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偏偏宠爱 > 第88章 过界

第88章 过界

 热门推荐:
  等孟听睡着,江忍才给高义那边去了电话。

  高义非常高兴,近两年的时间,他时刻都在关注国内外顶尖的医生,希望能治好江忍的腿伤。不仅他在找,江季显也在找。

  国外这个医生就是江季显找到的,江忍不回江家,江季显也没办法,他和高义过去到底也有过老板和下属的关系。因此咳了咳:“你给他说让他去吧,能治好就尽量治。”

  高义说了,没成想江忍说他考虑一下。

  结果晚上打电话过来,江忍说:“取消预约吧。”

  高义以为自己听错了:“江总,你不治疗脚伤了啊?”

  “暂时不治了。”

  别说该怎么回答江季显,就连高义也无法理解!江忍那么在意自己的腿,怎么会突然不想治了。

  高义说:“放心,公司这边我会看着,您去做手术也要不了多久,可以回国内疗养。这个医生很靠谱的,前年有个人腿骨都碎了,后来治好了也差不多。”

  江忍淡淡道:“行了,就这样吧。”

  高义皱眉,江忍不是为了公司的事。

  他连腿伤都不治,只能有比他腿更重要的东西。

  是孟听。

  孟听早上去上学的时候,江忍给她戴好帽子,风雪下很冷。公寓离学校很近,他也就不用开车送她。

  江忍亲了亲她白皙的脸蛋,凑在她耳边和她说话,她痒得咯咯直笑。

  江忍便也笑了。

  这一年她快二十岁,身边只有一个他。

  他其实已经很满足了。

  有时候不必纠结是爱还是同情,他想和她在一起,爱她一辈子,不在乎过程,他要那个最好的结局。

  孟听才踏进校门口,就收到了高义的电话。

  “孟小姐,你有空谈谈吗?”

  这个点快上课了,然而高义很少找她。一般找她都是因为江忍的事,孟听轻应了一声,也没有进教室,拿着手机往楼下走。

  “M国有个很出名的骨科医生,据说今年治好了一个骨伤很重的患者。”

  孟听眼里带着很亮的光彩。

  “可是昨晚江总拒绝了去治疗。”

  孟听抬起眼睛:“为什么?”

  高义也不知道为什么啊,就是不知道,才觉得纳闷。如果有治好的机会,谁不想当一个正常人?

  “我也不清楚,所以希望您可以劝劝他。”

  “我明白的,高叔多费心联系一下那边,麻烦您了。”

  孟听挂了电话,她也顾不及去上课了,让宋欢欢帮她请个假,就往公寓走。

  江忍已经去上班了,他很勤快。

  可是他总是喜欢送走她,再做自己的事情。

  孟听知道他公司的地址,于是去公司找他。

  前台很客气,他们公司上下基本都知道,年轻的江总有个很喜欢的女朋友。看到漂亮的孟听,前台眼睛亮了亮,一下就猜到了她的身份。

  “江总在楼上办公室开会,您可以上去等他。”

  “谢谢。”

  等孟听一走,前台立马在工作群里发:我看到江总女朋友了!

  没有开会的同事纷纷回:在哪里啊,长什么样?

  前台说:非常漂亮,比明星还好看!我现在要去给她倒茶了!

  同事们纷纷羡慕。

  出于八卦,他们真的很想看看江总的小心肝。x33小说更新最快 手机端:https:/m.x33xs.com/

  孟听接过热茶道了谢。

  办公室隔音,她听不见他们在说什么。在静静等待江忍出来的时候,她就在看桌子上的一株仙人球。孟听对着它发呆,她不明白江忍为什么不去治疗腿伤。

  明明去年,他面对她同学们的眼神,非常失落。x33小说更新最快 电脑端:https://www.x33xs.com/

  她其实很聪明,对于逻辑性的东西,一猜就透。高义说,江忍是昨晚说不去治疗的。问题就出在了昨天,事实上孟听也觉得昨天江忍怪怪的。

  从他看见她踮脚去够那只快被冻死的鸟儿开始,他的笑容就淡了很多。

  然后江忍问她,你同情心很强吗?

  他要她主动吻他。

  还想要那种抵死缠.绵的吻。

  可是后来他又突然正常了,哄她,给她做饭,还带她去看电影。

  同情心,爱欲。

  她怔了怔,江忍在意的这这个。他觉得她对他的同情远远胜于爱欲。他希望孟听能有他对她那样的欲.望。

  孟听想通了,简直气得想把仙人球拍在他怀里。却又有些心疼。

  他把他自己当成什么东西,那只来不及飞去南方过冬的鸟儿吗?

