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停下!”

  鹿今心跳飙升,重心后坠脚板蹭地,终于拉住了被吓坏的景妙婧,可就在这时,一辆违规开进非机动车道的小型轿车朝这边疾驶而来,想要变道闯灯。(首发、域名(请记住_三<三^小》说(网)W、ω、ω@.彡、彡、x`¥s@.c、o-м文)字<更¥新/速¥度最&駃=0

  车灯闪烁,车笛嘶鸣,鹿今的心狠狠一沉。

  车主已经看见了人,大概是来不及刹车,打方向盘想要冲上人行道,可惜轮子卡在了马路牙子上,朝前方呲出一片火花。33小说首发 https://www.33xs.com https://m.33xs.com

  眼看车子停不住了,鹿今飞起一脚,将景妙婧踹到了非机动车与机动车交接处的草坪上。

  一切都太快了,就在那景妙婧飞出去的一瞬间,只听咚的一声巨响,鹿今被车灯狠狠地晃了眼,一时间如鼓的心跳,发软的脚底,以及对意外的恐惧全都翻涌上来。猛地,鹿今听见有人在喊他的名字,他刚要睁眼,一个坚硬的东西飞了过来,狠狠砸在了他的头上。

  他头一晕,身子晃了晃跌坐在地上,咧着嘴,双手捂住了后脑。

  “鹿今!”大概过了五秒钟左右,有人从那边跑了过来,紧张地扶住他的腰:“没事吧,鹿今,你看着我。”

  鹿今抬眼,努力聚焦,撞进眼里来的是一个大号的、有凹坑的头盔。

  是同桌?

  还是钢铁侠?鹿今的思维有点混沌。

  “让我看一眼,砸哪了。”沈平帆扔掉撞变形了的头盔,单膝跪地扶着他,另一只手小心翼翼地拉开他的手。

  磕肿了。

  刚刚他结束了战斗,回来找鹿今,左找右找找不到,电话还关机,他就给他室友打了电话,室友说鹿今还没有回宿舍。

  沈平帆慢慢开始慌了,骑着摩托满虹城的瞎转,刚刚正好转到了马路这边的超市。

  马路很宽,人行道也宽,他趁着没警察把车子开了上去,在超市买了瓶水,出来就看见一个穿一中校服的小丫头拽着一个穿三中校服的男生往马路上冲……他定神一看,瞳孔差点缩成了一条线。

  而不远处,一辆轿车不知道是不是酒驾,正摇头晃脑的,飞速驶在自行车车道上。

  沈平帆那一瞬间也没多想,直接化身鬼火少年,一脚油门冲了过来。那辆车刚好也在转头,沈平帆这一撞力道不小,可才堪堪撞开一个很小的角度,不过还是险而又险地,避开了鹿今站的位置。

  轿车车侧被撞凹进去,沈平帆头盔撞在车玻璃上,耳边嗡嗡作响,车轮侧梁飞出来,沈平帆闪身躲过,砸在了鹿今的头上。

  妈的,早知道不躲了。

  “鹿今。”沈平帆觉得他眼神有点恍惚,咬咬嘴唇扶稳他,小心翼翼地问道:“今哥,我叫什么名字?”

  “啊?”

  鹿今耳边有点耳鸣,没太听清楚他问的什么。

  但沈平帆什么意思他还是明白的,他一定是在测试他是否清醒,就好比在测试一个人有没有喝醉,竖起两根手指,问那人:看,这是几啊?

  然后下一秒,鹿今大脑一时短路,脱口而出:“二。”

  沈平帆:“……???”33小说首发 www.33xs.com m.33xs.com

  “不对不对不对,不是,我说错了,我以为我喝酒了才说的二,你重新比一次给我看。”

  鹿今估计是吓得不轻,此时脑子一片浆糊,逻辑不清思维混乱,手都是抖的。他抱起沈平帆的手掌,掰出两根手指来,重新回答道:“二。”然后咧嘴笑了,笑了一下牵动了后脑,又嘶了一声,抱住头。

  沈平帆皱皱眉,把手抽回,脸上逐渐严肃起来。他摁住鹿今,沉声道:“你先坐着别动,千万别动,我叫辆车过来。”

  “叫车,叫什么车?”

