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穿成炮灰后她崩了女主人设 > 第058章:出事

第058章:出事

 热门推荐:
  晚膳。

  李淳楹等萧长空用完后,并没有急着走。

  萧长空漱口后接过巾帛,拭嘴又换一条擦手,见李淳楹就坐在那儿直勾勾盯着自己,俊眉微微一挑。

  李淳楹不开口,萧长空也没开口打破安静的气氛。

  直到萧长空擦好了手,李淳楹还是没开口。

  只是直勾勾的盯着他而已。

  萧长空俊眉皱起。

  欲要转身离开偏殿。

  “皇上,臣妾有些话要单独和您谈谈。”

  萧长空步伐一顿,侧目看来,凤眸深幽。

  李淳楹说完后就等萧长空的回应。

  要是他不肯,她就走。

  萧长空盯着她看了良久,在李淳楹以为他拔腿就走时,听他冷冷道:“你们都退出去。”

  众人对视一眼,都有些好奇李淳楹要跟萧长空说些什么。

  等人退下,殿门紧闭,萧长空站到李淳楹面前,居高临下看着她,神情冷淡得看不出他的情绪好坏,“皇后想要跟朕说什么。”

  “皇上能先坐下来吗?这样仰着脖子跟您说话,不方便,”李淳楹也不想站着。

  萧长空冷哼一声,坐到了对面。

  两人面对面,殿内一时安静得有些可怕。

  李淳楹在斟酌怎样开口才能不让这个人反应太大,或者误会自己的意图。

  身为皇帝,生性多疑。

  她一介女流,突然对他说起这些,正常的情况下肯定会防备,或是怀疑。

  不会直接相信她这个人。

  除非两人之间早就有很深的羁绊。

  萧长空看向她的目光渐凝,“皇后不是说有话要与朕说,难不成,皇后是有意戏耍朕。”

  语话间,已有些恼意。

  李淳楹轻轻叹息一声:“臣妾有些话不知该怎么说,是以就多想了会。等会儿臣妾说出来的话,皇上可不要恼怒了。”

  “只须你不说些惹恼朕的话,朕自然不会恼。”

  “恐怕不行,臣妾说的这些话,最极有可能惹怒皇上。现在皇上只须向臣妾保证,不要对臣妾发怒,听臣妾说完了再细细琢磨。”

  萧长空俊脸上依然有几分不悦,到底还是允准了她的话:“朕尽量。”

  “是一定。”

  李淳楹抬了抬眼眸,一副你不说一定,我就不说的架势。

  萧长空眉心一跳:“朕不会怒。”

  “萧王在明里暗里搞了不少动作,现如今又令臣妾对皇上下毒害命,这也事关臣妾性命,所以臣妾现在与皇上是绑在一条线上的蚂蚱。”

  对于李淳楹形容的这个蚂蚱,萧长空闻言就黑了脸。

  到底没打断她的话。

  眸色深凝,直直盯着李淳楹。

  李淳楹继续道:“有件事可能皇上不知道,宸王在背后招兵买马,借用于二小姐的手暗地培养了不少的人才,更是极力拉拢各位大臣。”

  萧长空幽眸倏地一眯,冷冷的盯着李淳楹。

  李淳楹不去看他深暗如渊的眼眸,道:“萧王同样在朝瓜分大部分的操控权力,臣妾有一提案,虽说这是人人都想得到的小计,但对于他们那些自以为聪明的人来说,最合适不过了。”

  薄艳的唇,此时再度轻启:“鹬蚌相争,渔翁得利。皇上明白臣妾的意思吧,不过,以皇上的聪明,不会想不到这些。臣妾不过是想要将宸王和萧王背后行事告知,皇上要怎么做,也需要皇上亲自去付出行动。”

  说完这番话后,李淳楹就不再言语。

  殿内的气氛再度沉凝了下来,两人的呼吸能清晰可闻。

  萧长空身上的气息变了,眼神也变了。

  从李淳楹说出第一名话时,他这双眼更是有力度的盯在她身上,仿佛是要洞穿她内心所有的秘密一般。

  李淳楹不慌不忙的坐在位置上,大方的给萧长空审视。

  他不开口,她也就等着。

  如此又过了好长一段时间,萧长空才暗哑开口:“皇后这些大逆不道的话,又是何人所受?李泓还是别有用心的其他人?”

