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独宠娇妻:大叔适渴而止 > 第29章 赶尽杀绝
  “是的……”“慕少求你放过我们吧?我们也只是拿钱做事。”

  几个女人抱在一起不断求饶,她们看见慕爵夜阴气沉沉的样子害怕了。

  “大叔,放她们走吧。”石伊伊带着恳求询问慕爵夜,“这事怪不了她们,只能说是慕轩齐搞的鬼。”

  罢了,慕爵夜听从这个丫头的话。

  他垂帘,眉目蒙上一层冷意,瞳底闪过一抹黑暗的神色。

  慕爵夜漠道,“放走。”

  “是!慕少。”保安应答慕爵夜后,将那几个女人松开了。

  “谢谢你!少夫人。”几个女人纷纷向石伊伊鞠躬道谢,然后转身离开了。

  说实话,石伊伊刚才是真的害怕了。

  她回头瞥了一眼还残留在白瓷地砖上的硫酸,不敢想象毁容了的后果。

  “大叔,我们回去吧?我也有点累了。”虽然这是第一次和慕爵夜逛街有些不愉快,可她庆幸也感激人没事就好。

  “傻。”慕爵夜搂过石伊伊的肩膀,然后紧握着她的小手一刻也不敢放松的,他带着她回家了。

  在铝都文苑,七点钟,两人吃过晚饭。

  石伊伊感觉身体有些疲倦的酸痛,她拉着拖鞋走到前院散步,眸子时不时抬头张望二楼侧边的书房。

  这慕爵夜在忙什么呢?

  她有时看着他辛苦的样子,真恨不得自己能为他分担分担。

  想着,她意识到慕爵夜已经步入三十出头的年龄了,而他们两人之间,什么时候才能真正在一起结婚成家呢?

  对了!陆琛!

  她差点忘记了陆琛今天对她说的话。

  “陆琛,你吃晚饭了吗?”石伊伊掏出手机向陆琛问暖。

  如果事实真的和他说的一样,自己是母亲指定的结婚人选,那她和慕爵夜的爱情又算什么?

  难道和慕爵夜的爱情要她作废,当做没发生过一样吗?

  她做不到。

  在母亲的话和遵从自己的心上来说,石伊伊更希望自己能遵从心的选择。

  可这样子,她难免心里有些过不去的自责和愧疚。

  “还没有。你呢?伊伊。”

  隔了几分钟陆琛回复信息了。

  石伊伊回复,“吃过了。你快点去吃晚餐吧,陆琛。一日三餐按时吃,这对身体很重要。”

  在另一头的陆琛盯着屏幕直到看到她的来信,疲惫了一天的精神才终于得到解脱。

  他忍不住扬起的嘴角带着清晨的阳光般笑起,“好!”

  石伊伊合上手机,她不知道该回复陆琛什么好。

  如果再继续今天关于回忆的话题的话,她觉得自己对他更加是愧疚。

  因为自己的安全,陆琛和自己认识不久便牺牲出了自己的一名贴身助理。

  难免的,她不知道该如何回报陆琛的感情。

  话说,人的出场顺序真的很重要啊……

  “在想什么呢?丫头。”

  慕爵夜这个时候双手插在裤兜,一副自然平淡的从容从别墅里走了出来。

  他走到石伊伊身后,将她搂在怀里询问。

  “大叔,明天晚上我们就结婚了是吗?”石伊伊发问。

  虽然不能和慕爵夜领取结婚证,可走一个流程她还是感到满足了。33小说更新最快 手机端:https:/m.33xs.com/

  对于陆琛那里的事情,她想她会慢慢去沟通,去和陆琛说离婚的。

  慕爵夜将头搭在她的肩膀上,呼吸温热,“对。”

  “大叔,我很期待耶。这可是我们的婚礼啊。”石伊伊不要求有宾客的到来,只希望简简单单的能和慕爵夜走个流程,有个仪式感便是幸福就好。

  慕爵夜抬起石伊伊的右手,他低沉着嗓子叮嘱,“无论如何,这枚戒指都不能摘下来,知道吗?伊伊。”

  当然!这可是他们幸福的证物。

  “我听大叔的。”石伊伊抬起右手,尤有趣味的欣赏着。

  “真乖。”慕爵夜宠溺的摸摸她的头发,一副温柔似水烂漫的模样。

  “大叔,我们进去吧,我腰酸,想坐下休息会儿。”石伊伊感觉莫名其妙,她和慕爵夜晚上那么激烈的行事也不是第一次了,怎么这次过后的反应这么大呢?

