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反叛的大魔王 > 第二二八章 鲜血盛开王座之路 7
  成默和拿破仑七世并肩走出宴会厅,经过罗马王厅就到达了皇室肖像画走廊,长长的走廊一侧挂着皇室成员肖像,另一侧则是一排白色的木格落地窗,微风吹拂着半透明的白色窗帘,空气中弥漫着花草的清香。从窗户里朝外望,能看见朦胧的月光泼洒在几何图形的花园中,那些伫立在寂静中整齐的灌木,影响了欧罗巴几个世纪的园林风格。

  “为了防止空气、阳光对宫殿和油画的腐蚀,平时这里都是全封闭的,今天是因为我特意的要求,博物馆的工作人员才把窗户打开了一点。”拿破仑七世说。

  “管理的很棒,说实话我完全看不出来这座宫殿已经快要存在一千年了。”成默低声赞叹。

  拿破仑七世转身看向了走廊上第一幅油画,这里所有的油画规格都差不多,几乎跟落地窗一般大,因此比人还要高,拿破仑七世背手仰头,满目崇敬的说:“这是我高祖(great-great-grandfather)拿破仑一世的画像,这时候他还在拉斐尔军团中当一个不起眼的炮兵少尉......”

  成默抬头看向了高耸的油画,油画上的拿破仑一世站在他最爱的12磅炮旁边十分伟岸,与他后来的形象完全不一样,年轻时的拿破仑留着长发,穿着红色皮袄和黄色紧身裤,一副十八世纪潮流青年的模样。对于伟大的一代帝王,成默也心怀尊敬,诚心诚意的恭维道:“毫无疑问皇帝陛下是历史上能够派进前三的军事天才,虽然很遗憾他并没有留下什么军事著作,但研究皇帝陛下指挥艺术的书籍却汗牛充栋,之后的名将也无一不研究皇帝陛下,就连我国最伟大的军事家x主席,都非常崇敬皇帝陛下,不仅阅读过法国、英国、俄国等多国出版的《拿破仑传》,还叫法文翻译家萧乾专门日夜赶工翻译了福尔写的《拿破仑论》,不仅如此,还嘱印过一种两函十七册的线装大字本《拿破仑传》,供干部参阅。后来我曾经阅读xx版的《xxx传》,对比两位的经历,尽管隔了一百多年,我依旧感觉到两位历史上伟大的军事家之间有种惺惺相惜的感觉.....”

  成默仰望着拿破仑七世的画像,感叹道:“读历史的时候,最让人觉得不可思议的是这些伟大的历史人物根本无需任何人为他们编织神话,因为真相的本身就足够叫人觉得不可思议.....此刻我站在这里,回忆起那些著名的战役,都会有热血澎湃的感觉.....”

  拿破仑七世微笑,做了一个请的手势示意成默向前走,两个人沿着长廊漫步向前,拿破仑七世笑着说:“尽管我已经听惯了对高祖的赞美,但你的角度是让我感到最骄傲的.....”顿了一下,拿破仑七世说,“因为x主席也是我最尊敬的军事家之一。说起来我的高祖没有留下什么军事著作,但却留下了不少社论、小说以及历史著作,在科西嘉的时候,他创作了好几部以科西嘉为题材的长篇和中篇小说,虽然都没有完成,但他完成了一部爱情对话录。除此之外他还写了十几篇文章和提纲,内容涉及大炮的架设、自杀、王权和人类的不平等,当然最重要的主题还是科西嘉,像是《科西嘉信札》和《科西嘉史》.....”

