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穿成炮灰后她崩了女主人设 > 第059章:要造反?

第059章:要造反?

 热门推荐:
  “太医,到底如何,总得给哀家等人一个准信。”

  也许是沉寂得太久,太后受不住率先出声打破了这里边的安静。x33小说更新最快 手机端:https:/m.x33xs.com/

  太医战战兢兢的退出来,抹了把冷汗,犹豫的道:“太后娘娘,皇上的情况有些特殊……臣一时无法妄自下定论。”

  “不过就是摔倒下去,怎么就诊不出个所以然来,”太后眼神微闪,突然拍桌怒喝。

  太医瞬间跪下:“太后娘娘恕罪,是臣的医术不精,没能诊断确认出皇上的病症所在。”

  “伤口呢,”萧明玄急声问。

  太医又抹了把冷汗,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回。

  萧明玄没什么耐心,踢了一下太医:“问你话呢。”

  太后见状微微皱了眉:“玄儿,冷静些,兴许皇上只是短暂的昏迷过去了。”

  萧明玄知道自己太过急切了,不过就是一个太医,他踹了也就踹了,不仅踹,将来犯了错,他还能打杀掉!x33小说更新最快 电脑端:https://www.x33xs.com/

  萧长空最好是死在这里,否则他就会再用别的法子来对付。

  萧明玄眼中闪烁过一丝阴沉,收起了动作,冷着脸盯向床榻昏迷不醒的萧长空。

  萧宸之微拧着眉头一直没舒展。

  就在方才,有不少看见他和于舒琊走向萧长空,紧接着就有一道指风冲出,将萧长空打落下去。

  那画面,就像是他和于舒琊出手推出去一样。

  萧长空身高体长的,站在前面,身后伺候的宫人在九五至尊面前根本就不敢抬头,所以也不可能看见他和于舒琊真正的动作。

  远处的人看见什么就会说什么。

  萧宸之知道,这是萧明玄的手段!

  萧明玄想要在这里对萧长空动手,还得逞了!

  萧宸之没想到自己会被萧明玄这么卑劣的手段给扼住了,还是直接扼到了咽喉。

  于舒琊也想到了后果,她不敢置信的看向萧明玄。

  她分明已经给了萧明玄使出卡牌了,为什么这个人会不受控制!

  陷害她!

  竟然敢陷害她!

  于舒琊被萧明玄这种不受控制的陷害给刺激到了,眼里发着狠。

  来到这里,于舒琊第一次承受这样的陷害,还是被她控制过的人向她出手了。

  哪一次她不是顺顺利利的办成事,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竟然也如其他人一样一点一点的倒霉着。

  受益的人,却是这个被她掌控过的那个。

  于舒琊白着脸,眼神愈发的冷森了。

  看着萧明玄嚣张不可一世的嘴脸,于舒琊却很快的冷静了下来。

  她手里有卡牌在,信仰值也充足,还怕对付不了一个早就得意过头的愚蠢男人吗。

  萧明玄以为自己一切早已胜券在握,却不知,身后盯着他的女子已然对他起了杀心。

  萧宸之也冷着眼盯着他,心里边想什么,不用说也能猜测得到。

  李淳楹将男女主的神情捕捉入眼,再看看昏迷不醒的萧长空,突然心头涌上一股诡异的念头。

  萧长空是不是知道女主这个人?

  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来一个置身事外?

  如果是,萧长空这个人,未免也过于可怕。

  因为就连她在与他相处的过程中,也未曾察觉到一丝一毫。

  到底是哪里漏掉了?

  萧长空的我昏迷,李淳楹倒是不急了。

  现在该急的是萧宸之和于舒琊。

  “把吴贵等人拉上来,皇上这么大个人,竟然也看不好,惫懒的奴才要来何用,拖出去仗毙了。”

  太后一出口就是要将萧长空身边忠心的人打杀掉。

  害人昏迷了不成,还得折掉对方的羽翼。

  李淳楹皱了皱眉,正欲要出声,就这时,另一边的宫人突然指向萧宸之和于舒琊,“太后娘娘,奴才们亲眼看见宸王和于二小姐推了皇上!”

