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垃圾系统一定是把他俩搞反了。

  可不管鹿今怎么解释,系统都像死了似的一声不吭,偶尔滴一声,也是提醒鹿今在强制学习时间内要注意力集中。

  终于,在鹿今不眠不休,午饭蹭同桌的外卖,顺便把沈平帆书包掏空以后,完成了今天的任务要求。

  “累死小爷了。”鹿今把桌前的课本推开,脑袋侧着,枕在沈平帆厚厚的病理学书上。

  同桌还在睡呢。

  鹿今孩子气地伸出手,戳了戳他又长又软的睫毛,熟悉的清淡木香味传来,还带着一点墨水厚重的味道。

  他觉得还不够,手伸下去,在他大腿上摸了一把。

  沈平帆身子僵了僵,睁开了眼。

  “今哥,怎么了?”

  鹿今信口胡诌:“没怎么,快下课了,提前叫醒你,不然一会儿出去吹风该感冒了。”

  “唔,是吗。”

  沈平帆偏头看了眼表,现在距离放学还有四十二分钟,一节课四十五分钟,也就是刚刚上课三分钟。

  确实快下课了。

  今哥说什么都对。

  沈平帆坐起来,后背贴紧了后墙。

  他的身材很棒,蓝白色的校服短衬贴在胸膛上,勾出一段挺拔的线条,下颚连着脖颈的位置有一颗浅红色的小痣,周围皮肤白皙,带点薄薄的红。

  他醒了醒神,扭头看了鹿今一眼,漂亮的桃花眼稍微眯了一下,带点狡黠的味道。

  学渣坐一桌,都醒着的时间少之又少,两个人后背靠着墙,开始了日常频率最高的对话。

  “还有几分钟下课?”

  “二十五分钟。”

  “还有几分钟下课?”

  “十分钟。”

  “还有几分钟……”

  下课了。

  鹿今已然完成了强制任务,又是一条能打架会惹事的好汉,他扛着书包,缓缓地从教室里走了出来。

  “今哥,咱们去哪里?”沈平帆紧紧地追了上来。

  哦,差点忘了,今天用了他的草稿纸,说要带上他一起去打架的。

  “油厂胡同。那里挺偏僻,你记得,一定要站在后面。”

  “知道了今哥。”

  油厂胡同就在三中的斜对过,大门破旧不堪,一股子雨后的土腥味,鹿今背着书包拉开门环,一脚踹开了经久失修的小栅栏门。

  “人还没来呢?”沈平帆左右看了看。

  这里不能说荒凉,但绝对是个约架的好地方,尽头处有一个牌子掉了一半的小旅馆儿,旅馆旁边有个新旧机子各一半的老式网吧,门口的监控久经风雨,已然怂拉下脑袋来,吱呀吱呀地像个破旧的电风扇。

  就算是打出人命来,救护车也挤不进这小破地儿。

  鹿今踢踢踩踩的走进来,站了一个侧墙的位置,书包往上一抛,挂在了墙头上。

  一般情况下,像鹿今这种校霸是不会背书包来打架的,但是现在不一样了,他绑定的辣鸡系统,要求他每天晚上都有晚读时间……

  “你就站书包底下。”

  “好的今哥。”

  沈平帆一米八几的个子,委委屈屈地缩在鹿今身边充当侦察兵,一通左顾右盼后喊了一嗓子。

  “韩子龙来了!”

  终于来了。

  等了你们很久了。

  鹿今撸了撸袖子,慢慢朝前走了几步。沈平帆依旧缩在后面,半张脸被水泥墙挡住,不敢往前走。33小说首发 https://www.33xs.com https://m.33xs.com

  鹿今当然也不会强求他,必要的时候,还会出手保护他。

  小弟嘛,就是需要大哥的照顾。

  韩子龙高高的,身体结实气场足,腿长步子也大,两个人很快就走到了一起。

  “怎么打?”高二老大韩子龙不屑地看了眼前的‘矮子’一眼。

  鹿今下颚抬了抬:“肯定要单打的,我不打群架。”

  “我也就带了一个人,打个屁的群架。”韩子龙骂骂咧咧的,嘴里很不干净,说完便抬头环顾四周。

  韩子龙,也就是高二的老大,一般打架有个习惯,喜欢先看看四周的地形,以及一些可以捡来当武器的东西,比如树杈砖头什么的,以防万一对面打急眼了自己跑不掉,可这一看,看见了鹿今挂在墙角的书包。

  韩子龙怔了一下,随即不屑地笑道:“我以为他们传的是在胡说,没想到竟然是真的!不愧是高三的老大,开始准备高考了?但我听我哥说,你是年级倒二来着吧。”33小说更新最快 电脑端:https://www.33xs.com/

  “用得着你管。”鹿今并没有被他刺激到,哼了一声指了指自己的书包,“现在的校霸也要讲求全面发展,不能光会打架,还得会学习,还要带领自己小弟一起学习。”

  “那你小弟呢,考年级第几?”

