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上学,换成鹿今趴桌子上犯困,沈平帆闷头抄作业。

  昨天的咖啡太给劲了,明明自己就喝了半杯,精神振奋到半夜好几点才睡着。

  英语老师接过课代表收上来的作业,除了班里几个常年混事儿的学生,也没见着沈平帆和鹿今的作业。原本家庭方面就不太顺心,再回想下那天沈平帆和鹿今在办公室里‘嚣张’的样子,气就不打一处来。

  再说了,是沈平帆答的满分卷,不管他通过什么方式做到的,但凭什么鹿今也跟着装大爷?

  “鹿今!”

  英语老师走过来,教棍点了点鹿今的桌子。

  “怎么了老师。”鹿今撑起眼皮,将头从臂弯里抬了起来。

  “你作业呢?”

  “啊,没来得及写。”

  鹿今硬是咽回去一个哈欠,抬头看了老师一眼,然后对她道:“对不起老师,我下次补上行吗,昨天太累了,没来得及……”33小说更新最快 手机端:https:/m.33xs.com/

  “出去!”

  英语老师教棍戳在鹿今桌子上,喊了一声,班里瞬间安静下来,同学们的目光齐刷刷的,全都朝最后一排望来。

  鹿今被迫站了起来,皱了皱眉,语气稍微变了一点:“老师,我们能不能心平气和地……”

  前排的陆子艺扭头,在桌子底下踢了踢鹿今的鞋,示意他不要和老师顶撞。

  “陆子艺,你踢他干什么,你也给我站起来!”

  高大的男生愣了一下,不知所措地站了起来。

  “老师,我……”

  谁能想到一个英语次次拿第一的孩子,站起来就是劈头盖脸一顿骂:“成绩好就可以肆意妄为了是不是,你那作业写出来就不能自己藏好?咱们班六十个人都按你的写,让别人看见了还以为咱班水平多高似的。”

  “老师,我没让别人抄……”

  “你再顶嘴!老师说你两句怎么了,成绩好了不起了吗,你怎么不看看你数学成绩,你物理成绩,连个两位数都考不到,真是废物。”

  陆子艺一米九的个子戳在那儿,被骂的找不到北,垂着头不敢说话。

  按理说,英语老师最不应该骂的就是陆子艺了,次次英语单科第一的成绩,没少给她长脸,但现在她的气生在沈平帆身上,又因为打赌输了不好朝他发火,只能来了这么一出城门失火殃及池鱼的大戏。

  正待她要把两个人都赶出去,鹿今突然开口了:“老师,您只负责他英语成绩就好了,为什么要管他数学和物理?”

  “对啊,就是啊。”班里有不怕死的男生附和道。

  听闻此言,英语老师后脊蓦地一凉,她也没想到自己也会遭到学生的灵魂一击,一时语塞,不知道该骂点什么才好。

  就在这时,一直没说话的沈平帆突然笑了一下,他靠着墙,幽幽道:“就是啊,做好自己分内的事不好吗,为什么要帮别的老师着想,那么关心同学的物理成绩,是不是……因为我们物理老师啊?”33小说更新最快 电脑端:https://www.33xs.com/

  全班同学:“??!!”

  老师被沈平帆突如其来地摆了一道,脸上一会儿青一会儿白,表情十分精彩。

  其实,这不过是学生们传烂的梗罢了,事情的起因是有人看到物理老师给英语老师送花,然后一起往宾馆的方向去了。这并不算什么,如果前提是男未婚女未嫁的话,关键是这两个人都已婚!

  那事情就别有一番风味了。

  大家传来传去,几乎已经传出了一朵花儿来,但谁也不敢当着老师的面捅破这层窗户纸。

  陆子艺天生对紧张的气氛敏感,吓出了一身汗,弯腰扯了扯沈平帆小声道:“帆总,你不要再说了……”

  “都出去!”

  英语老师被气的瞪圆了眼,头发都快翘起来了,指尖指着他们的时候都在发着抖:“沈平帆,你下课了去主任办公室,给我把话说清楚,不然你们三个,谁也别想再上我的课!”

