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一只丧批咸鱼的日常 > 第 5 章 第 5 章

第 5 章 第 5 章

 热门推荐:
  丧批如烂泥一般重新落回床榻。

  他的眉头深深地拧起,嘴巴扁成曲线,长长的睫毛变得湿漉漉的,眼角疑似挂着水珠儿,就连鼻头都颤巍巍地红了起来。

  每一个细微的表情都在诉说着难以承受的生命之苦。x33小说首发 www.x33xs.com m.x33xs.com

  殷无执扭脸去看齐瀚渺。

  齐瀚渺道:“大概是,一刻钟吧……陛下说的。”

  再等一刻钟,那就是卯时末了。

  殷无执看着桌上的漏刻,想着雨中等待的一干大臣,脸色越来越阴郁。

  昏君着实可恶。

  这样的雨天,那么多人天未亮便到了,他居然还能心无旁骛地在这里睡觉,就一点都不为臣子考虑么?

  齐瀚渺跟他一样心急如焚。

  他也是真的不明白,天子是如何睡得下去的?他就一点都不担心百官在等他的时候生出什么情绪来?危及江山?

  这一刻钟对于殷无执和齐瀚渺来说变得无比漫长。

  殷无执来到门口看了一眼天色,因为下雨,天空的亮度被乌云掩盖,光线昏昏暗暗。

  再次回头看向姜悟,对方皱巴巴的脸已经恢复平静,想是重新睡了过去。

  他走回床边,盯紧漏刻。

  一刻钟之后,便立刻掀开了被子,冷道:“时间到了。”

  若非他年迈的父亲与老师皆在雨中,他才不管姜悟要混账到什么时候。

  失去被子的混账在龙榻上蜷起了身子。

  他分明记得自己都已经起来了,也洗漱完毕去上朝了,怎么居然还在床上躺着。

  丧批有些茫然,怀疑这一定不是真的,他分明已经起来过一次了。

  “陛,下。”

  殷无执的声音阴森可怖,一字一句地朝他砸了过来。

  好罢,这才是真的,方才不过是他在做梦。

  姜悟睫毛抖了抖,道:“殷爱卿,朕命你代朕去上朝。”

  “荒谬!”

  “……”姜悟又闭了会儿眼睛,终于丧丧地接受了现实:“扶朕起来。”

  闲不住的殷世子终于找到事做,立刻坐上龙榻将他扶起,丧批没骨头似的往他身上靠,被他板着脸推了一把,顿时又软软地朝前折去。

  殷无执不得不伸手握住他的肩膀,用手臂的力气撑着他。

  等在外面的宫奴鱼贯而入,有人捧着水盆,有人捧着毛巾,有人捧着茶水,有人捧着龙袍,有人捧着头冠,有人捧着玉勾……齐齐跪在了龙榻前。

  齐瀚渺先端了茶水上前:“陛下,香茶漱口。”

  丧批垂着脑袋张开嘴。

  齐瀚渺:“……”

  这怎么喂。

  殷无执眉头几乎拧成一个疙瘩,实在看不下去,只能忍着嫌恶移开撑着丧批的手臂,丧批果真顺势后倒靠在了他胸前,脸露出来,倒是好灌多了。

  “陛下,陛下,不可吞下。”

  然后便是洁面,擦手,穿龙袍的时候殷无执不得不帮忙拽了好几下,好不容易在床上把衣裳给穿好了,又有人来给他梳头。

  丧批全程像个没有生命的娃娃一般任人摆布,披散的长发被梳到发顶,察觉到有人在往他脑袋上戴冕旒,便又发出了丧丧的□□:“沉。”

  委实沉的厉害。

  他无法理解人类为什么要给皇帝身上附加那么多隆重的东西,比如身上的龙袍刺绣是立体的,不知花了多少人的时间和绣线,每次穿在身上都沉甸甸的像披了个铁甲。

  冕旒也都是玉石金银所铸,一戴上脑袋几乎就别想抬起来了。

  这么一身装备下来,姜悟是真的坐也坐不住,站也站不住,脑子里只有一个信息:沉,好沉,沉死了。

  “陛下,再忍忍,早朝很快就结束了。”齐瀚渺心疼地宽慰,姜悟的声音都被身上的装备压得很低:“朕走不动。”

  “奴才喊侍卫来,背陛下上銮驾。”

  殷无执耳朵一动,目光倏地转为凌厉。

  室内无声无息地出现了一个黑衣人。

  齐瀚渺倒没有露出惊讶之色,道:“十六来了,快,莫让陛下误了早朝。”

