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毁灭日,从一代宗师开始 > 第二十九章 怒晴鸡

第二十九章 怒晴鸡

 热门推荐:
  城中众人已经绝望了!

  这一波接一波的,就是把人往绝路上逼了再逼!

  有几个当兵的受不了,宁可开枪自尽,也不愿意被活埋。χ33小説更新最快 手機端:んττρs:/м.χ33χs.cΘм/ヽ。

  一直跟在陈玉楼身边的昆仑,这时跑到断门石旁边,举起真“砂锅大的拳头”,对着石门轰轰爆锤。

  石门纹丝不动,昆仑不管不顾,几拳下去,两只手已经鲜血淋漓。

  昆仑还要去砸,陈玉楼拉住了他,“不用了昆仑,这石门最少两尺厚,人的血肉之躯如何能够砸开!”

  罗老歪已经骂骂咧咧起来,“你他娘的杨副官,还不把门炸开,等老子出去了把你们全都枪毙了!”

  “林兄弟啊,你不是能砸开这个门吗?那现在就开始吧,再等下去,老哥我怕是看不到了!”

  林恩也不多说,这个时候再不打开这道门,除了自己都得死在这里。

  翻身跳下了城墙,开始朝着城门狂奔,每一步都踩得碎石飞溅,速度越来越快!

  罗老歪一看急忙喊道“快闪开,都快闪开,给我林兄弟让开路!”

  众人急忙躲闪,一瞬间林恩已经冲到了门前。

  “轰隆”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挡着众人生路的“天堑”,被林恩一拳轰开!

  轰开石门的林恩站在碎石堆中,看了看破碎的石门,“也没想象的那么难嘛!”

  身后众人欢呼着一涌而出,连碎石堆中那微弱的惨叫声也没人理会,可能是砸开门的时候误伤人了吧。

  嗯~

  也可能是听错了!不重要。

  林恩倒是看见了,破开石门的瞬间,他看到罗老歪的那个杨副官在抱着眼睛惨嚎!

  嗯~

  可能是看错了,不重要。

  众人冲出墓道后,陈玉楼脚下一软,坐倒在地。

  这趟九死一生,此刻终于逃了出来,心神恍惚无力,只能在昆仑的搀扶下先行返回攒馆。

  罗老歪收拢人手,经过这次失败,一时间伤亡惨重,人心涣散,只能先退回去,暂时修整。

  罗老歪不住的破口大骂这瓶山元墓的墓主,发誓一定要把墓主拖出来,晒成肉干喂狗,剁碎了喂鱼。还要再派人回去调兵,掉他娘的一个师过来,挖也要挖开瓶山。

  林恩知道他在说气话,掉这么多兵进山,地盘还要不要了?

  他也与等在外面的花灵汇合,一路上花灵的委屈的埋怨声就没停下,

  “跟你说了走在最后面,你还是进去了?”

  “进去之前说好了遇到危险扭头就跑的!”

  “他们这么多人,怎的每次都要你去救?”

  即便是在埋怨,声音依旧软糯清丽,大眼睛扑闪扑闪的看着林恩,似乎想让他自己认识到错误,下次小心点。

  林恩看着一乐,伸手揉了揉她的脑袋,花灵使劲的晃着脑袋想摆脱他的魔爪!

  两人回到攒馆后,花灵便忙着治疗伤员,这次负伤人数很多,她忙的脚不沾地。

  林恩则无事闲逛,无论是卸岭众人,还是罗老歪的部队,虽然士气低落,但只要见到他必定远远的行礼,林恩院子里做好的野味就没断过,连小黛玉都不再吃肉了。

  他亲眼见过小黛玉,到处找草啃!

  ……

  陈玉楼担任卸岭魁首多年,从没有失手过,这次瓶山元墓,短短几天连续失败两次,回来之后便一直卧床。

  罗老歪几次去劝,床都没劝下来,今天早上更是门都没让进。气的他出了门就来找林恩,希望他能去劝劝。

  林恩断然拒绝“劝什么?你真以为陈总把头会因为这点事就一蹶不振吗?笑话!”

  罗老歪显然有些懵,“不是因为这个,那是因为什么?”

  林恩摇摇头道:“我问你,这次进山你们两队人加一起有小两千人吧?两次进墓折了多少,有两百人吗?”

  “而且,陈总把头数万卸岭全都在外面,把控着湖北与周围数省的枪支烟土买卖,今天这么点损失算什么,九牛一毛!”(首发@(域名请记住_三<三^小》说(网)W、ω、ω@.x、彡、彡、x`¥s!.c、o-м文)字<更¥新/速¥度最&駃=0

  “至于声望上的损失,只要挖开了这瓶山,谁还会记得今天的事?”

  罗老歪一听便觉得很有道理,接着追问道:“那总把头为啥一直不出门?”

  “出来做什么?山顶通道毒虫遍地进不去,山脚墓道又没找到,现在对他来说,一动不如一静。”

  “但是罗帅放心,等到鹧鸪哨找到辟毒克蜃的神物回来,总把头必然出现。”

  罗老歪听得连连点头,“林兄弟果然看得透彻,说的我老罗心里头敞亮多了,但是,万一鹧鸪哨要是没找到呢?”

  林恩轻轻笑了下,“虫子怕火!什么虫子烧不死?烧不死是因为火不够大!不够猛!实在不行多调集些火油过来,还怕虫子?”

  “哈哈哈……”罗老歪听到这话纵声大笑“陈兄弟的话太和我老罗胃口了!就像那些文化人说的什么,茅塞顿开?对,茅塞顿开!”

  林恩看着罗老歪身影走远,摇了摇头,他说防火这话当然是在骗他。

  墓中情况复杂,不可能一概而论,而且一旦放火,墓中的宝货还能剩下几件?这放火是下策中的下策。

  当天下午,鹧鸪哨和红姑娘他们便回来了。

  大厅之中,所有人聚在一起,来看鹧鸪哨带回来什么神物。

  陈玉楼果然也出来了,坐在头把交椅上,看着鹧鸪哨从竹篓中掏出一只鸡,放在了中间桌子上。

  那鸡虽然生的艳丽,此时却卧倒在桌上,没精打采。

  罗老歪给生生气笑了,“呵呵~鹧鸪哨兄弟,这是什么?如果我老罗没看错的话,兄弟说的神物难道就是这只鸡吗?”

  鹧鸪哨理所当然的点头道“罗帅没看错,是只鸡!”

  罗老歪嘭的一掌拍在桌上,“找不到便说找不到,用不着找只鸡来糊弄我们吧!进了墓没用,我兄弟们的命便不是命吗?”

  这话说的极重,就差明说他鹧鸪哨拿外面数千人马的命当儿戏了!

  陈玉楼一句话没说,只是一直在看那只鸡,意思也很明显,解释解释吧!

  鹧鸪哨从容开口道:“这可不是普通的鸡,是只在古书中记载过得凤种,怒晴鸡!”

  “金鸡报晓本有分别阴阳黑白之意,而怒晴鸡更是仅凭引吭啼鸣之声便可以破除妖气毒蜃,”

  这时,那原本伏于桌上怒晴鸡,被罗老歪拍桌子惊醒,扑棱一下站起。

  只见这鸡彩羽高冠,气宇轩昂,神态间满是桀骜不驯,于寻常家鸡全然不同,鸡冠子又红又大,像是一团燃烧的烈焰,鸡喙和爪子在阳关照射下泛着金光,

  一声啼鸣,高亮之声直冲天日,在场诸人全都感觉精神一震,

  林恩心中惊奇:“妈的,这鸡还会加BUFF呢?”

  PS:今天一定双更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