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偏偏宠爱 > 第78章 鼻血

第78章 鼻血

 热门推荐:
  孟听忍住笑意,非常辛苦。

  她赶紧问他:“你还没有回答我买什么?”

  江忍在B市待不了几天,高义那边催得紧,他低头看了眼手表,已经21:35了,她学校离这个四十多分钟车程。

  他说:“牛奶,毛巾,牙刷,吃的。别的想不起来,你看着办吧。”

  孟听点点头。

  她知道男人不喜欢购物,以为江忍需要她帮忙。于是她买了深色的毛巾和牙刷,江忍见了,淡淡扫了眼,没说什么。

  孟听知道一会儿要看电影,于是买了爆米花和薯片。

  她很配合,心里却在计算这些数字,江忍很辛苦,她心想得尽量少花他的钱。可是又不能让这男人不爽,于是买的东西质量不错,只是不多。

  江忍抬手,拿了一袋女性一次性内.裤扔进购物车。

  孟听趴在金鱼玻璃壁前看金鱼,粼粼水光把她小脸照亮,她很开心:“江忍,我家的两条金鱼长大了很多。比它们还活泼。”

  他听了心里柔软。

  那是她生日的时候他送的。她套不中,他随手一扔就中了鱼缸和金鱼。没想到她真的好好养着。

  最后逛完超市结账的时候,江忍说:“你先出去等我。”

  他结账把那包女性一次性内.裤拿出来的时候,超市工作人员善意地笑笑。

  江忍结了账,见她站在B市的街道上。

  孟听穿着最简单的白色T恤和牛仔裤,长发散下来,额前碎发轻轻飘舞。这个城市即将迎来秋天,她站在行道树下,不说话就很美。

  夜晚有些冷,这条街不像他们学校附近,居住的人都是偏大的年龄层,最近的电影院过去都得二十分钟。

  “江忍,我帮你拿。”

  他从袋子里捡了包薯片递给她。

  她抱着一包薯片,仰头看她。

  他眼里带着笑意:“你拿这个好不好?”

  她脸颊发烫,也没和他争。

  江忍初中住过的公寓很近,他边走边解释:“家里有放映电影的大电视。”

  从小到大,奶奶是最心疼他的。江忍被江季显赶来军大院,江奶奶还落了泪,生怕宝贝孙子吃苦,什么都给他置办好了。这公寓也是江奶奶名下的,公寓布置得很舒适,三室一厅,一应俱全。

  少年心性,还把一件屋子拿来改成了打游戏的大屏幕电视。

  看电影也方便。

  江忍先进去,他脱了鞋,男人动作利落随意,不小心露出来脚踝,孟听低眸就看到了他脚踝上的伤。

  曾经深可见骨,从脚踝到腿部,都有骨头碎裂。所以他如今走路才落下了暗疾。

  江忍自己倒不介意,他穿着黑色袜子踩地板上,给孟听找鞋子。

  男人脚大又长,他拿过来拖鞋,蹲下来给她解鞋带。(首发@(域名请记住_三<三^小》说(网)W、ω、ω@.x、彡、彡、x`¥s!.c、o-м文)字<更¥新/速¥度最&駃=0

  孟听光看他的伤了,她没站稳,愣愣扶住他肩膀。

  江忍笑道:“好乖。”

  少女穿着粉白色的条纹袜子,脚背上还有一只动画老虎。他记得好像是维尼熊里面的,却不记得这玩意儿叫什么名字。

  她脚还没有他手掌长,看着就秀气。

  “我送你的鞋长了吧?”

  孟听脸颊涨红,自己后退两步蹬掉了帆布鞋。他为什么会给她脱鞋子,江忍这样的人,骄傲冷硬,可这已经是第二次了。

  她自己慌张穿好拖鞋,回答他的话:“嗯,有点长。”

  江忍见她害羞的模样,笑了笑。也不为难她,去冰箱放牛奶了。

  公寓好几年没住人,他上午的时候打扫了一边,现在看着还算整洁。

  只是衣服太小了不能穿,毕竟是他初中的衣服,所以他身上这身也是外面随便买的便宜货。

  江忍放好东西见她看着自己,不乱看,也不乱走。

  他心里柔软:“这回不好奇了?”

