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第一章

 热门推荐:
  “旅客们请注意,您乘坐的Z57航班将于半小时后起飞……”机场女播音员的清脆甜美的声音在机场上空盘旋,久久不去。机场里吵吵嚷嚷的,倒是让钟茗宵觉得有些像菜场,皱了皱眉,她拖着行李往头等舱登机口走去。幸好李锦给她准备的是头等舱,有专门的头等舱候机室,如果要她在这里呆上两小时,非疯掉不可。

  “您好。”工作人员接过钟茗宵的机票,撕掉了票尾,然后把剩下的递还给她。还附送给她一个甜蜜的微笑。

  钟茗宵摘下墨镜,坐在宽大的沙发里,从包里拿出来一本意大利语的设计书看了起来。

  是的,她刚刚从佛罗伦萨,也就是徐志摩口中的“翡冷翠”回国,出国七年间只回来过两次,她已经有点忘记了国内的生活节奏。

  比如说头等舱的旅客们总是喜欢在最后一刻踱着方步走到贵宾登机区,在着急的经济舱乘客面前堂而皇之的检票登机,以此来彰显自己的不同。对此钟茗宵很是不以为然,虽然她也属于特权阶层。

  一本书从候机厅看到了飞机上,钟茗宵看着头等舱的旅客们一个个坐下,接着是为数众多的经济舱乘客。

  头等舱也不是每次都能坐满的,即使是帝都飞往Z市的热门航班,钟茗宵旁边的座位也一直空着,让她觉得自在了不少。

  “已登机,勿念。”给李锦发了个短信之后,钟茗宵就关掉了手机。

  三个小时的空隙,她还有很多工作要做,在入职之前充分了解国内的珠宝市场形式是非常必要的。钟茗宵不喜欢打无准备之仗。x33小说更新最快 手机端:https:/m.x33xs.com/(首发@(域名请记住_三<三^小》说(网)W、ω、ω@.x、彡、彡、x`¥s!.c、o-м文)字<更¥新/速¥度最&駃=0

  熙熙攘攘的登机人群都已经在机舱里找到了自己的位置,舱门还是没有关闭,钟茗宵有点纳闷的看看手表,按照道理来说,现在应该已经准备起飞了。

  她的疑惑没有持续多久,一个穿着通勤装的女人走上飞机,尔后在乘务员的帮助下把小行李箱塞进了头顶的行李架。

  “不好意思,让我进去一下好么?”迟到的女人很没诚意的对钟茗宵说道,“我的座位在里面。”说完,还出示了一下登机牌。

  钟茗宵皱皱眉,侧身让迟到的女人进去。

  迟到了还大大咧咧优哉游哉的人,钟茗宵十分之反感,她果断的把身边这人划入了乘坐头等舱的特权阶层行列。

  蒋芜懿努力地调整自己的气息来平稳呼吸,刚才她不顾形象的踩着十厘米高跟鞋在机场大厅一路狂奔,像一个女疯子一般,直到跑到登机口才勉强喘了口气,现在她只想张大嘴巴迎接新鲜空气。可是,她要维护自己的形象,对,形象!

  帝都飞Z市的航班她坐过多次,每一次都是这个样子,满满当当的,即使是在头等舱,有时候也难免觉得逼仄。

  还好,这一次旁边坐的是个行为举止看上去相当合体优雅的女人,大约不会影响到她的美好心情。

  蒋芜懿有过和农村暴发户一同乘机的经历,那一次的记忆正如古人所言,往事不堪回首。

  单凭蒋芜懿从事奢侈品销售行业多年的经验来看,这个举止优雅的女人,不是富二代官二代就是被包养的,而且还是被顶级大老板包养的那一种。

  手表就是天梭的经典系列中性表,一万多一块,走的是低调奢华的路线,饶是蒋芜懿这种金领,也不会选择这样的手表。她们这种一点点爬上来的普通人家的孩子,要标榜自己的地位一般都会选择sth或者浪琴的女表,明目张胆的显摆。

  Tommyhi1figr的裤子国内百分百是买不到的,估计连山寨都没有,帝都这地方鱼龙混杂,这个白富美不一定是从哪国刚刚飞回来的。上衣看不出来牌子,但是针线细致,再结合她身上的其他品牌,肯定也不是便宜货。

  鞋子?虽然蒋芜懿很想趴到座椅下面看看这个白富美穿的到底是什么样高端的鞋子,但是她一定不会那么做的!一定不会!

  钟茗宵感觉到身边的人端详了自己一会儿,她只当是那个迟到的女人闲的无聊,或者是三八到来品评一下自己是不是配得上她身边的位置罢了,并没有太往心里去。钟茗宵等着飞机平稳飞行,好继续自己的恶补工作。

  耳旁的嗡鸣散去,钟茗宵从脚边放着的小背包里拿出来一份国内的专业珠宝杂志,和之前一直在看的意大利语书对照着看,时不时还往一个小本子让写着什么。

  当蒋芜懿还坐经济舱的时候,在飞机上复习的学生她见的不少,不过白富美看的书上的陌生语种还是让她生出几分好奇。再看那本中的书籍,竟然和自己从事的行业有几分相关,这让蒋芜懿更是好奇心暴增。

  “你也是做这方面工作的?”世界上有一千种开场白,蒋芜懿选择了最直接的一种。

  钟茗宵没想到这个一开始给她以高傲自以为是的印象的女人会跟她搭话,“嗯,是的。你是做哪方面的?”

  “销售线的。”蒋芜懿对于这个有点小牢骚。众所周知,销售是最辛苦的,即使她已经在锦绣走到销售总监的位置,工作量也是同级别中最大的,简直就是金领中的蓝领。

  “国内的珠宝行业情况怎么样?”钟茗宵索性向蒋芜懿打听起来,飞机上航程无趣,她自己这么对照着书上的东西看,还不如问问行内人,总之钟茗宵也不打算要什么□。

  蒋芜懿有点诧异,不过还是很快速的调动起了脑细胞,“国内珠宝行业最顶级的应该就是锦绣了,垄断算不上,但是其他公司被压缩的销售范围相对要窄很多。”

  “锦绣?是Z市的锦绣吗?”钟茗宵若有所思的转着笔,“听说锦绣是以设计出名的,我之前也看了不少关于锦绣的资料。”

  “嗯,锦绣的设计是很不错。”蒋芜懿点了点头,这点是大家有目共睹的,她自然也这样觉得。

  “但是最近锦绣在中国的销售好像出了点问题,在市场显得不太活跃。”钟茗宵在脑海里回放着自己之前看过的资料,“市场销售停滞不前,而且是在没有面临强力竞争的情况下发生的,要还是这种销售水平,锦绣也用不着叫什么龙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