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今不太明白陆子艺为什么那样说。

  沈平帆对自己的确不错,很讲义气,虽然之前瞒了他那么多东西,但鹿今知道,那些是他的隐私,他有权不告诉自己。

  但,他对其他人不是这样的吗?

  鹿今在想事情,先咬了会儿笔杆,随即笔尖在草稿纸上圈圈点点,直接惹怒了脑海中的系统。

  系统滴了一声。

  [请宿主集中注意力。温馨提示,马上就要期中考了,请注意任务的完成情况。]

  鹿今被拉回了现实,不禁叹了口气:“太苛刻了吧。我不是不能考到年级前一半,但这怎么说都应该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哪有一蹴而就的道理。”

  [滴,对宿主词汇应用提出表扬。]

  “……”

  鹿今扭头看了看同桌,突然想起来什么,对系统道:“来,小统,让我看一下我们的比分。”

  系统又是滴的一声提示音,计分板缓缓浮现在了鹿今眼前。

  1:1000090

  “唉。”鹿今叹了口气,幽幽道:“我知道,就算我们白天在一起学习,他晚上也会自己加班的。学霸就是这样,全力以赴,不给自己留遗憾。”

  [宿主,你也有进步。]

  鹿今怔了一下,睁大眼,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了:“你刚刚说什么?”

  [虽然进步微小,但请宿主继续努力。]

  “你夸我了!”

  “……”系统滋了两声,不说话了。

  “嗐,你别害羞啊,你就是夸我了。小统,这是你第一次夸我!”

  系统不搭理鹿今,继续傲娇。

  [滴,请注意集中注意力,否则将接受惩罚。]

  鹿今:“集中,这就集中!以后别光罚我,要多夸夸我知道吗,我鹿今软硬都吃的。”

  系统:“……”

  考试前,齐云烨还跑来找了鹿今一趟。

  两个人站在班门口的走廊上,还算心平气和,抱着栏杆聊了起来。

  齐云烨告诉鹿今,说女朋友已经追回来了。

  “怎么追回来的?”

  “你不是拦错人了吗,我就一边骂你一边跟着我对象,结果她早就发现我了,并且误以为我在暗中保护她。你知道的,女人都嘴硬心软……”

  鹿今打断他:“等等,你凭什么骂我?”

  齐云烨哼了一声:“骂你眼瞎呗,柔柔那么漂亮你都能认错,活该你单身。”

  “老子单身和你有个屁的关系!”

  “鹿今你他妈……”

  下一秒,齐云烨胸口猛地被砸了一拳,两个人扭打在一起,被提前来班级准备上课的任课老师给拉开了。

  终于,深秋临近,期中考试在学生的一片哀怨中如期而至。

  考场是按成绩排的,往常鹿今都和沈平帆一个考场,这一次鹿今进步,两个人中间隔开了一层楼的距离。

  第一场考语文,鹿今的古诗词基础极差,特意提前了一个小时到考场里去背书。

  大概背了半个多小时左右,有人敲了下他的桌子,鹿今抬起头,来人拿着一个手抓饼,在他眼前晃了晃。

  这么一晃,香味儿满满当当地溢了出来。

  “同桌,你怎么这么早就来了?”

  沈平帆把饼递给他,拖了一个凳子坐在他桌子侧面,两条长腿朝前伸,打了个哈欠道:“还不是因为我爸。他送我来考试,我哪敢晚来。”

  鹿今直接乐了,托起手抓饼,咬了一大口。

  “你吃饭了吗?”

  “吃了。”

  “吃的什么?”

  沈平帆笑笑:“高级营养师研究了七七四十九天的考前营养专供早餐。”

  鹿今噗嗤一声乐了:“有手抓饼好吃吗?”

  沈平帆想了想:“没有。”

  鹿今就继续笑,手伸过来凑到他嘴边,道:“来,给你咬一口,这是用顶级食材烹饪七七四十九天而成的绝世手抓饼。”

  “多少天?”33小说更新最快 电脑端:https://www.33xs.com/

  “七七四十九天。”

  沈平帆已经笑趴在了桌子上,抹抹眼泪道:“七七四十九天,那不都馊了。”

  鹿今一本正经地瞎扯道:“不不不,你不懂,这手抓饼和高粱酒一样,越放越醇,越久越香。”

  “你会喝酒?”

  “那必须的。”鹿今大着舌头道:“大老爷们都会喝。”

  “考完试喝酒去啊。”

  “没问题!”

  沈平帆本来还想和鹿今多待一会儿,结果监考老师提前来考场检查桌子,沈平帆只好回了自己考场。

  他从楼梯上下来,一拐弯就看见了背着书包刚来学校的陆子艺。

  陆子艺憨憨地朝他一笑,道:“帆总,我坐你前头。”

  沈平帆皱皱眉:“你怎么知道你坐我前头,你又没看过我考号。”

  陆子艺说:“那还用看吗,以前考场倒数三个人就是咱仨,你、我、今哥,现在今哥出息了,就剩下咱俩了,还用的着看考号吗?”

  沈平帆:“……”

  陆子艺一把拢住他的肩膀,大咧咧道:“走吧帆总,我这次复习的还可以,等我写完了就把卷子露出来给你抄。嗐,不用谢我,也不用请吃饭,听见没有,不用请吃饭!”

  沈平帆:“……”我说什么了吗?

  两个人进了考场,还真是一前一后,收拾好东西后,就静静地等待老师发卷。

  陆子艺是想给沈平帆抄的,但无奈他的后背太宽广了,任他左扭右扭,怎么也露不出一个角来。

  “帆总,要不我给你传纸条吧。”33小说首发 www.33xs.com m.33xs.com

  “别了,让老师发现麻烦了。”

  卷子发下来,沈平帆快速浏览了一下语病题和古诗词鉴赏——那是他丢分最多的地方。

  把这两道题研究清,沈平帆抓起笔,在答题卡上随便勾了几笔,卷子一翻,看了看作文题。

  没办法,语文老师是班主任,班主任特别强调了,谁作文敢交白卷谁就直接滚蛋。(首发、域名(请记住_三<三^小》说(网)W、ω、ω@.彡、彡、x`¥s@.c、o-м文)字<更¥新/速¥度最&駃=0

  沈平帆快速浏览了一下,发现那就是一篇中规中矩的议论文,中心论点和分论点都很明显,题目是大概的意思是‘重饵钓大鱼’,提炼一下就是付出和收获是成正比的。

  正确答案显然已经出来了,沈平帆趴在桌子上想了想,提笔往上瞎写:“周所周知,危险和荣誉都是成正比的,材料里的这个人站在船上,拉着几吨的饵钓鱼,无疑是使自己处于了一种危险之中,那么他是为了什么呢,当然是为了钓上来大鱼,好在父老乡亲面前长脸,好好的秀一把……”

  下笔千言,离题万里。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一篇连自然段都不分的流水账完成了,沈平帆掀起卷子欣赏了一下,满意地扣上了笔盖。

  就在这时,陆子艺偏头偷偷看他,询问他要不要选择题答案,沈平帆笑着朝他比了个的手势,小声道:“不用,我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