  慕爵夜横抱起石伊伊走进别墅,他将她放在柔软的沙发上,然后绅士的蹲下身,去给她按摩。33小说首发 www.33xs.com m.33xs.com

  石伊伊凝望他居家的模样,心里有多柔软的说不出来。

  末了,一个电话打了进来。

  慕爵夜拿起手机一看,他的眉头蹙了起来,“伊伊,你困的话先回房休息,不用等我。我要处理件事完,才能陪你。”

  “好。”石伊伊明白,工作对一个男人来说,是非常重要的,“大叔注意休息。”

  慕爵夜点头,他眸子随即冷了下来,整体给人不可靠近的气场。

  石伊伊作罢,便乖乖的回到卧室里睡觉去了。

  另一边,在书房里。

  慕爵夜浏览着慕轩齐这些年开背着家里做下的所有“好事”,他脸色变得越来越难看。

  这个败家子不仅野心勃勃,还贪用了他母亲的嫁妆来抵外债,真是罪孽!

  “总裁,确定要起诉慕二少吗?这……会不会引起老爷那边的冲突呢?”秘书犹豫道。

  “发给陆琛。”慕爵夜不仅想帮助陆琛起诉一把,还想给自己不争气的外人弟弟拉黑一把。

  这对母子生活的越来越猖狂,以至于自己在家里的地位分辨不清了。

  也是时候,慕爵夜给他们提个醒了。

  想当初,他早早出国留学的时候,这对母子却在国内挥霍无度,天天享受年华,把父亲的爱当做垫脚石来摆布。

  甚至还在父亲面前造谣他的各种是非,导致他无法顺利拿到母亲生前留下的所有股份。

  他恨,恨这对母子如外人一般的存在,破坏了自己完整的家庭。

  “总裁,陆少来电了,需要转接给你吗?”助理小心翼翼询问道。

  “接。”虽然他和陆琛算来是情敌的关系,可在这个立场上,他们是伙伴。慕爵夜打算以大局为重,先把当下的事情解决了再说,“你那边的律师怎么说?哪天开庭?”

  “我打算推迟到婚礼过后的一周开庭。”陆琛欣赏着他结婚时给石伊伊的婚纱,心里一舒畅,语气也友善不少,“慕总放心,到时我会派人给你现场接线,让你听到现场的一言一行的。”

  这场战争,他陆琛势必要赢,毕竟兄弟的命不能白搭出去了。

  “资料都发给你了,希望陆少把它发挥到最大极限。”

  如果可以,慕爵夜希望这份资料能把慕轩齐送进牢房里。(首发、域名(请记住_三<三^小》说(网)W、ω、ω@.彡、彡、x`¥s@.c、o-м文)字<更¥新/速¥度最&駃=0

  “你放心!公家那边,会办到的。”陆琛说着,他打开慕爵夜发来的文件,然后大概浏览过去。果然,都是有趣的东西。

  “对于你和伊伊婚礼的事情,你不用为她准备婚纱,我这边已经给她备好嫁衣了。”慕爵夜睫毛眨了眨。

  “慕总就这般不放心将石夏归还给我吗?”话说,这才陆琛喜欢的名字。

  “我的嫁衣能确保她不会逃婚。”

  语落,慕爵夜挂断了电话。

  他握着电话的一手爆起青筋,面部线条冷硬而难看,若此时飞来一只蝴蝶,他必然会毫不犹豫的杀死。

  “总裁,我方才拉出了一条重大事件。”助理再次来电说道,“二少他曾经在A大附近的酒吧里,玩死过一名少女。这个,要告诉陆少吗?”

  “要!”

  慕爵夜是铁定了心,要在这一次把慕轩齐整死。

  惹上他慕爵夜的人,他都不会留有余地的赶尽杀绝的。

  晚了,窗外吹来一阵凉风。

  慕爵夜看了下时间,不知不觉已经凌晨一点半了,这丫头还在卧室里等着他回去。

  作罢,他关掉电灯去洗了澡,然后回到卧室拥着石伊伊一同入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