  “大概优秀的军事家全都文学家,比如凯撒,比如x主席,还有皇帝陛下......”成默说。

  “还有孙武、曹操、诸葛亮、王阳明。”

  “您对华夏历史的了解真是令人惊讶。”拿破仑七世能说出写《孙子兵法》的孙武成默一点也不意外,但可以说出曹操、诸葛亮还有王阳明还是很令成默意外的,毕竟近几百年西方都领先世界,懂得西方历史的华夏人很普及,但是一直都认为自己是上等人的西方人却很少有了解华夏历史的。

  “关于这一点,我们等下说,先来看看我高祖的纪念馆。”拿破仑七世推开了拿破仑一世纪念馆,里面的灯没有关,耀眼的水晶灯将不大的陈列室照的纤毫毕现。

  拿破仑一世带着成默走向了一号陈列柜,指着里面镶满钻石珠光宝气的宝剑说:“这是高祖的加冕之剑。这把剑由尼铎定制。剑身使用了金、鸡血石、宝石、玳瑁、钢和皮革等材料。当时,一颗重140克拉,曾点缀在路易十五和路易十六的加冕皇冠上的‘摄政王’钻石被镶嵌在了剑柄上,除此之外还镶嵌了42颗钻石.....”

  成默注视着璀璨夺目的“加冕之剑”,他记得在里世界这把剑被称作“执政官之剑”,也是七十二神器之一,现在它竟然就这样存放在柜子里,他有些疑惑的问:“这把不是神器吗?”。

  “当然是,不过这把是赝品,真正的加冕之剑在夏悠宫......”拿破仑七世低声说,一边说一边向前走,继续跟成默介绍其他的一些陈列品。

  逛了一圈之后,拿破仑七世带着成默走出了拿破仑一世纪念馆,进入了狄安娜长廊。

  “这条走廊有80米长,是整个枫丹白露宫中最长的走廊,原本它并不是这样,由我的高祖改建。”拿破仑七世指向了镶嵌在走廊两侧的书架说道:“其实它不只是走廊,还是真正的皇家图书馆,一共存放着我高祖的收藏一万六千册书籍......小时候我虽然住在凡尔赛宫不远处的宅邸,来的最多却还是这里,尽管这些大部头的书很难翻,很多又还是拉丁文的,但我的爷爷还是会挑选一些强迫我阅读,他告诉我来这里读书是我们拿破仑家族不容亵渎的传统,因为高祖留下的训诫中说过:‘世上只有两种力量:利剑和思想。从长而论,利剑总是败在思想手下’。尽管高祖并没有一个好的结局,但对于我们每个拿破仑家族的人来说,他的话就是信条,因此我的童年几乎没有游戏的时间,不是在看书,就是在练习击剑。”

  拿破仑七世停在了书架旁的棕色木楼梯旁,他伸手抚摸了一下光滑的扶手,像是陷入了回忆般低语:“我记得我童年的时候非常讨厌来这里,实际上我一点都不喜欢拉丁文,也不喜欢这些看不懂的书,我想看动画片,想骑脚踏车或者滑滑板,然而这一切都是不被允许的,这让我憎恨我的身份,甚至讨厌我的姓氏,因为它让我的童年无聊极了,直到我上学读书,尽管我读的是法兰西名流辈出的亨利四世学校,但每个人听到我的名字都对我肃然起敬,尤其是那些大人,他们总是对我寄予厚望,告诉我:你可是伟大的皇帝陛下的后裔......”33小说更新最快 手机端:https:/m.33xs.com/33小说更新最快 电脑端:https://www.33xs.com/

  虽然拿破仑七世停了下来,但成默依旧没有开口,只是表情专注,对于如何做好一个听众,他经验丰富。

  拿破仑七世带着成默向走廊的尽头走去,长廊寂静,只有两个人的脚步声在响,拿破仑七世继续说道:“但我那个时候仍旧不曾感受到‘拿破仑’这个姓氏的分量,少了爷爷的管束,我就像是被放出栏的小马驹,撒欢的在自由中奔跑,玩游戏、看肥皂剧、扯女生的辫子,直到小学三年级。”

  拿破仑七世转头看了成默一眼笑着说:“我们法兰西小学三年级才开始上历史课,而不管哪个阶段的历史课本,封面上最多的就是我高祖的油画,尤其是雅克-路易大卫绘制的《跨越阿尔卑斯山圣伯纳隘口的拿破仑》,尽管关于我高祖的历史我已经滚瓜烂熟,但跟着全班同学一起上课,读到一篇又一篇有关他的内容时,我心中都会跟着激动或者悲伤。每次历史课下课都会有男生还有女生跑过来激动的询问我,你真的是拿破仑家族的后裔的吗?这样的疑问几乎贯穿了我整个读书生涯。而越到高年级,崇拜我高祖的人就越多,不仅是学生,甚至还有很多老师,以及普通人,他们每年还会在我高祖宣布退位的那天,穿上近卫军服自发的来到枫丹白露宫扮演近卫军.....”

