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倾世美娇娘 > 第13章 把衣服全剪了
  夕如在看见流出的液体后吓的停止了擦药的动作,而墨尧也愣住了,沐晴天看他们的表情想死的心都有了,果然是流鼻涕出来了吗,有没有地洞让她钻啊,她真的没脸了。

  狠狠心,沐晴天抬起手大力的擦了一把鼻子,哇,好疼啊!这下鼻子真的摔惨了!等等.....她手背上的是什么?鼻涕会是红色的吗?所以这是......血?!!!

  “流......流血......了!”惊恐的看着自己手背上的鼻血,沐晴天感觉到鼻腔里的热流还在源源不断的往外流淌,一抹恐惧袭上心头,接着哇哇大哭了起来。

  “啊.......流血了,怎么办?我会不会死啊?”止住的眼泪以更凶猛的势头涌了出来,配以沐晴天嚎啕大哭的声音,真是闻着伤心,见者流泪啊。

  在沐晴天的鼻血以止不住的势头不停的流着的时候,墨尧的脸色越来越阴沉,一把抱起大哭不止的沐晴天,对着四大护法大声道:“快去把子润找来,快!”

  而沐晴天在哭了几声之后华丽丽的晕倒在墨尧的怀里。

  轻功最好的流光立马往寒子润的住所飞身而去,这突然起来的一幕也惊到了所有人,他们也没想到沐晴天会突然血流不止,而宫主的脸色真的很难看。

  寒子润昨晚研究一个药方熬了个通宵,连墨尧让他去功过厅他都没去,天蒙蒙亮的时候才睡下,这会正是睡的最香的时候,却被流光一把给拉了起来,被惊醒的寒子润脸色阴寒的盯着流光,大有一副你最好有非常非常重要的事情,否则分分钟让他死无全尸。(首发、域名(请记住_三<三^小》说(网)W、ω、ω@.彡、彡、x`¥s@.c、o-м文)字<更¥新/速¥度最&駃=0

  流光打了个冷颤,要说无极宫里他最怕最尊敬的人除了宫主之外,就是眼前的这位。而且就这位平日的行事作风,那是宁愿得罪宫主也不能得罪这位,得罪宫主顶多被揍一顿关上个个把月,得罪这位的话,明面不说,暗地里的手段能让你死不如死啊,什么毒药啊泻药啊各种奇怪的药让你防不胜防,而且你还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能解气。

  流光头皮发麻的顶着寒子润阴沉的要吃人的眼神,急忙拿起他的外衣,急急道:“你快和我走,你的药箱呢?我给你拿着药箱,快走!”

  寒子润讶异流光的焦急,狐疑道:“出什么事了?你这么慌张,难道是宫主出事了?”

  “我现在没有时间给你解释,总之你快和我走就对了,”说着一手提着寒子润一手拿着药箱又如来时一样飞身回校练场。

  这下寒子润已经非常肯定是宫主出事了。

  可是到了校练场看到的为什么和自己想的差别这么大?

  只见他们的宫主抱着一个穿着很花哨的女子,脸色阴沉,而夕如拿着什么东西放在那女子的脸上,这是什么情况?

  “怎么现在才来?流光,你武功退步了,明日起每天加练两个时辰!子润,你快来给她看看,”墨尧从没觉得时间过的这么慢,沐晴天的鼻血无论怎么擦都擦不完,血不停的流,手帕都湿掉了三条,这小丫头到底怎么了?怎么摔了一跤这么严重?33小说首发 www.33xs.com m.33xs.com

  流光暗自叫苦,可这会他也不敢为自己申辩。实际上他的武功不但没有退步,还增进了不少,只是宫主太担心沐姑娘,所以才觉得他动作慢了,看来宫主很在意沐姑娘。

  寒子润看到夕如脚边被血侵湿的三条手帕问:“这位姑娘怎么了?伤着哪了?”

  “摔了一跤,摔到鼻子了,血流不止,”夕如简洁的向寒子润说明情况。

  “宫主,请将这位姑娘平放在地上,”寒子润麻利的打开药箱,拿出一个布袋,打开,满满的一排银针。

  墨尧小心的将沐晴天放在地上,夕如也站到了一边,寒子润简单的检查了一下,拿出几根银针对着沐晴天的鼻子扎了下去,针扎下去的同时,沐晴天的鼻血止住了。

  墨尧悬着的心总算是落地了,问寒子润:“她怎么样?”

  寒子润收回手拿起药箱里的手帕擦了擦道:“血已经止住了,摔的太重伤到了鼻子才会血流不止,并无大碍。”

  “那她怎么晕了?”墨尧还是不放心的,才来无极宫第一天就发生这样的事,他没有照顾好她,对师尊的承诺在第一天就没做到,心中自责。

  寒子润抬起手搭在沐晴天的手腕上,沉吟了片刻道:“气血不足所以晕倒了,现在血止住了要不了多久就会醒过来。”

  话音刚落,沐晴天嘤咛了一声,睁开了眼睛。

  “啊......头好晕啊!”沐晴天痛苦的呻·吟着睁开眼顿觉一阵天晕地转,好难受,想吐。

  夕如上前扶起沐晴天,关切询问:“小姐,你觉得怎么样?”