  萧长空果然怀疑了自己与其他人勾结。

  “皇上应该很清楚臣妾对您的心意,”李淳楹眨了眨眼,“臣妾对皇上情深似海,恨不得将自己的性命和肉体奉献给皇上,如此忠贞不渝的爱意,皇上难道看不见,感受不到吗?”

  萧长空眉心跳动得厉害。

  说这些话时,她是脸不红心不跳的,一点诚心也没有。

  还要让他相信她的爱意?

  在那之前,或许萧长空会相信,可是现在,不知怎么的,他觉得李淳楹嘴里说出的这些爱意绵绵的话,没一句能听。

  “李淳楹,不管是谁授意你对朕说这些话,在朕没有发怒之前最后滚出偏殿,近日内没有朕的允准,不要再进朝晖殿。”

  无视他咬牙切齿的话语,李淳楹眨巴一下眼,道:“是,臣妾会向太后禀报此事。”

  “李淳楹,”萧长空怒喝。

  “臣妾在。”

  萧长空咬牙道:“继续送药膳。”

  “是!”李淳楹仿佛拿了圣旨,在萧长空面前倒也显得云淡风轻的,“有件事臣妾还得提醒一句皇上,跟在皇上身边的几位大臣,有一位未必是向着您的。还请皇上尽快查清楚,以防接下来的行事会被对方掌控,不妨告诉皇上,那人就是……”于二小姐的人。

  后面的话没出口,一股钻心的疼冲了进来,袭卷着李淳楹整个人。

  眼前一黑,李淳楹直挺挺倒地。

  失去意识时,李淳楹暗骂一句。

  她以为触发剧情的疼痛早就消失了,原来在这里等着她。

  昏倒前,感觉自己被谁接了一下,落到一个温厚的怀抱。

  随后什么事也不知道了。

  ……

  李淳楹醒来就听见床边有人抽泣。

  不用看,也知道是画眠这个爱哭鬼。

  “我没死,你哭什么,”李淳楹撑着虚弱的身体起来。

  浑身跟被雷劈过一样,又虚又麻。

  再也不想感受第二次了。

  “娘娘!您醒了!”

  “是是,我醒了,”李淳楹按了按眉心:“这是哪?”

  “是凤寰宫,”画眠急道:“奴婢这就去将太医叫回来。”

  “不用了,我就歇一会,”李淳楹抬了抬手,示意画眠回来,“皇上那边是什么情况。”

  “娘娘,奴婢没想到皇上会对您下手,奴婢不敢和皇上对峙,奴婢没用……”

  “……谁和你说是皇上打我的?”

  画眠懵了,“难道不是吗?”

  “是我自己晕倒,和他没关系,”李淳楹按着眉心下床,“我睡了多久?”

  “五个时辰了。”

  李淳楹心头微惊,自己就是想说出女主那个人设的原因,就被这么击得这么狠。

  十个小时,外面的天都快亮了。

  “用膳吧,”李淳楹洗漱往外走,“叶影的情况怎么样。”

  “稳定了许多。”

  “嗯。”

  李淳楹用着早膳一边在想,要不要再试一次。

  要是再晕倒,说明女主的人设问题,绝对不能碰。

  还得找别的方式破解了才行。x33小说更新最快 电脑端:https://www.x33xs.com/

  魏嬷嬷走进来,道:“皇后娘娘,锦川姑娘来了。”

  “让她进来,”李淳楹坐到位置上等人进来。

  锦川进来施了礼后就将太后的话带到,“皇后娘娘,上次宫中祭皇上就出了岔子,太后娘娘就觉得这事不吉利,特地安排了两日后国寺祈福。特地差奴婢过来向皇后娘娘说一声,两日后宫中主子们都要进国寺祷告。”

  李淳楹点头:“好,本宫会准备好。”

  锦川退下了。

  还以为是来说良妃的事,没想到会是这个。

  太后出马,也就是说萧明玄也真的要动手了。

  国寺一行,只怕不简单。

  是得好好准备一下。

  因为是皇家组团去国寺,就连皇帝也得一起。

  “娘娘,我们这就去准备准备,”魏嬷嬷主动上前道。

  “嗯,去吧。”

  李淳楹撑着脑袋,歪坐在软椅上想事情。

  画眠走近了道:“若是要去国寺祈福,那就得在那儿小住两日,奴婢多给娘娘准备厚实的衣裳。”

  “住两日?”

