绕过油厂胡同,是三中对面十分著名的小吃一条街。

  天早就黑下来了,鹿今晃悠着走在前面,沈平帆背着双肩包,乖巧地跟在后面。

  这里的摊位虽然少,但质量是真的很高,各种食物的香气幽幽传来,鹿今没出息地捂了捂肚子。

  “先吃点东西?”沈平帆从后面探出个头。

  真是个细心的同桌。

  “好,你想吃什么,我请你……”

  鹿今说到一半,突然想起来了什么。

  这个人,他可是给三中捐了一个至理楼的,请他在小吃街吃个东西,还搞的这么正式,是不是有点丢人了?

  鹿今偷偷观察了沈平帆一下,发现他眼睛亮亮的,没有厌恶的表情。还好,他看起来挺喜欢这里的。

  “那我想吃炸酱面。”沈平帆说。

  “走。正好,我也挺爱吃炸酱面的。”

  不愧是坐了两年的老同桌,就是这么的有默契。

  鹿今回头朝他乐了一下,领着沈平帆走进了自己中午常去的面馆。

  “两个大碗炸酱面。”鹿今伸出手,朝老板比了耶。

  “好嘞,两位先坐。”

  晚上的客人不算多,鹿今成功坐到了靠着窗户的位子。

  “没看出来,你还挺厉害的,提醒我的都很及时。”鹿今一边取筷子和小菜,一边扭头对沈平帆夸赞道:“你是学过格斗吗?”

  沈平帆大眼睛弯了一下,谦虚道:“没学过,不过喜欢在电视上看。”

  “那你很有天赋啊。”

  “就那样吧,我学东西慢,一本书要看很长很长时间都理解不了。”

  鹿今想,你看那本病理学确实不好理解,看物理都比那个好点。33小说更新最快 手机端:https:/m.33xs.com/

  两个人两年的交情,虽然不算特别熟悉,但也绝对不算淡,相处起来像两个默契的老朋友。

  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炸酱面很快端上了桌。

  “咱们高三了啊。”鹿今掰开筷子,尝了一口熟悉的味道:“你想考什么大学?”

  沈平帆也吃了一口,听见鹿今和他说话,拿起纸巾擦了擦嘴,才抬头回他道:“我哪能考上大学。”

  “可你不是想学医吗?”

  鹿今也不是第一次在他的座位上发现和医学有关的书籍了。

  “我就随便看看,当课外书呗。”沈平帆十分轻松地伸了伸自己的长腿:“今哥呢,今哥想去哪念书?”

  “我啊,还是北川吧。”

  鹿今就喜欢这样大言不惭地开玩笑。因为他知道,沈平帆不会嘲笑他。

  果然,沈平帆对他竖起了大拇指:“我就知道,今哥是最厉害的!那你想学什么专业?”

  “土木,土木工程。”鹿今说完这句话的时候,也吃完了最后一口面。

  大言不惭。

  鹿今打内心里嘲笑了自己一下。

  两个人出来的时候,天已经彻底黑了,路灯将街道和人的身影无限拉长,鹿今还是走在前面,沈平帆背着他的书包,跟在后面一步的位置。

  “一会儿在路口给你买杯奶茶,说好了请你的,不能食言,你喜欢什么味儿的?”

  “原味儿的吧。”

  沈平帆没喝过奶茶。

  “原味儿啊,其实我也挺喜欢原味儿,喝着不腻。书包给我吧,天都黑了,一会儿你赶紧回家。”

  沈平帆点点头,把书包递了过来。

  两个人说着快走,谁也没有提速,仿佛是借着刚吃饱的那股子慵懒劲儿,散步似的缓缓走到街的那头。

  买完奶茶,鹿今抬头看了一眼三中的教学楼。

  “看看,灯火通明。咱俩好安逸。”

  “我们是学渣嘛。”沈平帆抓紧奶茶的纸袋,双手交叉,头枕在了手臂上,“今哥一会儿去哪?”

  “我准备去上网。”

  “通宵?”

  “嗯。”鹿今揉了揉手腕:“好几天没玩游戏了,手痒。你呢?”

  “我去和几个老朋友骑会儿摩托。”

  “那再见了。”

  “再见。”

  鹿今冲同桌挥了挥手,扭头扫了辆共享单车,闷头冲进了一片黑暗之中。

  他在商业街门口转了几圈,一直骑到腿都没劲儿了,也没有进网吧的大门。

  没办法,垃圾系统不让他去上网。

  可鹿今不想让别人知道,自己被一个无形的东西操控了,只好每天都装做自己还依照着原来的轨迹在进行。

  尤其不能让沈平帆看见。

  这可是坐了两年同桌的人,让他知道了,岂不是要丢人丢到家。33小说首发 www.33xs.com m.33xs.com

  鹿今想了一通有的没的,扭头朝宿舍的方向骑去。

  而马路对面,一个少年的身形正隐在一片黑暗之中,他单手抓着摩托车的把手,另一只手勾着一杯快要凉透的奶茶,一只脚撑地,标准的桃花眼微微眯起来,望着鹿今远去的背影。

  他怎么了?

