  周腾龙很快就将药全部喂进了柳媚儿的嘴里,他一直陪在她的身边,等待着她的醒来。他不愿意离开一下子,就怕她醒来看到的第一个人不是他。

  每次她受伤以后,醒来见到的第一个人都是他,而她不管伤的多么严重,见到他在身边都会对着他露出甜甜的笑。

  “放心吧,她很快就会醒过来的。”封潇潇看着河中的水,好心的提醒。

  “如果你想她快点醒过来,那就抱着她入水中去泡会,说不定她感受到了你在水中的温度以后,会很快醒来。”

  其实封潇潇这样做完全是为了撮合他们两,不过她说的也是实话。

  像她们体内有着黑影的人,每每在受伤的时候都需要温暖才可以快速的醒来。然而这并不定需要靠着人体的温度才可以醒来,只是现在没有温水在此,封潇潇也只能借周腾龙一用了。

  说不定还可以帮到他呢,待柳媚儿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待在心爱人的怀里,说不定先前的那些事情就会当做没发生一样。

  “迟凡,你说我们身体里的黑影有机会除掉吗?”封潇潇此时有些担忧起来。

  如果之前只有她自己一个人,她倒是从来没有担心过这样的问题,但是现在并非她一个人的事情啊,她的双胞胎妹妹也有着这样的黑影附体,她不得不重视这个问题。

  如是毒宗之后迟凡也拿这样的黑影没有办法,叫她们以后怎么办呢?

  迟凡对药很有研究,当然他也做过了很多试验,就是无法将她体内的黑影完全的除掉。

  “你放心吧,有空我们一起研究研究,说不定可以找到解决的办法,你现在一定累了吧,回去休息吧,媚儿的事情自有周腾龙照顾。”封潇潇依偎在迟凡的怀里,听到他这番关心的话语,整个人都有种飘飘然的感觉了。

  这世上也许只有他会对她好了吧,就连亲生父亲也不过如此。

  亲眼看到了那个南宫红儿伤害了他的亲生女儿,却还一个劲的护短,为她说好话。看来她以后得好好的试探一下这个父亲才行。

  刚才她明显的感觉到了父亲身上散发出来那强烈的气场,一定不比家主的内力小,他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人,为什么会对自己的女儿都隐瞒这么多?

  他是真心对女儿好的吗?还是说他一直以来也不过是在利用着封潇潇这个女儿为他做事?想到此,封潇潇忽然觉得全身好冷好冷。

  为什么至亲的人都可以欺骗至亲呢?

  待一切风平浪静以后,迟凡搂着封潇潇在他的房间里休息,刚刚准备说情话时,手机响起,不用看也知道是胖五的来电。

  “什么情况?”封潇潇迫不及待的想要知道结果。

  “三爷愿意跟着我一起前往,只是他说现在有话对你说。”胖五将手机递给了三爷。

  “潇潇,你的确是有一个同胞妹妹,不过当年出生以后就不见了,我们也不知道她的去向,这件事情你的父亲根本就不知晓。”三爷有些遗憾的讲着。

  当年如果不是因为家主的一句话,让他和封潇潇的母亲分开,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回首往事,他都有些老脸上挂泪。

  “那三爷的意思是,我不应该怪他?”封潇潇努力的压抑着自己的怒火,对着电话心平气和的问道。

  “是的,他是真心疼爱你的,有些事情等我们见面再谈,现在一时半会在这里面也说不清楚。”三爷好像知道的事情要比封神知道的多,他这次真的愿意跟着胖五一起前往龙渊帝国来看看封潇潇,那就说明了他对封潇潇的爱不是假心假意的。

  封潇潇长这么大,还是见到有亲人对自己这么的上心,原来被关心和呵护的感觉是这么的舒服。

  如果此次三爷跟着一同来到这里,那么封潇潇就不会让他轻易的离开,哪怕是要再回海外,也得让他带上一个托才行。

  “潇潇,我知道你的心里一定很难过,事实也许并非我们看到的这样,为什么不给你父亲一个解释的机会呢?”迟凡看着封潇潇那一脸不敢相信的眼神,安慰着她。

  有很多事情眼见未必真,耳听未必实的。

  如果封父真的不家她们姐妹,刚才也不会那么紧张,看着她和南宫红儿打起来了,也不会出手相劝的。

  他比谁都清楚南宫红儿不是一般的主,封潇潇与她打起来肯定会吃亏的,先不要说谁厉害,就说南宫红儿那阴险的劲,封潇潇就不是她的对手了。

  迟凡分析的也不无道理,那么她是不是真的应该去找父亲,和他好好的谈谈,耐心的听听他的解释呢?

  “红儿,这些年你过的可好?”封神多年后的今天再见到南宫红儿脸上没有了以往的深情,多了一份疏离。

  他刚才不是没有看到她故意伤媚儿的心,只是他不愿意在她的面前抵毁她,希望她可以有一个好的台阶下。

  这正是封神厉害之处,他明明就是知道了那个人的行为,也可以想方设法的为那人找个好的借口让她不用那么难堪。

  可是南宫红儿就不一样了,她一心想着再相逢那就是缘分,肯定可以再一次走到一起去。

  “我过的怎么样你不是都看到了吗?天天都想着你,能好到哪里去,幸好上天让我帮你抚养了媚儿,才会让我的生活不用这么寂寞。”南宫红儿说的好像是真的一样。

  就像是上天特意安排了媚儿到她的身边去似的,搞得人家封神一时之间无言以对。

  不过他也不是傻的,当然知道南宫红儿不是那么好心的人,如果她可以做到放开,那么他的媚儿刚才就不用受那一掌而晕厥了。

  “你这么年过的可好?”南宫红儿走近了封神,看着他这张与想像中并差无几的脸孔,内心激动无比。

  她心心念念的人总算和他再见面了,以后她一定不会再让他离开她了,他是她的。

  “还行,只是没有好好的照顾女儿。”封神的眼神暗淡了下去,话外之意再明显不过了。

  他在内疚自己有一个这么大的女儿身在他处,他居然都不知道,难道这不是他的过错吗?

  封潇潇原本不相信三爷说的是全是真的,这下亲耳听到了父亲的昌悔,让她不得不相信这一切都与父亲无关。

  看来当初父亲也并非不爱母亲的,不然母亲也不会什么事情都不告诉他,无非就是不想让他为了这些事情而伤心难过。

  但是奇怪的事情是,为什么三爷好像知道当年全部的真相,而他不是恨母亲吗?

  不愿意与她见面吗?怎么会对她的事情了如指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