  这个时候两个人已经穿过了皇后寝宫来到御座厅,整个御座厅是货真价实的金碧辉煌,所有的金属装饰,包括白色墙壁上镶嵌的法兰西和纳瓦尔徽章全都是真金打造。水晶灯低垂,散发着璀璨的光晕,从屋顶上大皇冠下垂的帷幔就像大衣一样把龙椅围起来;黄金打造的皇帝御座放置在猩红色丝绒御座台上,座椅上的蓝色绒布刺绣着拿破仑家族的金色蜜蜂,而两边纯金立柱上伫立的是象征近卫军的展翅之鹰,它们站在代表拿破仑一世的“n”字圆形徽章之上,威严而华贵。

  令人肃然起敬的帝王气息扑面而来。

  拿破仑七世站在红毯的边缘,凝视着御座台上象征着王权的皇帝御座,表情严肃的沉默了良久,才低声的说道:“越长大我就越发意识到拿破仑这个名字意味着什么,不止是历史书上,在博物馆、在凯旋门、在军功柱、甚至在邮票、钱币和军功章上都能看到他的头像,每年他的诞辰,都会有法兰西民众自发的纪念他,他至今都是法兰西的英雄....而我......是他的后裔,出生就注定被瞩目的人。”

  拿破仑七世转头看着成默微笑了一下,低声说:“我想你现在也应该能够体会到这种感受,因为你是谢韫的丈夫,所以别人都会关注你,观察你的一言一行,看你配不配的上谢韫,而我一直都被所有欧罗巴人盯着,看我配不配的上拿破仑这个姓氏......”

  “能够想象,那一定是很沉重的压力。”成默耸了耸肩膀说。

  “有人说我还做着帝王梦。”拿破仑七世再次看向了皇帝御座,他的眼神冷冽如刀,“他们根本不懂,对于从小就备受瞩目的我而言,从来都不渴望现在皇室那种浮华的像是娱乐明星般的生活.....我并不期待重新成为皇室.....”

  “我只是想要......他们听见拿破仑这个姓氏的时候,不是投来好奇的眼神.......而是.....必须低头!”

  拿破仑七世冰冷的声音在金色的御座厅回荡,像是徘徊在宫殿里的幽灵。成默从拿破仑的声音里听出了一种燃烧的力量,那澎湃的力量不能称之为野心或者执念,而是一种......平静的疯狂。

  成默不知道拿破仑七世跟他说这么多有什么用意,但他知道这句话一定是个节点,接下来的才是重头戏,他没有说话,安静的等待着。

  拿破仑七世没有继续在御座厅里流连,转身向着另一侧的出口走去,他头也不回的说:“跟我来,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成默跟上拿破仑七世快速的脚步,穿过一个小厅就到了一个以绿色为主基调的房间,除了金属装饰,整个房间都是绿色,绿色的窗帘,绿色的椅子,绿色的床、绿色的帷幔还有绿色的墙壁。

  “这是我高祖的卧室,我高祖最喜欢绿色,所以我最喜欢的颜色也是绿色。”拿破仑七世一边说,一边朝着围着绿色帷幔的床榻走了过去,接着他挪开了床边的沙发椅,推开了隐藏在绿色墙布后面的一扇小门,“我的高祖每天只睡三个小时,剩下的时间他都在这个暗室里看书和看地图.....”

