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穿成炮灰后她崩了女主人设 > 第060章:爬龙榻

第060章:爬龙榻

 热门推荐:
  出了大殿,三妃白着脸凑了过来,似乎是想要确认被抬出来的萧长空是死是活。

  她们紧张的盯着紧闭双目的萧长空,想问什么,瞥见外头这阵仗,又将话咽了回去,乖乖的跟在李淳楹的身后走。

  太后与萧王早已在寺门等着。

  宸王也在。

  除了里里外外的人突然多了些,气氛变得压抑了不少外,其他的并没有变。

  就好似,从未发生过这样的事一样。

  李淳楹的视线首先落在站在萧宸之身侧的于舒琊身上。

  于舒琊微微垂着眸,静立在那儿。

  似乎也并没将这次发生的事放心上。

  从于舒琊身上没看见半点的害怕和卑躬。

  而是以一种把控着全局的姿态站着。

  李淳楹朝太后和萧明玄看去,走到身边,“太后。”

  “皇上可无碍。”

  太后象征性的问了句,根本就没关心萧长空的死活。

  最好是死在这里才如了他们的意。

  李淳楹侧目看了眼静躺在架上的萧长空,道:“臣妾依照太医留下的药方抓了些药煎服过了,仍旧毫无起色。太后,皇上他会不会……”

  太后佯装冷声道:“皇后,皇上好好的什么事也没有,等回宫了,再让众太医过去把脉救治。”

  “是,”李淳楹将黯然的眸光垂下,一瞬间又恢复到了清明状态。

  “启程回宫。”

  太后大手一摆,下了令。

  众人这才跟着出国寺。

  李淳楹跟着走了一段,突然回头,看见落在身后不远的于舒琊和宸王。

  两人虽没说话,可眼神之间却有交流。

  出了国寺的大门,坐上马车,李淳楹跟着皇帝的车驾一起走,吴贵他们虽被释放了,太后下令,在皇帝没有清醒过来之前,谁也不能靠近。

  李淳楹坐在马车内,微挑着帘往外瞧。

  远远的就看见密密麻麻的铁骑分作两边,紧密的护送。

  李淳楹冷眸一眯。

  这是之前萧明玄准备好的?

  萧明玄是想要趁机造反!

  不,应该是想要逼萧宸之造反,而他以正方救驾,在救驾过程中,萧长空死在了萧宸之的手中,一切都那么的顺理成章。

  可惜萧明玄没想到女主会有那样强大的金手指,完全控制了局面。

  让原本不正常的行动变得更加的诡异。

  萧明玄分明是想要造反,女主的卡牌却控制他退后,甚至是对萧宸之避让。

  太后对此更是不说半句,其中种种的行为,可以算得是诡异了。

  在萧宸之明面上看来,于舒琊所有的行动,都是在为他冒险。

  即便没有卡牌的影响,依然对于舒琊有极大的好感。

  李淳楹一路琢磨回到了宫中。

  此时夜已深。

  太后和萧明玄根本就没管萧长空的死活,各自回宫了。

  李淳楹身为皇后,得管着这事。

  纯妃她们一路忐忑回宫,进入宫殿两腿瞬间软了下来,走几步都打摆子了。

  这次她们出去,差些就丢了命!

  纯妃一下就坐到了软榻上。

  身边的姚嬷嬷赶紧上前来伺候,虽然她们也一阵阵的后怕。

  主子面前,也不能失了下人的分寸。χ33小説更新最快 手機端:んττρs:/м.χ33χs.cΘм/ヽ。

  “娘娘,您脸色苍白,还是赶紧歇着吧。”

  纯妃倏地抓住了姚嬷嬷的手,姚嬷嬷也是被纯妃的动作给吓了一跳,但很快又恢复过来。

  发生了这种事,纯妃也不是蠢货,想通了这前前后后,哪里还能睡得着。

  纯妃捏着姚嬷嬷的手泛了几许苍白,因为心中恐惧,脸部显得有些巍颤颤。

  本就是个美人,这会儿白里透着苍白,显得尤为楚楚可怜,令人恨不得拥入怀里怜惜。

  “姚嬷嬷,我们会不会死,皇上要是出事了,我们一定会死吧。”

