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偏偏宠爱 > 第79章 动情

第79章 动情

 热门推荐:
  江忍去洗手间用凉水清洗的时候,孟听就站门边等他,她总觉得身后又什么东西,但是不敢回头。

  江忍知道她被吓怕了,他擦完手出来握住她的手。

  “看不看我以前的照片?”

  孟听点点头。

  江忍推开自己房间,在抽屉里拿出一本相册。

  孟听也知道得做点什么转移注意力,因此翻开看。她挺好奇以前的江忍是什么样子。

  “你以前一直是银色头发吗?”

  “怎么,不帅?”

  照片上的少年一身军绿色的军装,一头银发却和别的戴着帽子的少年格格不入。他神情慵懒,别人站军姿,他手插兜里,估计没少受罚。

  她总算笑了,点点头:“帅。”

  江忍就是逗逗她,见她真的眼睛晶亮说帅,他嗤笑:“小骗子,你以为我心里没数?”

  他从初一染了那个头发开始,凶巴巴的,班上就没情窦初开的女孩子喜欢他。

  后来好不容易有那么一个,见了闻睿一面就喜欢闻睿了。

  这么一想,他阖上相册。

  他懒洋洋问:“你觉得闻睿长得怎么样?”

  孟听当然记得闻睿的模样,她那晚见到他的时候,闻睿戴着一副金丝框架眼镜,长相偏儒雅。平心而论,长得不错。

  孟听想了想,说实话:“还可以。”只不过她不喜欢他,看他的长相就觉得不顺眼。

  江忍眯了眯眼睛:“他帅还是我帅?”

  她没忍住笑了,唇角弯弯:“江忍,我说了你也不会信。”

  “说啊。”

  “你帅。”

  他信个鬼,如果他帅,那他初中怎么没人追。闻睿来了一次他学校,好多小姑娘都喜欢。她们见了自己就跟鹌鹑似的。

  他烦躁抓抓头发,也不去纠结这事了。

  给她讲正事:“现在都快十一点了,你学校离得远,先在这里将就一晚。”

  孟听没在男孩子家留宿过,但江忍是她男朋友,她虽然觉得不太好意思,但还是点头。她看了鬼片不敢走夜路回去。

  江忍看了她一眼。

  在自己衣柜里找了件衬衫给她:“我以前的衣服,洗干净的,挺长的,将就一下吧。”

  然后他把新毛巾牙刷连同那袋一次性内.裤给她:“先用这个。”

  孟听懵了:“你刚刚买的?”

  “嗯。”

  所以他早就算好了她今天回不了学校是吗?她脸颊涨红,江忍轻笑了声:“去洗澡吧,不对你做什么,隔壁有房间。”

  他虽然浑,可是说出的事往往都做得到。

  可是孟听开了花洒,自己一个人又想起鬼片的情节了。其中一幕就是男主人公从浴室的镜子里看到了七窍流血的女鬼。

  “江忍。”χ33小説更新最快 手機端:んττρs:/м.χ33χs.cΘм/ヽ。

  “嗯?”

  “你在外面吗?”

  “在。”江忍深吸了一口气,他哑着嗓子,“别怕。”

  他听着水声,低声骂了句艹。

  孟听忍住害怕迅速洗完了澡和头发,江忍初中就很高了,只是没现在结实。他的白衬衫料子很柔软,但是白色也透,孟听只好将就穿自己内.衣,扣好后排扣子才拉开门。

  江忍靠着墙,偏过头来看她。

  日!

