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妆宦 > 055 南宫
  裴锦瑶冲他俩莞尔一笑,踩着踏脚凳上了车。不经意间眼角余光扫到了炸肉小哥。不,应该是探子。东厂或是西厂的探子。裴锦瑶暗自摇头,可惜了那小子炸肉的好手艺。

  她这一笑,令得小密探雀跃不已。裴三姑娘就是小道姑!小道姑就是裴三姑娘!

  他他他,他立功了!头功!升领班的机会来了!

  马车驶出巷口,冲天辫才回过神儿,奶声奶气的问方小虎,“虎子哥,仙姑大姐怎么穿的那么花哨?还怪好看的。”

  方小虎抿了抿唇,无精打采的说:“可能她……不是喝露水的高人吧。”

  ……

  裴锦瑶在宫门口换乘小羊车到了凤仪宫侧殿。

  桌上摆着茶点等物。宫婢笑着对她说:“娘娘正跟胡婕妤说话儿。裴三姑娘稍待片刻。”

  裴锦瑶温声道谢,递给她一个荷包。里头装着张一百两的银票。宫婢接过在袖笼里捏了捏,笑容愈发灿烂,“皇后娘娘喜欢听宫外的新鲜事。遂安郡主讲了好些,皇后娘娘很是高兴。”

  裴锦瑶点点头,在罗汉榻上坐下吃茶吃点心。宫里的点心也是光禄寺的手艺,裴锦瑶有点后悔早饭用的多了。

  约莫过了小半个时辰,皇后娘娘才让人带她去正殿。

  见过礼后,皇后娘娘赐了座。和颜悦色的问裴锦瑶素日读什么书,为何胆子那么大不怕邪祟之类的废话。裴锦瑶应对的十分得体,言之有物又不乏女孩子的俏皮。

  初次进宫的女孩子很少有像裴锦瑶这样从容贞静的。韩皇后不由得对她刮目相看。

  “这小姑娘跟玉做得似得,性子也和婉,难得的很。”韩皇后笑着对郑喜莲说道。

  郑喜莲不住颌首,“娘娘说的是呢。”

  裴锦瑶垂下头,露出恰到好处的羞赧。

  ……

  “辽东送来密报,西厂派去的五百高手已经三天没有消息。不知是死是活。”岑立额角沁出一滴汗,顺着脸颊滑至下颌,痒痒的像是虫子在爬。

  此时此刻,岑立深觉搭救平邑长公主可不是个好差事。办的好了有功,稍有差池就会让今上埋怨一辈子。怪不得陛下下命令时,明匡争都不争。

  那个狗东西,算盘打的贼精。他大张旗鼓的四处查“高人”,为的就是躲开这块烫手的山芋。

  上当了,上当了!

  岑立暗暗咬牙。果然还是棋差一招。

  每次都是这样,少算一步就满盘皆输。

  真的好气!

  还有胡成宗。他是跟明匡穿一条裤子的,想必没少给西厂的小子们暗中使绊儿。要不然也不至于五六天传回一封信。定是叫人中途截去了。

  仪风帝不动声色,掀开茶盏浅浅的啜了口。

  岑立上前一步,躬身道:“陛下,臣挑选的都是以一当十的高手。其中不乏擅长追踪隐匿之人。他们定会将长公主殿下毫发无伤的带回来。”

  越是紧要关头越是要把牛皮吹上天。给皇帝陛下画个大饼,让他高兴高兴。西厂这边也能缓口气,想想对策。

  如他所愿,仪风帝面容舒展开,点了点头,“既如此,等等再看。”

  岑立还想再加把劲儿,小黄门入内回禀,“明督主,吕国师求见陛下。”

  狗东西准是来看他笑话来的。

  岑立恭恭敬敬的退至一旁。

  明匡和吕琅一前一后走了进来,见过礼后,仪风帝问他,“伴伴为何满面喜色,可是有喜事?”x33小说更新最快 电脑端:https://www.x33xs.com/

  岑立暗自冷笑。且让这狗东西得意片刻,差事办不好,看陛下能饶了他。

  明匡抱拳,“恭喜陛下贺喜陛下,高人寻到了。”

  岑立恨得要死。他都快被这狗东西气疯了。在京城里寻摸高人就跟大海捞针一样困难,居然让他捞着了。还有天理没有?

