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偏偏宠爱 > 第60章 火灾

第60章 火灾

 热门推荐:
  直到他的身影看不见了,她才回过头。

  旁边的阿姨笑呵呵地说:“小姑娘,你男朋友啊,年轻真好啊。”

  孟听红着脸,笑着点点头。x33小说首发 www.x33xs.com m.x33xs.com

  她回到家的时候,正好碰上要出门的舒杨。

  舒杨换了鞋,解释道:“舒兰还没回来。”

  职高总是习惯提前十来二十分下课,舒兰一般不可能这时候还不回来的。孟听给他让开路,舒杨带了件外套就出去了。

  孟听看着少年急匆匆的模样,没有说话。

  上辈子就是这样,舒兰老是晚归,她怕舒爸爸骂舒兰,比舒杨还要着急去找舒兰。这辈子孟听再也不会做这样的事,可她也没有立场阻止舒杨去。

  毕竟舒杨是舒兰的亲哥哥。

  舒杨出去没多久,就遇见了回来的舒兰。

  舒兰谈完恋爱回来,拎着一个包。

  舒杨当场就火了:“多晚了,我还以为你不知道回来呢?”

  以往舒兰好歹会心虚,然后撒娇喊哥哥,说她错了。可她今天只是讽刺笑笑:“你管我?你有本事去管孟听啊,哈你猜我今天看到了什么好戏。她和我们学校江忍搞在一起了,同样是早恋,有本事你把我的事告诉爸。到时候她早恋同样兜不住。”

  舒杨脸色很难看:“你胡说什么!”

  “我胡说?我才没有胡说,不信你去问她啊。别惹我,要是爸知道了我的事,她也跑不了!”舒兰甩开舒杨的手,心里满是怨愤。

  凭什么,老天爷什么好东西都给了孟听。

  就连男朋友,她只能和一个不入流的小富二代邹盛在一起,邹盛还和别的女孩子不清不楚。舒兰得小意讨好,就她手中这个包,都是软磨硬泡好久,邹盛才同意给她买的。

  孟听呢!她男朋友是江忍,骏阳太子爷,江家企业唯一的继承人。

  海边那一片开发区都是江家的地盘,有钱得不得了。

  而且江忍把孟听当宝贝那个小心翼翼的样子,看着就气人。

  舒兰不敢惹江忍,但是大不了就破罐子破摔啊,让舒爸爸知道了,看看他最乖巧的继女也早恋,到时候孟听也得倒霉!

  舒杨愣愣地站在原地,等舒兰蹬蹬蹬上楼了,他才如梦方醒去敲孟听的门。

  孟听取下英语听力耳机,给他开了门。

  舒杨不知道该怎么说,他是记得江忍的,那个疯起来不要命又凶又恨的少年。机场那一次舒杨印象深刻。他艰难道:“孟听,舒兰和我说你和江忍在一起了,你说实话,是不是他强迫你的。”

  孟听看着他的眼睛,摇了摇头:“不是。”她笑了,“我自愿的。”

  舒杨不可置信地看着她。

  从小到大,喜欢孟听的男孩子如过江之鲫,然而孟听往往都是直接拒绝。小时候舒兰还羡慕,悄悄给他说,喜欢姐姐的人真多。

  孟听没有和任何一个人有太深的交集,就连楼上的徐迦,舒杨知道他喜欢孟听,可是孟听只是礼貌地保持距离。

  他没有想到有一天,他能见到她笑着说,她愿意和一个少年在一起。

  那个阴鸷的,脾气暴躁的,却蹲下来给她系鞋带的男孩子。

  和自己的继弟谈论谈恋爱,到底是一件让人尴尬的事情。孟听不想让舒爸爸知道,是因为担心他身体不好,她不怕受罚,也不怕挨打,可是舒爸爸的心会痛,会担忧。

  舒杨完全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了。

  他小时候见到的那个小仙女一样的姑娘,有一天长大了,也会喜欢人了。

  孟听说:“我会自己告诉舒爸爸的。”并且向爸爸保证,自己好好念书,洁身自好。她和江忍在一起,只是想陪着他一起长大。让他好好的,变得温和善良,以后不走上杀人这条道路。x33小说更新最快 手机端:https:/m.x33xs.com/

  舒杨沉默着,正如孟听没有立场管他,他也没有立场去约束孟听。

  孟听阖上门。

  家里没有安空调,窗户是开着的,天空墨蓝色。窗外是清风与明月。驱散夏天的躁意,带来丝丝沁人心脾的凉爽。

  ~

  实际上高二下学期的时间过得特别快,为了讲课赶进度,老师的粉笔都用了一盒又一盒。

  舞蹈大赛的铜牌得主有三万元奖金,在暑假才会把钱打过来。

  然而因为教室装了空调,今年夏天总算没有这么难捱。

  舒爸爸早出晚归,孟听生怕他去做什么强辐射的实验,每天都要叮嘱一遍,舒爸爸无奈苦笑:“好好好。”本来他是想的,可是女儿这么孝顺。

  危险的实验虽说出事的概率也不大,可是谁都想好好活着。安全最重要,因此舒志桐也愿意听孟听的。

  孟听每天出门之前,都会坚持一遍家中的电器。

  高三那年家里起火,就是在一个冬天,取暖器的电路发生短路,超负荷以后引起火灾。

  尽管舒杨觉得她这行为多此一举,可是还是会帮着她一起看看。

  舒兰这两天越发肆无忌惮,因为舒杨也管不着她了。

  有一天她干脆半夜都没回来,舒志桐还以为她睡觉了,只有舒杨干着急。

  然而舒兰却越穿越好。她甚至还拎回来好几条夏天的名牌裙子。

  舒杨问起,她就无所谓地说:“邹盛送的啊。”