  姚嬷嬷心里头猛地一跳,也是被纯妃的模样给惊着了。

  好容易按捺住狂跳的恐惧,咽了咽了唾沫,道:“娘娘莫要多想,这些不吉利的话,放心里便好,说出来怕是要灵验了。”

  纯妃白着脸,咽回了所有的话。

  “现在不仅仅是本宫,首当其冲的就是皇后,回来时,本宫瞧皇后也不似那么焦急的模样,皇上应该是没有什么大碍。”

  这句话与其是在说给宫人听,倒不如说是在自我安慰。

  纯妃这想,贤妃和良妃也是这般想。

  良妃却还记得自己投诚的是太后,倒也没有纯妃和贤妃那般害怕。

  良妃想,只要她娘家的人向着萧王,就不会拿自己开刀。

  随之一想,哪怕是将来的皇帝变了个人,自己也能凭借着这一层继续待在宫中。

  贤妃起初还担忧萧宸之,现在她更担忧的是自个。

  萧宸之怎么样也是个王爷,有自保的能力。

  而她呢。

  一旦出了这样的事,连娘家人也保不住她。

  唯有自保。

  她那点心思在性命受到威胁前,什么也不算。

  贤妃坐在殿内,第一次真正思考后路怎么走。

  最直接的法子就是将自己和萧王绑上。

  可她不能用宁妃那样的法子了。

  娘家支持的也是皇帝,所以现在最重要的还是说服娘家那边。

  贤妃做了这样的决定,眼神变得坚定了不少。

  皇上也不要怪她,在这个后宫里头,没有宠爱更没有强大的娘家,也只能用这样的方式来自保了。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

  今夜的永延殿格外的清冷。

  连外头守夜的侍卫都少了言语,进出的人,脚步迈得很轻,像是吵醒里边沉睡的人。

  其实不论发出多大的动静,里面的人也都不会醒。

  只是国寺发生的事,大家伙儿都明白。

  如今萧王和宸王分庭抗礼,只有夹在中间的皇帝,才是最无能的。

  而他们这些人跟着这么一个无能的皇帝,最后得到的结果是什么不用想也知道。

  画眠小步走进来,看到李淳楹还坐在椅子上盯着桌案上陈旧的折子,低声道:“娘娘,夜深了,您可要到偏殿歇一会?”

  “吴公公他们呢?”

  “都被隔在外边,没有太后的命令,谁也不敢进来,”画眠担忧,却见李淳楹一直都很沉静,心中也得到了一些安慰。

  “嗯,本宫去看看。”

  “现在?”画眠实在不解,“您是皇后,怎么能让您亲自去看望奴才,娘娘,这合规矩。”

  “正因为不合规矩,所以才要代替皇上去看一眼,也好让皇上安心,”李淳楹回头看了眼帐内沉睡的人,说道。

  李淳楹走了出去,来到了外殿大门。

  大门处,跪着吴公公等人。

  一眼望去,近三十人有余。

  而这些人里头,也只有一半是萧长空能用的。

  李淳楹心说,起码还有一半能使得动。

  萧长空这些年的努力也并没有白费了。

  “皇后娘娘!”

  为首的吴贵哭红了眼,“娘娘,皇上他可还好?”

  “皇上应该很快就会醒来,吴公公也不必太过忧心,带着人先下去歇着吧,等皇上醒来了,你们再回来伺候。”李淳楹吩咐了一声就转身回去了,也没管吴贵他们会不会听话。

  李淳楹回到内殿。

  帐内的人依旧睡得熟。

  她打了个哈欠:“你倒是睡得香了,可怜那些人在外面担惊受怕的。”

  几个大步过来,一把将帐子撩开,坐到床沿边盯着他的睡颜,“你现在睡成这样,我就算是对你做什么也不会反抗吧。真是乖得让人想欺负。”

  李淳楹伸手在他的脸上又捏了下,打了个哈欠,大声吩咐守着殿门的画眠:“画眠,你也下去睡吧,我在这儿和皇上挤一挤。”

  “啊?”