  倏忽间,所有人的目光都落了过来。

  于舒琊眼神冷锐的盯了那名宫人一眼。

  太后盯了过来,从萧宸之到于舒琊,在看向于舒琊的时候,眼神还是有些缓和。

  落在萧宸之的视线可就直接多了,怒喝道:“宸王,宫人所说的是不是真的!”

  萧宸之垂首,道:“一派胡言,本王也是刚走到皇上面前,就见有股劲风冲来,本王还未能出手相救,皇上就被打了下去。定是有歹人在暗中攻击,太后,现在我们应该派人出去追击凶手,而不是在这里听这个宫人胡编乱造。”

  说罢,萧宸之冷冷的站到了宫人面前:“你当真看见本王对皇上出手了?当时本王的人也在身侧,皇上的人也就站在对面,瞧得一清二楚的场面,怎么到了你的嘴里就成了本王对皇上出手了?”

  “那是……”宫人被萧宸之身上的气势所摄,一时间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吞吞吐吐,此事定有蹊跷,”萧宸之倏地转身,“太后,一个奴才的话不可信,毕竟皇上和本王身边的人都没有证实此事,那么只能说明,此人是背后歹人的凶徒之一!”

  宫人的脸色刷地煞白了。

  “不是的,不是这样,我们几人都亲眼看见……”宫人还想要辩驳。

  萧宸之怒指宫人身后的几人,神情冷厉,向来温雅的男主,此刻就跟煞神一样,冷冷的注视着每个人,扼住每个人的要害处,让他们无法反抗分毫。

  “这么说来,你们就是帮凶了。”

  那几名宫人也是瞬间脸色煞白,拼了命摇头,同时向太后投去求救的目光。

  可是太后坐在那里,盯着前面突然变得很不一样的萧宸之。

  “铮!”

  萧宸之突然拔剑,挥洒间,便当场取了几名宫人的性命。

  “贼子害人,罪不可恕。”

  萧宸之干脆利落的当着太后面前杀人,瞬间惊起骇浪。

  站在李淳楹身后的三妃,不仅脸发白,身子也因害怕而颤栗着。

  还从未见过如此发狠的萧宸之,一时间给他们的冲击太大了。

  连太后的心也跟着颤了颤。

  大殿内,一时间连呼吸都被压抑着。

  于舒琊见萧宸之做出了此举之后,稍微松了口气。

  “萧宸之,你这要当着母后和大家的面杀人灭口吗?你今日是不是想趁着势造反!”萧明玄怒喝道。

  声音大得要震碎这偌大的殿堂。

  萧宸之从容的一笑,不见丝毫慌乱,上位者的气势也强压了萧明玄一筹。

  “二哥这是相信几个歹徒的话语了?自己的兄弟不信,反而信外人,莫不是,这些歹徒是二哥亲自安排进来的吧,”萧宸之勾着唇,笑意淡淡,却勾着比刀刃还冷的寒锐。

  萧明玄神色一凛,面有怒意:“萧宸之,你休要胡说!”

  萧宸之格外的冷沉,盯着萧明玄,有一种步步紧逼的架势:“那么方才是谁信了歹人的胡话?怎么到了我这里就不行了?若是连皇上身边的人也说是本王所为,本王尚且还能另寻法子自证清白。但现在,根本就没这个必要。”

  “萧宸之,你当场杀了这些人,就是为了给自己……”萧明玄还待说些什么,太后站了起来走出来。

  太后冷漠的看了眼死去的几个宫人,淡淡的道:“你们兄弟俩吵什么,老三说得对,这事还得彻查,去,传哀家令,带人搜捕歹人。”

  跟在身边的侍卫立即会意,带着人出去。

  太后看向萧宸之,气势也很沉:“哀家相信宸王不会加害皇帝,皇后。”

  被叫到,李淳楹走了出来:“臣妾在。”

  “皇上如今情况尚不明,身边的人又不作为,先关押起来,皇帝这里就交给你了。”

  “是,臣妾会好好照顾皇上,”李淳楹垂首道。

  太后扫了其他人一眼,“你们且先下去,未得允准不要随意走。明玄,宸之,你们随哀家过去商讨今日之事,歹人谋害皇帝,总该要揪出来严厉惩处。”

