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偏偏宠爱 > 第80章 狼狈

第80章 狼狈

 热门推荐:
  孟听回到学校才知道自己和蒋蓉打架的事情很多人都知道了,然而学校在周五公开只对蒋蓉做了留校察看处分。

  处分前辅导员吴老师找了孟听谈话:“蒋蓉这个事我们都知道了,但是她这样的癖好也是由于家庭环境造成的,照片我们会一一删除。这是种心理疾病,她答应接受心理老师的辅导。蒋蓉才十八岁,人生还很长,老师希望你这次能原谅她。如果再犯,就算是法律也不会放过她的。”

  孟听点点头。

  法律不会责备没有发生的事,蒋蓉虽然拍了其他女生的照片。可是她并没有公布出去,即便是孟听那两张,也只是日常照片。留校察看是很严重的处分了,如果将来蒋蓉心理疾病好了,也许会是很出色的律师或者法官。(首发@(域名请记住_三<三^小》说(网)W、ω、ω@.x、彡、彡、x`¥s!.c、o-м文)字<更¥新/速¥度最&駃=0

  宋欢欢知道以后觉得可惜:“听听你就这么放过她啦,要我说她这种人最可恨。心理变态么!就该被人骂死。”

  “那是心理疾病,可以治的。”

  “你还真相信会好啊,我觉得那就是人的本性,蒋蓉是不得不屈服现实道歉,接受治疗。我觉得病态心理的人,永远都不会好。”

  孟听抿抿唇,低声道:“可以的。”

  哪怕这个概率再小,江忍也在慢慢好起来。他已经很久没有病发过了。

  十二月越发冷的时候,上次评选出来的B大校花朱婧恋爱了,恋爱对象是个高高瘦瘦的男生。

  那个男生勤恳踏实,笑起来很温暖,家境虽然没有秦阳这样的富二代好,然而也不差。大家都觉得还蛮配的。

  “对比孟听男朋友好很多了啊,她男朋友啧啧。”

  有人不信:“你们真见过啊?孟听比朱婧长得对我胃口,我总觉得你们在编故事。”

  “真是工地来的,他穿的那身衣服很脏,你不知道当时多震惊,他还戴着安全帽,就施工那种。腿还有点不正常。他一来就抱住系花了,系花还回抱他,我们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

  “唉我女神啊!”

  “之前蒋蓉不是还照过照片吗?她和那个工地来的去吃馄饨来着。你看朱婧和她男朋友,简直甜成了一幅画,我上次还看到她男朋友给她切牛排!”

  孟听戴着围巾从外面匆匆进来的时候,八卦的人总算闭了嘴。

  然而讲八卦的人不乏幸灾乐祸的,她们虽然没有孟听好看人缘好,可是如果孟听以后和一个样样她们都看不上的人在一起,就像她们不屑的东西,孟听捡起来了一样,从心理上就觉得很爽。

  有人悄悄说:“秦阳都没追她了,想来觉得孟听和那个人恋爱都不和他在一起不屑了吧。”

  B市十二月就在下雪了,外面冰天雪地,一片白色。孟听垂下长睫,她坐窗边,窗外洋洋洒洒的大雪。她呵了口气,继续看犯罪心理学。

  这些都不是专业课,但是有助于她理解这门职业。

  她安安静静的,都不用像朱婧和男朋友那样甜蜜,她一个人就美成了一副画。

  倒是让回头看她的人闭嘴了。

  过年前,B市建筑系大四的部分同学得到了一份实习机会。让全校的同学都很羡慕——骏阳招了二十个实习生。

  据说他们毕业以后大概率会成为骏阳的管培生。

  连米蕾都忍不住感慨:“真厉害啊,骏阳地产那么好,全国数一数二了吧。学长学姐们以后还可能成为高管,太羡慕了啊啊啊啊!”

  宋欢欢咬着棒棒糖:“别羡慕,你好好学法律,将来可以去骏阳给他们做法务。挂个名都高工资。”

  “滚吧,那概率多小。听听你想去骏阳做法务吗?”

  孟听弯了弯唇笑了:“不想,我想做律师。”

  而骏阳太子爷现在在H市努力赚钱养她。

  太子爷平时抠门,因为穷惨了。快过年了却挺大方的,给每个负责人都发了“年终奖”。

  高义忍不住调侃:“她要回来了,你心情好?怎么这么大方。”

  江忍笑骂道:“老子什么时候小气过!”

