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偏偏宠爱 > 第48章 妖精

第48章 妖精

 热门推荐:
  那个男生连忙跑了,上课铃声响起。周围的人总算散了。

  他转身,眼里黑漆漆的。

  孟听问他:“上课了,你不用回去上晚自习吗?”

  江忍慢悠悠道:“我们的晚自习?打牌睡觉K歌。”

  她没忍住笑了。

  孟听轻轻说:“今天找你对不起呀,我周五有点事,所以明天不能给你补习了。今天补习方便吗?”

  江忍:“方便。”他转而问她,“明晚什么事?”

  孟听不太想告诉他。

  她也有自己的私心。

  她十三、四岁时,穿着跳芭蕾舞的小裙子,明媚美丽得不得了。后面跟了一串要和她回家的男孩子。x33小说更新最快 手机端:https:/m.x33xs.com/

  恰是青春期,人家放学和小女生朋友有说有笑。

  只有她,身后跟了好几个神魂颠倒的小男生。

  原本孟听是有朋友的,但是后来朋友妈妈都不许她们和她一起走路回家了。

  那些叔叔阿姨说:“她后面那么多男孩子,像话么,不许和她玩了知道吗?”

  所以尽管孟听人缘很好,班上的女生放学是不和她一起的。

  孟听发了一次脾气。

  她那时候小,不懂事,用小石子丢他们,让他们不许跟。他们还没说话,她自己越想越难受,就哭了。她边哭边抹泪,男孩子们傻眼了,一个都不敢说话。

  青春期对于小女生来说,有一两个爱慕者是值得拿出来炫耀的事。

  然而一群,无疑是灾难。

  曾玉洁当时又心疼又好笑,怕孟听留下心理阴影,连忙安慰女儿说没事。

  还用开玩笑的语气安慰她。

  如今想来,仿佛是过了很久的事情。

  怎么说呢。

  舞台上的她有种别样的魅力,美得惊心动魄。不仅是异性,就连舒兰,在看过她跳舞以后,也吵着要去学芭蕾。

  这样一想,孟听愣了愣,终于知道徐迦哪里眼熟了。

  在她初二的时候,回家后面老是跟着的人里,就有一个小胖子。

  小胖子矮矮的,混在人群最后面。一双眼睛却呆呆地看着孟听。

  她哭了那次以后,男生们都散了。没多久,又有几个小男生假装放学顺路,悄悄看她。

  孟听心态平和了许多,曾玉洁安慰过她以后,她也没有去理会了。

  小胖子就是那个时候不见的。

  所以,徐迦和她是一个初中的!

  后来孟听和妈妈出了车祸,家里为了给孟听治疗眼睛,卖掉了房子,在离几个孩子高中近的新区租了房子住。离她的高中很远,学生们随着成长各奔东西。而徐迦完全变了样。

  赘肉没了,长高了,也英俊了不少。所以孟听没有认出他。

  一联想起来,孟听知道,更不能让江忍去了。

  他本来就对她很有想法,要是去了,她整个人都不好了,这辈子都甩不掉这个男的了。

  如今孟听对他没有偏见,可是没有偏见并不意味着想和他谈恋爱。她一点都不想和他谈恋爱好么!

  他这种情绪不稳定又霸道的人,没人能受得了啊。

  何况孟听就没想过早恋,她没有念过大学,那里对她来说很向往的地方。她只想考个好大学,或者像卢月他们那样,成绩优异被保送。她的成绩不能下滑。

  孟听不能告诉他,但她也不习惯撒谎。

  她看着自己足尖,告诉他:“我要去医院复查眼睛。”

  江忍弯了弯唇,眼底的笑却散了。骗鬼呢,大晚上!去医院复查眼睛。然而他没说什么,懒洋洋应:“嗯,今天就补课就今天。”

  孟听松了口气。

  她说:“去音乐房可以吗?”