  萧宸之神色微闪,“是。”

  萧明玄勾唇冷笑,出了这大殿,之后要怎么做还不是他们说了算。

  所有人都退了出去。

  大殿内只留李淳楹和她的人,萧长空身边的人全部被关到了另一边,什么也不能为萧长空做。

  走出去的三妃,心中忐忑不已。

  她们隐约的明白,今日这事,恐怕是要针对皇帝而来。

  也明白,即便她们现在是宫妃,地位在女人之中也是极高贵的,可是生死面前,她们这些宫妃比外头的官宅夫人远远不如。

  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她们连气也不敢大声喘,回自己的居所,慌乱的准备着逃生的法子。

  特别是纯妃,她现在心乱如麻,想来想去,竟想不出能活着的路。

  此时大殿内。

  李淳楹坐到了萧长空的身边,盯着安静睡着的人。

  沉睡着的人,脸部轮廓也没有往日的凌厉,整个人都散着股柔和。

  她仍旧百思不得其解。

  萧长空为何要这么做。

  盯着沉睡的人,脑海中闪过萧长空时而窝囊时而冷厉的模样,倒也是第一次见到这般沉睡温和的模样。

  李淳楹忍不住上手在他的脸上一捏一掐!

  “皇后娘娘!”

  画眠和魏嬷嬷都被她的举动吓了一跳。

  李淳楹没有什么表情的松开手,“本宫就是看看他的脸有没有僵硬,这说明他不是中毒。”

  “脸僵就是中毒吗?可是太医不是说……”画眠想起来,太医什么也没说。

  “娘娘,外面是什么情况老奴也出去探不得,我们现在被困在这里,该如何是好?”魏嬷嬷走到殿门外,发现守着的全是太后和萧王那边的人。

  这是要将他们困死在这里了。

  李淳楹淡声道:“太后不是带着宸王他们出去商量接下来捉贼之事吗,不必着急,眼下,我们还是先照顾好皇上才是紧要事。”

  见李淳楹不慌不忙的,魏嬷嬷心里边安定了一些,可随即又慌乱了起来。

  因为外面走动的人越来越多了,似乎要进行什么大清洗一样。

  魏嬷嬷刚才安定一些的心瞬间又慌了。

  “娘娘,他们好像是往这边来了,”魏嬷嬷重重的咽了口唾沫,“怎么办。”

  会不会是萧王让人过来灭口,然后将他们的死栽赃给那些歹人。

  魏嬷嬷越想越慌。

  李淳楹往外看了一眼,人确实是往这边来,前后左右全部围死了。

  哪怕他们插翅也难飞出去。

  “娘娘,”画眠意识到这是萧王要控制大局的举动,脸色刷地煞白。

  李淳楹想,此时在外,恐怕还镇守了不少士兵吧。

  还真给李淳楹猜对了,萧王早已有了动手的准备,让太尉那边准备好,对萧长空这个人彻底的打压。

  萧长空在这里出事,他们完全可以用歹徒撕杀入寺重伤皇帝为由,然后萧王就能顺顺利利的登上皇座。

  因为有男女主在,李淳楹也并没有任何的准备。

  这样的场面,想必也不是女主想要看到的。

  有女主的金手指不用,又何须多此一举。

  在没有找出制住女主金手指之前,所有的准备都会在女主的面前轻而易举的粉碎。

  她猜,此时此刻的女主,正向萧王和太后使用卡牌了。

  凤寰宫的人回头看到李淳楹还能云淡风轻的坐在殿内喝茶,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娘娘这是察觉不到危险吗。

  “皇上这个大活人还在这里,还用担心那些人会闯进来吗?”李淳楹勾唇一笑,“我们就再等等看吧,或许萧王是真的在捉歹徒呢。而这些人,也真的是萧王派来保护我们的。”

  就连画眠也都看出来了,萧王可能要造反了,还要安一个莫须有的罪名给宸王也不一定。

  这简直就是一箭双雕的行动!