  “先前忙到凌晨,喊你去吃夜宵都不去,说没钱。”x33小说首发 https://www.x33xs.com https://m.33xs.com

  江忍淡淡道:“本来就没钱,奖金是从预算里算好的。明年还要靠他们上心,总不好寒了人家的心。”

  高义开玩笑:“江总越来越有老板范儿了哈哈哈哈!”

  江忍今年过年不回B市,闻睿就早早回了江宅。

  江奶奶开始闹,一大把年纪的老人家拿起水果要丢闻睿,最后还哭了,长满皱纹的手捂住脸颊,哭得很伤心:“我的小忍不回来,肯定是你们欺负我的小忍。他家都不回了。”

  闻睿脸色僵了僵,笑着捡起来橘子,轻轻摸老人家花白的头发:“兰姨,江忍创业呢。”

  江奶奶推开他,瞪大眼睛:“你滚开点!你这个阿鼻地狱的恶鬼!”

  江季显也头疼,他说:“妈,你消停点。那臭小子又没事,你哭什么,快过年了,不吉利。”

  “我给我的小忍准备了红包,你给他,你给他!”

  她从花棉袄里摸出来一个大红包,里面厚厚的一沓。江季显只好接过来:“好好,给他。”

  闻睿站一旁看着,笑容始终不变。

  江季显说:“你别往心里去,妈现在像个小孩子。”

  “不会的姐夫,您和姐姐对我恩重如山,我都不知道怎么报答你,我能理解兰姨的。”

  “这就好。江忍这臭小子!”

  江季显虽然嘴上骂,嘴角却忍不住上扬。

  江忍开发房地产项目他也知道些进展,哪怕嘴上说他,可是自己儿子是顶天立地男子汉,做父亲的心里总是高兴且骄傲的。

  闻睿推了推眼镜,冷冷地想,不是一家人到底不是一家人。

  老的小的都没拿他当亲人看。他要的是骏阳这点施舍吗?太子爷哪怕打了他,也是江季显道个歉就完了。到底不是亲的。

  闻睿回去了大发一通脾气,他冷静下来才给H市那边的人打了电话。

  ~

  孟听和舒杨坐火车回去的时候,她小声道:“舒杨……”

  “怎么?”

  “我打架那个事,你别给爸爸说好不好?”

  舒杨忍不住弯了弯唇,别过头去看着窗外。

  孟听懊丧地说:“过年我给你发个红包吧,你别给舒爸爸说了。”

  “好啊。”

  孟听知道江忍忙,回来就没通知他。他如果来接自己估计要耽误很多事,年前各大公司都忙。

  两个孩子回家,舒志桐很高兴,连忙问他们大学过得怎么样。

  孟听下午出门去安海庭。

  还是去年接受她小星星的那个职员,职员一见到她就认了出来:“咦?”

  孟听给她带了自己家的年货做礼物:“谢谢你之前帮了我那么多忙,新年快乐,工作顺利。”

  推销员姑娘笑得眉眼弯弯:“谢谢孟小姐。”她见了少女就想起小江总一脸冒火回来找星星的事。

  孟听问清了江忍现在的办公室地点,离这边有点远,靠海近,但是挺偏。

  江忍很有想法,这里地盘便宜,但是相对来说,没有开发的地区,将来宣传也困难。他搞的工程很大,孟听隐隐记得,房价疯涨就是明年年末到后年的事。如果他工程竣工,还宣传得当,会赚翻。

  看着一片地区,就知道这男人野心不小。

  孟听才过去就看到高义急匆匆往外走。

  高义见到她愣了愣:“孟听?”

  “是我,您好,您是?”

  “我叫高义,你来找江总?”

  孟听第一次听人喊江忍江总,感觉很新奇,她点点头。高义皱眉:“工程出了点事,合同也出了点毛病。你要不……”高义想说你要不先回去,可是想了想,又道,“那你去找江总吧,他心情不太好,多劝劝,年轻人总有失败和经历坎坷的时候。”

  江忍坐在海边,他曲起一条腿,望着黄昏时分的大海。

  见到孟听的时候他还以为是自己的错觉。

  她在他身边蹲下来,把自己围巾给他戴,声音软软的:“暖和吗?”

  他笑了:“嗯。”

  “出什么事了?”

  “没事。”他说得云淡风轻,“我都处理好了。”

  “骗子,高义说挺严重的。”她很担忧,大眼睛映照着夕阳的色彩,蹲在他身前仰头看他,鸦羽一样的睫毛翘翘的。

  江忍弯了弯唇:“你真漂亮。”

  孟听差点被他气笑了。

  “你现在丑死了。”

  他把她拉过来,两晚上没睡,下巴长了浅浅的胡渣,他低头扎她:“有没有点审美啊,男人要那么好看做什么,傻女人,有本事才值得跟懂不懂?”

