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我养成了不止一个暴娇魔头 > 第 7 章 第 7 章

第 7 章 第 7 章

 热门推荐:
  翌日,许萝收到了主线任务五:【制作流光盾,任务奖励金币2000,积分6。】

  这个任务金钱奖励十分大方,一出手就是两千块,许萝一觉起来有点惊到。

  但很快她就知道为什么奖励这么多了。

  因为从商城那里拿了流光盾以后,还需要取得大崽的一滴眼泪,使流光盾认主。

  许萝忍不住吐槽道:“原著小说作者是不是一千零一夜那种故事书看多了?好端端的《修仙小传》,怎么突然蹦出来一个童话设定?”

  系统也十分无言以对:【你就庆幸吧,幸好不是什么必须要为真爱流眼泪才能认主之类的设定。】

  许萝听了,觉得言之有理,就大崽那个随时准备杀人,杀完人还要阴测测地骂一句对方“莫要怨我,是你太弱”的样子,她实在想象不出来大崽会喜欢上谁。

  放着钱不赚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

  短短一天功夫,许萝花样无数,尝试了掐厉无非的脸,还尝试了给他喂辣椒。最后拽着他去天悲宗的后厨房,关上门呛一呛烟。

  非常艰难地才从厉无非那里收集到了一点点生理性的泪水。

  大崽的眼睛不好,许萝其实是非常心疼的,如果这个任务的收获只是两千块钱的话,她可能干脆就跳过这个任务不做了。

  但据系统所说,流光盾对于接下来的百花之盟有着巨大的作用。

  若是按照原著走,厉无非利用《不死回魂术》进入定禅阁,他身上将多出不知道多少个血窟窿,需得九死一生、浑身浴血,才夺回自己的左眼。

  与其到时候受那么重的伤,倒不如现在先忍一忍。

  厉无非则不知道这凶灵想干什么,只当她智商不高,喜欢做恶作剧。

  因为无聊,想拉着自己和她玩。

  他原本以为自己会对这样的恶作剧极其厌恶,与年幼时他刚从乱葬岗爬出,被途中村子的那些小孩子们嘲讽丑八怪,并朝他扔砸石头没什么两样。

  但当他真的被这凶灵突然摘下面具、捏住脸颊的时候,他却似乎能够容忍,心中也没有生出多少暴戾之气。

  于是他发现了,是有区别的。

  旁人恶意的恶作剧使他想杀人,而这人与他玩起来,却叫他漆黑暗淡的日子增添了几丝除却受伤流血之外的回忆。

  不过这凶灵似乎也见好就收,在他修炼时骚扰了一番之后,便又不知道摸索什么去了,暂时离开了。

  厉无非长这么大,别说有什么朋友,就连可以交谈的人都没有几个。

  他也不知道他与这凶灵你来我往地交流了这么多天,算不算是成为了朋友,这件事他还不敢找对方确认,毕竟他是只魔,还是只毁了容、眼瞎、没有右手的魔。

  对方就算是只死透了的凶灵,怎么着也是完整的,比残缺的自己要好到不知道哪里去。

  ……

  眨眼就到了百花之盟。x33小说更新最快 手机端:https:/m.x33xs.com/

  三大门派齐聚族玉山,这个地方是天衡七州的灵力阵眼。

  在百花之盟之前,三大门派都纷纷做出准备。

  这些掌门和长老们不惜耗费大量真气炼制各种丹药,提升各种法宝装备,就指望能让三年进一次关的资格落到自家弟子头上。

  这也是前几日天悲宗掌门不惜冒着立刻闭关的风险,耗费真气布下泽雨的原因。

  然而万万没想到,泽雨是下了,炼制丹药的材料也长出来了,却被不知道哪里来的高手给薅秃了。

  可恨的是——至今还没找到凶手!

