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了不起的龙筱语 > 再被打击

再被打击

 热门推荐:
  “如果你陪我去面试的话,那我肯定面试不上。

  我同学丁梓萌做暑期兼职的时候,都不让他爸妈陪着她去县城。

  她告诉我,工作单位是用人的地方,不是培养人的地方,谁会用一个不自立的人来当自己的员工?”龙筱语给李晓俊说。

  “我可以不进去呀,我在校门口等着你。

  不,不是校门口,我在你去面试的公司门口等着你!”李晓俊势在必行。

  “你还是就在学校吧,我想自己过去。

  我想先回宿舍换身衣服,我不想穿着这身普通的衣服过去。

  我妹妹有正装。”

  “干嘛穿你妹妹的衣服去?走,我带你买去。”李晓俊拉着龙筱语往校门外走,边走边说,

  “这附近,有一家很高档的商场。

  我保证你换上正装,立马就由学生的模样变成职场人士了。”

  “你的意思是,我已经不是学生了,对吗?”

  听龙筱语这么问,李晓俊突然间停了下来,看着龙筱语,摇头说:

  “你比我还小呢,我还是学生呢,你怎么不像学生了?

  我,我不是想让你变成职场人士,我是想看看你的另一面美丽。

  我见过你生活中的模样,见过你的学生模样,就是还没有见过你的职场模样呢。”

  看着李晓俊绞尽脑汁地在逗自己开心,龙筱语知道李晓俊这是在为自己挽回刚才失去的自信和自尊,就给李晓俊笑了笑,说:

  “那好吧。

  不过,高档的商场我就不去了,万一没少花钱,我穿上再不好看。

  这里有没有平民一些的店铺?我穿个职业装让你看看。

  顺便下午穿着它面试去。”

  李晓俊爽快地回复说:

  “那咱们俩呀,就顺着马路边走。

  马路边的一些小店面里面的服装,嗯,我估计你穿上也挺漂亮的。

  因为人穿上衣服漂不漂亮,不在服装,主要在人。”

  “你又瞎说。”龙筱语给李晓俊撅了撅嘴。

  两个人没走多远,就来到一家店铺,龙筱语看上一套黑色的职业装。

  等她穿着从试衣间出来后,眼明手快的营业员走到龙筱语的跟前,把龙筱语的长发盘了起来,高高的挽成一个发髻,用店里放着的一把发簪插在发髻上。

  这身装扮让龙筱语瞬间由学生的模样变成了职场人士,尽管她的脸上还有一些稚气。

  李晓俊在一旁看着微笑,龙筱语的这个形象与他脑海中的形象完全相符。

  因为龙筱语的任何装束,都在李晓俊的心中“表演”着过好多遍。

  当龙筱语拿着这身职业装进去试衣间的时候,李晓俊就已经想象到了她出来后的模样。

  营业员看着李晓俊盯着龙筱语笑着不说话,就在一旁问道:

  “看你女朋友穿上这身衣服,是不是让你入了迷?

  嗯,如果还不甚满意的话,你们还可以再试试别的衣服。”

  “你喜欢这个颜色吗?”李晓俊和营业员笑了笑,转头问龙筱语。

  “还好吧,职业装还有什么颜色?不是黑的,就是灰的。

  灰色的?我感觉未免有点太老气了。”龙筱语两腮微红。

  “对,年龄越小的人,越喜欢穿黑色。

  像我们这样啊,年龄大了,倒喜欢穿亮颜色的衣服了。”营业员不失时机地在边上插着话。

  龙筱语点点头,又往试衣间走去,说:

  “那就这套吧,我换了衣服去。”

  当龙筱语又穿上自己的休闲装,出来试衣间的时候,李晓俊已经付完了款。

  出来服装店,龙筱语死活不让李晓俊再与自己同行,非让李晓俊回学校继续自习。

  她要自己直接去面试公司,给李晓俊说:

  “如果什么事你都要陪着我的话,那我来北华还有什么意义?

  你要是真喜欢我,就让我做我自己。”

  李晓俊龙筱语送到地铁站后,两个人依依不舍地告了别。

  龙筱语按导航的方向,往约定好的面试公司走去。

  进来面试单位所在的大楼——京西大厦后,龙筱语到洗手间换上了新买的职业装。

  面试进行的很顺利:

  由于龙筱语在安逸中学组织过文学社;

  在怡黎中专组织过文学社和读书社群、还有固定更新专栏的经验;

  在怡黎一家报刊上对安逸中学做过详细报道……

  这些经验让她顺利的应聘了上了——明晨报社的编辑工作:

  学教专栏的编辑。

  当龙筱语为自己的面试顺利而高兴的回到龙丽语所住的宿舍时,龙丽语看到龙筱语进来,高兴地说:

  “姐,你回来的太是时候了,丰哥的作品马上就要评奖了。”

  “哦,是吗?他雕刻了什么?”

  “他雕刻了一朵玫瑰,可漂亮了,比花园里盛开的那些玫瑰还要漂亮呢。

  姐,你快来看!”