  见拿破仑七世走了进去,成默也跟着走了进去,“啪”的一声拿破仑七世按开了开关,整个暗室陡然间亮了起来,门后是一个木质的螺旋楼梯,成默握着金属扶手跟着拿破仑七世盘旋而下。

  整个暗室没有华贵的装饰,三面全是满墙的书架,书架上放满了书,而一面墙上贴着法兰西地图,以及一些历史上的伟人画像,成默瞧了一眼,这些人都是拿破仑一世之后的著名人物,有舒曼、戴高乐、丘吉尔等等,除此之外,成默还看见了华夏的两位领袖。

  除此之外,整个房间就只剩下一张简陋的木桌子和几张椅子,桌子上摆了一摞书,还有一台笔记本电脑。拿破仑朝着桌子走了过去,他跟成默拖开了一张椅子,接着自己就坐在了成默对面。

  “这是我高祖的秘密书房,书柜后面还藏的有一条通向枫丹白露宫外面的暗道,我想要一个人静一静的时候,就会通过暗道到这里来看书,这还是第一次带外人进来。”

  “荣幸之至。”成默稍稍低了一下头,看到放在桌子上的一摞书中很多还是中文的书籍。

  拿破仑七世也注意到了成默的视线,笑了一下说:“开始你感叹我很了解华夏历史......但实际上我以前对华夏历史并不是很感兴趣。”

  拿破仑七世将那一摞书摊开,全是研究华夏经济的书,有西方的也有华夏人自己写的,拿破仑七世翻动了一下《华夏经济的长期表现公元960-2030年》,沉声说道:“法兰西经济自从1970年到达了顶峰以后,年年衰退,到了今天已经彻底陷入了泥潭,丝毫看不到得救的希望,实际上不只是法兰西如此,整个欧罗巴也是如此。曾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我认为成为天选者并不能帮助法兰西,所以我一直在学《经济学》,能从中找到拯救法兰西的方法,等我将来从政,就不会像现在在位的混蛋们一样,犯一些低级错误,继续把法兰西带向深渊......”

  成默心想:“果然像拿破仑七世和谢韫这样出生尊贵的人都有天生的使命感和伟大的梦想,像自己这种出生普通的人,也就自私的追求一点个人的自由。”他低头看着《华夏经济的长期表现公元960-2030年》这本书的封面,十分陌生,大概是国内并没有卖,他犹豫了一下说道:“可法兰西乃至欧罗巴,应该不是学《经济学》能够挽救的了的.....”

  拿破仑七世点了点头,说:“可我当时才17岁,并没有意识到那么多,只想找出法兰西和欧罗巴的问题所在,在我深入研究了《资本论》和欧罗巴以及米国经济史以后,我彻底的绝望了,因为我发现资本主义是一种螺旋上升的形态,而在英语里就有‘螺旋失控’(spiraloutcontrol)这样的短语,资本的本性是最大限度的追求剩余价值,这就导致了螺旋上升的资本主义必然会无限的进入螺旋失控......我这样说,你应该能明白?”

  成默点头说:“当然,马克思的政治经济学脱胎于黑格尔的哲学,黑格尔区分了‘善的无限性’和‘恶的无限性’,‘善的无限性’就是像圆周一样的无限性,可以无限循环下去而不会发生失控;而‘恶的无限性’就是那种会导致‘螺旋失控’的无限性。”

  “对!我举一个例子,在资本主义逻辑下,所有的城市化进程都不是为了民众建设城市,而是为了投资者建设城市。于是就会产生一个现象,人们购买房屋,是为了投资,而不是为了居住,于是少数人占有大量的房产,而无数的底层民众买不起房屋,当经济下行,发生金融危机时,用贷款来购买房产的中产阶级就会失去一切,然而金融机构却还在牟利,至于资本主义zf自然是服务于资本的,这就加剧了大量财富从多数的普通人流向极少数的富裕精英,然后爆发更大的经济危机,引起社会动荡。可怕的这不是结束,这是一圈又一圈向上的轮回,也就是螺旋上升,然后恶性的失控......所以必须得控制住资本主义螺旋,让它进入良性的循环,而不是螺旋失控。”

  “这不是你们一直在做的吗?”

