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办公室也是可以哔——的(GL) > 25第二十五章

25第二十五章

 热门推荐:
  “嗯……没事儿,我们是……好朋友嘛。”钟茗宵支支吾吾的,总觉得说这话心里别扭,但是又找不到更好的词来代替。

  “嗯。”蒋芜懿听着也别扭,她明明是对钟茗宵起了色心来着,要不是被李锦抢先一步,她早就抱得美人归了。

  好白菜都让猪给拱了,这是什么世界啊。即使李锦再出色再优秀,在蒋芜懿面前也就只能够得上“猪”这个字,反正就是配不上钟茗宵就对了。

  “跟老板在一起挺辛苦的吧,得防着被人发现。”蒋芜懿知道自己似乎不太应该提及这个话题,但是在钟茗宵面前,她嘴巴不听使唤,不受控制。

  “还好。”钟茗宵不知道该如何反应,这话听着让她怎么都有**的错觉。

  “他似乎不太好伺候,对你好么?”蒋芜懿追问道。

  “挺好的,他很宠我。”钟茗宵点点头,哥哥确实不好伺候,但是对她很不错。

  “哦,这样……”蒋芜懿着实有点失落,如果钟茗宵刚才告诉她李锦很不好伺候对她也不好,那她就有机会劝劝钟茗宵跟她分手了,即使她不跟自己在一起,自己也能偶尔做一下梦。

  “你不开心?”钟茗宵看出来蒋芜懿有点淡淡的失落,但是不知道是因为什么。

  “没有啊,挺好的。”蒋芜懿心里“突”的一下,生怕自己的心事儿被钟茗宵看出来。x33小说首发 https://www.x33xs.com https://m.33xs.com

  “嗯……”

  接下来,她们就开始讨论公司的八卦。钟茗宵刚来,对公司也不熟悉,更别提什么八卦了。所以基本上都是蒋芜懿在说,她在听。

  “你不知道,那女的怎么说呢……反正你再干几天就知道了,别去招惹她,不然你的桃色新闻肯定满天飞。”蒋芜懿一脸嫌弃。

  “我们部门的?”

  “设计部的……”

  “那也是我的部门……”

  “哦对,我差点忘了。那你可得小心点!”

  “嗯,我会的。”

  “嘿嘿,财务部的小王和小李正谈恋爱呢,你知道么。”

  “嗯?真的?看不出来啊。”

  “不是吧,这你都看不出来,那一天到晚笑得,像捡了钱一样,还总冲着对方傻笑,我看了都受不了。”

  “可是公司不是……”钟茗宵迟疑着不知道该说不该说。

  “嗯,同部门不能谈恋爱。”蒋芜懿自然知道。

  “这种泯灭人性的条款也就你男朋友能想出来,你想想看,同个部门接触比较多,谈恋爱的可能性是极大的,人都是感性动物,怎么能控制住呢。”

  “我哥他……”钟茗宵话刚出口,就捂住嘴瞪大了眼睛,不好,露馅了。

  “你哥?”蒋芜懿奇怪地看着钟茗宵。

  “呃……我哥他公司也是有这样的规定,为了提高工作效率才定的。”钟茗宵脑子转了一下弯,说道。

  “啧啧,剥夺者,资本家。”

  钟茗宵看着蒋芜懿一脸旧社会的表情,抿嘴笑了开来。

  “你还有哥哥啊?”蒋芜懿感兴趣地问道。

  “有啊,有一个哥哥,也是在企业工作。”钟茗宵想了想,说道。

  “那你爸妈会不会重男轻女什么的,我在家就特不受待见,我妈对我哥特别好,不太重视我们和几个姐姐。”蒋芜懿的成长史可谓是诸多坎坷。

  “我爸妈重女轻男……我哥在家总挨骂。”钟茗宵想到昨晚哥哥挨骂的样子,抿嘴笑了笑。

  “哟,那你可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了,一看就是一副大小姐样儿。”蒋芜懿语气带着调侃,痞子气息显露无疑。

  “你才是,我留学那么久,在外面什么都得一个人干。”钟茗宵倒是没看出来蒋芜懿的调侃,很认真地为自己辩解。

  “是么?你那么优秀,很多人追吧,他们肯定会为你安排好一切的。”蒋芜懿试探道。

  “嗯,不少……但是都没有什么感觉,我在一开始就会跟他们都说清楚。”钟茗宵从来不否认自己多人追,她优秀是事实,用国内流行的说法就是白富美了。

  “独立自主,好。”蒋芜懿欣赏地点点头,自己好像又发现了钟茗宵的一个优点。

  “不过……大学的时候,同寝室有个女生对我特别好,早上会把早餐放在我桌子上,会帮我记笔记,甚至有时候还会帮我洗被子铺床什么的。”钟茗宵想起大学的时候那段经历,还是有点回味。

  “她喜欢你吧?”蒋芜懿来了精神,她特别想知道钟茗宵的想法。

  “我不知道,当时就以为是她想跟我做朋友,没有拒绝。”钟茗宵皱了皱眉。

  “后来呢,后来怎么样了?”蒋芜懿语气有些着急。

  “后来……她也没跟我说什么,但是我没什么反应她也就渐渐地疏远我了。”钟茗宵叹了一口气。

  “好涩,你呀……还真不太敏感。”蒋芜懿顿时同情起了钟茗宵舍友,真是个可怜的孩子,应该是初恋吧,甚至连说出来都不敢。

  “我对这方面确实不太……敏感。”钟茗宵尴尬地笑了笑。

  “那李锦是你初恋?”蒋芜懿问道。

  “呃?”钟茗宵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这事儿跟她哥有什么关系。

  “李锦……”蒋芜懿加重了语气。

  “哦哦,那个……他……是啊。”钟茗宵反应过来了,连忙应道。

  忍不住的面部抽搐,**,这是赤/裸裸的**……

  “真幸运。”蒋芜懿语气酸溜溜的,这李锦到底是前世积了多少德,这辈子烧了多少高香,这种好事儿怎么就轮不上她。(首发@(域名请记住_三<三^小》说(网)W、ω、ω@.x、彡、彡、x`¥s!.c、o-м文)字<更¥新/速¥度最&駃=0

  落寞地起床,落寞地上班,落寞地吃饭,落寞地加班,落寞地玩游戏,落寞地看电视,落寞地逛街……这就是她蒋芜懿落寞的大半生。

  钟茗宵抿嘴笑了笑,蒋芜懿现在的样子活像是吞了一口醋。她是在羡慕自己“谈恋爱”的事儿么。

  其实不然,蒋芜懿是在羡慕李锦。而不是在羡慕钟茗宵谈恋爱。

  “没事儿,总有个人会突然出现在你身边,然后就不走了。”钟茗宵式的安慰方法。技术拙略但是温暖了蒋芜懿落寞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