  孟听想起自己上次“好奇”的后果,她小声道:“不好奇。”

  江忍说:“那就先看电影?”他把游戏房的灯打开,里面的灯有些漂亮,当年中二。房间里还有个彩色的灯,一闪一闪的,本来要营造打游戏激烈的氛围。

  他手指顿了顿,多开了亮堂的两盏。看着光线就柔软许多了,没有那么铿锵。

  大电视前面有灰色沙发,看着颇为豪华,前面就是一堆游戏手柄。

  江忍把游戏手柄收了,去找放影碟的黑色盒子。

  他找出来说:“都是老电影,别介意。”

  “没关系,我找找。”

  他放孟听身前去开电视的时候才想起来什么,结果一回头见孟听小脸通红,愣愣看着那个盒子。

  江忍走过去,把遥控器给她。

  低眸看了眼。

  艹!他忘了这里面还有当年那群狐朋狗友带过来的成人片。

  成人片嘛,封面挺露骨。

  他家这个游戏房当年全军大院都稀罕,还在里面放过一次。江忍彼时没他们年龄大,在门口看了眼,就兴致缺缺和贺俊明出门打球去了。

  江忍把那两张拿出来,低眸就对上了一双湿漉漉的眼睛。

  他弯了弯唇:“怎么,想看这个?不许看!”

  孟听又羞又气:“谁想看那个,你胡说!”她好想打死他啊!

  他笑了:“嗯,不好看。”

  他顺手丢进了垃圾桶。

  孟听问他:“你看过吗?”

  他倒也坦诚:“看过一点,年少本能好奇。但是说不上喜欢,这些都不是我的。怎么?在你心里我这么禽.兽?”

  她不说话,眼里倒映出他的模样,似乎在说你怎么这么坏啊。竟然还真看过。

  江忍想解释不是这样,就算他们班书呆子男生,也不敢说没看过这些。男人第一次都献给了自己的手。生理上来说,男性就比女性对这方面认知更加早一点。他也没和谁做过这档子事。

  然而他看着她大眼睛明透的乖巧模样,心里软得一塌糊涂。

  他输了。单亲家庭,妈妈又很早过世的女孩子,对这方面的认知确实匮乏。

  算了,她不懂就不懂。也没什么需要她懂的,他自我检讨:“都怪我错了,保证不再犯。听听不生气,嗯?”

  她咬唇轻声道:“没有生气。”

  她想起赵暖橙还给她看过小黄漫呢,江忍要是知道估计得发飙。她挺心虚的。

  江忍陪她一起挑碟子。

  里面大多数是武打片,还有些港片,孟听虽然对电影的类型不太挑,可是大部分女孩子是不爱看武打片的。

  最后剩下的就是悬疑和鬼片。

  江忍问她:“哪个?”

  孟听害怕鬼片,她选了那个封面不太可怕的。

  名字还挺正常文艺的,叫《今天过后》。

  江忍沉默了片刻,拿起那个去放。

  这个他看过,应该是一盒子里面最恐怖的鬼片。当年贺俊明拿来的,一众军大院的半大小子在房间里面吓得哇哇乱叫。

  江忍抱着手臂冷笑,把贺俊明拎出来打了一顿。

  贺俊明委屈死了,他本来拿来吓江忍的,结果他自己吓得魂不附体。江忍屁事没有。

  江忍想起孟听十八岁生日在鬼屋,被几个工作人员吓得眼泪吧嗒掉的可怜模样。手顿了顿。他是男人,又不是圣人。

  然后他果断推进去了。

  她说得对,他就是禽.兽。

  江忍去关了灯。

  整个彩色闪烁的房间,瞬间黑暗起来。

  他翘着腿,去看她的反应。

  落地窗开着,夜风吹进来。她很认真地看剧情发展。

  一开始是一对大学情侣走在校园的青春浪漫风,她纤细的小手撕开爆米花给他分。

  江忍很赏脸,吃了一个。

  她又转头。

  然后电影里的女的就死了!