  而届时,他们一个也逃不掉。

  这种想法一出,魏嬷嬷双腿发软,直接软倒在了门边,哪里还有心情去管李淳楹身边需不需要伺候。

  李淳楹看到魏嬷嬷这般模样,暗自摇了摇头。

  不是她没给机会,是魏嬷嬷自己没有把握。

  “娘娘,您还是想想怎么活命吧,”画眠不敢说大声,只是低低的在她的耳边道:“实在没法子,您换上奴婢的衣棠,届时趁着乱离开,他们必然不会追究一个奴婢的去向。”

  只要在那些人杀进来之前,一把火烧了这里,而她又穿上李淳楹的凤袍,面目全非了自然是认不出是谁来。

  届时大家也都会认为皇后死于火中。

  而李淳楹也能逃出生天。

  这是画眠唯一能想到的办法了。

  李淳楹不禁侧目看了过来,拍了拍她的脑袋,“傻丫头,我不会死,你也不会。就等着有人将我们迎出去吧,坐下来,陪我喝口茶。”

  画眠哭笑不得,“娘娘,您怎么还能如此镇定。”

  “哭有用吗?慌也没用,我们现在被团团困在这里,插翅也难飞,倒不如好好的享受当下,等待最后的曙光。”

  画眠被李淳楹身上这股子的从容给安抚住了,不自觉的拿过李淳楹递来的茶喝了一口。

  喝完了才惊觉得自己越矩了,赶紧放下茶杯站起来:“娘娘,奴婢还是到处瞧瞧,看看有没有可逃生的暗道。”

  “这可是国寺,”李淳楹觉得有暗道的可能性很渺小。

  “总得要找找看。”

  画眠不肯放弃。

  大殿内,多处都是空荡荡的,因为皇帝住进来了,摆放了不少的东西。

  魏嬷嬷看到画眠四处寻找,马上就跟着跑了过去跟着一起寻找出口。

  李淳楹仍坐在萧长空的面前,一边喝着茶一边看着沉睡的美男。

  突然想到一句话。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此时此景,或许就是那个味了。

  这次她并不会死,非常的笃定。

  “娘娘,找到了!这儿有暗道!”画眠的声音压抑着激动!

  哦。

  这么好运气。

  李淳楹站了起来,跟着过去。

  “娘娘,老奴先下去探探路再回来叫您,”魏嬷嬷一把推开了画眠,率先往里面钻。

  李淳楹站在边上,看着魏嬷嬷急不可耐的先逃离这个地方。

  画眠皱紧了眉头,想要骂几句,可是暗道里有什么,他们也不清楚,总归是要有个人先下去探路。

  “封上吧。”

  等下面没有了声音,李淳楹对画眠道。

  “可是魏嬷嬷还没有出来,”画眠道。

  李淳楹眸光清淡,道:“魏嬷嬷不会再上来了。”

  “啊?难道娘娘您知道下面有危险?”画眠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出口,正满怀的欣喜,却被李淳楹给打碎了这美好的逃生梦。

  李淳楹指了指外面,“有人进来了。”

  画眠吓得赶紧将木板封上。

  正好这时外面大步走进数名侍卫,他们眼神锐利的往里一扫。

  画眠吓得一哆嗦,但还是挡到了李淳楹的身前。

  李淳楹扯开她,走上去,神情冷肃,“歹徒可捉着了?”

  领头的侍卫看了李淳楹一眼,并不如何恭敬的作了个礼:“回皇后娘娘,太后娘娘有旨意,让皇后娘娘准备准备,带皇上启程回宫。”

  “哦?这么说来,歹徒捉着了?”李淳楹勾唇一笑,“不愧是萧王,底下的人就是英勇。”

  侍卫冷着脸没有回答李淳楹的话。

  李淳楹手一摆:“本宫会和大家好好准备,跟随太后启程回宫。”

  这一次的祈福彻底的夭斩了。

  等众侍卫退下,画眠瞬间松了口气,一屁股坐了下来,浑身的冷汗。

  李淳楹转身,盯着床榻上的萧长空。

  还是觉得有些事,就算是没有女主和男主,这个萧长空也能把控住一样。

  即便这个人现在还在这里沉睡不醒。

  李淳楹又转开身,对画眠道:“我们收拾一下,准备启程回宫。”

  画眠爬起来,赶紧收拾好回宫。

  而身后的魏嬷嬷,早已被抛到了脑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