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偏偏宠爱 > 第52章 怜惜

第52章 怜惜

 热门推荐:
  无法无天,看不惯他的人很多,他们都说江家放弃了他,培养了新的继承人。江少成了穷光蛋。

  有人挑衅他,江忍没有手软,把他打得妈都不认识。第二天学校通报批评江忍,他站在人群里,懒洋洋地犯困。

  然后第二天江忍就开了跑车去上学。

  谣言不攻自破,哪怕他不知道什么原因被赶出了家门,他依然蛮有钱。今年江家给七中捐款,证明江忍并没有被放弃。

  孟听告诉他:“六月十八,在B市天鹅小筑。”

  他垂着眼睛,手指顿了顿。

  然后若无其事把手套塞回兜里:“嗯,知道了。”

  他见她还俏生生站着,小心翼翼看自己,觉得好笑:“怎么了,还不回去,舍不得我啊?”

  孟听觉得他好无耻,她说:“才没有。”

  她只是在想,他不愿意回家,肯定有不愿意回家的理由。

  然而他漫不经心道:“成了,记得,你快回家吧,外面热。”

  孟听回家的时候,遇见了出门的舒兰。

  舒兰化了妆,粉色眼影点缀在眼角,还勾了上翘的眼线。她穿着超短裤,白生生的大.腿露出来,有种不符合年龄的成熟。

  舒爸爸不在家,如果在,肯定会怒骂她。

  舒杨出门了,他很厉害,孟听一点就透。他现在周末都在给小孩子当家教补数学。

  没人管舒兰,孟听看见了,只是弯腰换上了拖鞋。一句话也没有和舒兰多说。

  她要作死,就由得她去。

  舒兰打了太阳伞出门。

  晚上回来的时候,狠狠剜了孟听一眼。

  孟听在厨房做饭,夏季很热,舒爸爸和舒杨回来得晚,他们都很辛苦。她在家做好饭菜他们就不用那么辛苦。他们晚上回来热一热就可以吃了。

  舒兰看过来那一眼的愤恨,孟听也看见了。

  然而她不在意,厨房温度高,又是夏季,她很热。

  孟听解下围裙。

  把饭菜分成两份,然后把自己那份端到桌子上吃。她炒了一个鱼香茄子,还做了番茄蛋花汤。

  孟听把风扇打开,洗完手安安静静吃饭。

  舒兰洗了手过来傻眼了。

  桌子前的孟听长睫垂着,用小勺子在喝汤。然而那点饭菜,只有她一个人的分量。舒兰好久没和她说话,闻言忍不住:“我的呢?”

  孟听说:“没做你的,想吃自己做。”

  舒兰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她嗓音拔高:“你做饭不做我的?”

  孟听觉得好笑:“我什么要做你的?你有手有脚。”

  舒兰见她没说笑,气得头顶快冒烟。她不想这么热去厨房做饭,赌气道:“不吃就不吃,我还不稀罕,有什么了不起。”

  说完就回房间了,把门关得砰的一声响。

  从头到尾,孟听都没有看她。她上辈子失去了太多,克服不了心理因素,不跳舞,生命里只有这个白眼狼妹妹最重要。

  她对世界都温柔,哪怕是烧伤以后,她也没有恨过谁怨过什么。孟听积极练习英语,对后半生也是充满期待的。再攒两三年钱,她就可以付房子首付,以后找个不嫌弃她容貌的老实男人好好过,可是舒兰松开了绳子。

  舒兰欠孟听一条命。

  然而舒爸爸还了孟听一条命。

  两清了。但这不妨碍孟听讨厌她。孟听洗完自己的碗,回房间看见水晶鞋,把它小心放进箱子里,和自己十三四岁穿过的芭蕾舞衣放在一起。

  舒兰饿到半夜眼前发黑。

  她咬牙恨恨,想起自己还没卸妆。她偷偷去卫生间把妆卸了,看着镜中普普通通的自己,她好恨孟听。继陈烁以后,舒兰悄悄交了个新男朋友。

  她新男友也是职高的,叫邹盛,但是有点小钱。χ33小説更新最快 手機端:んττρs:/м.χ33χs.cΘм/ヽ。

  她的口红就是邹盛送的。

  今天舒兰和他约会,他问她:“你姐是七中那个校花啊?”

  舒兰不悦。

  邹盛笑道:“好了别生气,感兴趣而已嘛。我听说她不穿裙子,难不成真的是腿上有伤?”

  他其实只是想引起一个话题。

  他第一次见孟听的时候,她在七中树下夕阳,抱着几本书等人。美成了一幅画。

  孟听低调,职高大多数男生此前都只知道七中的沈羽晴,邹盛见到孟听的时候惊为天人。

  然而看到江忍过去以后,他怂了。

  开玩笑,谁敢惹这大佬啊。

  但这并不妨碍他向舒兰打听。

  舒兰本来想说不是,可是话到了嘴边,她惋惜地说:“对啊,她小时候……被烧伤了,腿上全是疤。”

  邹盛露出恶寒的表情。

  舒兰高兴了片刻,心中却不由得在想。为什么不是真的呢?是真的就好了。要是不仅那双漂亮的腿烧伤了,脸也毁了才好。

  这种恶毒的念头在她心里过了一瞬。她到底没那个胆子,没再想了。

  ~

  知道江忍要回B市,贺俊明惊呆了。

  他至今还记得江忍去年孑然一身来到H市的时候,通身都是寡淡的凉薄之意:“被老头子赶出来了,以后不回去了。”

  贺俊明卧了个槽。

  当时他就想,江忍是谁啊,在B市那种藏龙卧虎的地方都要被人称一声小江爷的霸王头子,竟然和江董闹崩了。

  江董爱他那个高雅的夫人,也喜欢这个唯一的儿子。怎么会把江忍赶出来?