  被车撞得砰的一下,脑浆开花。

  江忍嚼着爆米花,舌尖抵了下麦芽糖。忍住了笑。

  孟听觉得有点不对,她软软地和他分析:“那个车祸是有什么阴谋吗?警察会查案,然后找出幕后真凶吗?”

  江忍眼也不眨:“不知道,没看过。”

  孟听有点心慌了。

  过了两分钟,她整个人都不好了!

  女生死了以后变成女鬼,每晚都回来找男生。而男生被困在了这一天,他的女鬼女朋友每天都要重复一次不同的死亡,然后晚上来找他……所以片名才会叫《今天过后》。

  当屏幕上出现满脸血的女鬼时。

  太真实了,电视屏幕高清,她坐在沙发中央,那张灰色阴森的鬼脸仿佛瞬移到了她眼前。

  她没拿稳爆米花,呆住了。

  吓得动都不敢动,不说自己害怕,也不往他怀里扑,甚至没哭。

  里面的男主角怕成什么样,她就怕成什么样。

  江忍心疼又好笑。

  他有点后悔了,这么怕?

  他关了电视,把她小脑袋按怀里:“好了,不怕,都是假的。”

  她感受到男人灼热的体温,才嚎啕大哭。往他怀里钻。

  “她眼睛掉了一只呜呜呜呜!”

  他亲亲她发顶:“没有掉,特效,假的。”

  “从背后出来的。”她脊背发凉。

  男人灼热的大掌搂住她纤弱的后背,轻声哄:“宝贝看错了,是导演弄出来的借位。”

  她抓住他衬衫,哭得委屈又惨。泪水打湿了他胸口,他有点慌了。

  江忍把人抱起来开了灯。

  她害怕得不行,不肯抬头。仿佛闭着眼睛就不会看到可怕的东西。

  他心疼死了。

  抱着她在屋里反反复复走,低声哄她:“全是假的,别怕别怕。”

  她搂住他脖子,小声地呜咽。

  江忍不怕鬼,也不知道怕鬼到底是个什么感受。当年那群军大院的半大小子吓得满屋子乱窜,也有两个不怕的。x33小说首发 www.x33xs.com m.x33xs.com

  他们再怕,他都没有感觉。

  可是她害怕,他心里像是被人狠狠揍了一下。

  好半晌,夜风拂过她头发,她才呆萌自己安慰自己:“没有鬼,都是假的。”

  害怕鬼片别人怎么安慰都没用,只能自己想通。她想通了才抬起头,眼尾点上桃花色,在璀璨的灯光下眸中带了泪。

  何处都可怜。

  漂亮得想让人蹂.躏。

  江忍别过头,不太敢看她。

  “好了,放手?”

  她抽泣一下:“我、我觉得万一……”她总觉得放了手她背后就会“哇”钻出一个东西。

  江忍觉得她可爱到犯规。

  他把她抱去客厅,水晶灯是亮堂的白色。江忍坐在沙发上,平视着她。

  然后轻轻把她推开一点。

  少女身体婀娜有致,她跪在他腿上。

  孟听泪汪汪地回望他。

  好半晌,她伸手,伸手触及他脸颊。

  江忍神经紧绷,身体肌肉也是紧绷的:“做什么!”

  孟听摸了摸他人中的地方,然后给他看自己指尖的鼻血。

  江忍燥死了,妈的。

  他就不该放那个片子。

  他当然知道流鼻血了,他又不是个死的。

  那两团软绵绵贴着他,他再正常不过。

  他觊觎她觊觎了太久了。

  他恶狠狠看着她:“天热,上火,少买薯片和爆米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