  五分钟后,救护车鸣笛驶来。

  接下来,一行人在医院和警局各折腾了一大圈,沈平帆牵着因为门禁而‘无家可归’的鹿今,后面跟着此时此刻也‘无家可归’的景妙婧,三人一起叫车,往东边的方向走去。

  凌晨一点。

  海边别墅。

  鹿今和沈平帆洗完澡,头发潮湿,并排坐在客厅柔软的沙发上,两个人动作一致,手撑着膝盖,嘴巴紧紧地抿起来。

  过了一会儿,浴室的水声停了,女孩儿步伐轻盈地从里头走了出来。

  浴室里忘了放吹风机,景妙婧只能用毛巾擦干,她穿着一件男士宽大的浴袍,长发末端有水珠滴落,皮肤浸润了湿气,比白天看着更白皙透亮了。

  沙发上的两个人都愣了一下。

  “小孩子不许看!”鹿今一个激灵,嗷的喊一声,伸手就捂住了沈平帆的眼睛。

  沈平帆立马蹦起来压住鹿今,拉着鹿今的手去堵他自己的眼睛:“你才小孩儿,我比你大三个月好不好!不许看,不许看!”

  鹿今侧身抽回手,大声道:“那咱俩谁也别看,把眼睛挡住!”

  一声令下,两个人同时用手捂住眼。

  “谁偷看谁流氓!”

  “谁偷看谁变态!”

  两个男生的反应过于激烈,穿着浴袍裹得严严实实的景妙婧心里一惊,忙低头检查自己是不是哪里走光了。

  可是并没有。

  她有点脸红,思索半天无果,莫名其妙地弯下腰,从门口捡起衣筐,把衣服换了回去。

  鹿今捂着眼,大腿翘上来压住沈平帆的大腿,面朝浴室的方向问道:“请问这位同学,你换好衣服了吗?”

  “……换好了。”景妙婧怯生生地擦了擦头发。

  鹿今:“那就把头发也扎起来吧。”

  披着太好看了,万一沈平帆看上她了,就得去跟那个薛程狗干架了。

  景妙婧看了看沙发上的两个人,低头挠了挠鼻尖。心里不禁想,这两个人应该都成年了没错吧,可为什么……那么幼稚……

  刚刚在警局里头,那个被撞坏车子的车主浑身擦伤,扯着沈平帆要他赔车钱,鹿今见了,跑过来拉开那个车主,指着自己脑袋让他赔医药费。

  那车主非要说药钱没有车钱贵,鹿今就一把把景妙婧拽过来,指着她嘴角的一处轻微的磕伤喊道:“那她这个怎么算,女孩子脸多值钱。”

  车主:“这是你踹的,又不是我撞的!”

  鹿今怒道:“要不是你非法行车,我能把这么漂亮的小姑娘踹草坛子里?!”

  沈平帆也跟着喊:“就是,要不是我今哥因为你乱开车把这么漂亮的小姑娘踹飞了,我也不会撞你那破车!”

  车主听了要打人,扬起手就过来了,两个男生同时后撤一步,动作特别整齐。

  景妙婧本以为要打起来,慌忙要去找警察来,结果这俩人同时嗷了一声,抱住头,扯着嗓子大喊警察叔叔救命……

  景妙婧一边回忆,一边从兜里摸出一个皮圈来,利索地绑住了头发。

  “好了吗?”

  “好、好了。”

  “行了同桌,把眼睛睁开吧。”鹿今松开了压着他的大腿。

  女孩儿垂着头,十分愧疚地和两个人道歉:“对不起,给你们添了这么多麻烦,还害你们受伤了,对不起。”

  “没事,不用道歉,我跟我同桌解释过了。”

  “对,都赖那个薛程狗,和你没关系的,不用自责,是吧今哥?”

  提到薛程昱和狗,景妙婧的神色是双重的慌张,站在那儿不知所措地发抖,鹿今怼了沈平帆一下,低声道:“是,但是你少说几句。”

  沈平帆从沙发上站起来,点点头道:“嗯,天不早了,都去休息吧,那个景……那个女同学你住客房可以吧,二楼左手第一间,都是收拾好的。”

  “嗯,可以。”景妙婧垂着头,已经累到没什么力气说话了。

  鹿今:“我呢,同桌,我住哪?”

  沈平帆:“今哥你睡我隔壁的屋子,那是我弟……”

  “不。”鹿今嚎了一嗓子:“我要和你一起睡!”

  沈平帆:“为、为什么?”

  为什么?

  当然是怕你半夜跑出来和漂亮的小姑娘单独接触,或者漂亮小姑娘半夜跑出来单独和你接触。

  但当着他俩的面,鹿今肯定不能这么说,他想了想,灵机一动,抱住沈平帆的胳膊瘪嘴道:“帆总,我怕黑,不、不能一个人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