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领主的职业图鉴今天点满了吗 > 第 9 章 第 9 章

第 9 章 第 9 章

 热门推荐:
  一组的999颗玉米种子,在播到还剩下121颗时,就已经没有空地了。

  奥利弗盯着已经种上其他作物的其他田地看了一小会儿,才转移视线,艰难地打消了“干脆把这铲掉,种上玉米”的念头。

  并不是他不想,而是他那本来就只恢复了一半的精力条,在经过一下午的垂钓后,已经所剩无几了。

  奥利弗悻悻然地回到城堡,在福斯如释重负的关切目光中,于餐室落了座。

  正所谓“最好的食材只需要最简单的烹饪方式”,用来这次的全鱼宴,实在是再恰当不过了。

  福斯当然不会允许手艺欠佳的厨娘糟蹋了小主人亲自钓上的食材,于是亲自在旁指导,督促对方做出了包括烤鱼,蒸鱼,鱼汤,鱼肉饼等琳琅满目的佳肴。χ33小説更新最快 手機端:んττρs:/м.χ33χs.cΘм/ヽ。

  果然是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在享用了自来到这个时代后,真正称得上合心意的第一餐后,奥利弗不仅对韧劲十足的鱼肉那鲜甜美好的味道十分满意,更高兴地看到原本见底的精力条一下回到了60%的位置。x33小说首发 www.x33xs.com m.x33xs.com

  他一个人当然不可能解决这一整桌的鱼肉,生出饱腹感后,就将剩下的赐给仆从了。

  奥利弗眼下最关心的是——他已经有充足的精力去使用十字镐,把地里的那些石头全敲干净了!

  就在他组织着措辞,想着怎么安抚一下爱操心的老管家时,忽然想到了一点:“对了,福斯,我们这次带回来的鱼还剩下多少?”

  因为钓上来的每条鱼都无比肥硕,哪怕奢侈地只用了最少骨可口的部位,这顿丰盛的鱼宴也就只消耗了两条鱼而已。

  福斯心里咯噔了一下。

  他隐约猜到了殿下接下来要做的决定,恭敬地回答:“殿下,剩下的鱼都已经放进水塘了。”

  果然,奥利弗略微一愣,就笑着说:“现在粮食短缺,我暂时还没有让他们养鱼的计划,没必要留着。留下几条后,剩下的让厨娘在这几天里全做成汤,供给下面的人吧。”

  福斯忍了又忍,实在憋不住了:“殿下,请原谅我的冒犯和多嘴……但殿下对那些奴隶会不会太过慈悲慷慨了?他们只是做自己该做的事,又怎么配享用殿下亲手带回的战利品呢?”

  “我知道你的忠诚,也明白你的顾虑,福斯。”奥利弗温柔地笑着:“但你不如想想,如果不是神赐下了那样神奇的钓具,我又怎么可能拥有那么多的收获呢?你别忘了,神曾下达过让奴隶们也感受恩泽,信奉祂的指示,我现在只是照做罢了。”

  开什么玩笑,他才不要吃厨娘做的难闻熏鱼,又或是在狭小的水塘里被折磨得奄奄一息的倒霉鱼。

  不论是为了升级“渔夫”的生活技能,还是为了吃到最新鲜的鱼,他每天都必然要去钓上一小会儿的!

  又是神的指示!

  在亲眼见识过领主获得的神奇器物的厉害后,福斯对那位‘神’的恶感减轻了不少,也很快地接受了这个解释。

  “我明白了,殿下。”

  福斯深深俯首,将这道领主的新命令传达了下去。

  厨娘安妮第一个傻眼了。

  “这么多鱼,”她结结巴巴地确认了遍:“真的全、全做成鱼汤?这么好的鱼,全要给那些奴隶喝?!”

  她从来就没见过这么多肥硕活泼的鱼!在福斯管家的严密监督下做刚才那些菜肴时,她还战战兢兢的,生怕有多余的损耗,导致自己会被不悦的对方赶出城堡。

  却是做梦也没有想到,身为城堡里厨娘的自己,竟然还有要为那些平时根本不屑去看一眼的奴隶服务的一天!

