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偏偏宠爱 > 第39章 细腰

第39章 细腰

 热门推荐:
  F市的天阳光明媚,孟听抱着一盆衣服,在院子里晾晒。

  外婆在围裙上擦擦手,连忙说:“我来,老头子真是,怎么让你做这个。”

  孟听笑笑:“外公和李爷爷钓鱼去了。”

  外婆嘟囔道:“一大把年纪了,整天在外面疯跑。”

  外公家在乡下住小楼房,在这一带颇受人尊敬。前两天孟听拎着大包小包来的时候,以为自己会像上辈子一样,被外婆拿着扫把打出去。

  然而出乎她意料的事,她背着天蓝色的书包出现在这栋老旧的小楼房前。

  外婆只看了她一眼,就捂着脸,泪水连连。

  连外公眼圈也泛红。

  孟听和母亲曾玉洁,只长得三分像。然而也只需要三分,就能让两个老人潸然泪下。

  外婆没说什么,默默去收拾房间,让孟听住进她母亲生前的闺房。

  房间很干净,他们一直有打扫。

  吃晚饭的时候,外公才严肃着脸开口:“既然回来了,就多玩一段时间,把这里当成你的家。”

  孟听捧着碗,眼睛有些酸。

  她的猜测是正确的,上辈子外婆赶她走,因为外公腿断了。怎么也治不好,不管对谁家来说,都是很大的负担,所以他们不认她。而这辈子孟听来得早,外公外婆身体都硬朗,他们接纳了她,告诉她这里也是她的家。

  到底是血亲,两位老人痛失女儿。不过短短一天,就完全接纳了这位有几分女儿神形的小姑娘。

  孟听比曾玉洁少女时更漂亮,兴许是她有个长得非常不错,却没有责任心的渣爹。

  老爷子一辈子在乡下教书,听说孟听能考年级第一名的时候,眼里的骄傲得意都要飞到天上去了。今天趁着天气好出去钓鱼,就是想给老李显摆显摆。

  孟听哭笑不得,把衣服晾了,决定出去看着外公。

  毕竟离出事的时间很近,虽然不知道哪一天,孟听只知道是从小山坡上摔下来,她心中却谨慎,早早叮嘱了外公不要上山。

  鱼塘在的地方没有小山坡,孟听也决定去看看。

  她把衣服晾好,给外婆打了声招呼:“我去看外公钓鱼。”

  外婆笑盈盈的:“去吧,早点回家吃饭。”

  孟听点点头。

  恰是四月,乡下风光很好。地里麦子还没熟,青油油的。野花开得灿烂,一路走过去,乡野的梨花开了,满地落白。F市很热,她穿一件嫩黄色小衫,梨花落在她肩头。

  小路上玩闹的小孩都盯着她看。

  孩子们衣服上沾了泥,女孩子头发上还有草叶。

  最小的妞妞哄着脸问哥哥:“那个姐姐好漂亮啊,是人鱼公主吗?”

  她最近老听妈妈讲人鱼公主的故事,据说人鱼公主很漂亮很漂亮。

  哥哥红着脸吭哧:“傻妞妞,没有人鱼公主,妈妈骗你的。”

  妞妞不相信,她小胖手摘了一朵野花,迈着小短腿往孟听身边跑。哥哥没拉住她,气得一跺脚。好丢人!

  她跑过去,拉着孟听的衣摆不说话。水盈盈的大眼睛看着孟听。

  孟听心中柔软,笑着摸摸小姑娘的头,从兜里摸了两颗奶奶给的糖给她。

  不知道她说了什么,妞妞高兴地点点头,回到了哥哥身边。

  就耽搁了这么一会儿,孟听还没到鱼塘边。就听见有人喊落水了!

  “快救人,快救人。唉哟老曾!”

  孟听心猛地一沉,连忙往鱼塘边跑。

  乡下这鱼塘据说是民国就存在的,最开始是湖泊,后来一年年缩小,村里人拿来养鱼,水却很深。特别是前几天才涨了水。

  孟听脸色发白,明明温暖的四月,却让她如坠冰窖。

  她跑到鱼塘边上的时候,一眼就看到了水里的人。

  她外公在水面挣扎,一点点往下沉。

  她只会一点游泳,在岸边的老人们也大多七老八十了。(首发@(域名请记住_三<三^小》说(网)W、ω、ω@.x、彡、彡、x`¥s!.c、o-м文)字<更¥新/速¥度最&駃=0

  春天的水还很冰,他们有救人的心都没救人的力。

  孟听不敢犹豫,打算往水里跳。

  旁边的李爷爷拉住她:“哎哎,丫头别急,有人跳下去了。”

  她定了定心,看过去,果然下一刻水面上露出少年的黑发。他从水面把人拽出来,表情很臭。

  外公呛了水,一直咳。拽住他的衣服不撒手。

  口水咳在他脸上,加上周围浑浊的湖水,让他那张凶巴巴的脸更加冷。他抹了把脸:“操。”