  沈平帆还是第一次这样关心自己的同桌。

  大概是他太反常了吧,反常到自己都以为他生病了。

  鹿今回到宿舍,其他三个室友都已经洗漱完毕,躺在床上背单词,鹿今风风火火地进来,冲了个战斗澡,也躺到了床上去。

  后脑刚挨着枕头,系统立马滴的一声,提示他到晚读时间了。

  “今天读什么?”鹿今闭上眼,想借着他和系统对话的时间稍微休息一下。

  [满分作文选]

  “又是这个。”鹿今翻了翻身:“我这次作文得了48分,我觉得已经很厉害了,估计没什么上升空间,不如我们……”

  这次没等鹿今说完,系统突然发出了刺耳的滴声。

  紧接着,一道不小的电流从鹿今的指尖儿猛地划过。

  [滴,系统警告,请认真完成系统布置的任务]

  尝过真实电击惩罚的鹿今哑了哑,一时间不敢在多说话了,翻个身,从枕头底下拿出了一本《高考满分作文选集》。

  “我来自己选一篇研究吧。今天研究议论文,就这篇,《挺直中华的脊梁骨》。”

  鹿今伸长胳膊,从桌子上摸来一个笔记本,挑开笔帽,准备把作文的开头个结尾先抄在本子上,再慢慢研究三个分论点。

  结果刚翻开本子,映入眼帘的是少年信笔而落的涂鸦。

  一个铁栅栏门和一只看门狗。

  这个是?

  鹿今歪头想了想,这好像是他们高一刚来的时候,老师让他们画出自己的理想大学。

  当时的沈平帆还没有现在这么高,一米七几的个头,穿一双骚气的橙色球鞋,身上的T恤是荧光的,光影变化间,能看见一个细瘦伶仃的骷髅。

  挺酷一男的。

  鹿今原本是这样以为的,结果他走进来,坐在鹿今旁边,很自来熟地低声对他道:“你猜我为什么迟到?”

  “为什么?”

  “我进错班了,我在一班坐了半个多小时,他们老师点完名,没有我。”

  好傻。

  鹿今心里笑话他,脸上还是平和的表情,问新同桌道:“然后呢?”

  “然后呀,老师发动同学一起在全校的分班名册上找我的名字,才发现我在十班。”

  鹿今没忍住,终于趴桌子上笑了。

  “你别笑了,老师让干嘛呢?”

  “画理想大学。”鹿今敲了敲自己手里的本子。

  “借我一张纸呗,我画画好看。”

  鹿今大方地把本子推过来,然后他就在上面画了一个铁栅栏门,旁边蹲着一只看门的狼狗。

  鹿今:“这是哪个大学?”

  沈平帆:“这是我家。”

  “家里蹲大学呗。”鹿今指了指他画的大门。

  “差不多吧。你呢?”

  鹿今乐道:“我啊,我考北川大学。”

  沈平帆:“这么厉害,北川可是最高学府啊!”

  然后成绩出来,倒一倒二,文理分班都没能把他俩人分开。

  一定是特别的缘分。

  鹿今弯了弯嘴角,把本子翻过去几页,开始专心地积累作文素材。

  “我今天晚上多看几篇,明天能请个假去上网吗?”

  [请宿主不要投机取巧]

  垃圾系统。

  那还看个屁,睡觉!

  第二天,鹿今到班里的时候,沈平帆已经在抄作业了。

  他写字一向特别快,字儿也丑,笔杆子捏在手里特别使劲儿,就好像有什么怪物在后头追着他笔尖似的。

  鹿今歪头看了几眼,把书包扔在了桌子上。

  “今哥。”沈平帆打了个招呼,“作业写了吗,要不要一起抄?”

  “给我一本写的好的。”

  沈平帆点点头,伸长了手臂,把前桌的作业本拎了过来。

  鹿今掏出笔,闷头开始抄作业。

  可他不能抄作业。

  垃圾系统会惩罚他的,所以他只能装个样子,到底还是得自己写。

  “今哥,你怎么抄的这么慢?”

  鹿今咳了一声:“我一边做一边抄,万一老师提问怎么办。”

  “不会的。要不我帮你吧,一会儿课代表要来收了。”

  “不……不行……”

  鹿今抄个作业都要接受惩罚的,让别人帮忙写还得了……

  可这说‘不’的功夫,贴心小弟沈平帆已经把作业本给抓过去了,笔往手里一握,嗖嗖地写了起来。

  “唔。”鹿今已经抱住了自己的手臂。

  可想象中的电击惩罚并没有到来,鹿今紧咬着牙,哆嗦着睁开一只眼,同桌还在埋头帮他抄英文作业。

  怎么回事?

  为什么他可以帮我写作业?

  鹿今发呆的功夫,沈平帆已经抄完作业,一起交给了课代表。(首发、域名(请记住_三<三^小》说(网)W、ω、ω@.彡、彡、x`¥s@.c、o-м文)字<更¥新/速¥度最&駃=0

  “怎么了今哥,干嘛……干嘛一直盯着我看。”

  “没怎么,你长的帅。”

  鹿今随口一说,沈平帆瞳孔却微微一缩。

  “其实、今哥你才比较帅……”

  鹿今根本没在听他说话了,更没注意到他有些发红的脸,只是怀揣着好奇的心情,把沈平帆手里的钢笔抓了过来。

  一定是这支笔的问题,这支笔躲过了系统的眼睛!

  “同桌,这个能借我一天吗?”

  “啊,当然可以。”

  鹿今掂了掂笔,还挺沉,扭头对同桌说了句谢谢,然后将笔随手放在了笔袋里。

  “那个……”

  “怎么了?”

  沈平帆看了看自己手边价值不菲的钢笔盒,又看了看鹿今软乎乎的、没有一点保护功用的笔袋,最终还是没有说什么。

  “没事,你喜欢的话,就送给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