  衬衫确实长,都可以当她短裙的长度了。少女娇.小,脸颊被热汽蒸了一会儿,粉.嫩.嫩的。关键是她要胸有胸,要屁.股有屁.股。x33小说更新最快 手机端:https:/m.x33xs.com/

  腰线那里却空荡荡的,纤细白皙的腿又直又长。

  她比例很好,何处都完美。

  孟听仰起瓷白的小脸,局促不安道:“江忍,我觉得……”

  他第一次不听她把话说完,沉默着进了浴室。砰的一声关上门。

  夏天的夜,刚刚还在刮风,转眼就在下雨了。他不说话孟听心慌,她本来是想告诉他好像外面下雨了。

  她一个人在空荡荡的外面,心慌死了。

  “江忍,下雨了。”

  轰隆隆——

  雷声响起的时候,孟听终于忍不住靠近浴室门口。

  “江忍。”她怕死了,“打雷了。”

  是,打雷了。

  所以掩盖了他的喘息,他闭着眼睛,没吭声。听孟听因为害怕女鬼“播报天气”。

  少女的声音带着委屈的哭腔,又软又嗲。

  江忍知道她害怕,房间里没人,她就不会走的。得等到他出去。

  外面风吹得大,风吹到了她腿上了,冰凉凉的,孟听却不敢去关客厅的窗户。

  “雨会飘进来吗?”

  江忍注意力都在手上的动作,和她依赖的嗓音,他敷衍道:“嗯。”

  “江忍,你洗快一点吧,我害怕。”窗帘被风吹得招摇,江忍的公寓楼层不高,因此可以隐约看到外面树影婆娑。

  浴室里面除了哗哗水声,格外安静。

  就想恐怖片里的,整个房间都安静下来了。

  秋天的大风吹得水晶灯叮铃作响,她洗头发洗澡用了二十分钟。

  他却不知道洗了多久,估计五十多分钟了,那玩意儿始终出不来。

  江忍低声道:“孟听。”

  她下意识应了一声。

  江忍喘得厉害,好半晌,他漆黑的瞳孔涣散了些。

  江忍抿抿唇,然后用了六分钟洗头洗澡。

  他洗完出来的时候,对上一双紧张又雾蒙蒙的双眼。

  她披着一条毛巾,冷得直哆嗦。孟听抬眸望他。

  江忍锁骨露出一片,他皱眉,把她抱起来:“怎么不关窗户?”

  “我刚刚给你说了窗户没有关,我不敢过去。”她刚刚粉嘟嘟的脸现在白成一片,“可是你说嗯。”

  “……”

  江忍把人塞客房被子里,好在是夏天,虽然下着雨,空气里也只是闷热。

  江忍拿来吹风给她吹头发,她裹着空调被,两只精致的脚和小脑袋露出来。江忍目不斜视,给她吹头发。

  在外面吹了一个小时凉风,他怕她生病。

  孟听有安全感一些了,就给他说:“这里是二楼,刮风的时候,树影看起来好吓人。电影里面有一次,女鬼就在树上,男主角一回头就看见她了……”

  她发质软,江忍漫不经心听她说。

  他先给她吹完,自己胡乱吹了两下就干了。然后把房子所有的窗户关了,电器的插头也拔了。

  他说:“睡吧,害怕就开着灯睡,我就在隔壁。”

  孟听点头。

  江忍躺床上,重新系了个皮带,死紧那种。他现在青筋暴跳。

  因为那次看完恐怖片,军大院那群小子回去一大半都做噩梦了。

  雷声轰隆隆,他面无表情看了眼外面,又把窗帘关了。眼不见心不烦。整个房子的灯他都没关。

  大概凌晨三点的时候,他听见了敲门声,很小声的敲门声,如果不是他一直注意着,压根儿听不见。

  江忍下床拉开门,她低头看着自己脚尖,不说话。

  “做噩梦了?”

  孟听点头:“对不起。”她本来就轻轻敲了一下,如果他睡着了那就听不见,没想到他还醒着。

  江忍说:“进来。”

  他把人拉进来,砰的一声把门关上。

  这个点雨已经停了,夜晚静谧。

  江忍低头看她:“你怕那个做什么?”

  她抬眸,男人瞳孔漆黑:“那是假的知道吧!”