  “对!但是失败了。”拿破仑七世叹了一口气,苦涩的说,“也不能说完全失败了,只能说在欧罗巴是失败了,文艺复兴到启蒙运动,宗教权威被彻底砸烂,然而欧罗巴环境复杂民族众多,极其的需要宗教这种能够提供向心力的价值观,在宗教丧失权威之后,必须得拿出一种新的具有向心力的价值观,在法兰西大革命时,代表资产阶级的罗伯斯庇尔提出了自由、平等、博爱,在封建主义与资本主义反复的斗争中,欧罗巴逐渐的形成了以自由民主平等为核心的价值观,来取代原来的宗教价值观。然而自由民主平等却成为了套在法兰西和欧罗巴脖子上的绞索......”

  成默没有说话,因为像他这样的自由主义者,一直还是认为像西方这种尊重个人的社会,更加符合人类社会的高级形态,他清楚自由民主给欧罗巴和法兰西带来了一定的问题,但并不认为它们是绞索,可成默又觉得拿破仑七世作为法兰西人一定看的比他更清楚。

  “这里又必须说回资本主义的矛盾之处,资本想要发展就需要国家政权的支撑,然而当资本发展到一定阶段,为了追求利润它就必须要向外扩张,势必超越国家的范围,于是就有了一句名言商人无国籍,资本无国家。在自由平等民主的原则之下,国家对于资本是没有任何约束力的,如果尊崇这一套原则,就只能任由资本来去自如,抢劫财富,这个例子应该不需要我举了,米国人最擅长的就是这一套。除此之外还有另外一项严重的问题,那就是很难向大企业征税,它们能够避税的花样非常多,甚至能够操纵法律,因此几乎所有资本主义国家的税款大都是来自于中产阶级,就拿我们法兰西来说,最富有的1%的顶层所交的税占税收的15.9%,而次一级的30%中产则占到了税收的69%,要知道我们法兰西可是全世界对富人征税最狠的国家,需要交75%的巨富税,这就导致了大量的顶级富豪放弃法国国籍,但自由民主嘛,你也没办法限制他的资金出走.....而我们法兰西税收这么高,也不是没有原因,原因就是债务已经达到了2.36万亿欧元的高位,而去年,我们法兰西仅仅是利息支出就达到了560亿欧元,要知道去年排在支出第二的国防支出才359亿欧元.....2.36万亿欧元,我们每个法兰西人人均负债高达七万欧,这追索起来还是自由民主平等惹的祸......”

  “你是指的‘蓬皮杜罗斯柴尔德法’吗?”

  拿破仑七世点了点头,像是自我解嘲般的说:“如果没有通过蓬皮杜罗斯柴尔德法,法兰西目前的国债最多不过2200亿欧元,完全不会累积到2.36万亿之多,然而愚蠢的法兰西学生在68年发动5月风潮把坚持金融独立的戴高乐赶下了台.....至到今天媒体还在隐瞒真相,说法兰西债台高筑是因为高福利的原因,还在宣称68年的5月风潮是民主自由的胜利,却不知道戴高乐下台之后,罗斯柴尔德的走狗蓬皮杜就通过了蓬皮杜罗斯柴尔德法,将法兰西的金融权转手就卖给了摩根、高盛、巴克莱等国际金融大财团,美其名曰与国际接轨,而这个法案通过的时候,没有一家媒体报道......”