  所有人都不知道,她大学在自学心理学。

  她来不及了解上辈子的江忍,于是暗自努力在了解这辈子的他。从出生开始,爱过江忍的估计只有他已经痴呆的江奶奶,可是江奶奶只在小时候关怀了他几年。

  等他青春叛逆期,又被赶去了军大院。

  后来江奶奶老了,生了病。

  也只记得他是小时候的江忍。

  那个病态的,在学校会被所有人排斥的小男孩。

  他小时候有多动症,从上学开始,就坐不住。待在教室很难受。

  大家都不喜欢他,大家都害怕他。

  所以江忍已经习惯了没人喜欢他。

  江忍心里,觉得人的感情世界很复杂,他们或许会因为责任、同情、金钱欲,来对待一个人。

  她沉思了许久。

  不知道怎么想起他们第一个吻,江忍在医院打了陈烁。那天下了很大的雨,他打人发病被孟听看到了。

  她没有接触过这样的人,江忍不仅吓到了医院的人,也吓到了她。

  那时候少年回眸,看向她的眼睛,凶狠、冷漠、锐利,最后还有别的东西慢慢破碎。

  他绝望又不管不顾地吻了她,唱片店里放着歌。

  大雨滂沱。

  他的唇分明是颤抖的。

  孟听有些出神。

  他病了,这病其实一直没有好。

  如今的他,成熟有担当。可是他对她的爱,其实一直凝滞在那个雨里,他想拥有她,可她看见他打人了,知道正常人不会喜欢一个精神有问题的少年。

  他在努力痊愈。

  她捂住眼睛,指缝有些湿。

  他明明没有好,可是努力让所有人都觉得他好了。

  江忍想要的越来越多,可是他又压制住了。他怕她再次看见那个疯狂的他,所以温柔,爱笑。他明明不喜欢笑的。

  孟听擦干净眼睛,静静等他出来。

  果然,散会以后,江忍推门进办公室,男人的脸是冷着的。

  他看见了她,眸中滞了一瞬,迅速露出了笑意:“怎么没有去上课?”

  孟听说:“本来去了,可是想起来,没有给你说早安,所以又来了。”

  他笑了声。

  孟听已经跑到他身边,学着他那样,努力踮脚在男人脸颊上轻轻一个宠爱的吻。

  少女香香软软的。

  他的笑差点没绷住:“你怎么了?”

  孟听说:“你不喜欢我亲你吗?”

  江忍捏住她下巴:“乖,说说看你怎么了。谁给你说了什么吗?”

  孟听觉得这男人只要不念书,什么时候脑子都是好用的。他和她四目相对,孟听认真说:“我只是突然觉得,你超级帅。”

  江忍漆黑的眼睛看着她。

  孟听快受不了他的眼神,她眨巴了下眼:“真话。”

  江忍笑了:“那多亲几下。”

  他弯腰。

  孟听勾住他脖子轻轻吻了好几下,从男人锋锐的眉眼,到他精致的下巴。

  他摸摸自己的脸,上面仿佛还有软软的触感,他说:“好了,想说什么直接说。”

  孟听恼得捶了一下他胸膛。

  他只是笑:“你说吧,我答应了。”

  孟听抬眼:“我们去治腿吧江忍,我陪你一起去。”

  江忍沉默了一瞬:“好。”

  在她欣喜的眼神下,他轻轻摸摸她头发:“我自己去就行了,你在B市好好念书,高义说手术不会太久,半个月而已。我很快就回来了。”

  “我想陪着你去。”

  “我不想让你看我我躺病床上动不了的模样,一回就够了,不要第二回。”

  他说这话时,眉眼带着比十一月飞雪还要深刻平静的清冷。

  一个很少被爱的男人,微薄的倔强和自尊。

  不管多少年过去,他都是那个骑着山地摩托车,摘下头盔洒脱不羁冲她笑的模样,他最骄傲坚强。

  孟听抱住他,轻声说好。

  江忍要出发去M国前那个晚上,孟听比他还要紧张。她又翻书又上网,查这个会不会疼,治愈的概率又有多少。

  看到最后,她几乎是小声央他道:“我陪你一起去吧。”

  江忍说:“不念书了?”

  孟听点头。

  书什么时候都可以念,可全世界最好的江忍只有一个。何况她没有他想象那么爱念书,差生都有一个错觉,那就是优等生真他.妈爱学习。

  江忍没说话,半晌他才说:“成了,担心什么,我是男人,不怕痛。”

  孟听脑袋埋进他怀里,闷闷道:“可是我怕你痛。”

  她痛过,也痊愈过。知道每一种痛苦,都要慢慢熬。何况是深入骨髓的痛。

  她今晚要留下来陪他,江忍也没意见。

  他分她一半床,然后用被子把她压得死死的:“别过界,现在睡。”他裹着另一床被子去床边,孟听愣了愣,差点笑出声。

  这一晚江忍比她先入睡。

  她好半晌睡不着。

  想少年的他,想如今的他。

  其实怎样的江忍,都很帅的。

  她悄悄爬过去,十一月的夜晚并没有月光,只有一场不化的大雪,把昏暗的世界微弱照亮。

  她学着他的模样,很珍惜温柔的,在男人冷硬轮廓的脸上一吻。

  然后孟听按住飞快的心跳躺了回去。用被子裹住自己。

  江忍身下昂扬,心跳剧烈,他睁开眼睛,在心里骂了句操。

  都说不许过界了,能不能听点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