  舒杨头痛欲裂。

  毕竟孟听谈恋爱知道分寸,也知道高中得好好复习,可是舒兰谈恋爱,整天人都见不到,而且她老是收人家的东西。要知道天上从来不会掉馅儿饼,贪图小便宜哪里能有什么好下场。

  可是舒兰会听他的话才怪。

  舒兰也看到孟听检查电路的事情了。她看了孟听许久,最后若无其事地转过头去吃冰棍儿。

  学校早就在五一过后开始实行睡午觉,下午两点半才上课。

  孟听中午很困,她如果中午不睡觉,下午就没有精神。

  周五她在家睡觉的时候,在房间闭着眼的舒兰睁开了眼。她盯着自己房间一个亮了许久的灯泡,手脚有些哆嗦。

  那上面的罩纸快开始燃烧了。

  然后会顺着引线,点燃被子、实木衣柜。

  她的房间在孟听和舒杨中间,这场火最后会往他们的房间引过去。

  然而门随时都可以打开,他们可以逃生。

  舒兰愣愣地看着纸变得焦黄,有些想尖叫。这是……这是害人。她昨晚已经想过很多后果了,可是那个有钱又温柔的男人安慰她:“房子烧了会欠债?不,不会……相信我,我给你的卡里有够你们生活下去的费用。”

  “你爸爸和哥哥不会有事,你爸爸那个点在工作不是吗?你大可在火无法扑灭之前,把你哥哥喊出房子,然后把门反锁。反锁里面能开?是,当然能。然而……”

  “如果外面系上铁链呢?”

  “你一直不甘心对不对?明明不喜欢她,还得喊她姐姐。”

  男人在她额上轻轻一吻,笑道:“别怕,我会带你走。相信我,嗯?”

  舒兰看着火星渐起。夏天的火燃起来很快,她咬牙,心跳飞快,手脚发凉,去敲响了舒杨的门。

  舒杨也在午睡,开了门以后问她:“怎么了?”

  舒兰低着头,嗓音颤抖:“我在学校闯了祸,我害怕,哥你陪我去一趟吧。”

  舒杨皱眉,最后点点头。

  他们一起下了楼,舒兰才说:“等一下我有东西没带,哥你等我一下。”她跑上去,把锁链从包里拿出来牢牢扣住。

  做这一切舒兰不是不害怕了。

  如果孟听还像以前那样对她好,那她大可以也待在火中,让孟听救自己。她以前那么好,总会保护自己跑出去的。自己也没有嫌疑。这样并不保险,好在那个男人保证了。

  会让人来接应,不会出人命。

  一旦孟听没了那张漂亮的脸,那她曾经拥有和即将拥有的一切,就都没了。江忍总不可能看上一个全是烧伤的女人。

  舒兰浑浑噩噩,把门锁死了,然后一眼也不敢看门里面,往楼下跑去。

  ~

  江忍进步了很多,上一次发周考成绩。他语文70多分了,再努点力就能及格的成绩。

  贺俊明稀罕得不得了:“卧槽不是吧,忍哥666啊。”

  江忍笑骂道:“滚犊子。”

  贺俊明说:“你真要考大学啊。”

  江忍嗯了一声。

  “但是你再读一辈子也追不上你小宝贝的成绩啊忍哥,你咋和她读一个大学?”

  “你他.妈闭上嘴是不是要死。”

  “……”说实话你还不爱听了是吧。

  “忍哥,那你报什么专业想过没有?”

  江忍转了一圈笔:“建筑学吧。”

  贺俊明觉得谈了恋爱的人就是不一样,怎么看怎么成熟有担当。

  他们学校中午也要睡觉,然而一群人从小到大都没有乖乖午睡的习惯。恰好周五,贺俊明手扇着风:“忍哥去打场球吧。”

  江忍抬眸,看见了街对面新开的意大利冰淇淋店。

  贺俊明也呆了呆,然后想到了去年:“去年我们打赌,我赢了,本来该坛子和何翰去买的,结果忍哥去买了冰淇淋给孟听。那时候忍哥就有想法了吧卧槽!”

  江忍弯了弯唇。

  是,然后她没吃。

  他那时候脾气好差,以为她嫌弃他送的东西,抢过来扔进了垃圾桶。

  “不去打球了。”他走进冰淇淋店,买了好几个漂亮精致的手工冰淇淋。

  江忍怕冰淇淋化了,放车里开着冷气一路开车过去的。

  那天晚上他一直想说,他相信的。他愿意相信。他的听听那么好,简直是吝啬的上帝十八年来唯一给他的恩赐。

  孟听是被一阵浓烟呛醒的。

  空气中的温度远远高于夏天应该有的温度,因为经历过火灾,她心中下意识一凉。

  孟听推开门的时候,客厅的沙发已经全部燃起来了。

  燥热干燥的H市,在夏天仿佛变成了一个巨大的火炉。

  远处的木地板被烧得噼里啪啦作响。

  火舌舔过的地方,窗帘、衣柜,全部变成了一片火海。

  浓烟弥散在空气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