  她觉得痒,咯咯笑去推他:“走开走开。”

  “傻女人”声音像含了蜜,让他弯了弯唇。

  她捧住他俊朗的脸,笑得眼尾冒出了泪水:“好痒啊哈哈哈……”

  江忍把她拉起来,给她拍了拍身上的沙子,低声哄她:“乖,过年先回去玩,等我忙完了这几天陪你玩成不成?”

  孟听知道他不想给自己讲工作上的挫败。

  他向来这样,希望她看到他的伟岸,不希望看到他的脆弱和伤疤。

  她的少年本来就够自卑了,因此她也不逼着问他。

  孟听冲他挥挥手,让他先去忙。

  她打电话给舒爸爸,说她好不容易回家,今晚在赵暖橙家睡。然后她找高义拿了备用钥匙,取了一部分钱出来给高义:“高叔,开春我就又回B市上学去了,江忍总是不好好吃饭,他这样对胃不好,请您多花心思照顾他。”

  高义苦笑:“好。”这钱本来是江忍借来给孟听的,现在少女又让他拿来照顾江忍。

  “他平常吃什么?”

  “面条。”高义都觉得心疼,“忙的时候就一碗白水面条。”

  大方的老板,对自己最抠。偏偏请客应酬的时候,他又神他.妈阔气。

  孟听抿抿唇角,她买了菜和肉,到江忍家厨房的时候才知道高义说得一点都不夸张。

  就几把挂面摆那里,连个鸡蛋都没有。

  她把厨房收拾好,又切菜做饭,孟听从六点半忙到七点半也没见他回来。

  江忍都不陪她,那估计真出了很严重的事。

  孟听不动他东西,只把饭菜做好,在锅里温着等他。

  她想起高二才见到他的时候,他银发黑钻耳钉,开一辆银色超跑,山地摩托车开过的时候震天响。

  身上脚上都穿着名牌,去小港城玩一晚上要花上万块。

  一对比以前,想起现在同学们对他的评价就心酸。

  要江忍还是以前那样,估计他们说他都不敢说。他骨子里霸道嚣张,从来没变过。只是心里执拗地认为,配不上她。所以努力变得成熟又担当。

  这边的灯火渐渐熄灭,H市不同于B市的繁华。

  到了夜晚,小都市静谧。

  直到十一点,江忍才开门,客厅的灯亮着最小的一盏,他愣了愣。

  他才从医院回来,施工单位有个工人出了事,本来老工人们惯于一个往上扔砖头,一个接砖头,这样省事又快。可是偏偏年前出了事,接砖头那个没接稳,砖头掉下去,砸在了下面老工人的头上,当场就把头部砸得鲜血直流。

  这虽然是施工方那边的事,可江忍才是大老板,这事处理不好工程就会拖。

  屋漏偏逢连夜雨,部分建材合同那边突然要抬价。

  江忍心里一沉,本来说好的事,人家突然反悔,这十分毁商誉,可是他现在没钱没势,还真不能把他们怎么样。

  说尽了好话,那边也不松口。

  他两宿没睡,心里烦躁得不行。

  两件事加一起,稍有不慎,工程就得烂尾。

  他去海边坐了会,平复了下心情,接着又去处理破事了。

  江忍走过去,才看到孟听蜷缩在沙发上睡熟了。

  她小脸软乎乎的,白皙可爱。

  厨房里还有淡淡的香气,江忍打开锅,看到做好的饭菜。已经凉了。

  他说不清那一刻什么感受。

  他什么都不和孟听讲,就怕孟听瞧不起他,觉得他没用。

  孙毅教授如实告诉过他B大的传闻,她是最美最可爱的姑娘,偏偏在她同学眼中,他处处都不堪。

  江忍只想更快一点去她身边。

  很多次他做噩梦,都梦到她和他说分手。和一个高高瘦瘦又才华横溢的人在一起了,就像闻睿那样的。

  他跛着腿,怎么也追不上她。

  梦醒之后,他掩盖所有的狼狈和不堪。告诉自己她并不介意这些。

  他不是不能经历失败,他可以什么都没有。

  他这么暴躁,只是因为,不管怎么努力,离她还是好远。

  他心里清楚得很,只要他不打扰她的生活,她凭着一张漂亮到极致的脸和高学历好成绩,都能过得很好。哪个男人都舍不得不对这样的姑娘好。

  她不对他好,他都觉得很难配得上她。

  偏偏她还这么好。

  让她等就等,要多乖有多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