  韩子龙往他身后瞟了一眼,沈平帆另外半张脸也挡在手心里,没朝这边看。

  “我小弟考年级第几关你屁事,快点,赶紧打,打完我还要去上网!”

  “你确定是去上网,不是去自习?”

  “你少自作聪明。”鹿今脸黑了黑。

  韩子龙乐了几声,脱掉了校服褂子,扔给了站在一旁的小跟班。

  鹿今:“说好了,不许录像,不许打阴的,也不许输了之后去告老师!”

  韩子龙:“你到底打不打,哪来的那么多废话,你要是不打我就……”

  韩子龙话说到一半,赫然僵住了。

  因为墙根里站着的人,突然把另外半张脸转了过来。

  “哥……”韩子龙嗓子一哑,牙也跟着酸了起来。

  那角落里站的不是别人,是他叫了十几年的哥……

  韩子龙和沈平帆的父母是重组家庭,两个人几乎是从小一起长大的,韩子龙从小就热衷打架,可不管怎么打,就是没赢过沈平帆一次。

  他们俩的战斗力,从来不是一个级别的。

  “怎么会,哥,你怎么在这……”

  韩子龙明显慌了。

  他是来逮自己回去交给父亲,还是准备直接过来教训自己的?

  总不可能,他是鹿今的小弟吧!

  “哥?你叫我哥也没用,三中从来就没有高二的当老大的先例。”

  鹿今一把拍开他的手。

  他上前两步,一个过肩摔将韩子龙结结实实地扔在了地板上。

  “你怎么不还手?”

  韩子龙唔了一声,捂着胳膊从地上爬起来,刚要挥拳,一抬眼就看见角落里的哥哥。

  沈平帆正幽幽地看着他呢。

  这他妈还怎么打?

  韩子龙的小弟在一旁有点急了,捏着大哥的衣服,一张小脸拧了起来,脚尖焦急地晃了晃:“龙哥,龙哥你小心他的拳头!”

  鹿今一拳砸过来,将韩子龙推到了墙上,“打啊,高二的小屁孩战斗力这么差的吗?难道还要我喊一二三开始?”

  韩子龙终于忍不住了,咬咬牙,一把推开鹿今,自己则跳了过来,挥拳朝鹿今的脸砸去。

  “注意躲避!”沈平帆在后头喊了一声。鹿今一侧身,完美地躲过了韩子龙的拳头。

  “哥你帮他?!”

  韩子龙带着悲愤,怒吼了一声,挥拳又朝鹿今砸了过来。

  “右侧身,斜直拳。”沈平帆完全不理韩子龙的痛,指挥着鹿今:“左肩空了,注意拉他肩膀。”

  鹿今其实战斗力并不算强,但胜就胜在身形十分敏捷,他一拳还没打过来,突然中途换向,握住韩子龙打到一半的手腕一掰一推,又是一个十分利索的肩摔打了出来。

  “漂亮!”沈平帆蹦起来鼓掌,脑袋撞到了鹿今挂在墙头的书包。

  韩子龙从地上爬起来的时候,眼睛里已然噙满了泪花。

  为什么,为什么哥哥突然这样对自己?

  有沈平帆这个熟悉他打架路数的人站在旁边指挥,韩子龙肯定是没有胜算的,三番五次的肩摔过后,就连他身后的小弟都灭了嚣张的气焰。

  不行了,要认输了,只能下次挑个没有哥哥的地方再打。

  韩子龙这样想着,趴在地上,抱住头假装一条咸鱼。

  “认输了吗?”

  鹿今蹲下来,掰开他的手掌。

  “输了输了,但是我不认怂,下次再来,地点再定,到时候咱们都一个人来!”