  黑衣人自觉地来,自觉地走向姜悟,自觉地将其抱上了銮驾。

  銮驾的上面撑着巨大的伞盖,因为天气寒凉,两旁皆垂下了挡风的帷幔,昏君懒懒地窝在里头,身影变得影影绰绰。

  殷无执撑着伞跟在銮驾旁边。

  宫城地面平整,可因雨水一直未断,地面还是翻滚着一层薄薄水流,靴子踩上去,很快湿了一层,脚底也明显感觉到了潮湿与冰凉。

  但这只是对于殷无执等人来说。

  姜悟的脚底始终十分洁净,纤尘不染。

  他慢慢张开了眼睛。

  透过晃动的帷幔缝隙,可以看到天依旧很阴,天光虽无法穿透云层,却依旧给世间带来了光明。

  他抬手想揉揉眼,又觉得手臂很重,便只是眨了两下睫毛。

  生理还是困倦,太阳穴酸胀,可精神已经稍微清醒了一些。

  可以听到众人的靴子踩在水中的啪嗒声,抬轿的想也是受过训练,又快又稳,姜悟甚至未曾感觉到半分颠簸。

  銮驾很快停在了承德殿的龙门前。

  齐瀚渺撩开帷幔,姜悟看到了熟悉的王座,纯金打造,上面的每一处图案都是工匠手作,精雕细琢,巅峰造极。

  皇宫为了这个椅子,专门养了一批手艺人,对它定期维护清理,确保它始终尊贵耀眼。

  但其实这个椅子一点都不好坐。

  不知夏国人怎么想的,龙椅上不许铺垫任何毛毯织物,姜悟虽然只坐了三次,却知道它每次坐上去都冰凉坚硬,也许就比坐在冰块上好那么一点点。

  视角自然是极好的,坐在上面可以清晰的观察到每一个官员,这些在外面呼风唤雨的大才子们,纷纷伏拜在他的脚边,听他发号施令,听上去好像很不错。

  可若是刮起了南北风,风会从殿的正门而入,吹的坐在高处的人浑身发凉。若是刮了东西风,那冷则会从这个龙门而入,也正好是对着姜悟直吹……骨头缝里都沁着寒意。

  总之,不管怎么看,姜悟都没觉得这椅子有什么好。x33小说首发 https://www.x33xs.com https://m.33xs.com

  他瞥了殷无执一眼。

  不知这厮若登上龙椅,会是什么想法。

  黑衣人又一次无声无息地出现在姜悟身边,深深地行礼,然后朝他伸手。

  “慢。”姜悟制止了他:“换殷爱卿来。”

  黑衣人神情微愣,然后再次对他行了一礼,听话地消失在人前。

  殷无执脸色发青。

  那殿中站着他的父亲与老师,还有同僚与好友,说不定这些人今日就会在承德殿上痛斥姜悟逼他入宫一事,他若在这时对姜悟表现出顺从的意思,那让亲人做何想法?

  “你。”姜悟不容拒绝地说:“抱朕,上去。”

  殷无执:“……”

  “否则,朕现在就……”他眸光流转,慢吞吞道:“把定南王,关进狱中。”

  百官上朝自然是不能带武器的,这宫中是姜悟的天下,若他当真昏庸至此,定南王便只能束手就擒。

  可,如果姜悟真的这样做,就代表着他不想要这江山了。这毫无理由的挑衅,让殷无执心头沉重,他实在不明白,殷家究竟如何得罪了姜悟。

  “理由呢?”

  “朕要关谁,还需要理由?”姜悟懒懒散散,道:“便是杀谁,也不过是看朕心情。”

  他若当真杀了定南王,天下必乱。殷无执丝毫不信:“你不敢。”

  这两人一旦箭弩拔张起来,实在是让人压力很大,包括齐瀚渺在内的所有人,都下意识屏住了呼吸。

  姜悟睫毛都未动一下。

  他只是静静地看着殷无执。

  殷无执呼吸逐渐发紧。

  姜悟的眼珠是无机的,像是没有生命的水晶或者琉璃,不是淡薄,不是残忍,更不是挑衅和恐吓。

  像路边的石头,它就呆在那里,不管你对他宣泄也好,无视也好,就那样呆在那里,平静而没有波动,只是单纯的一种存在。

  姜悟好像什么都不怕,不怕山河破碎也不怕家破人亡,不怕杀人更不怕承担后果。

  殷无执征战沙场,见过许多无畏无惧之人,可纵然不畏生死,也会畏惧家人受伤,畏惧同胞受辱,畏惧子孙水深火热。

  可姜悟,不在乎。

  在战场见惯了凶狠残忍阴森可怖的敌人,那些青面獠牙,却还不及面前俊俏精致的天子一半可怕。

  殷无执相信了姜悟可以做到。

  他走上前来,把姜悟搬了起来。

  姜悟的手臂顺势搭上他的肩膀,对于自己成功恐吓到殷无执十分满意。

  他当然不会真的杀定南王。

  的确,殷无执想的没错,他可以做到杀了定南王,可以坦然接受杀死对方之后带来的一切后果,他也不在乎山河破碎,不在乎家破人亡。

  但可以做到,不代表真的会去做,就好像很多人都可以轻易杀死一只猫并且没有任何负罪感,但杀来有什么意义呢?

  姜悟看着殷无执的脸,放在他肩头的手指微动,大拇指擦过了对方的耳畔。

  后者偏头躲过。

  真是的,定南王总归是要死的,早死晚死,被杀或者老死又能有什么区别。

  瞧他,居然吓成这样。

  承德殿内起了一阵很轻的骚动。

  定南王脸色大变。

  昏君,昏君,昏君。

  他将我儿当成了什么?码头搬运工?还是敬事房的太监?

  他胡须微微发着抖,强行克制,才未让自己在承德殿失态。

  并本能地和所有人一起伏地跪下,高呼:“臣参见陛下——”

  “众卿平身。”姜悟在龙座上坐定,淡淡开口,顺势勾住了殷无执的袖口,让他无法离开。

  臣子们窸窸窣窣地直起身来,定南王一抬眼,便看到了昏君顺着殷无执的袖口摸啊摸,摸到了他的手指。

  不由自主地吹了一下胡须。

  “殷爱卿。”姜悟拉着殷无执的手,一本正经地对他说:“你便站在这里。”

  看看你的百官,你的承德殿,你的才子江山。

  “好好听清楚,今日要议什么事,都记下来。”

  “等回去之后,”等回去之后你好处理:“说给朕听。”

  殷无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