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不负此生 > 第38章 回京
  斐仁桐用右手捂住眼,过了许久才又去找了姜娴。

  “倘若……你在父亲寿宴后要去京城,便同我说上一声,我也要去。”

  姜娴此时对他温和了不少:“京城那边有事么?”

  斐仁桐摇了摇头:“我只是想去看看枝儿,你是否也要去看她一眼?”

  姜娴顿住,过了许久才回了一句:“好。”

  她如今也没有多么恨她了。

  斐灵溪这些日子时常来寻霍宁安,最近斐家发生了太多事,叫她心情烦闷,只有到霍宁安这里才会心情好上一些。

  芍药如今已经被她送到了辰漪那里,而辰漪的院子中近些日子有好几个下人因为各种原因或是被处死或是灌了哑药给卖了出去。

  斐灵溪隐隐明白,她这是要将所有人清洗一遍,毕竟她的身体状况根本就不能泄露。

  叹了口气,这才踏进丝兰院,却看到今日的霍宁安竟是没有在画画,不由得有些好奇。

  斐灵溪笑道:“怎么,这是画好了?”

  霍宁安见到她愣了愣,有些慌乱:“还,还没。你不是今天要去慧源寺接青澜姐姐和淑静外甥女么,怎么没去?”

  “她们下午才来,现在还不急。”斐灵溪有些好奇,凑到他面前,“你今天有些奇怪。”

  霍宁安张了张嘴,最后还是说了实话:“我要回京城了。”

  斐灵溪心里有些异样,她努力压下这些情绪:“怎么这么急,连寿宴都等不得。”

  霍宁安叹气:“我祖父病重,我不能等。”

  斐灵溪有些失落,也不知是为何,不过仍是打起了精神:“你什么时候走?我那里还有些好药材,前些日子给姐姐搜集的,不过她更多是心病,已经好的差不多了,便也用不上。”

  “我过了正午就走。”霍宁安看着她,“多谢你了。”

  斐灵溪不去看他,故意笑道:“这么客气做什么,方才那么自来熟的叫青澜姐姐淑静外甥女,现在怎的还客套起来。”

  霍宁安却仍是表情繁杂,许久才说:“我有些舍不得你。”

  斐灵溪听到这句话愣了愣,她克制自己不去想那其中的意思:“还是你祖父的病要紧。”

  霍宁安却上前一步抓住了她的手腕:“如今你已经出了重孝,可以定亲了,我……”

  斐灵溪却冷静道:“这种事,你应该同你父母去商量。”

  “岳林叔救了父亲的命,他们不会不同意的。”霍宁安加快了语速,“你等我从京城回来……”

  斐灵溪脸色通红,霍宁安也不遑多让,所以后面的话两个人谁都没听清,但是已经足够了。

  斐灵溪之后陪着霍宁安收拾了东西,还叫怜音将她院子里最顶级的药材以及一些用的上的药丸取出来给他装上。

  怜音如今也适应了大丫鬟的工作,只觉得她原来过得真是不如一个下人,颇有些想要一直干下去的样子。

  斐灵溪心情也没有刚知道他要回京城时那么沉重了,反而有些雀跃。等正午送霍宁安离开之后,才去了慧源寺接斐青澜。

  只是当她走上天梯,看到了一个她不是很想看到的人。

  是虚舟。

  她如今看到虚舟就想起辰漪如今的样子,虽然理智上知道这事情其实错在辰漪,毕竟谁也没有规定过有人喜欢你你就一定要喜欢她。

  可那是辰漪啊……那是她一直病弱的堂妹,这么多年坚强的活着,终于身体也有了起色,眼看着就要慢慢变好,但一切都为了这个人毁了。

  她今世的身体在那次之前其实是比前世要好的,或许原本今生她不止能再活三年时间。

  他是她现在病倒在床上等待死亡的罪魁祸首,然而这些年,辰漪的身体又全靠着虚舟的治疗才能勉强支持。

  所以如今的斐灵溪完全不知道要该怎么面对虚舟。

  她不想和虚舟碰面,虚舟却又找到了她:“请问施主,斐施主如今身体可有好些了?贫僧想要给她看一看,也许能好得快些。”

  斐灵溪抿了抿唇,斟酌着开口:“她如今整日在院子里也不见人,若你想去见她需要等我回去问问她才是。”(首发、域名(请记住_三<三^小》说(网)W、ω、ω@.彡、彡、x`¥s@.c、o-м文)字<更¥新/速¥度最&駃=0

  虚舟闭上眼双手合十:“那贫僧就在寺中等施主消息,麻烦了。”

  斐灵溪沉默半晌才说:“不必多礼。”

  之后就再没有人来寻她了,她直接去找了斐青澜。斐青澜身体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这几日可以食用荤腥之后也补充了不少营养,面色也红润了起来。除了仍是有些偏瘦,再没了之前那副病入膏肓的模样。33小说首发 https://www.33xs.com https://m.33xs.com

  而杜康此时也彻底成了明面上的侍卫,管着孟淑静也是有模有样的,对斐青澜特意的亲近也没了之前的僵硬。

  看样子斐青澜这段时间的努力还是有用的。33小说更新最快 手机端:https:/m.33xs.com/

  几人一同下了山,斐青澜带了一个空寂法师亲自开光的摆件作为寿礼,而她过了寿宴就要走了。

  斐灵溪想到这里叹了口气。

  等这场寿宴过了,府里就冷清多了。唐采樱和白连肆这段时间相处不错,之后回了京城定亲的难度想必不大。斐黎汌和卓君朝也要去忠勇侯的封地成亲,想必卓君凡应该不会独自留下。

  而这些人都走了,同龄的玩伴就少了很多。

  一想到卓君凡就让她想到沈雪言和叶春晟,之前霍宁安查到叶春晟包下了一位百花楼的清倌,斐灵溪气得不行却一直没敢告诉沈雪言。

  以沈雪言的脾气,倘若这件事说出来就会闹大了,到时候谁都不好收场。只是叫沈雪言这么受气,然后一无所知的嫁过去,斐灵溪也做不到。

  最让斐灵溪无法理解的是,这件事前世是没有的,甚至她觉得桃璃这名字熟悉都不是在前世的记忆中。

  那究竟是前世根本没有这么一个人,还是只是她没有听说?

  她一时拿不定主意。而且叶春晟事实上只是包下了那女子听曲,两人目前看来并未有什么越距的举动,所以斐灵溪冲动过后也是有些动摇。

  或许叶春晟没有背叛沈雪言。

  只是这时候没了霍宁安,斐灵溪自己去调查就有些困难了。

  她突然间有些想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