  鹿今双手搂住膝盖,蹲在他身边眯着眼睛笑:“你都输了,还这么多要求?”

  “你答不答应!”

  “答应答应,反正你打不过我。还有啊,这次你输了,要答应我一个条件的,没忘吧?”

  “凭什么!”韩子龙刚想硬气一点,可一转眼又看见了站在那边的沈平帆,最后没办法,只好吸了吸鼻子,认怂道:“男子汉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你说吧,答应你什么要求。”

  “别跟我抢老大了。”鹿今眨了眨眼。

  鹿今身形偏瘦,手臂和腿上的肌肉却细长有力,且精神头十足,无时无刻不像一只充满活力的小猎豹,盯紧猎物的时候眼里都是掩饰不住的激动。

  “这个不行!”

  “为什么呀?”鹿今敲了他脑袋一下:“你想想啊,我现在念高三了,还有一年,最多一年的时间。”

  鹿今竖起一只手指,和他讲起了道理:“等我高考完了,我就离开这里了,不如你现在做我的小弟,到时候我一走,老大顺理成章地就是你的,你着什么急?”

  “我当然要急!”韩子龙认真脸:“我们班主任说,如果我们不好好读书,像高三年级那个鹿今那样科科不及格,很有可能就留级了。”

  三中高二年级把鹿今当反向案例当了很久了,甚至还有过‘今天不努力,明天当鹿今’的口号。

  “什么?!”鹿今瞪大了眼睛,“你确定老师只说了我?”

  对,他科科不及格没错,但又不是他一个人科科不及格,不是还有一个呢吗?

  “是啊,老师只说了你,我哥他……”韩子龙话说到一半,直接被鹿今身后的沈平帆瞪了一眼,吓得收回了原来的话,改成了:“倒数第一他,他爸给学校捐了一座楼,学校不会让他留级的。”

  鹿今大大的眼睛里再一次写满了疑惑,扭头看了沈平帆一眼。

  沈平帆缩着脖子,表情人畜无害,磕磕巴巴地指了指学校至理楼的方向:“就是那栋,一进门有地球仪的那栋。”

  “……”

  鹿今知道,至理楼是后建的,就是那个连厕所都比他们现在住的宿舍强的那栋楼。

  牛比。

  鹿今点了点头,都是狠人。

  “你不用怕,我不会留级,我会参加高考,然后把老大的位置让给有能力的人。”

  “可你总打架,怎么考出好成绩?”

  “这你不用担心。”鹿今把他从地上揪了起来,“答应我了就要说话算数,以后不和我抢老大了。”

  “那也行,但是,你还要和我约架,这次我发挥不好,下次咱俩去没人的地方……”

  韩子龙越说越心虚,眼睛瞟着鹿今身后,逐渐压低了声音。

  “下次就在……”

  鹿今听了,畅快的一笑,拍拍他的肩膀爽快道:“好,就在器材室后面,如果我这几天晚上有空的话就去叫你。”

  韩子龙没想到他会大声念出来,一时间吓得不轻,揪着自己家小弟扭头跑了。

  鹿今目送他走远,拍拍身上的土。

  “今哥,书包。”沈平帆已经把书包取了下来。

  “受伤了吗?”

  沈平帆记得,鹿今的右肩好像挨了韩子龙两拳。韩子龙真的是力量型的选手,虽然不如鹿今敏捷,但一拳下去都是实质性的伤害。

  “当然没有。”鹿今活动了一下肩膀。

  “我看看。”沈平帆一边说,一边伸手拉他的校服。鹿今马上往后躲,推搡之下,还是露出了一点肩头。33小说更新最快 手机端:https:/m.33xs.com/

  有一片青。

  “哎呀,我说了不用看,拳头砸在肩膀上,又不是动刀动枪的,你能看出来什么。怎么样,我厉不厉害?”

  沈平帆朝他乐了一下,点点头道:“今哥最厉害。书包给我吧,我替今哥背着。”

  鹿今唔了一声,下一刻,书包便被沈平帆从肩头上卸了下去。原本火辣辣的右肩没有了肩带的压迫,一瞬间舒服了不少。

  鹿今扭头去看同桌,沈平帆桃花眼眯起来,朝他人畜无害地一笑。

  鹿今心情大好,拍他后背一巴掌,豪爽道:“走,前面左拐,今哥请你喝奶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