  不等龙筱语放下包、洗完手,龙丽语就拉着龙筱语坐在了宿舍里的一把凳子上,把手机放在龙筱语的面前。

  龙丽语站在龙筱语的边上,指了一下手机屏,说:

  “姐,你快看!”

  龙筱语看到于建丰的雕刻作品以后,眼前顿时一亮,惊喜的说道:

  “天呐,真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

  于建丰现在的手艺比他曾经雕刻的那朵玫瑰,不知道要漂亮了多少倍。”

  镜头下,于建丰雕刻的这朵玫瑰:

  没有比李晓俊曾经送给龙筱语的那朵玫瑰的颜色更靓丽,但却更像真的玫瑰。

  不,不是更像,隔着屏幕看,简直就是一朵刚从花园里采下来的玫瑰。

  这是一朵完全展开的玫瑰,玫瑰的颜色与大自然玫瑰花瓣上自然生长的颜色,看着没有丝毫差别。

  最吸引人眼球的是,这朵玫瑰花下面有两个花瓣好像经历过生长、风吹、雨打……

  要脱落还未脱落下来,在生命的最后关头,还向自然展示着“美丽”。

  龙筱语惊讶道:

  “这两个花瓣,看起来,真是,怎么说呢,就是说,有那么一点点风就可以把它吹落的样子。”

  顺着这两片花瓣往上看,整朵玫瑰,每个花瓣上的着色和用力点都不一样,没有完全一样的两片花瓣。

  就在龙筱语边欣赏边跟于建丰以前雕刻的那朵玫瑰做对比的时候,龙丽语在龙筱语到耳边轻轻问道:

  “姐,是不是丰哥以前给他女朋友雕刻过一朵玫瑰呀?”

  “我都告诉过你啦,他没有跟他女朋友雕刻过,他给朋友,男的朋友,雕刻过一朵。

  我见过他雕刻的那朵玫瑰,当时我都惊讶于他的雕刻技术。

  没想到现在,我都不能用“惊讶”这个词语来形容他今天的这朵玫瑰了,他的雕刻技术可以成为绝技了。

  “绝技”这个词,也不合适。

  应该说用你心中能想到的最好的、最合适的那个词语来形容他的作品和技术。”

  龙丽语听龙筱语说于建丰没有把以前雕刻的玫瑰送给沈曼资,就把思想集中到了现在。

  她接着龙筱语的话,说道:

  “姐,你都想不到更好的词语,那我就更想不到了。(首发@(域名请记住_三<三^小》说(网)W、ω、ω@.x、彡、彡、x`¥s!.c、o-м文)字<更¥新/速¥度最&駃=0

  不过,丰哥的这朵玫瑰,简直,不,真是太美了。”

  “对,这就是用心和坚持的结果。”龙筱语说,

  “坚持和用心都是一种可怕的力量,这两点,于建丰都做到了。

  没想到我的初中同学,曾经最让老师们头疼的同学,竟然成了一名雕刻大师!”χ33小説更新最快 手機端:んττρs:/м.χ33χs.cΘм/ヽ。

  “同学?

  姐,以后啊,你可以叫他丰哥了,他本来就是咱们的哥哥。

  哥哥肯定比同学的关系更近吧?”龙丽语给龙筱语淡淡地说,这语气里有无奈,有祝福,有酸楚……

  龙筱语故意没看妹妹,继续盯着手机屏。

  龙丽语停了一会儿,又问龙筱语:

  “姐,看看这比赛,丰哥能排第几名?

  如果他能得上前三的话,我想他都不用找活儿,那活儿就来找他了。”

  “找活?”龙筱语问:

  “你的意思是,于建丰想找工作了?”

  “没有,丰哥的意思是说,等他手艺学成以后,看他还回不回北华来。

  如果回来呢,他也不知道我们家具公司还用不用他?

  其次,北华这边还有一位张哥,我以前的一位老顾客,要开一家家具雕刻店。

  他很欣赏丰哥的人品,想请丰哥做他的雕刻顾问呢。

  如果张哥看到丰哥的这场比赛,那就不光是欣赏丰哥的人品,还得欣赏丰哥的雕刻技术了,你说是吗?

  我还想,如果丰哥在这次比赛中有了好名次,那张总的这个公司和张哥要开的家具雕刻店,都是小庙了,盛不下他这尊大佛了。

  姐,你说对吧?”

  听妹妹这么一说一问,龙筱语本来为自己今天面试的顺利而兴奋的心情一扫而光,突然间又沉重起来:

  现在的自己给老同学已经没法相提并论了。

  自己还要靠简历、学历和衣服去求职,而于建丰却可以凭着自己的一技之长,让好多职位来找他了。

  想到这里,龙筱语心里“咯噔”一下:

  “我已经被曾经“最差”的同学拉远了好几道街了。

  现在我好像有点明白了爸爸妈妈为什么不急着让弟弟妹妹上学的原因。

  人的成功,是多方面的。

  一直在上学的我,才是家里最笨的那个人……”

  龙丽语的话语声打断了龙筱语的“思考”,只听龙丽语问:

  “姐,你怎么了?

  要宣布名次了!”

  “哦!?”龙筱语的注意力又回到手机屏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