  在班里罚罚站是小事,闹到主任办公室就是大事了,不记过也得停课反省,陆子艺一个即没背景又没胆子的孩子一下慌了,弯下腰哀求老师道:“李老师,求您别和我们一般见识,您罚我们就好了,别闹到主任那里去,现在快期中考了,万一耽误了考试。”

  “期中考,考什么考,连老师都不知道尊敬,成绩好有什么用!都给我出去,你们不出去我就不上课,看耽误谁的时间。”

  ……

  “陆子艺,喂,你没事儿吧。”

  三个人并肩站在长廊里,鹿今拉了拉魂不守舍的陆子艺,陆子艺抬起头,眼睛竟然已经红了。

  “子艺,卧槽,你别哭啊。”

  比起看小姑娘哭的梨花带雨,鹿今更见不得男生眼圈通红,赶紧拍他肩膀一叠声地安慰:“没事儿,不会有事的,帆总在呢,你别怕。”

  “帆总当然不会怕,可我呢,我怎么办啊。”

  陆子艺越说越崩溃,身子靠着墙,迅速地滑了下来。鹿今手臂力气小,没拉住他,还差点被他带脱臼……

  鹿今扭头,看了沈平帆一眼,喊他道:“沈平帆,你说句话啊。”

  沈平帆嗯了一声,走过来,抓住陆子艺的胳膊一把将身高一米九体重一百九的陆子艺揪了起来。

  鹿今站在一边,只见沈平帆如革命老战士安慰受伤战友一般拍拍他道:“老陆,没事的,你先站起来。”

  陆子艺靠着墙,抱住脑袋:“你别管我了帆总,老师说的没错,我确实是个废物,我是个考不到两位数的废物。”

  原来他难受是因为这个。

  鹿今抿了抿嘴,偷偷戳了沈平帆一下。

  沈平帆收到信号,点点头,挺起腰板继续安慰道:“别难过了老陆,你至少语文英语好,你看我,我可是科科个位数的废物,再这样下去就要回家继承家产了。”

  鹿今笑容僵了一下:“……”

  陆子艺:“帆总,求你别说了。”

  沈平帆:“我不比你惨吗?”

  “唉。”陆子艺身子马上又滑了下去,挡住脸,小声道:“我退学吧,不上了,我是个废物,李老师说的没有错,我就是个废物,我什么都没有。”

  沈平帆吐吐舌头,凑到鹿今的耳朵边小声问道:“怎么了今哥,他怎么又哭了,我说错了吗?”

  “没、没有错……就是,你能不能说点什么,实质性的东西,能真的安慰到他心灵的,或者能让他彻底放下心的。”

  “这样啊,那我再试试。”

  沈平帆喂了一声,扭头蹲下,用力拍拍陆子艺的肩膀,大声道:“起来吧老陆,没什么好怕的,三中校长是我表姐夫。”

  陆子艺:“……???”

  鹿今:“……!!!”

  你早说这个不就完了吗,继承个屁的家产!33小说首发 https://www.33xs.com https://m.33xs.com

  陆子艺通红的眼圈终于恢复了正常,他站起来,笑容灿烂:“今哥帆总,斗地主吗?”

  “……”“……”

  生活作风问题可大可小,李老师和杨老师作为党员,知错故犯,对学生产生了不良影响,没有起到应有的榜样作用,校方最终做出了停职处理。

  至理楼。

  大课间。

  “请问主任,停职多久?”

  年级主任想让沈平帆坐下说话,可无奈大少爷站的端正,只好笑笑道:“校方商议,各自停职半年,以示警告。”

  “半年,嗯,校方的处置很合理。”沈平帆点点头,突然想到了什么,复又一皱眉:“可我们还有一年才毕业,高三学习任务紧张繁重,总归不能换来换去的吧。”

  主任以为大少爷在为李言芳求情,眼睛一亮,赶忙抓紧机会回他道:“那不然就让她带完你们再……”

  “我的意思是要停就停一年,不要半年半年的。”

  “……这。”年级主任和李言芳家挂着点亲戚,一时间为难极了。

  当初李言芳进学校就是他一手保进来的,可如今,他脚下踩的砖都是眼前这位少爷家的,还能有什么理由硬气呢,只能严肃道:“嗯,情节确实有些严重了,我们校方再商议一下。”

  “嗯,好好商议吧,毕竟教育是大事。”

  主任听了他的话,微微愣了一下,那一瞬间,他差点以为,站在他面前的是沈平帆那个手段凌厉,处事不惊的父亲沈泰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