  天悲宗掌门推测,至少是个元婴期以上的大能,才能达到如此宛如进出无人之境的地步。

  总而言之,比起清元派和问心中的胸有成竹,天悲宗的弟子如丧考批。

  百花之盟的规则是,各派派出一个弟子上擂台,在三炷香的时间内求饶或被打死算输,下一个接替,直到那派认输为止。

  若是越五级以上挑战,则在九炷香的时间内只要还活着,便算是越级挑战者赢。

  留在台上的弟子便有资格进入定禅阁。

  厉无非提前拿到《不死回魂术》,便是打算等实力最强大的清元派派出他们的少主符霄时,进行越级挑战。

  届时符霄已经被前面不少人耗费了大量真气,他只需要在这位金丹期手下撑过九炷香的时间不死即可。

  在他的计划内,他的身体受再严重的伤也无所谓,可以说是一种自损一万的战术。

  但以少年魔神目前的处境,便只能这样从血泊中爬出来。

  一切都和厉无非预料的差不多,清元派一开始便直接让符霄出场。

  然而事情还是出现了变故。x33小说首发 www.x33xs.com m.x33xs.com

  变故是在许萝这一环发生。

  她让雪狐咬了赵一尘一口,赵一尘这几日把李青云骂得狗血淋头。

  作为大师兄,李青云颜面扫地,自然就把这仇记到了宁死不肯说出雪狐下落的厉无非身上。

  眼见就连赵琉璃和度莫宁也口吐鲜血,撑不过三炷香的时间,整个天悲宗就只剩下修为上高的李青云上场。

  李青云眼珠子一转,把后排蒙眼黑袍的少年推了出来。

  天悲宗前几日被盗,此次战败,已是定论。

  他输了也没什么丢人的。

  但在他输之前,他要好好教训厉无非这块从来不肯屈服他的硬骨头一顿。

  最好直接被符霄打死,免得死在天悲宗内,还要他派弟子去收尸。

  他忽然大喝一声,道:“我派弟子厉无非请求上场,接替赵琉璃!”

  定禅阁三年解开秘境一次,于是百花之盟三年一届,此前厉无非没有参加过,三大门派根本听都没听说过这个名字。

  此时见那无名之辈的少年黑衣白发,双眼蒙布,似是盲人,全都感到啼笑皆非。

  符霄在台上已经杀了许多人,不由得嘲笑:“小子,你是谁,真的敢接替么?不怕死?”

  “你想要什么死法?想要死成几块?”

  他身后的清元派弟子们也是抱剑哈哈大笑。

  今日将另外两派打得节节败退,一群人已然松懈。

  别说清元派了,就连天悲宗这边来不及认输,伤的伤、残的残的弟子们,都悲悯地看了厉无非一眼。

  他们在符霄那里好歹可以撑过几招,厉无非一个外门弟子,修为等级都没有报上去,凑什么热闹?

  符霄这人可不是什么点到即止的友好之人,他凶残嗜杀,这小子上场,能不能保住小命不说,只怕仅剩的一只手臂都要没了。

  离得近的人知道是李青云使坏,但也并没有人出来替厉无非出头。得罪了大师兄李青云,只能说厉无非自己倒霉,他们可不想被连累。

  厉无非皱了皱眉。

  他本打算等李青云再消耗符霄一点真气之后再上场,但现在看来只能提前上场了,和预料的出现了一点差池。

  他静默片刻,提剑走了上去。

  符霄没有听说过厉无非这三个字,根本就没有打算与这种无名之辈久战,还未等厉无非上台的脚步站稳,便一记杀招狂妄袭来:“鬼牙霸斩!”

  这少年身形比他想象的要更快,更重要的是其中掺杂了一种他形容不出来的诡谲,几乎是一瞬间,对方身形在他面前消失,出现在他身后,令他直觉性的汗毛倒数。

  符霄隐隐约约感到一种暴戾的魔气,但又怀疑是自己的错觉。在场三大门派,全是修真界的正派人士,哪来的魔气?

  他额头上冷汗渗出,愈发不打算久战,索性一记大招杀出的同时,使出了暗器。

  然而就在这时。

  台下三大门派众人几乎没有看清到底事情是怎么发生的,只见一阵白雾闪过,台上有人当场倒毙,血溅三尺。

  “厉无非倒是撑得够久,这都有一炷香的时间了,一炷香才死——”

  李青云话还没说完,睁大了眼睛,只见厉无非哪里死了。

  冷冷提剑站在台上的黑衣蒙眼少年,不是厉无非是谁。

  他银色长剑沾血,血珠顺着剑锋滚下。

  砸到地上的尸体上。

  地上的尸体。

  是金丹期的符霄。

  四周忽然一片死寂。

  众人惊恐地看着台上——那可是整个修真界除了掌门和长老之外,在所有的弟子中,修为最高,唯一一个突破了金丹期的符霄啊!

  旁边的许萝手抖了一下,比他们还要震惊:“对面死了?这就死了?”

  流光盾的作用是削弱对方的杀招,她在大崽上场之前,给大崽叠加了这个Buff。

  本来指望的是多少可以减轻大崽在这次战斗中受伤的程度。

  然而却没想到buff一叠,直接战斗力过高,把对面给杀死了?

  说好的相逢于微时呢?这战斗力,也没有那么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