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妆宦 > 043 吵闹
  韦氏截住话头,“这事不能就这么算了……”

  雷氏撂下茶盏,一拍大腿,“是不能这么算了。先把那贱婢……”

  “你家仆人仗势欺人当街辱骂我女儿,这事你打算怎么办?公了还是私了?公了告官,私了赔钱!你选吧!”韦氏扬了扬下巴,冷冷斜睨雷氏。

  尹家老太爷尹茂全是泥瓦匠出身。明匡得势之后,给尹老太爷在将作监右校署谋了份差事。雷氏家里做些小买卖,嫁给尹二之后,雷家没少打着明匡的名头敛财。狐假虎威时候久了,就连雷氏都以为自己是个了不起的人物了。

  “告官?”雷氏还没意识到自己已经被韦氏牵着鼻子走,不屑的撇撇嘴,“明督主……”

  “那行,那就告官吧。”韦氏沉声交代,“正好我们爷在家呢,叫他去趟衙门……”

  雷氏噎的差点上不来气。这都哪跟哪?她是上门来找晦气的好吗?怎么韦氏三言两语的把她给绕里头去了。

  “诶?老夫人,你们这不是欺负人吗?”雷氏吞了吞口水,大声嚷着:“我们是来讨说法的。”33小说更新最快 电脑端:https://www.33xs.com/

  尹京扶着隐隐作痛的胳臂,一个劲儿的点头,“就是!我们是来讨说法的。”

  裴老夫人冷哼道:“讨什么说法?老二媳妇问你公了还是私了,你要告官,那就告官。我裴家奉陪到底。”

  先前尹二欠下赌债,雷氏不想掏钱堵窟窿就拉着尹氏去求明匡。明匡倒是把事给办妥当了,可雷氏怵他怵的要命。在外头打着明匡的名头连蒙带骗是一码事,跟明匡当面锣对面鼓的又是另一码事。而且,上次明匡都说了,让他们好自为之。要是闹上衙门去,裴庭文绝不会帮尹京就是了。毕竟亲疏有别,裴三是他的亲侄女。明督主也有言在先……雷氏眼珠儿转两转,暗暗给自己打气。

  输人不输阵!这回不说咬下裴家一块肉也得喝上一口血才行。

  打定主意,雷氏摇晃着脑袋,阴阳怪气的说道:“裴三姑娘是养在深闺的小姐,上了衙门能落着什么好?明督主那人眼里可不揉沙子。”

  韦氏呵呵一乐,“是吗?我怎么听说明督主向来公私分明。这朝堂上的事,我一个妇道人家也不大懂,公爹在的时候可说了,今上是明君,最是不待见仗势欺人,以权谋私的腌臜事。再说明明是你家小子的错儿。他当街辱骂我儿,受了教训不思悔改你还领他上门来讨说法。要人人都像你这样,那还有没有王法了?”

  一连好几顶帽子砸下来,雷氏头晕脑胀。论嘴皮子她不如韦氏利索,再加上个裴老夫人压阵更不是对手。

  尹京眼见亲娘要败,梗了梗脖子,“我、我没骂三妹妹。”是底下人骂的跟他没有半点关系。

  韦氏看都不看他,淡淡说道:“公了你们不愿意,那私了?我儿受了惊吓回来的路上就不好了。请医,汤药补品样样都是钱。昨儿晚上差点厥过去,亏得家里有支三百年的老参熬了汤灌下去……要不还不知道能不能……”韦氏眼角泛起泪光,声音也哽咽起来,“你们,你们也太欺负人了!腊月时她就着了风寒,这一番折腾生生去了半条命……”

  雷氏张了张嘴,扭脸看看胳臂吊在脖子上的尹京。到底谁欺负谁呀?!

  “老夫人,您先别生气。小儿女闹着玩嘛不是,这不就是话本子里的两小无猜……”雷氏满脸堆笑。尹氏先前就说要撮合裴三和尹京。就是裴三岁数小才没跟裴老夫人提。

  昨儿尹京是让人抬回去的,小仆的脸肿的老高。雷氏一股火冲了脑门,原打算等裴家上门认错,巴巴儿等了一晚上连个人影都没见着。雷氏气的不轻,跟尹二爷一商量,由她带着尹京上裴家找晦气。按照她的想法,裴家二房有的是钱,赔他们千八百两银子再把那个打人的贱婢发卖了这事就算完了。过个一二年,事情淡了,裴三也长大了,到时候再说亲。照她的眼光,说死也看不上裴三这等动辄卸人胳臂的恶女。可尹氏说的没错,娶裴锦瑶就是娶嫁妆。事成之后,铺子田庄的出息,她和尹氏一人一半。白花花的银子谁不喜欢。

  而且尹京也相中了裴锦瑶。初时尹氏跟他商议,他还勉勉强强的不乐意,挨了打回来就变了,哭着喊着要娶裴家的小美人。不过,娶归娶,挨了打不能白挨,要不等裴三过了门还了得?得从现在就给她立规矩,以后也好拿捏。

  没想到韦氏软硬不吃,雷氏不得不退而求其次,把尹京和裴三捏合成一对也算她没白来。

  “他跟阿珠才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裴老夫人面沉似水,“尹氏有了身孕精神头不济,没把我的话原原本本的带到。范先生那处你想都不要想,我绝不会应承尹家子弟与我乖孙儿一同进学。阿瑶的婚事自有她爹娘和我这老婆子做主,还轮不到尹氏插手。今次这事,本就是你教子无方,你居然还有脸上门来讨说法?是打量我裴家没人,还是觉得明督主势大,连律法都能罔顾?”(首发、域名(请记住_三<三^小》说(网)W、ω、ω@.彡、彡、x`¥s@.c、o-м文)字<更¥新/速¥度最&駃=0 33小说首发 www.33xs.com m.33xs.com

  雷氏气的额上青筋暴跳,“老夫人,您这话怎么说的,咱们可是姻亲……”亲上加亲不是更好吗?剩下的话没等说出口,裴老夫人喝问道:“这门亲怎么来的,你们没数还是尹氏没数?”

  雷氏心肝乱颤。当年尹氏绞尽脑汁的算计裴庭文,这才嫁进裴家。当时明匡还没出头,尹家能跟裴家结亲算是攀了高枝。

  雷氏自知理亏,舌头打结,“裴……裴老……”

  “来人,送客!”裴老夫人不愿跟她磨嘴皮子,一声令下不知从哪冒出五六个粗壮的婆子,连推带搡给雷氏轰了出去。

  裴锦瑶从屏风后转出来,见裴老夫人紧抿着唇角,忙劝道:“祖母,跟那样的人生气不值当的。”

  裴老夫人哀叹一声,“我跟你祖父少年夫妻,一辈子没红过脸,唯独你大伯母这事我跟他吵翻了天。”想了想,觉得这事跟小辈说不大合适,就又长叹口气。

  韦氏给她倒了一盏蜜水,安慰道:“娘,都是过去的事了,多说无益。您哪儿不舒服,要不请大夫给您听听脉?”

  裴老夫人摇摇手,“不碍事。”喝了两口蜜水,自去里间歇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