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偏偏宠爱 > 第41章 没和他亲

第41章 没和他亲

 热门推荐:
  孟听看着他,月色下,江忍神情严肃又认真,仿佛她不答应他掐死她算了。

  可是她都没有和徐迦谈过恋爱,怎么和徐迦分手。

  她的犹豫在江忍看来就是舍不得。

  他脸色冷了下来。

  孟听忍住眼里的笑,也学他那样,郑重点点头:“好。”

  她答应得干脆,反倒让江忍不信:“你这么快就答应,该不是唬老子的吧?”

  孟听水盈盈的眼睛瞪他。

  他要不要那么霸道,不答应要发火,答应了又怀疑。

  然而当初雪中那一幕她也不能解释,于是只好说:“不骗你。”

  江忍把手机递给她:“现在就分。”

  孟听:“……”

  江忍冷笑:“怎么,还真舍不得。”

  他就像那种古时候大宅子里逼小丫鬟按着头行礼的大老爷,一双黑瞳冷然,死死盯着她:“你敢反悔试试?”

  孟听反悔什么呀?她现在才知道圆一个谎言要千万个后续来接上。她本来就和徐迦没什么关系,现在去、去分手像话么?

  虫鸣轻轻,孟听小声问:“明天我自己分可不可以呀?”

  “你觉得呢?”

  “我觉得好晚,说不定人家都睡了。”

  江忍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了徐迦家里的座机号,他都按好了,递给她。他生怕她不接,逼良为娼似的,拉过她的手,握住她纤细的手指往上按。他力气很大,手背上青筋都在跳。想来早就忍无可忍了。手机的白光照亮她的脸,她长睫落下一片阴影。

  孟听欲哭无泪,看着屏幕的拨打键盘,这男人不讲理,握着她的手一起按下去。

  那年头乡下信号不太好。

  第一次竟然没有拨通。

  她亮晶晶的眼睛看着江忍:“你看,打不通,还是白天打吧。”

  江忍冷笑一声,握住她手,带着她第二次按下去。他冷酷道:“打不通就在这里打一晚上,他接为止。”

  他霸道得不像话。

  也许是老天爷偏爱她这样的姑娘,第二次通了。

  江忍眼睛一眨不眨看着她,仿佛她一有舍不得的情绪,他就能动手掐死她。月光白惨惨的,少年脸颊棱角坚毅冰冷,她没法不怕他。

  孟听第一次体会到被逼“分手”是个什么感觉。

  那头接电话的正好是徐迦。

  “喂?”徐迦本来在倒茶,一手拿着茶包,一手在接电话。

  “我是孟听。”孟听在江忍的注视下,硬着头皮开口。

  徐迦惊讶以后是高兴:“我是徐迦,孟听,好几天没见到你了,今天问舒叔叔他说你去F市了,你还好吗?”

  “我很好,谢谢你。”

  肩上握上来一双手。

  江忍受不了,妈的你侬我侬个什么劲,他薄唇动了动,眼神冰冷,无声提醒她——快分。

  孟听皱眉,他手好重啊,疼。

  然而比痛更甚的是羞耻,她到底在分什么手?孟听不带感情地开口:“徐迦,我们不合适,分手吧。”

  肩上那双手僵硬了片刻。

  在徐迦没反应过来之前,她按了挂断。徐迦肯定觉得她疯了,她一想整个人都不太好了。x33小说更新最快 电脑端:https://www.x33xs.com/x33小说首发 https://www.x33xs.com https://m.33xs.com

  江忍低眸看着她,黑瞳里说不出什么情绪,她说:“好了,你放开我。”

  江忍抬起手指,摸摸她眼角:“怎么没哭?”

  孟听知道他有病,反正脸都丢了,干脆顺着他说:“因为我不喜欢他。”

  那只手顿住,他呼吸也有一刻停滞。

  下一刻,孟听觉得腰上一紧,整个人腾空,天旋地转。她没忍住,轻轻惊呼一声,下意识抱住他脑袋。反应过来,慌张撑住他肩膀。

  江忍抱着她腰把她举了起来转了转。

  漫天繁星下,少年放肆爽朗的笑声低低沉沉。

  孟听吓死了,捶他肩膀:“你疯了吗?放我下来!”

  江忍脸埋在她腰间。

  嫩黄色小衫之下,那腰纤细,少女体香盖过了万千盛放的梨花。他深深嗅了一下,笑得纯粹:“老子好高兴!”

  孟听吓死了,他力气怎么这么大。她见打他不抵用。轻轻拽住他头发,羞恼道:“放开放开!”

  他一点都不生气,把她放下来。

  他高兴完了,又开始发疯,捧着她脸颊,恶狠狠威胁道:“敢耍我你就完了。”

  孟听也觉得她快完了。她在空中走了一圈,吓得魂都没了。

  他是人吗?简直是蛮牛!

  “蛮牛”蛮不讲理,咄咄逼人,并不懂见好就收:“你不喜欢他,那为什么和他亲嘴?”

  她脸红了个透。他讲话能不能不要这么直白粗俗?

  关他什么事啊!

  她咬唇,别过脸:“不关你的事,你就一个条件,说完了就快回去睡。不许再去找我外公了。”外公年纪大了,这混账不安好心。

  梨花在夜风中飘洒,他用拇指擦她的唇,眼神又野又狠:“不喜欢他都给他亲,不喜欢我也给我亲一亲啊。”

  她快气死了。

  江忍捧着她脸低头,弯月被云朵遮住,羞羞怯怯。

  孟听眼疾手快捂住他的唇,忍无可忍了,她好想好想打死他,到底有完没完了:“没有,没和他亲,你够了!”