  江忍虽然叛逆期和江董经常对着干,然而心里是敬重这个父亲的。

  去年江忍刚来的那夜,眼瞳漆黑,情绪很不好。显然是出了什么大事,他才来了H市。

  后来江董几次拉下脸让他回去,江忍冷笑着讥讽几声,父子俩就会吵得不可开交。

  忍哥的性格贺俊明知道,他突然要回B市,贺俊明觉得玄幻。

  贺俊明调侃道:“小江爷想通了啊?要回去继承家产了?”

  江忍笑骂道:“滚,去几天就回来。”

  贺俊明一想,大着胆子小声问:“孟听要去啊?”

  江忍眉眼温柔:“嗯。”

  贺俊明就说,怪不得!

  他们这群人聊天糙,肆意坦荡,也不管周围人听见没。但是第二天就有人说江忍要回B市了。

  众人唏嘘不已。

  那是江家啊!他们都以为江家有了私生子,放弃了本来就患病的江忍。没想到人家还能回去!x33小说更新最快 手机端:https:/m.x33xs.com/

  沈羽晴悔得肠子都青了。

  早知道江忍还是江家继承人,她当时怎么也不会答应分手!

  于是江忍开车去机场的时候,她早早就等着了。

  盛夏的天,她精心打扮过,化了淡妆,穿着超短裙,青春又漂亮。她本来长得也很好看,还比舒兰会打扮得多。往那里一站,看她的人挺多。

  江忍并不能和孟听一起。

  孟听和所有H市参赛者一起走,赞助商包机票。他等飞机的时候买了瓶矿泉水喝,仰头几口喝了半瓶,喉结动了动。

  动作肆意又野。

  他本就眉宇俊朗,其实挺帅的。

  沈羽晴找过来的时候,小步子优雅走过来:“江忍!”

  江忍看过去。

  他一时没想起她是谁。

  想起了,在心里骂了句脏话。妈的,这女的是他黑历史啊。

  他来H市的时候,是最恨他母亲的时候。沈羽晴几乎就跟他那个妈是一种人,他就想看看,这种人到底能不能为了钱低下那颗高贵的头颅。

  事实证明,钱很有魅力。

  可惜他爸江董不懂。

  沈羽晴矜持道:“我们能不能重新开始?”她虽然说是这样说,语气却天生带了点傲慢。

  其实在她心里,她是瞧不上江忍的。

  他帅么?没有帅到极致,而是那种很man的气质很有感觉。他读一个混乱的职高,交了一群不入流的狐朋狗友。

  他性情不拘,沈羽晴第一次非要跟着他去玩,结果他们在大排档吃夜宵喝啤酒。

  那里那种粗野、嘻嘻哈哈的氛围,让沈羽晴快疯了。

  她交过富二代男朋友。

  带她约会都去高级的地方,牛排、小提琴。可是江忍呢!他到底和地痞有什么区别?

  而且江忍从不说情话,不抱她,不吻她。他脾气还很差,据说心理有点问题。

  偶尔看过来的眼神讥诮,沈羽晴觉得自己好像一个笑话。可是江忍是真的大方,比她所有见过的男人都大方。因此沈羽晴一边犹豫要不要找个更好的,毕竟江忍是被江家放弃的。

  一面又舍不得他的大方。

  沈羽晴求和,眼里虽然楚楚可怜,下巴却轻轻扬起。

  江忍拧上瓶盖,笑了。这女的还真把自己当一回事。

  他知道自己不优秀,所以配不上孟听。

  然而沈羽晴算个什么鸟?

  他说:“滚远点儿,老子什么时候和你开始过。”

  沈羽晴憋着气:“我们以前不是男女朋友关系吗?”

  江忍嗤笑:“我没碰过你,你倒是碰过老子的钱包。”

  沈羽晴:“……!”

  江忍把水瓶子扔出去,刚好命中垃圾桶。他没看她,上了飞机。他上了飞机却有几分出神。

  沈羽晴眼底讨好又轻蔑,江忍不傻,这种女的都看不上自己。何况孟听。

  他总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能去看孟听跳舞,是他第一次没有被拒绝。他打了十环的枪,攀岩70米,手臂红肿,抬手都痛。换来了她行道树下一次轻轻的点头和怜惜。

  何况他还有黑历史。

  江忍越想越烦躁。

  他低眸看自己的手,修长有力的手指消了红肿,然而伤痕还在。

  艹,孟听该不会是同情他吧?

  江忍以前庆幸,孟听和他母亲是不一样的。但这是头一回忍不住想,孟听要是也喜欢他的钱就好了。

  他活了快十八年,在懂得喜欢以后,生出了点这个年龄的青涩和难过。

  至少他有她喜欢的东西,她就会和他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