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轻轻圈住你 > 第222章 你有新名字了江泰迪
  有人见尘埃

  有人见星辰

  我何其有幸,能够遇见你

  纪嘉禾日常宠江砚

  “……好。”

  纪嘉禾懒洋洋的打了个哈欠,权把江砚当抱枕。不多时,姑娘已经眸子半眯,呼吸均匀绵长的睡过去。

  “江律,您找我……”

  陈希推门而入。

  她刚刚还在疑惑,他明明有自己的办公室,怎么跑会客室待着去了?

  结果……刚一进门就惊了!

  江砚抬手,作了个噤声的手势:“去我办公室把外套拿来。”

  “江律,你这样……纪姐知道吗?”

  女生将脸完完全全的埋进江砚的腹,再加上她今还换了种风格,陈希也没认出来,只在将衣服递给他的时候敢怒不敢言般的嘟嚷。

  江砚眉眼依旧携着春日枝条上挂着的略微凉意。他伸手,用衣服将纪嘉禾腰部以下稍微裹一下,才将她整个打横抱起。

  “哎呀砚砚我好累的。”

  被迫转了个方向,纪嘉禾不满的哼唧出声。

  “乖,别乱动。”男生眸光深沉,出门时还睨了陈希一眼,才将视线重新投到纪嘉禾的睡颜上。

  纪嘉禾自发调整好姿势,安分下来。

  江砚走进自己的办公室,让陈希帮忙将自己专用的休息室打开。

  随后,心翼翼的把纪嘉禾放进那个有些简陋的空间,替她掖好被角。

  “……”

  陈希不吃狗粮,果断离场。

  陷入一片柔软,纪嘉禾自发往里拱拱,哼哼唧唧。

  “你好好休息,”江砚看着她迷迷糊糊的睁眼,略微倾身,微凉的温软清浅落在纪嘉禾的额头上。他低笑一声,又忍不住揉了揉她的头,乖巧道,“我不碰你。”

  于是姑娘直接翻身睡过去。

  背对着江砚,呼吸轻缓。

  窗外阳光正好,姑娘半张精致的脸埋进柔软的被子,鼻尖依旧是江砚身上特有的浅淡气息。

  江砚抬手将窗帘拉上,低咳一声,动作轻缓的将门阖上。

  静谧。

  …

  …

  纪嘉禾醒来时,已是下午四点。

  她迷迷糊糊的伸了个懒腰,而后默默的纪嘉禾盯着纯白的花板,一动不动。

  ……今的纪咸鱼粘锅了吗。

  粘了。

  “我下班了,起来么。”

  江砚的声音忽的在一侧淡漠响起,纪嘉禾慢吞吞的循声去看,才瞧见他正背对着她在换衣服。

  “……”

  女生也没避嫌,视线迷糊而直白的看着他,一动不动。

  “这是什么?”

  目光触及江砚腰后的一道清浅的伤痕,女孩忽地伸出微凉的指尖,轻轻碰了碰。

  这个温度猝不及防的让江砚打了个激灵,而后便略微偏了视线,言简意赅道:“烫伤。”

  “喔。”

  纪嘉禾深知他的性子,猜想这个伤疤的来源估计又要瞒着她,也就识趣的没再问,干脆利落的转移话题。

  “……你换完了嘛?要不我回避一下?”

  “嗯。”

  对方扣上最后一粒雪白的衣扣,清淡应声。

  纪嘉禾打了个哈欠,语气漫不经心,像是那么随口一:“哇哦,好可惜。”

  “可惜什么?”

  其实她想,都是白衬衫配西装裤,她真不觉得换衣前的江砚和换衣后的江砚有啥不同的地方。

  可惜了那堆被可怜换下来的衣服。

  离开律所不过四点二十,纪嘉禾完全放飞自我,头发随意拿手扒拉两下权当顺了毛,而后默默坐在江砚的副驾驶上,一动不动。

  “你怎么不问问我去哪儿。”

  修长身形覆下,江砚伸手,给她系好安全带,顺势在她唇角轻轻落下一吻。

  “问你你会吗,”纪嘉禾一脸嫌弃的抹了把嘴角,内心感叹江砚现在时不时就亲一下的行为真是极其可耻,“盲猜你是只泰迪精。”

  江泰迪砚:“……”

  “你以后有新名字了江泰迪,”纪嘉禾叹口气,“你的专属称号。”

  “你真是我祖宗。”

  江砚眉心跳了跳,略微看她一眼,咬着牙凶巴巴道,也没敢反驳。

  纪嘉禾眉梢一挑,得寸进尺:“我才不是泰迪呢泰迪,你祖宗我可排不上号……”

  …

  …

  一路相安无事。

  下车的时候纪嘉禾松了口气,摸了摸惊魂未定的心脏。

  刚才作死作的太狠……她都怕江砚跟她同归于尽。

  不过,瞧见眼前的招牌后,纪嘉禾再次警觉起来,“噔噔噔”往后退了好几步:“你带我来精神病院干啥。”

  莫不是要把我关进去?

  o……

  “想什么呢,”江砚无奈的扯了扯嘴角,解释,“这家病院虐待病人,有人找我,但证据链不够完整,我来这边做取证。”

  “那你带我干什么……”

  “我在这家病院待过一段时间,所以。”江砚顿了顿,随后望向她的眸光幽深起来,似是有些犹豫着,缓缓吐出一个字。

  “……怕。”

  “你没事儿住院干什么?……喔,我懂了,保密是吧。”

  但这次江砚却没在瞒她,深吸一口气,攥紧了她的指尖,尽量风轻云淡道:

  “在你刚开始失联的那段时间,我精神崩溃了。”

  “那你怎么不找安嘉?”

  “她得照顾你。”

  那个时候,纪嘉禾伤势严重,安嘉守着她,他又怎么可能在这个节骨眼上去添乱?(首发@(域名请记住_三<三^小》说(网)W、ω、ω@.x、彡、彡、x`¥s!.c、o-м文)字<更¥新/速¥度最&駃=0

  “……进去叭,等会儿去逛吃逛吃呀?”

  女生用力的反握住江砚微凉的指尖,朝他露出一个明媚灿烂的笑。

  ……

  往里走。

  纪嘉禾看到,在院里某处,有一幅墙,上面写满了字。

  笔迹清浅杂乱,毫无章法。

  最为显眼的是这句:“放我出去”。x33小说更新最快 电脑端:https://www.x33xs.com/

  同一笔迹,出现在墙体的不同位置,字迹狰狞,颜色暗沉,像是发黑的血色。

  纪嘉禾面无表情的抬手拍下来。

  她不敢想象江砚在这里生活过的日子。

  难怪这次回来发现他消瘦了不少。

  他原本就生的清瘦,昨看他吃得就那么一点点,像是在喂猫,再要他吃一点这家伙就去洗手间了,她看得心疼,但又无可奈何。

  晚上这家伙迷迷糊糊的喊饿,她给他下了碗面条,而后这家伙吃了半碗就吃饱了。

  硬给他塞进去,下一秒就被他如数吐出。x33小说更新最快 手机端:https:/m.x33xs.com/

  回神,眸光停留在对方清冷软萌的侧颜上。眉眼弯弯,星辰微淡,温柔缱绻。

  江砚稍稍挑眉:“怎么了?”

  女生目光直白,丝毫不加修饰:“我觉得我捡到宝了。”

  对方略微倾下身,清淡回复:“什么宝贝能让你开心成这样?”

  “你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