  “人民都是愚蠢的。”成默低声说。

  “这还不是最蠢的事情,更愚蠢的是2005年《欧罗巴宪法》没有能通过。最可笑的地方在于法兰西是欧罗巴联邦一体化最主要的推动者,和德意志同样是最大的受益者,但它却被愚蠢的公投给毁掉了.....法兰西再次因为它的自由民主失去了挣扎出泥潭的机会......毫无疑问,民主是最糟糕的政府形式,却是最适合资本发展的政府形式。尽管伟大的顶层设计者们都想克服资本的恶性效果,于是设计了高福利、工会、议会、普选来给予民众权利,希望这些手段能够控制资本主义的螺旋失控。然而这一切治标不治本,高福利、工会、议会、普选给予了民众权利,也带来了许多新的问题。假设经济能够高速发展,资本主义和民主自由的政体能够配合运转的很好,可资本主义的发展必定伴随着经济危机,这就导致了阶层还是会撕裂。不过只要有钱就好办,米国佬占据了全球价值链的顶端,抽全世界的血,来进行内部的赎买和内部的协调,以维持民主自由必须支付的高昂成本,全世界都只供养的起一个米国,法兰西怎么办?只能借钱。除此之外法兰西和欧罗巴所面临的宗教问题、难民问题也同样是自由民主所带来的.....我研究了很久的经济学,发现资本主义的贪婪和民众的懒惰愚蠢注定了欧罗巴和法兰西必将沉沦.....”拿破仑七世说。

  “当时我看到法兰西的经济持续衰退,普通人的生活一年比一年差,失业率一年比一年高,非常绝望,直到我翻开了这本书.....”拿破仑七世将《华夏经济的长期表现公元960-2030年》这本书翻到了华夏gdp图标的那一页,“我震惊了,我有些不理解华夏的经济发展为什么能够这么快,并且持续的时间这么长,我开始思考这个问题,寻找关于华夏的书籍和影片,我用了几年时间来学习汉语和华夏历史,并且一直在观察华夏的变化,在我看来华夏人已经找到了解决资本主义螺旋失控的模式,这实在太伟大了,华夏可以不受任何分裂意识形态、宗教或没有受过教育的民主的影响,专心的发展经济,快速列车网络和庞大的公路网络有助于你们快速发展和整合,你们在不停的建造工厂、核反应堆、城市、电动汽车、水坝,高速列车。在科学和工程的所有分支领域投入数十亿美元用于研究,而我们依旧在最富有成效的领域中挣扎并停滞不前,因为你们的政策是可持续性的,五年十年二十年,而我们的政策只有几年时间执行,有些时候还没有能发展好,就因为换了党派执政而不得不终结。巨大的体制优势让你们的发展完全不受限制。我每两年就要去一次华夏,然后发现每次华夏的变化都十分巨大,一座座高楼大厦、购物中心拔地而起,一条条高速公路、快速铁路肆意生长,一切从不间断。而我在巴黎住了30年,除了一些郊区的新公寓,这里的一切都还是我的曾祖父,在法兰西第二帝国时期重建巴黎时的模样,几乎没有太大的变化......”

  拿破仑七世耸了耸肩膀,无奈的说:“和华夏的尚海、京城比起来巴黎如今已经落后很多了,不要说便捷的移动支付,至今巴黎的公交车和地铁都还没有空调,地铁站老鼠横行、垃圾随处可见。公交司机想不开车就不开,准点到达的概率微乎其微。还有糕的公路和那些满是涂鸦的破旧桥梁,经常会让你开奔驰都有开拖拉机的感觉;最可怕的是巴黎的治安状况.....”拿破仑七世苦笑了一下说,“作为一个天选者,我都被抢过三次,还是带着保镖出门的情况下....这件事丢脸到我都不想提......真的,你们很幸运,出生在了一个伟大的国家,赶上了最好的时代;而我们虽然也曾经伟大过,却一直在沉沦.....”33小说首发 https://www.33xs.com https://m.33xs.com

  像成默这样不那么在乎国家和民族,只关注自身的人,这一刻也有所感触,如果他早生十年,说不定活命的机会都没有,然而眼下却人模狗样的在和正儿八经的法兰西皇族谈天说地纵论古今,成默在心里感慨了一声,开口道:“自由民主之前必须得有个前提,那就是稳定与发展,没有稳定就没有秩序,没有发展就没有物质,缺了稳定与发展,自由民主不过是一戳就破的泡沫。”

