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偏偏宠爱 > 第47章 撒娇

第47章 撒娇

 热门推荐:
  因为江忍把课文都背下来了,宋琴琴能退出补课,孟听却不能。

  周一放学宋琴琴去提交申请之前去问孟听:“学姐,你真的还要给他补啊?”

  那位江学长零基础,谁给他补课谁痛苦。而且宋琴琴一走,孟听一个人得补七科。,

  孟听点点头:“我答应他了。”她说这话时在低眸写大纲。

  孟听把初中的课本找出来了,在给江忍勾画重点。她写得很仔细,各种繁复的知识点在她笔下脉络渐渐清晰。

  宋琴琴不由有些敬佩她了。

  天气渐渐热起来,学生们上课总喜欢把裤腿往上卷。

  宋琴琴的申请被批准下来的时候,孟听刚好把最后一门生物的重点整理完。学校为了省电,怕学生们挥霍。五月一般教室里是不许开空调的,得等到最热的六月和七月才统一开空调。

  赵暖橙嘀咕:“什么嘛,还以为安了空调就可以用,结果还是两个破风扇。老师办公室就可以用,不公平!”

  教室里人多,温度更加高,她边说边卷裤腿:“热死了。”

  赵暖橙转过头看孟听,孟听额上也有一层细汗。“听听你这样卷起来,凉快一些。”

  孟听笑着说好,也弯下腰,学着赵暖橙那样,把裤腿卷上脚踝,一路卷到小腿中央。凉意透进来,真的凉快许多。

  洪辉的脸突然就红了。

  孟听穿了一双白色的系带凉鞋。露在外面的脚趾白嫩可爱。原本因为七中的校服宽大,谁也看不出谁的身材是个啥水平。

  然而因为热,看一截嫩生生的小腿就看出来了。

  孟听没注意到同桌的异样。

  反而是后面几个男生注意到了,偷笑:“洪辉不是暗恋校花吧。”

  “瞧他那怂样哈哈哈哈。”

  一个男生说:“不过孟听真的好白。”

  小腿也很漂亮。纤细白嫩,分外匀称。

  她站人群里,就跟自动开了美颜一样。那个男生耸耸肩:“说人家洪辉做什么,你们还不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人家好歹是同桌。孟听要是给我当女朋友,我给她提鞋都愿意。”

  男生们哄然大笑。

  “想得美呢你!”

  然而夏天一到,七中所有人都发现了一个问题——没人见过校花孟听穿裙子。别说裙子,连短裤都没见过!

  他们能看到最多的,就是精致的脚踝往上一点点了。

  学校的同学偶尔周末会遇见,因为H市酷热,所以女生们回家都爱裙子或者短裤。

  十四班的沈羽晴就特别爱穿裙子。

  一双腿纤细漂亮,因此沈羽晴在学校的追求者一直不少,加上她比较开放,男朋友不断。一身短袖短裙,别提多勾人了。

  校花从来不穿裙子的梗很快就在整个高二流传起来。

  沈羽晴彼时在补妆,闻言冷笑一声:“要么腿不好看,要么腿上有伤呗。”

  “你怎么知道?”

  “你腿好看你不露?”

  “那倒是。”

  沈羽晴眼睛一亮:“对啊,她就一张脸能看,身材肯定不好。校花,她有那个资本当校花么?”

  周三晚自习的时候,赵暖橙从外面进来脸色很难看,差点气哭了。

  “听听,他们说你腿有问题。”

  孟听在清点英语作业,闻言笑道:“什么?”

  “那些女生嘴巴好贱啊,说你从来不穿裙子,要么腿上有疤痕,要么就是罗圈腿。”

  孟听眼睛弯弯。

  “你还笑!”

  孟听是觉得她们想象力丰富。她上辈子身上百分之三十被烧伤,腿确实毁了。然而这辈子腿并没有事。她不穿裙子,是因为小时候裙子都是曾玉洁亲手做的。后来曾玉洁去世了,她眼睛不方便,老是磕着碰着,穿裤子方便许多,能保护不被擦伤,冬天夏天都能穿,还省钱。

  她现在唯一的裙子就是舞蹈服装,还有外婆亲手做的两条裙子。

  然而老人家保守,做的裙子也只到小腿肚。是一种干净清丽的民国风。

  她倒真没什么短裙短裤。

  话说回来,骂完那群说话恶毒的,赵暖橙也好奇:“你为什么不穿啊听听?”

  孟听老实道:“我没有裙子。”十四岁前的不合适了。

  “……”

  孟听的穷迫在眉睫。

  她就没想过和学校的女生比吃穿,舒爸爸挣钱不容易。这世上没有谁活该为谁付出。她们说猜测和八卦不会对她的生活造成什么影响。

  又不是别人猜她腿难看就真的难看。

  孟听是真的不在意,赵暖橙却气鼓鼓的。

  好气哦。

  偏偏还不能拿她们怎么样。

  赵暖橙真的想孟听哪天穿个短裙来惊艳一把,把那些人的脸打得啪啪响,然而正主并不配合。

  正主姑娘高高兴兴算完了一道十来分的数学大题,收拾好书包准备回家了。

  赵暖橙挽住她胳膊,想起听到的那些酸溜溜的话:“听听,听听,你什么时候穿一穿嘛,她们好过分!”她幼稚起来不像话,“不穿不让你走。”

  孟听眼中带着笑:“你真的想看啊?”

  赵暖橙点头。

  “那周五晚上我去舞蹈比赛,你要来吗?”孟听也很无奈,她就那么一条短裙。还是特别短的蓬蓬裙那种,匀称纤细的大腿线条都能看到的芭蕾舞蹈服装。

  “……”赵暖橙老半天才找回自己的声音,“来!”她没想过孟听会跳舞,还舞蹈比、比赛?