  江忍当然没意见。

  孟听开了门。

  里面一架黑色的钢琴,安静优雅。再往里面,就是几张桌子。他随手开了空调,里面空气闷,江忍把窗户开了条缝。

  孟听和他在桌子前坐下,她拿出自己整理了好几天的笔记。

  “这是初中需要记的。重点还是数学和物理,还有化学基础,因为高中也要用,你看看哦。”她黑色水性笔依次勾画,“掌握这些就可以啦,然后我们从头学起。”

  她睫毛很翘,眼里有细碎的星星。

  江忍低低嗯了一声。

  孟听说:“我不专业,讲得也不是很好,能给你补课的时间不多。你如果不喜欢听学校老师讲课,可以自己请一个家教补补基础。”

  他也说好。

  孟听觉得他今天好配合。

  她本来就心细,心中纳罕,最后分出一丝精力,发现江忍时不时会看向前面的钢琴。他眼中有些冷,却又有些带着冷光的黯淡。

  窗户开着,五月的暖风吹进来,夕阳下,钢琴有种华丽的温柔。

  他并不开心。以往暴躁的少年,身上多了一份内敛。

  孟听听说,小时候被嫌弃的、不合群的孩子,基本没有童年。

  他想听钢琴曲吗?

  她没有多说什么,等上完了课,孟听把作业布置了,然后把自己找来的书都给了他。让他方便补习。

  然后孟听走到钢琴前坐下来,打开了琴盖。

  她记得,她让江忍最介意的一个晚上,就是她穿着蓝色冬裙去弹钢琴的平安夜。

  她手指碰上琴键的时候,江忍瞳孔狠狠一缩。

  他拳头握得死紧,全身紧绷,忍住了把她拉起来的冲动。

  他童年的记忆,是他被母亲打了骂了关进房间里。然后母亲的琴房就一遍遍弹奏出音乐。

  那个女人不喜欢江董。

  那些钢琴曲哀婉狰狞,像是一只握紧了心脏的手,让他痛恨无比。

  他喜欢孟听,又怕孟听也是那样的人。

  优雅美丽,却最无情。

  温柔的夕阳里,孟听黑发上渡上一层浅浅的金色。

  琴声响起的一瞬。

  他怔怔抬起了眼睛。

  她指尖轻快跳跃,弹奏的是一首儿歌《小星星》。

  最简单的曲调,一闪一闪亮晶晶。

  是一首哄孩子的歌。那个女人永远都不屑弹奏的歌。

  欢快活泼。

  孟听弹完了,把琴盖爱惜地阖上。然后冲他弯了弯眼睛:“好啦,走吧。”

  他身体僵硬紧绷着。

  孟听可能一辈子都不知道,他那一刻有多想拥抱她。

  等她关好窗户,室内把阳光隔绝。

  江忍才低笑着说了声好。

  他想,纵然她懵懵懂懂,不懂得她到底做了什么,然而他知道他完了。x33小说更新最快 电脑端:https://www.x33xs.com/

  他得死心塌地一辈子了。

  他曾经无比讨厌钢琴曲,他如今却疯了一样迷恋这个少女。

  江忍先前把遥控器随手一放,在靠窗的音响木箱上。叠起来很高,孟听踮脚去拿音乐房的空调遥控器,江忍过去她身后。从她头顶拿了遥控器。

  他用的背后拥抱的姿态。

  却没有碰到她一点。

  江忍只是太想、太想拥有她了。如果上一秒让他拥有她,上帝告诉他这个少女爱他。下一秒他愿意死去。

  孟听转身的时候,他若无其事关了空调,对她说:“好了,走吧。”

  他神情淡淡,因此自始至终,孟听没有觉察哪里不对。

  ~

  周五晚上,孟听去了艺术大厅。

  海选开始了。

  由于错开了比赛时间,因此艺术大厅并没有人满为患。工作人员在维持秩序。

  舞台上铺了地毯。

  白色灯光炫目。

  前后两辈子,时隔五年,孟听再次站在了这里。

  参赛选手首先得领取一个号码牌,然后喊到号码去后台换衣服等待。

  孟听领到的号码是89,怪不得是晚上比赛了。前后两天比赛时间,一个城市海选应该都有接近两百人。

  现场许多人在补妆。

  孟听没有化妆,她买完舞蹈服装没钱买那些化妆品了。然而她懂得用其他资源代替。

  她眉眼本来就精致美丽,孟听把长发盘起,用一个白色的花苞发圈捆起来。

  她脖颈纤细漂亮,是造物主当之无愧的宠儿。

  孟听没有急着换衣服,她的号码偏后。

  她低眸看看手表,现在时间是九点十分。此时该78号表演。

  按照推理,她原定的比赛时间是十点钟。

  然而海选常常会有很多意外,比如,一部分报名的选手虽然报名了,但是到了比赛的时候并不会来,会被视为放弃比赛。

  78号表演完毕以后,79~84号,只有82号来了。所以一瞬间,她前面就只有几个人了。

  主持人说:“85号到90号准备。”