  “是啊,”画眠扭头看回来,“娘娘可是想起要准备别的?奴婢这就去备好。”

  李淳楹勾唇一笑,“没有,你去做自己的事。”

  两日后。

  各宫都准备好了,这次连同皇帝出行,宫中就瞬间一空了。

  没有谁留在宫中,倒也方便了某些人行事了。

  李淳楹从宫中出来,看到皇帝的车驾,搞得也挺隆重。

  李淳楹就站在自己的凤驾边上,没有往前走去。

  萧长空一身红黑龙袍,站在那里,高修又挺拓。

  一回头,那双幽深的眼直盯在她的身上。

  李淳楹遥遥与他对视一眼,点了点头。

  萧长空冷着脸收回视线,等太后一出来,众人就跟着起驾出发。

  萧长空手中国事不重,扔下两天也没有什么。

  为云国祈福,排场自是不小。

  百姓对此也并没有说什么,这一切都是为了云国,也是为了百姓。

  坐在马车内,李淳楹挑起了帘子朝外面看了眼。

  只见中途一辆马车加入,跟着太后的车驾走。

  “咦?那好像是于家的马车,应该是于二小姐,”魏嬷嬷指着前方,回头对李淳楹说道。

  李淳楹往前扫了眼,收回,“最近于二小姐和宸王走得近,也算半个皇家媳了,太后让她跟着一起去,也没有什么。”

  想起自己那天跟萧长空说的话,李淳楹突然想起一件事。

  女主对萧长空是不是给了卡牌?

  那自己对萧长空说的那些话,有用吗?

  或者,他会不会受影响,直接跟女主说自己的坏话?

  要是这样,可就不妙了。

  女主手里的金手指,就是前路的障碍,她自己也在想办法破掉这个障碍。

  “真是要命,”李淳楹按紧了眉心。

  “娘娘,您没事吧?”

  “我没事,有事的是其他人,”李淳楹觉得这次出行,萧王要是没得逞,然后又被男主干掉,女主利用金手指直接除掉萧长空,然后扶男主上位。

  李淳楹想到这,头更疼了。

  她不会要在这里死掉了吧?

  “娘娘,您真的没事吗?奴婢看您的脸色不太好……是不是马车不舒服?”

  “我没事,”李淳楹叹息。

  要真到那一步,再说吧。

  自己也有些好奇,为什么要让她无缘无故的跑进这书中世界来,难道就是为了给女主提供炮灰?

  虐了一遍后再送走?

  行走半日,国寺就近在眼前,对于于舒琊的加入,似乎并没有谁敢说什么。

  女主背着光环,又挨靠着萧宸之,谁敢说主子的不是?

  太后和萧王都没有吭声呢。

  下了马车,李淳楹自然得跟着太后身后走,萧长空领着皇家子弟先走在前面,住持方丈领着一众人出来拜迎。

  萧长空只想快些将这里的事处理好回宫,没有人在宫中,只怕变故徒生。

  国寺就是国寺,到处彰显着金碧辉煌,走进第一座大殿,就能感受得到。

  平常时的香火也尤为旺盛,这一次皇帝出行,寺内就全部清理掉了香客,将这地方空出来给皇帝等人。

  安排歇脚,然后就是准备第一次的礼拜祈福。

  可以说整个过程枯燥无味。

  李淳楹被安排住在太后的隔壁,并没有靠着皇帝那边。

  出个什么事,还得看萧长空自个的应对。

  倒是让李淳楹意外的是,于舒琊竟然住在离自己不远的地方。

  刚到国寺,大家都先用膳再进行祈福。

  李淳楹单独在殿中用,其他妃子也是如此。

  刚放下碗筷,纯妃和良妃就过来了。

  “皇后娘娘这住处到底是比嫔妾几个的地方更安静宽敞些,”良妃皮笑肉不笑的道。

  “听良妃这话意,是觉得本宫不该住在这?”李淳楹笑了声。

  良妃脸色一变,忙道:“嫔妾并非是这个意思。”

  纯妃跟着说了句:“皇后娘娘,我们也是第一次结伴来国寺,还有些时辰才开始,不如我们到外边转转吧。”

  “太后和于二小姐就去那边的杏林了,看两人这架势,跟祖孙似的,”良妃带着几分酸味道,“于二小姐知晓这是皇家的祈福,却厚着脸皮掺和进来了,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早已与宸王私相授受了呢。”

  良妃这话刚好落到进门来的贤妃耳中,贤妃步伐微顿,抿了抿唇,调整自己的情况走了进来。

  “皇后娘娘!”