  他一点都不客气,粗鲁地拖着人从先从水里送上来,自己才从水里上去。

  江忍先前没注意,等他爬上去的时候,映入眼睛的首先是一双黑色绣花布鞋。布鞋绣了精致的梅花。这鞋因为女孩子脚秀气,看起来一点都不土。

  然后他抬眸,就看见了那张朝思暮想的脸。

  她茶色的眼瞳里急出了泪,又长又黑的睫毛颤抖着,春天的梨花,落了这姑娘一头。

  她嫩生生的,也像这水清水秀的地方开出的梨花儿。

  她守在他救上来那老头子旁边,在为他拍背。

  等那老头子把呛的水咳出来,她才抬起眼睛看他。

  江忍全身滴着水,周围湿了一大片。

  春衫薄,贴在他身上,隐隐能看出肌理的轮廓。他长腿修长有力,也垂眸看着她。

  带着几分讥诮。

  孟听不知道为什么,生出些许愧疚和尴尬。

  老李说:“吓死个人了。多亏这小伙子。老曾你没事吧?”

  地上的老人瞪了瞪眼,歇了会儿有气骂人了:“叫你和我抢鱼竿,不抢我能掉下去吗?”

  骂完了外公才觉得腿痛。

  一抽一抽的痛,他脸色发白:“听听扶着我,我脚扭到了。”

  孟听赶紧道:“我送你医院看看吧?”

  老爷子变了脸色:“不去不去!多大个事,回去让你外婆拿药酒揉揉。”

  江忍低头拧干衣服上的水,旁边的人说什么他也没应个声。

  别人感谢他,他冷着脸当没听见。

  他真没想到随手救个人是孟听的外公。

  好半晌,他听到一声轻轻的谢谢你。

  像四月甜甜的风。

  江忍看过去,她吃力地扶着老人,打算先回家看看脚伤。

  江忍心里一股无名火,在见到她时越烧越旺。

  周围赶来的人看热闹,取笑曾老师回去肯定要被老伴儿骂。

  江忍也没和她说话,往那老爷子面前半蹲:“上来。”

  老爷子当然记得这个救他的小伙子,满身的力气,就是人太粗鲁。握得他这把老骨头现在都疼。

  他心疼小外孙女,只好让这小伙子背:“谢谢小伙子,太谢谢你了。”

  江忍淡淡应:“嗯。”

  江忍抿唇,看了眼旁边的孟听。

  孟听至今还在震惊江忍怎么出现在了这里,然而他救了外公。见他看自己,她也跟着讷讷道:“谢谢你,麻烦了。”

  回家的路好远,她扶着走回去着实不容易。x33小说更新最快 电脑端:https://www.x33xs.com/

  江忍眸中冷冰冰,别开眼,似乎不领她的情。对着外公他还应了一声,对着自己,他一声也不应了。

  孟听看出他情绪不好了,可她什么时候惹过他啦?

  沿着满地落花的泥巴路,孟听跟在他身后。

  少年步子很稳。

  梨花落在他头顶,却没能让他更风雅,反而让他心里更烦躁。他回头,冲她道:“前面去,带路!”

  孟听一点也不计较他凶恶的语气,绕到他身前带路了。

  他终于能好好看着她。

  梨花枝头俏,她不知道从哪里找出了这样一身打扮。盘扣嫩黄色小杉,下面一条格子裙。

  再往下,就是黑色绣花布鞋。一点都不土,很漂亮。几乎温柔雅致的民国味道。

  那腰细得他一掐能都断。

  她长发披在肩头,在她身边,梨花开得灿烂。

  稚嫩的年纪,却入了骨的美丽。

  他不用想也知道自己现在多狼狈。白色的衬衣黄一块黑一块,牛仔裤湿了,皮鞋里面全是那小湖泊的淤泥。

  淤泥积压了许久,散发着一股子味道。

  他和身上这落水的老头一样臭。

  怎么也体面不到哪里去。

  就像此刻,她明明就在眼前,江忍却依然觉得她离他那么远。

  “喂。”

  孟听回头:“怎么了?”

  他背着背上的人,冲她道:“过来给我把头上的东西弄掉。”

  孟听抬眸,见春风中的梨花果然也落了他一身。她知道江忍是脾气很丑的有钱人,没有多想,走到他身前,语气糯糯道:“你低头。”

  她身上很香,娇娇俏俏的模样,眼里带着浅浅的笑意。

  他眼瞳黑漆漆的,低下了头。

  头顶突然被一只粗糙的老手一抹,背上的老爷子大方热心地说:“好了小伙子,没了,再落我帮你抹掉。”

  孟听愣了愣,然后心道完蛋。

  本来脸色就臭的少年被人摸了把头,脸色阴鸷得想杀人。

  孟听也有点慌了。

  外公做什么碰人家的头呀!她至今还记得江忍有多介意。

  这人脾气本来就坏,把外公扔下去再打一顿都有可能。

  她一急,在他发脾气前踮起脚尖,给他拿掉黑发上新落上去的梨花。

  孟听清透的杏眼湿漉漉的,语气温柔,像刚才哄妞妞一样:“这回真没啦,你看。”

  洁白的花瓣在她掌心。

  她第一次也像对待别人那样,几近温柔亲近地对她。

  江忍本来想发火的,本来是要发火的,背上这人谁啊,敢碰他!但最后,他望着她掌心的梨花儿,闷声道:“嗯。”