  “这是领主的命令。”

  约翰冷冰冰地看着瞠目结舌的她,哪怕不用多猜,也能一眼看出她这时的心思了:“你应该庆幸看到你这张愚蠢表情的人是我,而不是福斯先生。”

  安妮心虚地缩了缩脖子,又有些不爽,色厉内荏道:“哼,你自从得了新领主的青睐,说话倒是越来越不客气了。”

  与刚过三十岁、并且母亲也在城堡里做过厨娘、人脉背景相当‘雄厚’的安妮不同,约翰才刚满十八岁,在城堡里也只呆了短短的十个月。

  是因为他的相貌称得上清秀,才被喜欢与小男孩的睡觉的第二任领主看上,带进城堡里,用‘普通仆人’的身份当起了‘储备情人’。

  对约翰而言,这既是最大的不幸,又同时是他唯一的出路了——至少在城堡里工作时,他能获得比在铁匠铺里做学徒要多得多的薪酬。

  只有这样,他才能支撑得起自从父亲失踪不见后、就快彻底垮下的可怜母亲,和四个年幼的弟妹。

  幸运的是,第二任领主还来不及对他下手,就因为“喝了太多淡啤酒而醉醺醺地滚下了卧室的窗户”的滑稽理由,把脑袋摔成了一滩血糊糊的泥。

  约翰清楚,自己根本无法承受失去‘城堡里的仆人’这份工作的后果。

  于是,他在麻木地过了一段时间后,在第九任领主到来前,就下定决心,自己一定要留下来。

  只要能将这个家撑到弟妹们长大,那不管是他的性命还是忠诚,都愿意为新领主奉上。

  ——约翰从来不敢奢望、却切切实实地呈现在了眼前的,是这位新领主那不可思议的仁善、慷慨和慈悲。

  无论是美丽的容貌、优雅的气质还是高洁的人品,奥利弗殿下都是他见过的最美好的存在,是再多华丽辞藻堆砌的祈祷词也无法描摹出的真正天使。

  只要殿下愿意接受,他将毫不犹豫、心甘情愿地为对方献上自己的一切。

  约翰冷笑了声。

  他背脊挺得笔直,秀气的眉眼里没有在奥利弗面前的柔顺,而像是笼罩着一层冰霜,也丝毫没有在意安妮的挑衅。

  他是目前城堡的旧侍里唯一有资格真正接近公爵殿下,以及管家福斯的人。当然也清楚,福斯先生早就无法忍耐这个愚蠢又手艺糟糕,折磨了尊贵的殿下的味蕾的愚蠢厨娘了。

  福斯先生已经派人去最邻近莱纳城(骑马来回共要六天六夜)的奥尔伯里城物色新的厨娘,她的位置坐不了几天了。

  “不论你是怎么想的,”对很快就要被扫地出门的人,约翰冷淡地说:“都最好把你对殿下的质疑想法收起来。”

  “对了,”他的嘴角露出个有些恶意的微笑:“除非你想让福斯先生发怒,否则在烹饪时,最好不要偷工减料。”

  这些可是殿下连亲手钓上来的鱼——这个愚蠢的厨娘安妮,竟然觉得那些‘肮脏的奴隶’配不上她的手艺?

  难道她还能比殿下高贵吗?真是让人作呕。

  安妮气得浑身发抖,偏偏被约翰说中要害,只能忍气吞声地目送他离开。

  等到约翰合上了门,她再抑制不住愤怒,破口大骂:“这个该死的、表子养的小崽子,我迟早要看到他光着身体被人用鞭子抽出去!”

  城堡里这些仆人间的汹涌暗流,以及他那位忠诚可靠、洞察一切的老练管家的安排,奥利弗自然是不得而知的。

  看着才刚刚升起的月亮,以及自己才过半的精力条,他很快就按捺不住了。

  那不仅是石头,而是闪闪发光、等着他去拿的经验值啊!

