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反叛的大魔王 > 第八章 黑太子(3)
  感谢“于微笑”晋级盟主,欠更8,感谢“热穴少女”的万赏

  准备间被白色的日光灯照的格外明亮,绿色的塑胶地面清晰的反正他的影子,颜复宁环顾了一下四周,房间不大,里面空荡荡的,只有一面厚厚的玻璃观察窗镶嵌在墙壁中间,颜复宁能够清楚的看见那边有一排更衣柜,还有三个洗手池,很显然那边是更衣室。

  颜复宁回头看了一眼贴在门背后的字条,稍显潦草的连体英文,不过还算是工整,水笔的痕迹明显,应该是手写的,他朝着门口走去,紫外线灯闪了闪,没有门把手的门并没有开。

  颜复宁伸手,尝试用力移动了一下,不过完全没有作用,于是实验室莫名其妙的密码和这幅字让他觉得气氛变的诡异了起来。

  他低头看了下门边的矮凳,上面写着“1.changeshoes”,颜复宁犹豫了一下还是坐了下来,从一侧的鞋柜里拿了双塑料拖鞋换上,随后走向了玻璃窗边的第二扇合金门,顿时顶端喷出了一股白气,颜复宁下意识的闭气想要闪避,但气体已经进入了他的鼻腔,瞬间就闻到了一股熟悉的稍带刺激性的味道,颜复宁立刻反应过来这是“过氧化氢”,于是强忍住了身体的本能反应,走过了白气向着对面的绿色铁皮衣柜走去。

  衣柜的上面贴着同样字迹的英文字条:“2.takeoffyourclothes脱掉衣服,3.ask戴口罩、7.weargloves戴手套”。(首发、域名(请记住_三<三^小》说(网)W、ω、ω@.彡、彡、x`¥s@.c、o-м文)字<更¥新/速¥度最&駃=0

  颜复宁走了过去,迅速的换上了无菌服,带好了帽子和口罩,不过他并没有穿无菌内衣,只是将像是连体塑料雨衣一般的蓝色无菌衣穿好,将头发塞进了勒着脸颊的帽子里,戴上了口罩。

  第二更衣室没有可以窥探下一间房间的玻璃窗口,只有一面大镜子,颜复宁在衣柜旁的镜子前面检查了一遍,最后取出无菌手套戴上,便进入了最后一道关卡缓冲室。

  颜复宁不需要在缓冲室停留,这里是给那种需要带入物品进实验室的人准备的,果然缓冲室也没有贴什么字条,只有一张超净工作台和传递窗。

  缓冲室里也有一面透明的玻璃,但这面玻璃的那头像是一个水族馆,只是荡漾着水波的绿色液体里似乎没有任何生物,绿色的液体似乎是水,透明度很高,他能看见实验室那边一些模糊的景象,超净工作台,光学显微镜、扫描显微镜、电泳仪、均质器等等一些生物实验室应该有的东西。

  身为载体颜复宁也不慌,最坏的结果也不过是载体被击杀,损失一些经验值而已,对于载体还没有挂过一次的颜复宁来说,这样的结果在能够承受的范围之内,他害怕的只是载体挂掉,却一无所获。

  颜复宁不在多想,径直走到了缓冲室的门口,这扇合金门和前面的单开门都有所不同,是对开的,一声轻轻的“嗤”过后,合金门朝两侧滑去,这次头顶没有在喷“过氧化氢”。

  实验室并不像前面的准备室和更衣室那么明亮,屋顶上方似乎没有灯,一切都潜伏在朦胧的蓝色中,只有远处一角有白色的灯光在驱散黑暗,对于颜复宁来说这点光已经足够他看清楚整个实验室了。

  然而就在他准备小心翼翼的观察一下的时候,耳边传来一声沉闷的撞击声,颜复宁并没有被吓到,如果是袭击的话,这一声就该是自己已经被击飞出去才能听见的了,他十分淡定的转头,却被惊了到了,因为他看到了出乎他意料的“东西”。33小说更新最快 电脑端:https://www.33xs.com/ 33小说首发 www.33xs.com m.33xs.com

  在他的身侧是一个巨大的可控性水生物培养箱,双钢化的加胶玻璃那一侧绿色的水中一只纺锤形的怪物正向着他猛冲过来,不过毫无疑问,它再一次将扁平颀长的嘴狠狠的撞在了玻璃上,于是空旷寂静的实验室再次响起了一声沉闷的响声。