  她本来就不擅长撒谎,好不容易撒个谎,现在这么多后续。江忍眯了眯眼:“平安夜那天晚上,你当老子瞎呢?”

  孟听伸手去掰他手指,她小脸粉嘟嘟的,神情严肃摇头:“好了,没有亲,什么都没有,他就是帮我拿开雪花。你看错了。”

  江忍没忍住,终于笑了。

  月光清冷,他眼里却盛满了温柔。

  “孟听。”

  孟听闷闷道:“嗯?”

  “别骗我。”他低声道,“我受不住。”

  这次真没骗他,她没和徐迦有什么。她点点头,乡下最后一盏灯也灭了。夜晚渐渐变冷,她必须回家了:“我要回家了。”

  孟听问他:“这么晚了,你怎么回去?”

  “借了辆车,待会儿开车回去。”

  孟听知道他神通广大,然而他身上酒味这么浓。她想起上次江忍开车撞树上,额上的疤现在都有淡淡的痕迹。她领教过江忍的不要命,忍不住道:“你让人来接你吧,喝了酒别开车。”

  他撩开她脸颊上的发,眼里全是笑:“好。”

  江忍说:“那你也答应我一个条件。”

  孟听一点都不想答应,她气鼓鼓道:“那你开车吧。”

  江忍笑道:“我背你回去好不好?”

  虫鸣声静了。

  春风拂面,浅浅的温柔。

  孟听垂眸,长睫盖住茶色的眼瞳:“不好,很近,我自己走。”

  ~

  四月下旬,确定外公以后都不会再去坡上。孟听也收好东西准备离开了。

  她身上穿的是许久以前外婆给妈妈缝制的新衣。

  白色盘扣小衫,棕色的半身裙,一双黑面布鞋,上面绣了一只嫩.嫩的蜻蜓。

  曾玉洁的制衣好手艺传自于外婆,外婆手巧,布鞋也是她纳鞋底、绣鞋面一点点缝的。可惜当年曾玉洁没有穿上就离开了家。

  孟听把身上的钱除了车费都留了下来,压在枕头下面。然后背上包出了门。

  外婆忍住了眼泪,摸摸她的头:“穿这个回去会不会被人笑话?”

  毕竟二十年前的审美了,她们城里的小姑娘肯定不兴这一套。

  孟听笑着摇头,她分外爱惜身上的衣服。它们都很漂亮。

  外婆知道她还要回去念书,扶着外公送她到乡村口。只能依依不舍放她离开。孟听说:“我以后每个月都给你们打电话,外婆回去吧。”

  她得去镇上坐车,然后去机场。

  等她到达镇子的时候,看见了一个意料之外的人——江忍早在那里等了。

  梨花小镇并不繁华,他穿一件黑色衬衫,领口开了两颗扣。怕她一个人走了,在车站等了好几天,闲得无聊和贺俊明他们打游戏,来来往往许多人都在看他。靠近他他脾气躁,让人离远点,别挨着他,简直成了这几天车站有名的一霸。

  他不理人的时候很傲,那身衣服一看就值钱。活脱脱的有钱人,他穿这一身也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

  然而她现在没法直视他,一想起他的衣着,她总是想到他从鱼塘里跳上来,生着气背了外公一路,然后冷冰冰问她他难道不用穿内.裤的事。

  这坏蛋第一次这么狼狈吧,也亏得他厚脸皮。

  孟听忍不住弯了弯唇。

  车站人来人往,嘈杂的人声沸腾。客车和大巴启动,在空气中扬起一阵浓灰的尾气,喇叭声阵阵。其实更多人,最后都没看江忍。把目光移在了她身上。一看就收不回眼睛。

  那年她十七岁,白色小衫,肩膀绣了一朵娇艳的梅花。

  黑色半裙优雅,孟听穿着这个年代的人都不会再穿的布鞋,小蜻蜓鲜活,振翅欲飞。

  所有人都会认为土的装扮,她却穿出说不出的美。她茶色的眼瞳像是雨后的天空,干净明亮。因为长得纯情,穿这身漂亮到不行。

  说她是拍戏的大明星都有人信。

  江忍抬起眼睛就看见这一幕。

  以后许多年都没法忘。

  他和凡尘俗世许许多多人都一样,或许性格有所不同,然而普普通通。那时候他就蹲在角落里百无聊赖打游戏,盼着她能来。

  身边吃泡面的、打呼噜的、哄孩子的形形色.色的人。在他眼里一瞬间失了色彩。

  她背着书包,穿着小衫布鞋,笑盈盈在人群之外看他。

  梨花小镇白色的花落了遍地,车站旁老旧的居民楼垂下爬山虎。嫩绿的枝条成了她的布景。

  他听见自己的心跳,有力到震颤。

  一声又一声。

  像是生病了,又像是病好了。

  游戏里操纵的小人早就死了,贺俊明在网络那头凄凄惨惨一个人被对方群殴抱头鼠窜。他眼里却只有她。

  漫天梨花,郁郁葱葱的爬山虎。

  十七岁的她。

  这一幕成了他有关青春的所有回忆。

  这个好难追好难追的漂亮少女。让他曾在数个冬夜想起她疼得心紧缩窒闷。

  像是烈火烹油,火中取栗。

  却又在下一秒看见她笑时,忍不住心动到发疯。他就是不长教训。

  妈的,她冲他笑,甜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