  “我好难受,好想吐,有没有水啊?”坐起身后那种晕眩的感觉更强烈了,沐晴天生生压下呕吐的强烈感觉。

  沧笙赶忙倒了一杯水递给夕如,夕如接过,伺候沐晴天喝下,抚了抚胸口,沐晴天觉得好受多了。

  墨尧蹲在沐晴天面前,看着她苍白的脸色,心口微微犯疼,轻声道:“还觉得哪里不舒服吗?”

  沐晴天晃动着脑袋,皱着眉头,“就是头晕,别的没什么,扶我一把。”

  墨尧扶起沐晴天坐到后面的椅子上,沐晴天缓了缓头晕,定眼一看,指着自己的鼻子疑惑道:“我鼻子上是什么?”

  见沐晴天真的已无大碍,墨尧舒了口气道:“这是子润给你施的针,这样你的鼻血才止住的。”

  “那什么时候能去掉?哇.....好酸啊!”沐晴天轻轻碰了碰鼻子上的银针,一阵酸麻感传来,眼泪又掉了下来。

  墨尧一把拉住沐晴天的手,低声喝道:“别碰!”瞧,眼泪又来了。

  寒子润拿出一颗药递给沐晴天,“吃下这个就可以把针取掉了。”

  沐晴天接过药端详了一会,又拿到鼻子前嗅一嗅,在确定没有难闻的味道时吞了下去,寒子润上前将银针取下,一一放回布袋里。

  “我鼻子怎么样了?”沐晴天水眸闪着泪花抬头问墨尧。

  墨尧老实回答:“又红又肿,以后走路要小心,要看脚底下。”

  被墨尧这么一说沐晴天顿时羞红了脸,真是丢人丢到古代来了,他这么一说搞的她好像小孩子一样连走路都不会,谁叫这身裙摆这么长,她第一次穿不习惯嘛。

  “那我今天岂不是不能出门了......”沐晴天沮丧道。

  墨尧明白了她来找他的目的,“你是说去天衣阁吗?不急,等你鼻子好了我们再去。”

  “好吧,”沐晴天忍不住替自己默哀,衰到姥姥家了,一大早就这么倒霉。

  “咕咕”......“咕咕”......突然间两声怪异的声音响起,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一脸茫然,不知道声音从哪传来的,只有墨尧深邃的眼眸里划过一丝好笑。

  沐晴天尴尬的举起手,自首道:“是我肚子的叫声,我......我饿了。”

  到墨尧的住处大吃了一顿后,沐晴天找到了夕如,拉着夕如回到“到此一游”。为了防止今天的悲剧再次发生,她必须要做点什么来预防,首先要解决的就是害她摔跤的罪魁祸首,长长的裙摆。

  吩咐喜鹊婵儿二人将衣柜里的衣服全部拿出来铺在床上,沐晴天手托着下巴对着一床的衣服沉思着。

  一头雾水的夕如干站着,不知道沐晴天要做什么。

  “夕如,无极宫里有会做衣服的吗?”沐晴天想了一会心中有了主意问道。

  “有几个不错的绣娘,不过一般弟子的衣物都是山下置办的,宫里的绣娘只给宫主和几位掌事做衣物,平日里的缝缝补补倒是可以交给绣娘做。”夕如如实解释,虽然她还是没搞懂沐晴天想做什么。

  “那我的衣服可以让绣娘做吗?”沐晴天不确定的问。

  “当然可以了,只是小姐,你不是有衣服了吗?”夕如坦言道。33小说首发 https://www.33xs.com https://m.33xs.com

  “你也看到了,这衣服今天害我摔了一个大跤,我长这么大还没这么丢脸过呢,”沐晴天不悦的撇撇嘴,里子面子都丢光了。

  “喜鹊,给我拿把剪刀来,”沐晴天笑的狡黠,她要来个衣服大改造。

  拿到剪刀的沐晴天二话没说立马动起了手,一会功夫床上铺着的几套完整的衣服变的不完整,放下剪刀,沐晴天笑眯眯的拍拍手,大功告成。

  “小姐,你怎么把衣服都剪了啊?”婵儿瞪圆了眼睛,小姐这是要干嘛?

  喜鹊低垂着眼,好看的杏眼换过一道不满的光芒。

  夕如大概猜到,沐晴天毁掉这些衣服估计是想让绣娘重新给她做更简洁的衣服,只是这段时间所有的绣娘都在赶制齐堂主和柳姑娘的新婚喜服,恐怕无法给沐晴天做新的衣服了,她还是去找找程掌事重新给沐晴天买些简洁的新衣服吧。

  沐晴天理所当然道:“不好穿当然要剪掉啊。”

  喜鹊的脸色有些难看,婵儿也不再言语,夕如则叹了口气,就打算离开去找程掌事。

  沐晴天毫无所觉她们的反应,自顾自的抱起剪掉的衣服问夕如:“夕如,你说的绣娘住在哪里啊?能带我去一趟吗?喜鹊婵儿你们俩会不会做女红啊?会的话就一起来帮帮忙吧。”

  喜鹊和婵儿诧异的对视一眼,点点头,夕如则被沐晴天彻底搞糊涂了,“小姐,你抱着这些已经不能穿的衣服去绣娘那干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