  吕琅眉梢一抖。明匡所说的“高人”不会是裴三姑娘吧?就算东厂再有本事,也不会想到所谓高人是个养在深闺的小姑娘。难不成东厂真有手眼通天的本事?他此番觐见为的是向陛下道明妖星一事。可皇帝陛下正在兴头上,若是这个时候提起妖星,定会坏了陛下的兴致。万一怪罪下来……没能除掉裴三,反而弄得一身腥岂不冤枉?吕琅忖量片刻决定静观其变。

  岑立百爪挠心的难受。

  好事都让明匡摊上了。他这回可是在陛下跟前露了大脸了。要是辽东的差事办不利索……岑立打了个抖。那他和西厂都没活路了。一定是西厂的风水不好,才会被东厂压制住了。回去就找人看看。

  岑立胡思乱想的时候,明匡继续说道:“出现在慈恩大街的小道姑眼下正在宫里。”

  “在宫里?”皇帝陛下身子向前倾了倾,“是哪个宫的?”转念一想,不对啊,谁这么大本事能随意出宫?仪风帝的目光骤然一黯。

  “是皇后娘娘宣召入宫的裴三姑娘。”明匡抻直了身子,朗声说道。

  真是那妖星?

  吕琅唇角微坠,权衡着该不该在此时晋言。

  岑立默了默,问道:“明督主此言当真?”

  明匡十分郑重的点点头,“陛下面前岂容妄言?”看向岑立的目光非常坦然,“已经有人认出裴三姑娘就是教孩童谶语的小道姑。至于她为何乔装改扮,又因何得知谶语,陛下当面问上一问便可知晓。”

  仪风帝龙颜大悦,“好。冯嘉速去凤懿宫宣裴三姑娘觐见。”

  ……x33小说首发 www.x33xs.com m.x33xs.com

  韩皇后像是情窦初开的小姑娘,双颊粉粉红红,眼眸盈盈亮亮,捏着帕子轻声发问,“啊,这么说那些邪物常在乱葬岗子徘徊?”

  “是。邪物也分三六九等……”裴锦瑶如数家珍,“小柳别庄那个跟福堂村的说相同又不同,都是纳冤魂,却没有福堂村的凶。还有厉鬼,长得比较可怖。多是都是暴毙的,死后没有香火供养,也没有高僧为其超度亡魂,一旦能在世间出没,就会祸害不少人。”x33小说更新最快 手机端:https:/m.x33xs.com/

  郑喜顺听的如痴如醉,身上却非常诚实的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韩皇后端起茶盏暖手,吩咐道:“拿条薄毯来。”她不是害怕,就是觉得今天风有点大。

  不多时,胡美莲给韩皇后膝头搭了条雪白的羊毛毯,衬得韩皇后的脸色愈发红润。

  “你怎么懂这么多?裴家好像没有道士。”韩皇后似是不经意的问道。

  裴锦瑶故作高深的抿唇一笑,“回禀娘娘,民女日前病了一场,昏迷数日不醒。昏迷时,民女在梦中见到了一位先人,他收民女为徒,教民女谶语,又告诉民女应该在何时何地以适当的方式将谶语传扬出去。”

  话音落下,凤懿宫里鸦雀无声。

  郑喜顺和胡美莲对视一眼。皇后娘娘要找的小道姑居然是裴三姑娘。

  韩皇后一惊之下,狂喜万分。

  一直心心念念的小道姑近在眼前。

  当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这次总算让她占了先机。

  缓了数息,韩皇后板着脸将茶盏重重撂在桌上,冷声问道:“你所说的那位先人姓甚名谁?”

  裴锦瑶抬起头,直视着韩皇后的眼睛,一字一顿的回答,“南宫末。”

  说到南宫末,不得不提旻灵帝在位时的神机使陈继麟谋逆一事。

  自打太祖设立神机司的那天起,就注定了神机使在皇帝心中地位超然。表面看来,神机司不涉朝堂,却又跟朝堂息息相关。大夏历任皇帝对神机使都非常尊重。神机使回报给大夏皇帝的也并不仅仅是斩妖除魔,卜吉凶寻龙穴。而是尽己所能护大夏,正国运。

  然而,经过一任又一任帝王的传承,神机司落在了狼子野心的人手中。

  他就是差一点改朝换代的陈继麟。

  据说陈继麟能够呼风唤雨,点石成金。加入神机司不足一年便崭露头角,获得旻灵帝的宠信,并且力排众议,封他为大国师。甚至批阅奏章时也留他陪伴左右。理所当然的,神机司的地位也跟着水涨船高。当时在神机司效命的神机使可以说是风光无限。为此御史言官弹劾陈继麟,弹劾一次,旻灵帝就杀一拨御使。如此三四次,再没人敢说陈继麟和神机司半个不字。