  面对如此惊悚的一幕,普通人一定会吓一跳,不过颜复宁一点也不害怕,他反而走进了有两人高的可控性水生物培养箱,隔着厚厚的玻璃开始观察起那在水中游弋的“怪物”起来。

  即便颜复宁对水中生物所知不多,也清楚眼前这个长着鳄鱼的嘴,海豚的身体,尾部象鳗鱼一样扁长的怪物绝对不是当下地球应该存在的物种,这让他想起了下午在自然史博物馆看到的新西兰鱼龙骨骼......

  只不过眼前的这个怪物远没有身长达到三十多米的新西兰鱼龙大,加上那长长的尾巴最多也不过十五、六米,但也很骇人了,颜复宁就这样眼也不眨的看着它扭动着身躯,像挥浆一样快速挥动着鳍状的前、后肢,再一次搅动水波向着他冲了过来,这一次还张开了嘴,长长的嘴里全是细密的牙齿,似乎想要一口咬住颜复宁的脖子。

  颜复宁看着怪物又一次撞到玻璃上,回转长长的身体游开,侧对着他的时候,那圆溜溜的大眼珠子还看着他上下移动了一下。可控性水生物培养箱上方的日光灯穿过水波照在它的皮肤上,能清楚的看见深浅不一的斑纹,没有鱼鳞也不像鳄鱼的皮肤那般有质感,像是海豚的皮肤上印了鳄鱼的花纹....

  即便是里世界也没有这样的“怪物”,实际上里世界的副本更多的只是陷阱以及“人”,当然也有“怪物”,不过那些怪物的人形态的,比如天使和恶魔,但不管是“人”还是“天使”或者“恶魔”,早就被分析过了,那些不过是镜像,和载体根本不一样,它们是不存在实体的。

  颜复宁其实完全不明白“里世界”,或者“衔尾蛇”存在有什么意义,当然没有它人类的科技肯定发展不了这么快,但里世界的这些副本,除了让载体升级,究竟还有其他的什么作用吗?

  颜复宁看着水中的“怪物”再一次向着它冲了过来,停止了思考,眼下并不是他去想这些事情的时候,他转身向着实验室深处的那一抹亮光走去。

  虽然没有什么光亮,这丝毫不影响颜复宁观察周围,这个实验室大的有些超过了颜复宁的想象,层高大概会有五六米,屋顶上空旷的如同工厂厂房,四周分布着不少超净工作台,各个工作台上都摆了不少实验器材,除此之外,就是各种动物,小一点的有青蛙、仓鼠、兔子、果蝇、蜘蛛、蜥蜴等等,大一点的有狗、猩猩、猴子等等,自然还有一些鱼类,其中不乏一些颜复宁平时看都没有看见过的奇形怪状的玩意,它们全部被关在或大或小的透明饲养箱里。

  后面颜复宁能看到的东西都在想象之内,并没有想开头那个可控性水生物培养箱里的东西那么惊悚,不过有些东西着实会另一般人反胃,比如有着巴掌大的红色蛞蝓张着巨大口器吞噬着卷心菜,几口下去足球大小的卷心菜就消失的一干二净;比如长满鳞片的青蛙嘴边还沾着不少羽毛和血迹,地上不少干枯的鸟爪,很显然它是以捕鸟为什;更恶心的是蛇一样大的笄蛭,黑色的头颅像一个锤子,手臂一样粗壮的身体上布满黏糊糊的液体,好几只笄蛭纠缠在一起沿着透明的培养箱向上爬,留下一道粘稠的痕迹,像是从地狱爬出来的怪物。

  不过也有不少可爱的小东西,比如长的像猫的兔子,有着玻璃一般肌肤的蝙蝠,背上长满刺的企鹅......