  画眠身躯一颤。

  皇上还在昏迷,皇后娘娘这么做,不妥吧。

  不妥归不妥,皇上沉睡了,想着皇后娘娘也不能对皇上做些什么吧。

  画眠想了想,还是靠在殿门外歇下了。

  李淳楹脱了鞋子,又将外面这层厚重的衣服脱下,爬上萧长空的龙床,扯过薄被,背着他就睡。

  床这么大,睡五个人都不成问题。

  等李淳楹睡下后不久,深陷黑暗的永延殿,因为一双锐利的眼突然睁开而变得更阴凉。

  榻上醒来的人,慢慢的转过身,盯着睡得正香的女子。

  若是索命鬼,女子不知死了几回。

  萧长空盯着李淳楹看了良久,最后还是忍住心里的那股怒意,重新闭上了眼。

  翌日。

  李淳楹伸了个懒腰,手不慎重重的打在萧长空的腹部上。

  “对不住啊。”

  扭头一看,人没醒。

  李淳楹再次伸了伸懒腰,跨过萧长空下榻。

  穿衣昨日的衣裳,李淳楹本想大步走出去,在手碰到门前突然回过头,又大步走到萧长空的面前,抓起萧长空的手就把脉。

  细细把了会,就扔开了。

  这一次走得很干脆。

  门一开,画眠就往里探:“娘娘,您醒了?”

  “嗯,我们先回凤寰宫,这里就交给其他人,”李淳楹又打了一个哈欠。

  只睡了两个时辰,李淳楹还是觉得困。

  “可是皇上这里不是没有……”画眠觉得不能放任皇上一个人在这里。

  “走吧,我还要回去补一觉。”

  李淳楹毫无负担的走掉了。

  萧长空睁开冷锐的双眸,慢慢的坐了起来,扭头盯着身边的位置。

  李淳楹好大的胆子,连龙床也敢爬。

  不仅爬床,还在他身上乱动手脚。

  从国寺到回宫,手脚就没有安分过。

  放在以往,萧长空早就一掌拍死了李淳楹。

  自从湖中被她拉扯上去后,对李淳楹也不自不觉的心软了不少。

  明知这不是个好现象,萧长空并没有去抑制。

  李淳楹这个人,一次又一次的闯进他的地方,插足他的生活点滴。

  对于帝王而言,着实不利。

  萧长空乱七八糟的想了一会,往榻上继续一躺,等宫女进来的时候,就会发现他醒来了。

  ……

  李淳楹回凤寰宫刚躺下没有一刻钟,画眠就兴冲冲的跑进来:“娘娘!娘娘!皇,皇上醒了!”

  “醒了就醒了,有什么可大惊小怪的。”

  “娘娘是皇上醒了!您这下可以安心了!”画眠真心替李淳楹感到高兴。

  李淳楹翻了个身,打算继续睡。

  画眠等了会儿也没等李淳楹反应,赶紧道:“娘娘,您快些起身去永延殿瞧瞧啊!”

  “要瞧也是太医去瞧,我去瞧了,皇上能马上活蹦乱跳的?”李淳楹拉了拉被子。

  画眠哭笑不得,“娘娘,您快些起身吧!”

  有个画眠一催二催的叫,李淳楹也睡不着,无奈的爬起来穿衣服出门。

  “纯妃她们过去了?”李淳楹边往外走边问。

  “应该都在了,太后娘娘他们都到永延殿了,”画眠就差没有推着李淳楹走快些了。

  恨不得闪现在永延殿。

  李淳楹对身后随行的宫女道:“留意一下魏嬷嬷的消息。”

  宫女的步伐突然顿住。

  是啊。

  还有魏嬷嬷。

  皇后娘娘不提,他们都快忘了有魏嬷嬷这个人。

  画眠想起魏嬷嬷下了道后就没有动静,想着会不会是因为自己将木板盖上了,导致魏嬷嬷爬不上来?

  “娘娘,魏嬷嬷会不会是因为奴婢封住了出口,一直没能从国寺的地道出来?要不要派人前去找找?”大家当时都绷着身心,等待自己的死亡。

  突然听皇上醒了,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才想起魏嬷嬷。

  “木板是松动的,魏嬷嬷若有心爬上来,在那会儿就上来了。”

  当时魏嬷嬷返回原路,就会听见外面的动静。

  她没有出来,只能说明她从头到尾就没有想过要返回。

  画眠想到了这个可能,脸都青了,“娘娘,魏嬷嬷她竟然……”