  孟听点头:“可是……”

  他凶巴巴看着她:“老子要被你弄崩溃了。”他把她抵门边,“鬼是假的,我是真的。你怕它有个卵用,不如怕我吧。”

  孟听呆住了,他拉住她手,半哄半骗:“乖,给我解皮带。”

  她手往回缩,惊恐地看着他。

  江忍也快疯了,唇胡乱吻她,声音含含糊糊:“会不会?尾端抽出来,那个有个扣子……”

  他几乎是强硬地引着她去解。

  孟听快哭了:“我现在不害怕鬼片了,我要回去睡觉。”

  江忍没理她。

  掌下纤腰盈盈一握,他很动情。

  孟听不在状态,对她来说,她就是想找人聊天,释放对恐怖片的恐惧。可是江忍不这么想。

  她满脑子恐怖电影情节,他想来想去都是她。

  “你说过不碰我的。”

  江忍烦躁道:“给摸一下成不成。”

  孟听涨红了脸:“我没有心理准备。”

  他很想骂人,好半晌才闷声道:“你要玩儿死我是不是?”

  “没有。”

  江忍把她用自己被子裹住,他剑眉凌厉,有种少年气锐不可当的凶悍:“睡!我守着你睡!”

  他把凳子拎过来放床头,棱角分明的脸上已经褪.去了青涩。因为头发短,凶巴巴的。

  孟听一双眼睛看他。

  “看什么看!不许看了。”

  她把被子往上拉一点,遮住半张脸,只有秀气的眉毛和湿漉漉的眼睛露在外面,长睫每次一眨,都有种可怜巴巴的感觉。

  天然的长相优势。

  他气笑了:“我欠你的吧。好了,睡吧,没有鬼,来一个我打死一个好不好?”

  “好。”她拉住被子盖住眼睛,在他看不见的地方,笑得不行。

  江忍翘着腿,他反正也睡不着,干脆守着她睡觉。

  等她后半夜好不容易睡熟了,他才随便眯了会儿。

  孟听第二天还有课,她定了闹钟,一早就得回学校。早晨的地铁口,她犯困的模样惹得上班的人频频看过来。

  江忍把她脸往自己怀里一按。

  孟听瞌睡都被吓醒了。

  “我今天走,你在学校有事的话可以找孙毅。”

  “不会有什么事的。”

  他皱眉:“H市那边工程紧张,我再来看你可能不知道什么时候。”

  “那我放假回家来看你吧。”

  “别来。”他淡淡道,“那边施工,又脏又乱。”

  他满身水泥浆还戴着安全帽的样子,这辈子给她看一次就够了。而且他平时也没这么温柔,万一她看到什么,可能会多想。

  江忍说:“你什么时候回来给我说,我来接你。”

  出地铁站还早,不到七点,街道行人也只三三两两。离别之前,孟听说:“我念初中的时候,我妈妈总说我不容易喜欢一个人。”

  江忍低眸看她。

  她第一次主动提起自己的母亲,眼里很温柔。

  “她说哪怕我热爱舞蹈,可是为了把机会让给舒兰,也说不学就不学了。我生命中没有爸爸,因此没有很多人勇敢。我小时候看到别的小女孩被欺负,她们爸爸来学校出头,很凶地警告欺负她的同学。我心里很羡慕,可是我只能更加听话,因为我没有这样的爸爸,我妈妈不能再多一些负担了。”

  江忍说:“以后别怕。”

  晨光里,她笑容清甜:“我这辈子争取过很多东西,但是它们都可以放弃。只有一样我不会轻易放弃,江忍,是你。”

  江忍胸腔下那颗心跳得飞快。

  孟听鲜少说这样的话,说完了自己也不好意思。她拉住他衣摆,微红的脸颊在他怀里蹭了蹭,然后不和他说一句话,刚好绿灯,她跑过了马路。

  很少女很萌。

  人可以因为爱情,越活越可爱。

  他低声笑骂了句,她越是这样好,他就越觉得对不住她。别人大学男朋友高学历,嘘寒问暖,随叫随到。

  他远在H市,高中文凭,不知道哪一天能陪在她身边。甚至现在让她同学都看到她男朋友不入流和右脚残缺。

  但是他有力气,有创业资金,有商业头脑。

  他要把全世界最好的都给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