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这个心理学家很诡异 > 第两百零七章 晾衣服

第两百零七章 晾衣服

 热门推荐:
  屋里。

  亮着的灯火洒在满屋大红上。

  灯下,腿瘸的中年男人,在女人身前不时来回挪动,

  拿着带着些温热气的毛巾,小心仔细着,轻轻给女人擦拭着脸,说着些话。

  穿着些大红衣服的女人,就愣愣坐在床边,目光浑噩,眼神涣散。

  “媳妇儿,我再给你擦擦,你就泡泡脚。”

  中年男人再有些不便的挪了挪脚,拿着帕子蹲下身,洗了洗,在盆里拧干了些帕子上的水。

  旁边,穿着大红衣服的女人,涣散的目光,似乎注视到了中年男人拧干了帕子的动作,

  等着中年男人转回身,一下就伸出手,将中年男人手里拿着的帕子拿了过去,

  “怎么了,媳妇儿?”

  中年男人问着。x33小说更新最快 手机端:https:/m.x33xs.com/

  女人只是愣愣着,眼底依旧无神没有焦距,

  只是拿着帕子的手朝前抬起些,紧跟着,再放开了拿着帕子的手,

  帕子正好落回了盆子里,溅起了些水花,

  女人手还抬着,再半空中,似乎抓着什么东西往下拉了拉,手还再举着。

  “……媳妇儿你这是想把帕子晾起来?”

  中年男人来回望了望,问着,

  “媳妇儿,不用你晾,我晾就行了。你泡泡脚吧。”

  中年男人再说着,佝下身,将盆里的水换到旁边的洗脚盆里,

  帮着女人脱着鞋子。

  女人还愣愣坐在床边,目光涣散而无神。

  ……

  陈沦三人就出现在了这卧室门边,

  只是这屋里的女人和中年男人对陈沦三人都浑然不觉。

  眼底平静,陈沦目光落在这卧室屋里,那愣愣坐着,目光浑噩涣散的女人,照顾着女人的中年男人身上,

  旁侧,束柔也盯着这对夫妇,饶常不时看着,不时抬起头琢磨着什么。

  周遭景象,

  再在那中年男人对那女人说着的些话中,渐快速变换着。

  ……

  “……这头发就给媳妇儿你梳好了。只是我这手笨,梳得有些难看。改天遇到咱妈从屋门前过了,我再问问她。”

  “……媳妇儿,我这去街上一趟,把屋里编好的些背篓,撮箕这些拿去卖了,你在家好好待着。等这些东西卖完了,我跟着就从街上回来。你就在屋里好好待着,别乱跑啊。”

  景象再变换,远处是初升朝阳,山林里鸟儿的啼鸣。

  帮着自己媳妇儿再打理打理了头发,中年男人出了堂屋,拿起了院子里些竹背篓,撮箕,竹篮子,再回身对着女人叮嘱着。

  女人就愣愣站在堂屋门边,目光涣散,浑噩无神地朝着中年男人望着,没有动作,自然也没说话。

  “……就在屋里好好待着啊,我跟着就回来……”

  “……吴大姐,我今天上街去,你有没有啥东西要我带的。”

  “你帮我带袋萝卜种子回来吧。”

  “……诶,吴大姐,你帮我看着下我媳妇儿啊。”

  “你放心吧,安乐我还是知道的。之前还在她爸妈屋里的时候,就不会乱跑,她爸妈一出去了,她就只会站在自家院子里,那么安安静静站着,等着。也不吵不闹,看着也是造孽……你放心吧,不会有事儿的。我给你看着呢。”

  “谢谢啊,吴大姐……就在屋里好好待着啊,我把这些东西卖完,然后再买点些菜回来……”

  中年男人再叮嘱了两句,便挑着,拿着些编好的背篓撮箕,往着远处走远了。

  女人堂屋门边,就那么愣愣站着,眼底浑浑噩噩,一声不发。

  陈沦三人就站在了这院子边,这一幕自然映在眼底。

  紧跟着,景象再变换着。

  周遭景象变换,一幕幕在陈沦三人眼前变换。

  ……

  “……媳妇儿,你想家不想。虽然咱爸妈就住在村子尾,不过你也这么久都没回家去了。”

  “今个我带你回家,我们也去看看爸妈,在爸妈那边吃顿饭。”

  又再是堂屋边上,中年男人伸着稍显粗糙的手,给女人小心编着头发,一边给女人说着。

  女人坐在凳子上,目光涣散,面朝着身前,愣愣坐着,没有发出声音,也不知道有没有听懂中年男人的话。

  “行了,我们过去吧。”

  扎好了头发,再帮着女人理了理身上的衣服。

  中年男人瘸着些腿,带着女人,往着村子尾的方向走去,女人眼神没有焦距,浑浑噩噩,愣愣跟着中年男人走着。

  “……妈,我们过来了。”

  只是没多远的段路,中年男人带着女人到了地方。

  屋门外,坐在屋檐下的老妇人,正折着些菜,看到中年男人带着女人过来,跟着便站起了身,

  “过来了,过来了啊……成德你快坐啊。”

  老妇人来回望着自己的女儿,再对着中年男人说着,从旁边搬过张凳子递到了中年男人旁边,x33小说首发 https://www.x33xs.com https://m.33xs.com

  “不是就让过来吃顿饭吗,怎么这么早就过来了。”

  对中年男人说了句话,老妇人却再望着自己闺女。

  “今天屋里没什么事儿,想着看这边有没有啥要帮忙的,就早点过来了。爸呢,怎么不见人啊。”

  “她爸一大早爬起来就去地里,说他闺女喜欢吃红薯,挖红薯去了。”

  “娃啊,想家没有啊。”

  老妇人望着自己闺女,眼眶有些红,再问了声。

  女人愣愣站着,朝着她母亲望着,一句话没说。

  老妇人顿了顿,再抬起头,望着闺女头上梳好的头发,

  “你还给她编了辫子啊。”

  “也不会编,就估摸着编了编。手笨……”

  中年男人不好意思着说了句。

  “有这个心就好。”

  紧随着。

  周遭景象没变换,时间变换着。

  “……那妈,我和安乐就先回去了啊。”

  已经是傍晚,还是在院子里。

  女人面朝着自己的父母,愣愣站着,眼底没有焦距,目光涣散着,

  中年男人正同着老农和老妇人道着别。

  “诶。”

  老妇人望着自己女儿,应着。

  “媳妇儿,我们回去了。”

  中年男人轻声唤了女人一声,拉着女人的手,缓缓转过身,

  女人愣愣着,朝着自己父母望着,再缓缓转过了身。

  “……成德啊,你有空再带着安乐过来吃顿饭啊。我这闺女痴痴傻傻的,虽然咱们就隔着个村子,你在村口,我们这儿在村尾。但我这闺女啊,你让她待在那儿啊,她就只会一直待着,也不知道回来。”

  老妇人看着自己闺女,忍不住眼眶有些红,再说道。

  “……老是回来干什么,他们两口子过好自己的日子就行了。成德你别听她的,别耽搁屋里的事儿了。”

  老农则是再说道,却也望着自己闺女。

  “……没事儿,爸妈,反正也不远,就村口村尾,有空我就带安乐过来,你们别嫌烦就行……”

  “那我们就先回去了啊。妈你们有空也可以过来啊,来屋里坐坐啊。”

  “诶。”

  老妇人和老农望着自己闺女和着中年男人渐远。

  就站在一旁,

  看着的陈沦三人周,景象再快速变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