  看到贤妃,良妃就跟找到了说话的伴,指着外面,不屑的道:“贤妃姐姐你也来说说看,这于二小姐是不是很没有羞耻心?”

  “咳,”纯妃容不得良妃这般说于舒琊:“于二小姐是太后叫来的,是太后首肯的人,宸王妃之位,也早就属于她的。良妃这会儿在这里说未来宸王妃的不是,也不怕被人听见了。”

  良妃冷了脸,“未来的宸王妃是不是她的还未可知呢。”

  “宸王对于二小姐的情意,大家都看得见,良妃又何须说这些话来埋汰于二小姐,”纯妃黑眸一眯,“难不成,良妃你对宸王起了什么心思!”

  “纯妃!”良妃气得怒喝,“莫要胡说,我不过是见不惯未出阁的姑娘家这般轻浮罢了。”

  “于二小姐在百姓的心目中那可是……”纯妃欲要替于舒琊鸣不平。

  “够了,”李淳楹看了眼贤妃,喝止了这两人,“你们若是来这里为于二小姐吵架,就到她面前去,当面吵个够了再回来。”x33小说首发 www.x33xs.com m.x33xs.com

  两人同时不说话了。

  “你们若是想要走走就去走,本宫这会儿有些累了,就在这歇息一会儿,不陪你们走动了,”李淳楹也懒得出去。

  三妃见状,也只好告退一声。

  待她们出去了,画眠忍不住的道:“娘娘,她们就只会来烦扰娘娘清静。话面上是诚心邀您出去走动,实则心底里的弯弯绕绕不知道绕到了哪里去了。”

  李淳楹好笑不已,也就是画眠能直白说出这种话。

  “画眠,这些话在我这里说说就算了,可别在几位娘娘面前乱说,”李淳楹也是担心画眠嘴快得罪人。

  虽说以她现在的能力还能保护画眠,可也不能时时刻刻的护着。

  画眠点头:“奴婢知道,有些不该说的话,奴婢也不会说,省得给娘娘您招惹麻烦。”

  也只有在李淳楹面前,画眠才敢这般大胆的说。

  李淳楹抬头看向外面,“去看看外面发生了什么事。”

  “咦?真有热闹声传来,”画眠往外探了脑袋。

  魏嬷嬷道:“娘娘,老奴去瞧瞧。”

  说着就转身出殿。

  李淳楹也没待着,跟着身后一起走出去。

  外面,乱成了一团。

  看到大家都簇拥着一个方向去,李淳楹微微皱了眉。

  这时。

  魏嬷嬷脸色难看的跑回来,急声道:“皇上跌入了长阶,昏迷不醒!”

  “什么!”画眠惊叫出声。

  李淳楹的脸色也跟着一沉。

  萧长空摔倒了?

  怎么会。

  她回想了一下原文,可没有这一段。

  难道因为自己活着,加了不少戏份?

  李淳楹快步走过去:“太医过去了吗?”

  “已经跟着过去了,”魏嬷嬷急声道:“娘娘,皇上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可怎么办啊。”

  李淳楹冷着脸没说话,她也没想到第一个出事的会是萧长空。

  她已经提醒过他了,萧明玄要动手。

  怎么一点防备也没有。

  李淳楹快步走进萧长空居住的大殿内,里面挤满了人,几位妃嫔的脸色很难看。

  李淳楹越过她们的身边,往里走,见到躺在床榻上紧闭双目的萧长空,脸色再度沉了沉。

  太医们抹着冷汗在救治,可是一个个把了脉,愣是把不出任何东西来,只是说古怪。

  李淳楹转身,看到站在边上的于舒琊和萧宸之,突然生起一股不好的预感。

  难道是女主直接对萧长空发难了?

  要真是这样,做为本文的女主对一个角色出手,那就这个人就真的死了。

  任凭萧长空再厉害,女主一张卡牌就能杀掉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