  颜复宁心想要是自己的妹妹在这里说不定会高兴的飞起来,不过他不是颜亦童,他对这些东西完全不感兴趣,如果不是记下这一切,他甚至不会朝这些莫名其妙的东西多看一眼。

  颜复宁沿着实验室的中心线向着发光的地方悄无声息的走了过去,越走近他的心跳就越快,他似乎已经感觉到了会有不可思议的东西在等着他。

  他穿过那些令人眼花缭乱的奇怪和正常的动物,在靠近光源处放慢了脚步,此时他已经能透过一个三十立方米大小的蚁巢,看见发光的是一个透明的玻璃房子。

  这个灰白色布满暗道的硕大蚁巢里,挤满了白色的长着透明翅膀的蚂蚁,蚂蚁的大小几乎跟蜜蜂差不多大,如果不是颜复宁确定这是泥土建筑成的蚁巢,那清晰的能够观察的到的蚁后室里的,海参粗细长的像蚕宝宝的就是蚁后,他都会怀疑这些长着翅膀的白色玩意到底是蚂蚁还是蜜蜂。

  这些挥舞着翅膀的白色蚂蚁像蜜蜂一般占据了培养箱的上半部分,密密麻麻的,简直就是密恐患者的噩梦。

  颜复宁扫了一眼便把目光挪开,看向了实验室最中间的位置,那间发光的透明玻璃房间里正站着一个和他一样穿着无菌服带着口罩的纤瘦男子,他正站在一个白色的不知道什么材质做成的箱子前面操作着,白色的箱子一旁放着好几台电脑和颜复宁说不出来的仪器。

  对方十分的投入,像是完全没有发现他的到来,虽然看不见对方长相,但颜复宁确定对方就是目标人物。

  颜复宁眯了一下,缓慢的无声的向着玻璃房子移动,当他走过单人间大小的蚁巢时,就看见了全透明的玻璃房子的门上贴了一张字条,上面用英文写道:“不要发出声音,有问题写在纸上。”

  颜复宁看见了玻璃房子的门一侧摆着一张超净工作台,工作台上除了一摞已经已经写满了各种单词和符号的a4纸之外,还有厚厚的一叠空白a4纸,以及好好几只各种颜色的油性笔。

  颜复宁设想过千万种情形,唯独眼下这种情况是他从来没有料想到过的,“这会是陷阱吗?”这个念头像电子绕着原子核旋转一般在他的心上旋转,但不管怎么看,就算这是个陷阱,颜复宁都觉得自己没有拒绝踏进去的理由。

  倘若是成默在这里说不定会摘下屏蔽指环立刻返回本体,成默不喜欢冒险。但颜复宁并不是成默,在收益大于风险的时候,他肯定会选择冒险,实际上他的内心向往着危险。

  颜复宁舔了舔嘴唇,轻手轻脚的向着超净工作台走了过去,拿起一只红色笔杆的油性笔,开始在洁白的a4纸上写了起来,一个个鲜红的字母跃然纸上,不仅工整,字体像是印刷出来的圆体英文,十分的好看。

  颜复宁也不管对方会不会回答,一口气写下了好几个问题,写完之后对方似乎还没有发现他的到来,颜复宁也没有选择打扰对方,只是站在玻璃房子的外面等待对方做完实验。

  颜复宁在心中默默的计算着时间,直到二十七分钟之后,终于看见对方把手从真空手套箱里收了回来,对方在摆了不少器材的透明的房间里转了个身,立刻就和他的目光碰在了一起,不过那一双淡蓝色的眼睛如同平静的湖面,没有泛起一丝波澜,似乎看见他一点都不吃惊。

  颜复宁举起了手中第一张a4纸,上面用英文写着:“威斯敏斯特公爵,请问万灵学院对上帝基因的研究发展到什么程度了?”

  颜复宁并没有立刻用对方和黑死病有联系这件事来做威胁,而是试探性的甩出了一个很模棱两可的问题,这个问题实在很好回答,也好撒谎,但只要对方不是直接说“不知道什么是上帝基因”,颜复宁都可以根据答案做出判断。

  颜复宁看见屋子里的人脱下了口罩,露出了一张稚嫩俊秀的面孔,果然正是休格罗夫纳,目前英国最有钱的钻石王老五,他的父亲杰拉尔德卡文迪什格罗夫纳在16年去世,于是他就成了格罗夫纳集团的掌控者,而格罗夫纳集团则拥有伦敦一半的房地产,且在全世界各地都有房地产。

  至于继承了全部家业和威斯敏斯特公爵爵位的休格罗夫纳比英国皇室还要有钱。

  休格罗夫纳扯下口罩后,并没有说话,而是走到了桌子边,拿起了一张空白的纸,刷刷的写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