  孟听没办法,只能去更衣室换衣服。

  她垂眸,先穿袜子,然后系好绑带。起身再换白色的舞衣。

  最后她穿上芭蕾舞鞋。

  孟听轻盈地踮了踮脚尖,手臂轻轻抬起,樱粉的指尖上跳动着灯光的绚烂。

  她放下手臂,看向一旁取下来的手表。

  九点半了。

  然而她并没有看到赵暖橙。

  赵暖橙先前拍拍胸.脯:“听听你放心,我一定要来!我还要带我爸爸的手机,来给你拍照。对了,能拍照吗?”

  孟听点点头。

  赵暖橙高兴极了。

  可是九点半孟听没有在大厅看见她。

  赵暖橙是临时有什么事不能来吗?孟听有些担心她。孟听撩起帘子看了一圈,确实没有好朋友的身影。

  然而却看见了一个意料之外的人。

  徐迦来了。

  他.妈妈是艺术老师,他知道这些信息不奇怪。然而她想起了年少时的记忆,总是跟着自己回家的小胖子,孟听有些别扭。他倒也聪明了,这次不说要来,只默默提前到场。

  徐迦眼神都透着兴奋。

  如果说,弹钢琴的孟听美丽优雅,那么,跳舞的她,简直是迷死人的妖精。

  他从自卑笨拙发胖的青春少年期,跟着妈妈帮忙去看见她跳舞的时候,整个人都呆住了。直到呆呆看她跳完一场舞,他的心跳已经不是自己的了。

  后来她哭了,让他们放学不许跟着她。

  徐迦因为胖、矮,本就难以启齿,不敢再去。

  她十四岁那年车祸失明,然后没多久保送去了七中。一家人都搬走了。

  所有人都说,天使折了翼,这辈子都不可能跳舞了。

  他也不知道怎么的,那天一个人在屋顶坐在地上嚎啕大哭了许久。

  直到后来阴差阳错又遇见了她。

  折了翼的天使姑娘悄悄长大了。比他能想象的一切词汇还要美好。她眼睛治好了,可她现在安静、美丽、温柔,仿佛当年被气哭扔石子不许他们跟那个耀眼鲜活的小姑娘不见了。

  徐迦等了好久。

  那么多年后,她终于又站上了舞台。

  ~

  赵暖橙来了吗?没有。

  赵暖橙被拦在了路上。

  她欢欢喜喜装作肚子痛出校门的时候,几辆山地摩托车围着她。

  少年取下头盔,露出些微凌乱的黑发,笑容很痞:“同学,去哪儿啊,载你去呗。”

  赵暖橙吓懵了,转身就想跑。

  贺俊明笑嘻嘻骑过去,贱兮兮发声:“诶诶诶,就是不让你过去~”

  赵暖橙说:“你神经病啊!”

  贺俊明瞪眼:“你他.妈再说一次!”

  赵暖橙快哭了:“叔叔!门卫叔叔!”

  门卫探了个头出来。

  一见这几个职高的地头蛇,又把头缩了回去。

  赵暖橙:“……”

  江忍脚尖不耐烦地点了点地面。他估计错了一件事,孟听根本没来上晚自习,本来他守株待兔想跟着她。结果她直接整个晚自习都请了假了。

  好在,守株待兔蹲到一个赵暖橙。

  赵暖橙就赵暖橙吧。

  她肯定知道孟听大晚上去哪里了。

  江忍不耐烦道:“跑什么跑呢你,老子问,你答。”

  赵暖橙好委屈哇,她好不容易演技爆棚,脸都憋红了,才骗过老师跑出来,结果一出来,被这么多二流子堵了。

  她怕死得紧,连忙点头。

  江忍把头盔往车上一挂:“孟听去哪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