  “为己而已,能理解她,既然她想要自由,就由着她去吧,”李淳楹对魏嬷嬷不甚在意。

  “可是……”画眠心里就是觉得愤怒。

  皇后娘娘待魏嬷嬷不薄,危临关头,魏嬷嬷首先想的却是保住她的狗命。

  想想当时自己还觉得魏嬷嬷先下去是因为怕前面有危险,给皇后娘娘探道呢。

  现在仔细一想,魏嬷嬷当时分明就是想要先逃。

  拿主子挡刀,魏嬷嬷这个做奴才的未免太过可恨了。

  看到画眠一脸愤然,李淳楹笑道:“人走了就走了。”

  “娘娘,您怎么能就任由着她这般。”

  “人要走,留不住的,”李淳楹又是一笑,“魏嬷嬷能不能走出国寺,还未可知呢。”

  “娘娘的意思是说,魏嬷嬷她可能已经死在了刀下?”画眠想起他们出国寺一路紧护的那些铁骑,再想想国寺的地理位置,既然有地道,必然是通往周边。

  然而那时候的周边围着的全是铁骑,一旦有人钻出去,就会不由分说的斩杀。

  画眠想到魏嬷嬷的下场,不禁打了一个颤栗。

  “那也是她活该。”

  “现在可以安心了?”李淳楹道。

  画眠更忧愁了,“娘娘,萧王连您身边的人说杀就杀,往后这宫里头就更危险了。”

  而皇上也并没有打算要保护他们皇后娘娘,李家人更是不闻不问,就等着他们娘娘服软了。

  想到李弗兰做的那些事,画眠就替她家娘娘感到难受。

  同样是李家的女儿,为什么就如此区别对待。

  难道就因为娘娘在外祖家养着,不在身边不亲,所以就能像庶女一样扔着不管吗?

  好歹他们娘娘也是一国之母了,李家还想要送个女儿进来取而代之。

  从一开始就没有打算扶持他们家娘娘!

  画眠越想,越替李淳楹感到难受和委屈。

  永延殿内。

  此时聚集了不少人。

  萧宸之,萧明玄他们都在。

  李淳楹姗姗来迟,众人的目光瞬间落到了她的身上。

  虚弱坐在床榻上接受太医检查的萧长空也跟着看了眼进来的女人,李淳楹看到他醒来,并不像贤妃和纯妃她们这样激动,在他的身边尽说好话。

  平静的给萧长空请了个安,然后问了两句太医是什么情况,就没有了然后。

  全程就三句话。

  萧长空俊眉一扬,这个李淳楹昨夜还急不可耐的爬他的床,不过睡了一觉离开,又玩起了欲擒故纵的把戏。

  萧长空在连他自己也未发觉的情况下,情绪随着这个叫李淳楹的女子一举一动而波动。

  “哀家就说,皇帝是真龙天子,阎王到了面前也不得不跪。皇帝既然无事了,就好好歇着,待养好了身体再处理国事。”太后这时候就想提出让萧明玄接替处理国事的话。

  “母后,朕的身体已无碍,国事积压了两日,朕若是不急时处理,恐怕会出些乱子。”

  萧长空并没有给太后这个机会。

  太后眸色凌厉的盯着萧长空,好一会儿才幽幽的一叹,“也罢,哀家让皇后多给皇帝煮些药膳过来继续补补。”

  萧长空点头,“朕会好好用药膳。”

  太后看了萧明玄一眼,让他莫要操之过急,先缓一缓。国寺的事,到底是结束得有些诡异,事后回想也没能想出个什么名堂来。

  只能归功于,萧宸之和萧长空的命硬,是老天让他们多活一段时间。

  接下来的行动,可就没有那么容易让他们逃脱了。x33小说更新最快 手机端:https:/m.x33xs.com/

  必须是等一个一箭双雕的好机会。

  一口气解决两个人。

  萧长空在他们眼里,也就是个不足为惧的软弱皇帝,所以他们的目光放到了萧宸之的身上。

  特别是经过此次之后,萧明玄就更恨不得快些处理掉萧宸之。

  萧宸之也不再像之前那样隐藏着全部,国寺一事,到底是暴露了他一些隐匿的行动。

  而现在,他直接被萧明玄盯上了。

  萧宸之负手站在人前,不禁将视线落在也静立在一边的李淳楹。

  总觉得有些奇怪,又说不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