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毁灭日,从一代宗师开始 > 第六十四章 啸气如剑,滴雨成兵!

第六十四章 啸气如剑,滴雨成兵!

 热门推荐:
  林恩知道这消息的时候有点晚,老爷子已经出发十多天了,

  他前脚刚回北平,后脚大小姐带着一群人就找上门来。

  据说是因为老爷子在南方找了个富二代搭手,武士会和宫家的很多人都不愿意,所以求到大小姐这里,请她去阻止这场“闹剧”

  刚好这时候林恩回来,大小姐便拉上林恩,两人一起坐上了南下的火车。

  这一趟路途遥远,坐火车都要十来天的时间。

  所以林恩定了最舒适的包厢,远离车头,这样震动小,噪音低,煤灰也少。χ33小説更新最快 手機端:んττρs:/м.χ33χs.cΘм/ヽ。

  装修奢华的包厢里,林恩跟大小姐对坐喝茶。

  “你说我爹为什么去南方找人搭手,这是给他们多大的面子?”

  大小姐也有些不解的问道,她本来还以为以父亲的脾气,这次南下是准备压服南方国术界,强行推动国术南北融合,实在没想到竟然传回来这样的消息!

  老爷子居然打算让南拳北传!南方有拳吗?

  林恩反问大小姐道:“那你觉得师父该怎么做?”

  大小姐柳眉一竖,霸气道:“当然是打到他们服气了!”

  林恩叹了口气,看着大小姐的目光就像是在看一个小孩子!

  “1929年,也就是民国18年的时候,任潮先生创立两广国术馆,邀请师父南下,然后便有了五虎下江南一事,结果呢?”

  大小姐拧着眉头不说话,林恩接着说道:

  “结果两个月后,两广国术馆解散,北方武师南下传艺也是虎头蛇尾,你想想这是因为什么?”

  其实不用想都知道,是因为南方武师们不愿意!

  在他们看来,你北方人来我这里开馆收徒,那就是来打脸抢饭碗的呀,他们怎么可能会心甘情愿?

  所以有了各种明里暗里的针对排挤,强龙不压地头蛇,再加上时势使然“五虎下江南”就这么无疾而终。

  “所以,师父这次换了方法,不再使用武力强压,而是要先让出名气,然后推行融合,才能减小阻力,最有可能成功!”(首发@(域名请记住_三<三^小》说(网)W、ω、ω@.x、彡、彡、x`¥s!.c、o-м文)字<更¥新/速¥度最&駃=0

  林恩说完,看着大小姐还是拧着眉头,没有转过这个湾来,摇了摇头,

  他这个师姐,从小看着师父比武长大,在她心里,老爷子是绝不可能会输的,她不是想不明白,而是不愿意相信从来不败的父亲会输。

  所以当这个可能出现的时候,才这么急匆匆的拉着林恩过来。

  “跟父亲搭手的这个人你知道吗?”大小姐开口问道。

  “好像叫,培德里·叶·有钱。”

  “等到了佛山,见了老爷子,我就去会会这个人。”

  ……

  这时节的广州多雨,

  林恩和大小姐下了火车,正好遇上大雨。

  福星已经租好了黄包车等在站外。

  两人坐着黄包车去往宫老爷子住的共和楼。

  密集的雨点打在黄包车的雨布上,劈啪作响。

  林恩闭上眼睛,暴雨不停的落在周围在地面上,屋檐上,甚至,人的身体上。

  这些景象通过雨点击打产生的震动,如果一串串涟漪一样被林恩收集,在他脑中形成一副清晰的景象!

  “师姐,你不是担心师父声望受损吗?”林恩突然跟同车的大小姐说道,

  “怎么了?你有办法吗?”大小姐疑惑道

  “我们可以先把他们打服气了,再由师父来搭手,这样谁还敢说师父的闲话?”

  “那打谁呀?”

  “不用找,他们已经来了!”林恩话音一落,

  黄包车已经停了下来,旁边巷子里哗啦啦涌出一大群人来,将街口的铁门合上,大铁链子一穿,咔吧一下锁上。

  “精武会封路!此路不通!”

  这四五十人,个个体格健壮,精神饱满,往铁门前一站,目光炯炯的盯着林恩他们,敌意在明显不过!

  “这么多明劲高手?他们可真舍得!”

  “师姐你坐着,这么大雨,你不方便动手,我去开路。”

  大小姐点头道:“你去吧,先别杀人!”

  林恩点头起身下了黄包车,一步步走向众人。

  每走一步,气血便升腾一分,劲力鼓荡之下,浑身骨节爆响,原本就异常高大魁梧的身材,居然硬生生的又拔高了一截!

  夜里望去,简直像一座小山一样!

  宽松的衣服,也鼓起一块块清晰轮廓,隔着衣服,都能感觉到好像钢浇铁铸般的肌肉,必定蕴含着惊人的爆发力!

  半句废话没有,还没走到众人身前,林恩挥手便是一拳!

  这一拳,仿佛晴天炸雷!轰隆一声!

  硕大的拳头卷起飓风,

  空气都被挤压成粘稠的气浪,在林恩拳前,形成一个白色的气罩。

  轰!

  暴雨在他拳击之下,一颗颗雨滴仿佛化身成为一个个炮弹,带着巨大的势能,轰向拦路众人!

  当前的四五人,仿佛被巨锤砸中一般,喷着鲜血倒飞而出!

  远处几扇窗户后面,屋中的几人像是被人施了定身法一般,瞪大了眼睛,一动不动!

  轰轰之声不停,三秒之后,铁门前的三十四人,都已经倒地吐血,生死不知。

  林恩慢悠悠迈过倒地众人,走到铁门之前,张口一吐,

  一道白线从他口中激射而出,带着令人头皮发麻的尖啸声,从铁链上一划而过。

  手臂粗的铁链,仿佛电锯切过一般,分成两段,哐当落地!

  林恩伸手,轻轻在铁门上推了推,铁门慢悠悠的晃回原位。

  扫了远处一眼,返回车上。

  大雨中走了一个来回,林恩身上居然连一滴雨都没有!衣服都是干嗖嗖的。

  大小姐看他的目光想是看什么怪物一样,等他坐回车上,伸手在他身上拧了一把,满脸嗔怒的说道:“你什么时候丹劲了?也不告诉我!”

  “一年多了吧,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睡了一觉就成了。没好意思说。”林恩笑的风淡云轻,仿佛这事真的不值一提一样。

  大小姐太了解他了,横了他一眼

  “嘚瑟!”

  黄包车,施施然越跑越远。

  窗户后面的几个人,才猛然惊醒,林恩走前的那一眼,看得他们仿佛大夏天的掉进了冰窖,鸡皮疙瘩起了一身,

  直到林恩走远,他们才皮肤一松,湿漉漉的出了一身汗!

  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好一会,屋中才响起一个声音。

  “谁出的嗖注意,试探试探?现在还试吗?”

  “啸气如剑,滴雨成兵,这人的功夫,练成仙了!”

  “天下第一,绝对的天下第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