  拿破仑七世笑了一下:“说了这么多,就是为了表明我十分看好华夏的发展,因此我希望能与太极龙有更深度的合作。”

  “你目前在太极龙不过是个小角色。”成默相信拿破仑七世应该调查过他。

  “我的眼光向来准确,我看好你。”

  成默假装苦笑了一下说:“我现在在太极龙之内完全不被信任。”说完成默拉开燕尾服,指了指胸前的太极龙徽章。

  “没关系,在这里不可能监听的了。”拿破仑七世微笑,“谢韫信任你就行,更何况.....我也能够提供给你一些帮助。”

  成默没有询问拿破仑七世提供什么帮助,只是说道:“目前来说,我能为你做的,只是把十字蜂的下落告诉你。”

  “已经算是很大的帮助了。”拿破仑七世把面前的书合上,注视着成默低声说,“你不是想知道关于阿斯加德遗迹之地的信息?”

  成默点头。

  拿破仑七世站了起来,在桌子边来回踱步,须臾之后开口说道:“我可以告诉你,实际上阿斯加德遗迹之地并不是三十三级就不能进了,而是欧宇的故意这样说为了引唯一的一个超过三十三级的天选者现身,因为歌唱者号角的任务必须三十三级以上的天选者进入阿斯加德遗迹之地,才能够触发,所以在这个三十三的天选者没有进入之前,不管通关多少次,都拿不到歌唱者号角。”

  成默心中大惊,没想到阿斯加德遗迹之地竟然隐藏这么一个针对自己的圈套,他假装情不自禁的样子“啊”了一声,说:“这不就是说如果那个三十三级以上的天选者不进去,谁都拿不到歌唱者号角?”

  “我觉得他肯定会进去,到时候这个消息会分成很多个版本传出去,其中会透露给各个天选者组织高层的版本就是欧宇开发了一种检测仪,这种检测仪能够检测到天选者的能量传输等级,而让三十三级的天选者无法进入,这就故意在告诉各大组织三十三级以下和三十三级以上的都能进入;另外一个是到时候会卖给各大情报组织的信息,那就是只有三十三级以上的那个天选者才能拿到神器......我想面对神器,不管是谁都会心动。”

  成默心道:“我就不心动。”嘴上却问:“难道欧宇就不怕神器真的被拿走?”

  “只要你们本体在欧罗巴,想要拿走神器怎么可能这么容易?”拿破仑七世冷笑了一下,停住了来回的踱步,“只告诉你消息显得我没诚意,我不仅能告诉你们阿斯加德遗迹之地的内容,还能够帮你们太极龙运作进两个三十三级天选者进去,这应该能让你在太极龙重新获取信任吧?”

  成默倒吸一口凉气,拿破仑七世给出的诚意实在是太大了,大到他有点不敢接受。

  拿破仑七世仿佛看出了成默的迟疑,淡淡的说道:“我和你们太极龙没有任何矛盾,也不会有利益上的冲突,而你们和星门是对手,我们玫瑰十字会和星门、欧宇也有矛盾,因此我们有广泛的合作基础.....”

  “我明天就叫人把钥匙给你送过来。”成默立刻回答道,不管他进不进阿斯加德遗迹之地,这么有诚意的合作他必须答应,想了一下成默又说:“不过我这里还有个小忙需要您帮一下。”

  “尽管说。”

  “过两天我和一个有点危险的人得进行一笔交易,到时候希望您能助阵......”

  (九千字更新,关于资本主义与西方政体的深层次矛盾这里没有写的很清楚,毕竟不是专业论文,另外这些看法并不是绝对正确的,仅代表个人意见。《蓬皮杜罗斯柴尔德法》有兴趣的可以自己百度,看一看完整的来龙去脉....)

  (九千字更新,关于资本主义与西方政体的深层次矛盾这里没有写的很清楚,毕竟不是专业论文,另外这些看法并不是绝对正确的,仅代表个人意见。《蓬皮杜罗斯柴尔德法》有兴趣的可以自己百度,看一看完整的来龙去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