  然而,陈继麟并不满足于帝王恩宠,他想要的是称王称帝。陈继麟不断的在宫中安插人手。哄骗旻灵帝长居瑞昭宫。又从民间搜罗童男童女起法坛做法为旻灵帝延续寿命。做法期间,旻灵帝不能见任何外人,包括宫妃臣子。旻灵帝没有任何质疑的答应了。

  于是,臣子死谏的有,长跪瑞昭宫外的也有。霎时间,朝纲大乱,风雨飘摇。万幸先帝果敢,以清君侧之名发动宫变,从瑞昭宫里救出奄奄一息的旻灵帝。

  可叹旻灵帝直到咽气,还对陈继麟深信不疑,说他这般行事是为了让他长生不老,绵延国祚。先帝一怒之下,将陈继麟以及二十六神机使凌迟处死。先帝之所以能够毫不犹豫的发动宫变,皆因计徇冒死传递出瑞昭宫里详细的部署以及旻灵帝的境况。事成之后,先帝令计徇设立东厂重用宦臣。

  但是,这其中功劳最大的当属南宫末。若不是他术法超绝,根本抵挡不住以陈继麟为首的二十七位神机使。

  以一人之力,战胜二十七术士。可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先帝登基后,论功行赏。原想将神机司交由南宫末执掌。南宫末却带领南宫一族退出京城,远走他乡。去了哪里众说纷纭。

  有说南宫一族寻到世外桃源,也有说他们扬帆出海去了番邦。更有人说,南宫一族是仙人降世,此番襄助弘光帝便是天佑大夏的佐证。

  传来传去,不知哪句话触了先帝的逆鳞,宫里宫外都不许再提南宫二字。既然南宫末不屑于帝王恩赏,那么帝王心中也就没了他的功绩。

  此时,裴锦瑶毫不避讳的道出南宫末的名字,令得韩皇后心尖一颤。

  若她所言属实,那么南宫末仍在庇护大夏。换句话说,大夏有难?

  韩皇后不敢也不愿深想。

  裴锦瑶并不惊惶,垂眸等待韩皇后发问。

  韩皇后轻咬下唇,待要启唇,就听殿门外传来悉悉索索的声响,抬眼望去,冯嘉的身影闯入视野,“娘娘,陛下宣召裴三姑娘去崇贤殿问话。”

  来了。

  裴锦瑶心尖儿一颤。

  韩皇后并不追问,微微颌首,“去吧。正好本宫也乏了。”

  早知仪风帝也得了信儿,她就何必端着架子。倘若裴锦瑶投向仪风帝,那仹儿就又少了一只得力的臂膀。韩皇后扶着胡美莲的手回了寝殿,摒退左右,心有戚戚的说道:“终归没能争得过他。”

  胡美莲替她卸下发间钗环,“裴三姑娘走这一遭,是福是祸都不一定呢。”

  韩皇后望着镜中的自己,叹口气,“若是旁人倒也罢了,那可是南宫末。更何况有谶语和平邑的事在前,他定会重用裴三姑娘。”

  先帝对南宫末乃至南宫一族心存芥蒂,可仪风帝没有。

  “裴三姑娘是养在深闺的小姐,怎么好抛头露面?”胡美莲柔声道:“就算陛下想要重用,还能真的封她做神机使?”

  韩皇后颦了颦眉,“这样的先例又不是没有。”

  女神机使虽说少见,但也绝非罕有。而且,女神机使在内宅妇人中很受推崇。

  韩皇后叹口气,“我该对她和善些的。”

  原以为裴三姑娘小小年纪,恩威并施之下就会为己所用。哪知道人算不如天算,还没来得及恩赏,就被仪风帝截了胡。

  韩皇后追悔莫及。

  ……

  裴锦瑶乘着小羊车一路到在崇贤殿。

  仪风帝正与明匡手谈。岑禄在一旁伺候茶水。吕琅眯着眼装相。

  裴锦瑶进到殿中垂头跪倒在地,仪风帝看着那个梳着双髻的脑袋有些失神。

  还是个小孩子呢。

  明匡和岑禄也是这般想法。

  不过十一二岁,瘦瘦小小的,样貌嘛……低着头看不太清。

  仪风帝叫她起身回话。

  看她举止动作行云流水一般,没有初次进宫的忐忑拘谨。由此可见裴家二房在教养子女上花了不少功夫。比尹氏的珠姐儿强了十万八千里。明匡不由得暗暗点头。

  吕琅紧抿双唇,盘算着一会儿寻着话缝儿把妖星的事说出来。倘若裴锦瑶入了仪风帝的眼,宫中哪还能有他立足之地。

  仪风帝清了清喉咙,“慈恩大街流传出来的谶语,是你所为?”

  m.biqugec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