  赵暖橙觉得她认识的这个认真,只知道学习别无长处的校花孟听,仿佛不是真的孟听呜呜呜!

  她还会跳舞的!x33小说首发 https://www.x33xs.com https://m.33xs.com

  赵暖橙轻飘飘地问:“你除了会跳舞,还会什么啊?”

  孟听想了想:“弹钢琴,会一点小提琴,一点中国画和国际象棋。”以及同传翻译。

  她上辈子烧伤以后,主攻的就是英语,赖以生存。

  赵暖橙:“……”她一年多来的世界观都快被颠覆了。卧槽听听简直就是全能少女啊。她都想噗通一声给跪下了。还有什么是你不会的吗仙女!

  ~

  孟听运气不太好,海选因为人多,她的比赛时间抽到了周五晚上。

  孟听只能请了假去参加比赛。

  赵暖橙也是头铁。她一个女生,为了看孟听跳舞,她都想好策略了,决定后天周五晚上捂着肚子哼哼唧唧,任课老师肯定会放她走的。

  然而周五晚自习是给江忍补课的日子。

  于是周四下午晚自习上课前,日落的赤色云霞染红了天边。孟听第一次走到职高去找江忍。

  她打算提前给他把课补了,给他说自己周五有事,看看他能不能周四补。

  职高的坏境比七中好很多,绿化非常到位。

  一进学校是两排柳树,夏天的杨柳已经完全舒展开了纸条。还有几颗挺拔的小白杨枝繁叶茂。

  职高的晚自习很水,据说是大家聚在一起玩。因为还没有上课,校园里到处都是打篮球的,聊天的,还有光明正大搂搂抱抱的。

  孟听没有这个热闹的点来过职高,她练习钢琴的时候,都是他们放学走完以后。

  职高的同学自然也没有在这个点见过她。

  她给江忍发了一条短信,就站在小白杨下等。

  一开始吸引人的是她的衣服,七中的校服很丑很瞩目。

  可是后来,看过去发现她很好看。

  十七岁的少女,肤白貌美,赤色云霞照在她身边,让人转不开眼睛。不仅是美貌,气质也非常出众。

  职高的女生许多喜欢染发,打耳洞,比同龄人成熟妩媚许多,也不是不漂亮,只是鲜少有这样的清纯活泼。她单单站在那里,就许多人偷偷看。

  我去,好正啊!还一看就是乖学生那种。

  江忍没有理短信,他在写孟听给他布置的数学题。

  还是贺俊明抽空瞄了一眼。

  就一眼,他要笑疯了:“卧槽哈哈哈忍哥,你这什么备注,好肉麻。”

  江忍低眸,桌子盒里的手机屏幕亮着。

  发件人——宝贝。

  江忍怀疑自己看错了。然而独一无二的备注告诉他没有错,他弯了弯唇,一掌拍在贺俊明后脑勺上:“怎么着,老子乐意。”

  看了短信,他一刻都没多待,往楼下走,走着走着,他干脆跑了起来。

  五月末的风拂在脸颊,离上课还有十五分钟。

  夕阳染红了半边天,他穿过操场,跑过林荫小道。一眼就看见了孟听。

  她在音乐教师下面等她。

  吊兰从三楼垂下,白杨树挺拔。她身前站了一个男生,那个男生在给她说话。

  她抿着小嘴,摇了摇头。

  那个男生却舍不得走。

  玫瑰色的光晕洒在她瓷白的肌肤上,孟听整个人惹眼极了。

  江忍不爽死了。

  然而他却没有想过,那个男生,从某种意义上来讲,也是厚脸皮的自己。同样是不要脸面在求爱,本质没有什么不同。

  江忍半点儿没客气,几步过去拽住那男生衣领,冷笑道:“说什么呢,也说给老子听下呗。”

  那男生被人拽着衬衫领子:“艹!”刚要发火,看清来人,磕磕巴巴:“忍哥……”

  校霸的名头并非空穴来风。

  整个职高,有人不认识校长,但就没谁不认识江忍。χ33小説更新最快 手機端:んττρs:/м.χ33χs.cΘм/ヽ。

  孟听见江忍发火,好头疼啊。

  他怎么动不动就发脾气,脾气好坏。夕阳下风轻轻,吹动她额前的碎发。

  少年的身躯挡在她面前,把她遮得严严实实。孟听在江忍身后,犹疑着,伸出小手,轻轻扯了扯他衣摆。

  你安分点好不好?

  江忍穿一件黑色衬衫,右边胸前一个简洁的白色字母“J”。

  身后衬衫上那点力气轻飘飘的,小奶猫一样的力度,江忍却愣住了,脑子里像是有什么东西突然炸开,心脏猝不及防疯狂跳动。

  大家都看不见的地方,少女小手轻轻摇了摇。

  本来还没多少人注意到这边,因为快上课了。然而江忍一来就凶巴巴的。现在看热闹的好几个。不敢大喇喇地看,都在偷偷地瞧。

  江忍又凶又野,本来也没有长一张好人脸,这情景要是再电视剧里,就跟恶霸似的。

  江忍就是那个坏反派。

  孟听以为他没感觉,才轻轻摇了摇。

  孟听想提醒他,大家在看呢,你适可而止吧混蛋。

  她那点力道,连夏日的微风都比不过。却像是一片挠在了骨头上的羽毛。

  以那个地方为起点,奇怪的感觉蔓延开,江忍尾椎骨都酥麻了。

  她是在……和他撒娇吗?

  那个男生看不见孟听的动作,他欲哭无泪:“忍哥,我不是故意的,我就是路过。要上课了,你放手可以不。”

  然后他就见鬼地似的看见,他们学校那个要把天捅破的校霸。嘴角要扬不扬,表情古怪的,松、松了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