  在福斯无奈又纵容的注视下,奥利弗再次将‘神’的旨意搬了出来,顺理成章地回到田地里。

  借着夜色的遮掩,这次他的突然出现,并没有引起已经暂时离开田地、回家凑合晚饭的人们的注意。

  奥利弗果断掏出了十字镐,开始了愉快的敲敲敲。

  这次不同的地方在于,敲碎的石块他这次没有丢到一侧的垄上,而是先收进了游戏背包里。

  那是因为他看到奴隶的住所,实在是太简陋破旧了。

  在这个环境背景下,能住得起石制房屋、并且超过两层高度的,只可能是权贵;为权贵服务、或是富裕的商贾人家,住的则是单层的石制屋子;而家境中等,温饱不愁的平民,住的就是用石料搭建基础部位,再用木头进行填充的房屋;至于奴隶们被允许搭建的,只有用去年收割后无用的麦秸秆搭成的矮棚,地用比较硬质地的泥巴糊上,连稍大些的雨都防不住。

  奥利弗一路“哐哐哐”地敲着,越敲越上瘾,背包里的石料的数目也在稳步增长。

  在敲碎石头、收走碎石后,空出来的那一点地面,他也绝无可能放过——而是立马掏出了锄头和水壶。

  挖松、播种、浇水,一气呵成。

  尊贵的公爵大人沉迷扫荡今天份的剩余经验值时,难得能乐呵呵地凑在一起,啃着又酸又甜的果子,准备等下继续下地的奴隶们,又迎来了让他们感到惶恐的馈赠。

  “鱼、鱼汤?”

  在农奴们都情不自禁地将贪婪的目光锁定在那散发出让人食指大动的浓郁香气、热腾腾的一口口大锅上时,乔纳森难以置信地咽了口唾沫,语无伦次地问着:“奴隶……是我们这些奴隶吗?”

  “是的,包括你们在内——天啊,看在领主大人的份上,别再说这些蠢话了。”埃德笑呵呵地说:“你没有听错,就是那位尊贵又善心的殿下亲自钓的鱼,亲口下达的指示!”

  听到埃德的话后,和乔纳森一样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的奴隶们,都忍不住掉下泪来。

  “赞美领主大人,赞美殿下。”乔纳森倏然泪下,颤着声不住念道:“赞美公爵殿下……”

  感谢神,为莱纳城这一绝望之地送来了真正的天使。

  他们,或许真的能活下来了。

  即使再不情不愿,厨娘在受到约翰的警告后,还是拿出了认真的态度来料理这几大锅鱼汤。

  热气蒸腾的雪白鱼汤就像牛乳一样细腻甜美,每个人都被分到了大大的一碗。

  捧着盛满热汤的碗,长着层层厚茧的掌心也不会被烫疼。

  惊呼声此起彼伏——那是他们难以置信地发现,里面还有好些爽口美味的鱼肉块!

  野果和鱼汤,让奴隶们尝到了前所未有的美味。

  碗的内侧被他们用舌头添得再干净不过,到了该回地里继续劳作的时间,他们才恋恋不舍地放下碗,还忍不住偷偷回味着嘴里久久不去的美好滋味。

  直到不知是谁震惊地喊了一声。

  ——“神啊,领主又在做农活了!”

  这一声就像落进沸油里的冷水,一下激起正对这位善良大方的领主大人充满感恩的人们的情绪。

  正沉浸在敲石头-锄地-洒水-播种这一美好循环中的奥利弗,只隐约听到远处传来了一声嚷嚷,下一刻就因浩浩汤汤地朝他涌来的人群而惊呆了。

  当奥利弗意识到,这些勤劳过头的奴隶们竟然要为了那碗鱼汤、而要把‘太过善良’的领主大人送回城堡、抢着干活时……

  “放开那块石头!”奥利弗刚回过神,就看到自己才敲了两下的那块大石头要被搬走了,顿时着急地喊了出声:“让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